華發網繁體版

慈禧御瓷:清王朝泣血僅存的一點皇家顏面

慈禧御瓷:清王朝泣血僅存的一點皇家顏面

霧霾蔽日的清晨,首都博物館一樓大廳空空蕩蕩,偶爾有參觀者帶著幾分寒意進入大門。此時位于三層的展廳已經迎來幾位手持相機的客人,這間展廳由幾塊以紅色為基調的展區曲折相連,過道處從屋頂垂下幾段長長的紅綢,古香古色。展區四周擺滿了各色粉彩瓷器,以生活用瓷居多,碗碟湯匙,色彩絢麗、成組成套。步入其中,如進入另一個與現實隔離的世界,這里是慈禧的私人用瓷展覽。

“雖然當時的景德鎮已經由地方承辦,但慈禧、同治和光緒的個人用瓷還都是由景德鎮官方燒制。這些瓷器的精美程度已經可以代表晚清時期瓷器燒造的最高峰。單說慈禧的萬壽用瓷,燒制費用就達到40萬兩。”首都博物館副館長楊文英向記者介紹,“故宮現存瓷器是180多萬件,清代之后,為了躲避戰爭,很多瓷器曾經被打包運出北京,有些最終被運回,有些則沒能回來。我們的展品標簽中寫有‘清宮舊藏’的,代表了這件瓷器從未離開過皇宮。”這些絢麗多彩的清宮舊藏,深閨寂寞上百年,靜靜等待著有緣人的鑒賞。

展廳中的同治大婚、慈禧壽辰和大雅齋瓷,涵蓋了晚清宮廷生活的方方面面。這些佈滿吉祥紋飾、質地細膩的清瓷,是晚清國力衰微下,舉全國之力燒造而成。我們可以想象,一百多年前,這位晚清最有權勢的女人晚年生活是何等奢靡多姿。

慈禧喜畫牡丹花

清代對內廷不同級別人員有嚴格的用瓷規定:純黃釉瓷器只有皇帝、皇太后、皇后三人能用,皇貴妃用白里黃釉瓷器,貴妃、妃用黃地綠龍瓷器,嬪用藍地黃龍瓷器,貴人用綠地紫龍瓷器,常在只能用五彩紅龍瓷器。除釉色外,還規定了個人用器的數量。晚清時財力無法達到,官窯燒造御用瓷器已停滯多年。

清同治五年(1866年),為燒制同治皇帝的大婚用瓷,欽差大臣李鴻章籌銀十三萬兩,開始恢復因遭受兵災、已停燒十年的景德鎮御窯廠。大婚瓷燒制歷時三年,共一萬多件,單釉色就分為23種。遺憾的是,這批瓷器沒有在宮中完整保存下來,有些散落民間,有些已損壞,如今保存在故宮博物院的有2889件。

同治大婚用瓷使景德鎮一度恢復往日興盛和名望,但這只是一個開端。若論能夠代表晚清燒瓷巔峰的藝術品,不得不提大雅齋瓷器。

大雅齋匾額原有兩塊,一是懸掛于圓明園“天地一家春”內的一處建筑,匾額被焚于1860 年第二次鴉片戰爭;另一塊最初懸掛于紫禁城西路養心殿平安室,即現在的養心殿后殿西耳房,后跟隨慈禧從懿嬪、懿妃、懿貴妃到皇太后曾幾經遷移,同治大婚后,最終移至長春宮內,清室善后委員會清點清宮文物時,還在內務府的庫房中發現過這塊匾額。

大雅齋是慈禧書齋的名字,是她寫字作畫、附庸風雅之處。慈禧自己喜畫牡丹花,時常將其書畫作品賞賜給官員。如今故宮還收藏了大量的慈禧書畫作品,這些畫作同時鈐有“大雅齋”、“天地一家春”印文或“大雅齋”、“慈禧皇太后之寶”印文。

清史專家王開璽向記者介紹說:“慈禧的文化修養并不高,但在后宮女眷中還算佼佼者。現在被認定為慈禧書畫的作品,藝術造詣都是很高的,但應該都是他人捉刀代筆。我看過三個慈禧文字的真跡,包括一部手抄經文,字跡都是很沒功底的。有些書法作品寬一米五高一米八,慈禧身高不到一米六,那么大的字是根本寫不了的。所謂書畫同源,沒有深厚的功力,那些書畫作品是作不出來的。”

慈禧的藝術造詣不高,在宮中有專門的畫師指導左右。清代吳士鑒《清宮詞》中提到,光緒年間,如意館的昆明女畫師繆素筠工花卉,極受慈禧喜愛,在宮中任職二十余年。繆素筠“拈毫染翰”,慈禧會不知疲倦地坐旁指示,并親鈐上自己的印章。

