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愛錯了美人

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愛錯了美人

愛德華八世和辛普森夫人(資料圖)

英國國王愛德華八世因為愛上來自美國的辛普森夫人而放棄王位。如今,這個被傳誦的浪漫故事很可能被女主角寫給前夫的密信戳破。

為了一個離異兩次的女人,愛德華八世寧愿放棄國王的寶座——這就是家喻戶曉的愛江山更愛美人的當代愛情傳奇。不過,8月21日英國《每日電訊》報公佈的一組信函卻讓人們看到了故事的另一面:那位“美人”沃利斯·辛普森和前夫歐內斯特·辛普森的離婚很可能是個陰謀。即便在離婚后,她依然情深意切地給歐內斯特寫信,說自己的新戀情如何苦悶和空虛,并說自己每晚都為歐內斯特祈禱。

“這些書信首次向我們揭示,這段愛情故事其實是個恐怖而邪惡的故事,其核心是一個浮士德式的交易,”《每日電訊》報記者安妮·塞巴評論說,“這樣的交易都只有一個結果——魔鬼才是最終的勝者。”

我害怕宮廷,覺得自己低人一等,無論你在哪里,每天總有那么一段時間,我在想著你這些用絲帶捆扎的藍色信函由一名採訪對象提供,共有15封,從未公開發表。郵戳顯示,發信時間在1936年到1937年之間,收信地址也各不相同。這段時間也恰好是沃利斯和丈夫離婚,并與愛德華八世結婚的階段。

1936年11月16日,愛德華八世提出了和美國離婚婦女沃利斯結婚的想法,遭到了包括英國政府、自治領政府和教會等各方面的反對。如果愛德華八世違背民意引起政府辭職,即違背了作為君主立憲政體下國王保持政治中立的基本憲法方針,所以,他選擇了退位,從而成為英國和英聯邦歷史上惟一自動退位的國王。

1937年3月8日,新任國王,也就是電影《國王的演講》的男主角原型喬治六世為其兄長、前國王創建了一個名銜——溫莎公爵。同年6月3日溫莎公爵跟沃利斯在法國舉行了婚禮,英國王室的成員一個也沒有出席。

而這些首度公開的信件第一封就發出于1936年10月,發信地址是英國港口費力克斯托。當時,沃利斯暫居此地,以便在附近的伊普斯維奇巡回法院辦理離婚手續。她希望事情能在英國媒體捕捉到風聲之前圓滿解決。

這個出生于1895年的美國女人,在1928年與愛德華相識。當時,她的身份還是辛普森夫人。這似乎是個輪回:沃利斯和前夫歐內斯特于1927年在紐約相識,當時,沃利斯正在辦理與第一任丈夫的離婚手續。后來,她對母親說自己并未狂熱地愛上歐內斯特,但還是同意與他結婚,因為32歲的她不再年輕,而歐內斯特和藹而英俊。

多年后的1936年,這個女人在離婚官司開庭前兩天,寫信的對象不是自己要嫁的人,而是要解除婚姻關係的人,目的是告訴他自己內心的恐懼和焦慮。

她坦陳:“我害怕宮廷,我覺得自己低人一等,我感到恐慌不安。”她懇求歐內斯特賦予她勇氣,因為她孤獨、困惑,“而這正是苦惱的根源”。她的新戀情“一團糟”,“令人感到空虛”。

另一封致歐內斯特的信寫於1936年11月30日。沃利斯表示決心逃離英國,如果有可能將“永遠不再回來”。她知道自己不能把自己的目的如實告訴國王,因為他曾揚言,如果沃利斯棄他而去,他會自殺。但在英國,有人稱她為“美國妓女”,留下來的生活不堪忍受。她還不斷收到恐嚇信,其中包括炸彈危脅,對未來充滿了焦慮。

即便是1937年離婚后,沃利斯繼續給歐內斯特寫信,就連在奧地利度蜜月時也不例外。她表示雖然自己極力控制自己,“但總還是想到咱們倆”。同一年,在她與希特勒握手的那次德國之旅期間,她也給歐內斯特寫信:“無論你在哪里,請相信,每天總有那么一段時間,我在想著你。”她還向前夫保證,自己每天晚上都為他祈禱。

敲定細節 “共謀”離婚

按照《每日電訊》報的說法,辛普森與前夫的婚姻破裂“完全是違法”的,因為屬于共謀,兩個人早就敲定了細節。有人“發現”歐內斯特與一名女子在一家旅館幽會。盡管他同意這一安排,但不肯披露這名女子的身份,直到律師建議他最好公佈姓名,他才說出巴特卡普·肯尼迪這個名字,而這十有八九是瑪麗·柯克。

當時,沃利斯與愛德華八世攪在一起,連“天使般”的歐內斯特都即將失去耐心。于是,她要求自己的老友瑪麗前往倫敦,哄他開心。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瑪麗與歐內斯特墜入愛河。歐內斯特與沃利斯離婚半年后,他們結成了夫妻。沃利斯自始至終沒有原諒瑪麗。她在信中說,歐內斯特的新羅曼史是“一道永遠不會愈合的傷口”。

《每日電訊》報認為,瑪麗·柯克是沃利斯極度控制欲的又一明證。據說,她有著強烈的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來源于她的成長經歷。在她剛幾個月大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拋下了她母親愛麗絲。為了維持生計,母親不得不出租房屋,做手工活兒,后來又在一個鄉村俱樂部當女招待。沃利斯和母親成了富有家族的窮親戚,這樣的童年使她心生恐懼。她熱切地想要為母親受過的貧困屈辱進行報復,而這種愿望成為她人生的主要動力。

一直以來,關于沃利斯的負面傳聞不斷。1990年,菲利普·齊格勒在他所著的溫莎公爵官方傳記中對公爵夫人作了如此的歸納:“她是個同性戀者,同時是個色情狂;她是納粹德國也可能是克格勃派來的密探;她是二戰時期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的情婦;她和CountCiano(后來成了墨索里尼的女婿)生了一個孩子;她的性技巧是在香港妓院中練就的。”

這似乎還不是最為勁爆的。二戰爆發前,美國聯邦調查局從德國王室成員維爾茲堡爵士處得到情報:英國王室和政府遺棄了溫莎公爵夫婦是因為懷疑他們是納粹德國的支持者。另一位英國作家馬丁·艾倫也在《隱藏的日程》一書中披露:溫莎公爵實為英德兩國的雙面間諜。在溫莎公爵1939年10月對巴黎郊外萬塞納的親善之旅中,他除了為英國打探法國防御的情報外,還為德國人充當間諜。他把在法國前線收集到的情報交給了希特勒,德國從而修改了西進計劃,一舉攻陷法國。英國王室及政府對溫莎公爵的間諜罪行雖心知肚明,但為了維護王室的尊嚴,將溫莎叛國的罪證全部銷毀了。不過,一封溫莎公爵寫給希特勒的親筆信卻被遺漏下來。該信件寫于二戰爆發兩個月后,一開始便稱“親愛的希特勒”,結尾則是溫莎公爵的簡稱“EP”。

而這一切的導火索,依然是沃利斯。作為納粹的狂熱支持者,她曾與德國駐英國大使、后被希特勒提拔為外交部長的喬治·萊布特羅勃有著密切往來,一直向其提供重要的政治、軍事情報。即使是沃利斯和愛德華熱戀甚至新婚期間,他們仍然偷偷幽會。

或許因此,1972年,溫莎公爵病逝,葬于溫莎公園內。雖然沃利斯能夠參加丈夫的葬禮,但王室沒有絲毫要跟她和解的跡象。她后來說葬禮結束后甚至沒有人送她去機場。溫莎公爵死后,沃利斯過著孤獨苦悶的生活,而且變得易怒,記憶力也逐漸衰退。沃利斯于1986年逝世,遺體被運去英國與溫莎公爵合葬,終年89歲。