官搭民窯“大雅齋瓷器”

“大雅齋瓷器”現存為數不少,主要保存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南京博物院、頤和園、承德避暑山莊、天津市博物館、廣東省博物館等文博單位,其中以故宮博物院藏品最豐。同治十三年(1874年),女畫師繆素筠在秋意漸濃的頤和園完成了印有“大雅齋”瓷器畫樣的最后一稿。這些畫樣被附在燒造清單后一并發往江西,清單上詳細羅列了燒造的期限、件數、尺寸等。燒造清單又叫傳單,多用黃紙抄錄,又稱為黃單。黃單是清宮發出的原始單據,為存檔的需要,一式兩份,一份發往江西,另一份保存在內務府。如今還有一批黃單保存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中。

當時的九江總督沈寶靖和御窯廠的大小官員,手持這份厚厚的黃單,十分為難。沈寶靖權衡利弊,提筆寫下了一份奏折,奏折中提出,燒造瓷器需等二月春天到來,凍土融化,才有制作坯胎的泥土,奉旨承辦的各項產品均可燒制,惟二尺六寸魚缸等難度較大的產品難如式造就。

晚清時景德鎮日漸荒廢,乾隆御窯早已坍塌,官窯燒瓷已經採用官搭民窯的方式。官方訂單在民窯中佔據最好的位置,又不必付出空燒的經濟代價,但同時,民窯窯門較小,也限制了大件器物的生產。黃單中所指定的超過窯門尺寸的“二尺六寸魚缸”自然燒造不出來了。

這批黃單燒造數量巨大,除無法燒造的外,其余次年開春亦無法全部完成,御窯廠不得不于光緒元年(1875年)和二年(1876年)分兩批運送回京,共燒造琢圓瓷器坯胎18814件。

除了日常用瓷,為慶祝太后生辰,光緒十二年(1886年),景德鎮還燒造完成一批“體和殿制”款瓷器,供該殿陳設和慈禧皇太后用膳,是光緒時期宮廷制瓷規模最大、數量最多的一次,造型式樣幾乎囊括了傳統的所有器型。遺憾的是此后國家財力實在無法支撐,大雅齋御和太后萬壽用瓷成為絕響。

每日梳妝兩三個小時

慈禧御用瓷器燒制適逢大清國內外交困之時,這位只求自身享受、哪管洪水滔天的女強人被毫無懸念地釘在中國歷史的恥辱柱上。外界對老佛爺奢靡浮華的生活早有許多繪聲繪色的描述,奢華的御用瓷器只是其生活中極小的一面。

關于慈禧的私人生活情況,很多來自她身邊人的回憶,如宮女、女官的回憶錄。歷史學家王開璽認為,這些內容能夠代表一些真實的情況,但都有杜撰添加的嫌疑。如金易、沈義羚所著的《宮女談往錄》中所寫:“老宮女是個善良的人,她絕不說老太后半句的壞話。只要一提起老太后的生活起居來,這位老宮女就眉飛色舞,好像說到她的親人一樣。”作者曾無奈表示,真不知道慈禧為什么有那樣大的魔力,在她死后幾十年,還能讓老宮女心悅誠服地歌頌。

金易筆下的老宮女何榮兒隨侍慈禧八年,職責是敬煙,“老太后不吸關東煙,吸水煙……太后習慣是左邊含煙嘴,所以我必須站在左邊,站的距離大約離太后兩塊方磚左右,把煙裝好后,用右手托著煙袋,輕輕把煙嘴送到老太后嘴邊。我左手把煙眉子一晃動,用手攏著明火的煙眉子點煙。說起來簡單,但這樣用左手干活的習慣,不經過多次的苦練是不行的。”一點火星子崩到太后的衣服上,就是死罪。

位于西六宮的儲秀宮是晚年慈禧的一處起居所,這里是她生下皇子的發跡之地,光緒十年(1884年),慈禧五十大壽時重新入住這里。已貴為太后的慈禧執掌大權,顯赫后宮,儲秀宮的宮女都比他人高出一等。宮女何榮兒常常穿著代表特殊身份的“五福捧壽”繡鞋,在眾人羨慕敬畏的眼光中昂著頭行走在西二長街的甬道上。

儲秀宮臨窗的東南角,有一張梳妝臺,慈禧親自研制的化妝品都放在這。她早中晚要在這里消磨兩三個小時。“老太后是個愛美的人,也教別人愛美,自己最親信的貼身丫頭是另眼相看的,不管在外面有多不順心的事,對我們總是和顏悅色的,得到外面的人得不到的慈愛。譬如,她對我講:‘榮兒你過來,你那辮梢梳得多么憨蠢,若把辮繩留長一點,一走路,動擺開了,多好看!’等等,輕易不露出疾言厲色的面孔來。” 宮女榮兒的回憶中滿是對這個“講究”主子的佩服。