延伸閱讀:“情圣”愛德華八世的另一面:納粹的“朋友”

英國國王喬治五世于1936年1月20日逝世,這一天,英國民眾悲喜交加地迎立威爾士王子愛德華繼位,是為愛德華八世。然而,這位新晉國王履職不到一年,準確地說是325天,便宣佈退位,成為英國歷史上唯一一位自動放棄王位的君主。

消息一出,舉世震驚,對愛德華八世退位的原因頗多猜測。其中最廣為人知的說法是愛德華八世想要迎娶心愛的女人沃利斯?辛普森,而這個離過兩次婚的美國公民不為英國王室所接受。在愛情面前,愛德華八世毅然決然地選擇“愛美人不愛江山”。

長期以來,他“愛情至上”的英雄主義作風被世人傳為美談,然而隨著史料的披露,人們開始意識到,愛德華八世“親納粹”的政治傾向或許才是他退位的根本原因。

“孤獨而憂郁”的王子

他的臉被印在香煙牌、八卦雜志和日報上,幾乎無處不在,他的每一次公開亮相都讓大眾翹首以待。男士們模仿他時尚的穿著打扮。威爾士王子穿哪件套頭衫和外套出席活動,服裝廠就會連夜趕工生產同樣款式的衣服,他就是潮流的風向標。

他的吸引力不僅在于良好的時尚品味。和他的先輩——不茍言笑的維多利亞女王、陰森可怖的愛德華七世、嚴肅正經的喬治五世不同,威爾士王子身上有種和藹可親的氣質。也許是因為他干凈而孩子氣的長相和他憂郁的眼神傾倒了眾生。

彼時滿腔熱情的民眾不曾想到,他們所崇拜的“王子”只是一個虛幻的假象。威爾士王子根本不相信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英國國王,他常常陷入抑郁和自我懷疑,認為自己的人生就是個謊言。

一想到自己會繼承王位、統領大不列顛帝國,他就畏縮不前。“要是英國人知道媒體塑造的國家英雄是個多么軟弱無能的人就好了。”他對當時的女友弗里達?達德利?沃德這樣說。

當他于1936年宣佈退位之后,他兒時的乳母夏洛特?比爾給他母親瑪麗王后寫了一封信,“尊敬的王后陛下,您還記得嗎?他小時候是怎樣地希望自己死去,他從來不想做國王。”

在王子看來,退位就是終結這個自童年起縈繞他一生的謊言。

他自幼不喜歡自己的父母——威嚴的喬治五世和冷淡的瑪麗女王,皇室家庭沒有正常家庭的親密互動,關係“僵硬且不自然”。父母與他交談宛如企業領導對部門經理發話。

他內心的混亂反映在他日常的小動作上——總是擺弄袖扣,拉扯領結,煙斗不離口。他用酗酒來平復內心的痛苦,常常因為宿醉耽誤公事。他總是認為自己體重超標,因此花大量時間運動且不吃午飯,以現代人的眼光看來,王子瘦得驚人,他很可能患有厭食癥。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愛德華王子才意識到自己和牛津的同學終究不一樣,他的同齡人都上了法國前線的戰場,而無論他多么苦苦哀求,卻被迫留在英國的安全區。

他質問軍隊首領:“就算我犧牲了又如何?我還有四個弟弟。”軍隊首領回答說,他絕不允許未來的國王置身于被俘虜的危險之中。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挫敗感之源,目睹戰爭帶來的創傷,自己卻無能為力。他陷入深深的抑郁,最嚴重的時候甚至試圖自殺。

初識辛普森夫人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后,人們對未來世界突然喪失了信心,民族主義興起,勞工罷工游行,貴族制度衰落。

威爾士王子似乎就成為了連接那個一成不變的舊世界與戰后新世界的橋梁。1917年,喬治五世將王朝姓氏薩克森?科堡?哥達改成了溫莎,以平復民眾的反德情緒。

1918年,布爾什維克黨人在葉卡捷琳堡處決了沙皇尼古拉斯二世及其家族。這不僅讓喜愛沙皇的喬治五世“喪失了信心”,也讓他的兒子威爾士王子終生懷恨。

1919年9月,威爾士王子首次訪問加拿大,他的到訪受到了加拿大人的熱烈歡迎。由于握手太多,他的右手變得又腫又漲,不得不換用左手伸向沿路熱切的平民。

11月,他結束了對加拿大為期三個月的訪問,轉戰美國。他在華盛頓和紐約短暫停留,探望在一戰中受傷的老兵,還在白宮會見了威爾遜總統。

在美軍艦隊“新墨西哥”號(太平洋旗艦)舉行的歡迎儀式上,威爾士王子接見了當地名流,其中就有海軍上尉溫菲爾德?斯賓塞和他的妻子沃利斯。

多年之后,沃利斯抱怨溫莎公爵——當時的威爾士王子不記得他們的初次見面,她當時卻是盛裝打扮出席自己的首次皇家典禮。

盡管在國王的勸說下,愛德華王子放棄了越野障礙賽馬這種危險的運動,但他還是保留著打馬球和獵狐的消遣。1931年1月,他和喬治王子常常呆在萊斯特郡的伯勒園獵狐。就是在這里,他邂逅了患重感冒的沃利斯?辛普森。

根據沃利斯的回憶,午餐時她坐在愛德華旁邊,雖然一開始誠惶誠恐,但到上甜點的時候,沃利斯感覺他是“我見過的最有魅力的人之一”。

沃利斯?辛普森原名貝西?沃利斯?沃菲爾德(BessieWallisWarfield),1896年6月19日生于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沃利斯早年喪父,母親不得不依靠娘家的接濟,盡管姨媽出錢讓沃利斯上私立學校,但是對貧窮的恐懼還是深深影響了沃利斯的性格。

她的長相不符合傳統審美觀,骨架偏大,但直率的作風和信手拈來的俏皮話讓她有種不同于常人的魅力。

遇到愛德華王子之前,她結過兩次婚。她的第二任丈夫是歐內斯特?辛普森(Ernest Simpson),

通過歐內斯特姐姐的關係,辛普森夫婦認識了女子爵塞爾瑪?富內斯,她是威爾士王子當時的情婦。正是在富內斯的鄉村別墅里,沃利斯第一次在正式場合見到愛德華。

1931年4月的一次雞尾酒會上,沃利斯再次見到了剛出訪南美歸來的威爾士王子,沃利斯經過王子身邊時聽到他小聲說“所有女人在燈光下都很可怕”。后來在另外一場派對中,王子稱贊沃利斯的禮服,沃利斯回敬道:“但是陛下,你不是說我們都很可怕嗎?”

沃利斯不拘一格的說話風格如一陣清風讓愛德華耳目一新,他成了辛普森家的常客,由此開啟了一段曠世戀曲,為5年后在全世界掀起軒然大波的退位事件埋下了伏筆。

“親納粹”的英國王儲

一直以來,英國皇室都有和歐洲大陸王族聯姻的傳統。最操心威爾士王子婚事的人居然是當時剛剛當選德國元首的阿道夫?希特勒。希特勒希望為英王的繼承人找一個出身高貴的日耳曼女子,以婚姻串聯起歐洲最強大的兩股力量,重現哈布斯堡和漢諾威王朝的榮光。

自1933年當選元首以來,鼓勵歐洲貴族和德國貴族通婚是希特勒外交政策中的重要一環。希特勒將目光投向了威爾士王子和弗里德里克公主,后者是德國皇帝威廉二世獨女維多利亞?露易絲女大公的女兒,芳齡十七。