何榮兒記得,慈禧喜歡聽書,也喜歡評書,“聽前漢時,太后說呂后太糊涂,大將們都是劉邦的人,封很多姓呂的當王有什么用處。聽隋唐那一段時,老太后喜歡程咬金,說他忠心耿耿,大事不糊涂。說到劉邦讓項羽打敗,被追著只跑。他嫌車跑得慢,把自己閨女推下車去,隨從的人把她抱上車,劉邦又推下去。老太后夸劉邦是個大英雄,是條硬漢子。”

衣服鞋襪每日換新

1885年出生的滿洲貴族外交官裕庚之女德齡是中法混血兒,17歲入宮,在慈禧身邊位列八大女官之一。

離開紫禁城后,德齡用英文寫下不少清宮回憶,其中關于慈禧太后的部分為世人津津樂道,在她的筆下,慈禧不全是那個殺伐決斷的女魔頭,也有莞爾一笑與人逗趣的時候。晚年慈禧固執卻樂于接受新鮮事物,堅持用清潔效果不甚理想的自制香皂洗澡,只因為那香皂會散發她鐘愛的玫瑰花香;積極嘗試法國進口的優質染發劑,以掩蓋滿頭的銀絲。

不論春夏秋冬,慈禧每天早上五六點起床,晚上九點到十點就寢,中午十一點到一點必須午睡。宮里上下幾千人,都必須遵守這個作息,“這叫得天地陰陽的正氣,是健康長壽的秘訣。”

慈禧一次正餐多達一百碗菜,無論是在皇宮、頤和園或是御用的火車上都不能簡化。在宮女印象中,慈禧太后愛吃什么是誰也不知道的事,“祖宗傳下來的家法,就是吃菜不許過三匙。”慈禧看哪道菜,佈膳太監就盛一勺到她的碟里,如果慈禧評價這個菜還不錯,太監就會再盛一勺,如果再盛第三勺,其他太監就會立即喊撤,這個菜十天半個月就不會再上桌了。

古時的大戶人家,每隔十天做件新衣已是十分闊綽的事了,慈禧的新衣卻是每天一件。每件新衣服的樣子必須先經過太后的首肯,才能投入制作。太后偶然高興,要怎么改也必須立刻執行。御衣櫥中衣服數量之多曾令德齡瞠目結舌,每一襲新的,穿不到幾天便擱下了。

在對慈禧的私生活描述中,襪子是非常重要的一項,因為每雙精工細致的白綢襪子,太后只穿一次。慈禧的襪子是用純白的軟綢縫制而成,佈料沒有松緊,對做工的要求就更高,襪縫上由熟練的能手繡上花,花色精細復雜,一雙襪子至少需要七八天才能完成。這樣精致的襪子,慈禧每雙也只穿一次,一年光襪子的制作採買費用就高達一萬多兩白銀。庚子年西逃西安之后,北京的宮女給慈禧做了過冬的棉衣送去,包括棉衣、棉鞋、皮褲,做得最多的是棉襪子,因為她們知道,慈禧從前在宮里是要每天穿新襪子的。

每天都有太監捧著新的繡鞋覲見慈禧,有時多達五六雙。每雙鞋子從打樣起一直到完工,至少費一個月的工夫。花盆底的鞋跟在三到五寸,高度必須和鞋的款式相呼應,跟底裹著棉佈,這樣走起路來就不會有惱人的聲音,但并不耐磨。鞋面更復雜,細算起來有幾百種的花樣,最普通的是飛鳳式和梅花形,這些樣式都被收錄在一冊樣本里。鞋面都是上好的貢緞,并繪有繡工,最后釘上各式珠寶,珍珠、寶石、翡翠、璞玉一應俱全。

這些珠寶有的用絲線串著盤釘在鞋面上,有的則直接釘在緞面上。這樣精細的工藝穿在腳上卻絕不會斷裂或掉落,因為每雙鞋的使用率僅有一到兩次,就會被丟進倉庫。

德齡回憶說,慈禧十分熱衷于對宮中工匠的管理,每一項工藝的首領任免都由慈禧親自過問,她常跟親信討論,何時增添宮里的新產品,如何訓練新進的藝工。慈禧曾嚴肅地對人解釋,自己每日衣著華麗,精心上妝,為的不是自己,是大清國的體面。那些日日更換的衣著鞋襪,細膩精美的餐桌瓷器,不僅是慈禧太后個人奢華考究生活的寫照,更是清王朝泣血僅存的一點皇家顏面。

【來源:《國家人文歷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慈禧御瓷:清王朝泣血僅存的一點皇家顏面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