1934年,希特勒派出特使馮?里賓特洛甫向女大公夫婦提出這一建議,被女大公以二人年齡差距懸殊為由拒絕。盡管希特勒將威爾士王子帶入納粹政權勢力范圍的首次嘗試以失敗告終,但這只是后來納粹一系列招徠行動的序曲。

20世紀30年代初,許多德國貴族活躍在英國上流交際圈中,這并非偶然,而是希特勒處心積慮的安排。

在德國國內,希特勒通過籠絡德國貴族來安撫大眾對其集權政府的不安情緒,他試圖讓大眾看到傳統統治階級對新政權的信心;在德國以外的歐洲國家,這些加入了納粹黨的德國貴族負責說服對納粹黨持懷疑態度的皇室貴胄,德國并不會發生本質性的變化。

威爾士王子和喬治王子就是納粹重點籠絡的對象,他們在德國使館等場所享用著奢華的晚宴和派對。

沃利斯來到倫敦后很快進入上流社會的社交圈,她最密切的朋友是埃默洛爾德?庫納德夫人,庫納德夫人喜歡歌劇和詩歌,崇拜希特勒,她的夜間沙龍匯聚了當時最炙手可熱的政客和外交官。戰時領袖大衛?羅伊德?喬治稱她為“倫敦最危險的女人”。

1935年6月,希特勒特使馮?里賓特洛甫在倫敦格羅夫納廣場做客時,庫納德夫人極盡獻媚之能事:“親愛的大使,請告訴我們,為什么希特勒先生不喜歡猶太人?”

庫納德夫人是個十足的保守派,相信希特勒對德國而言是“好事”。美國駐英國大使羅伯特?沃斯?賓漢姆稱庫納德夫人的小團體為“親德系”。

在納粹初掌政權的歲月里,歐洲許多觀察家以為希特勒會遵守和平的原則,尊重其他國家的領土主權。盡管逃離德國的猶太人講述了許多納粹政權進行種族迫害的極端事例,卻沒有引起大部分人的重視。

庫納德夫人迷上了馮?里賓特洛甫,當時的觀察家這樣說道:“傳聞說威爾士王子受到了庫納德夫人的影響,有親納粹的傾向。”

不過,馮?里賓特洛甫卻將目光投向了辛普森夫人,自從在德國駐英國大使利奧波德?馮?赫氏的晚宴上與沃利斯相遇,他每日都派人給辛普森夫婦的宅邸送去17支康乃馨(也有人說是玫瑰)。

馮?里賓特洛甫是沃利斯的秘密情人的流言開始傳播開來。在這次晚宴上,大使對威爾士王子照顧得非常周到,他知道王子喜歡吉普賽音樂,便叫來倫敦當地一家匈牙利餐廳的著名吉普賽樂隊給晚宴助興,還將希特勒特使介紹給英國未來的國王。

姓名中有貴族封號的馮?里賓特洛甫其實出身平民,他娶了德國的富家女安娜?亨可,用錢買了個貴族身份。雖然出身不高貴,但里賓特洛甫熟練地掌握多種外語,還是一個頗有天賦的小提琴演奏家,網球也打得一級棒,因此受到了希特勒的青睞。

希特勒派他前往英國刺探情報,看看“英國上流社會對德國政局的看法是什么”。此后里賓特洛甫開始頻繁前往英國,結交希特勒的潛在支持者。

1934年11月,里賓特洛甫在倫敦會見了斯蒂芬妮公主、納粹支持者羅瑟米爾勛爵和當地報業大亨,和前外交大臣奧斯丁?張伯倫、劇作家蕭伯納、坎特伯雷大主教戈登?朗共進晚餐。

幾個月后,他受德國駐英國大使馮?赫氏的邀請,在后者舉辦的派對上第一次見到了威爾士王子和辛普森夫人。無論與沃利斯的緋聞是真是假,里賓特洛甫的首要任務是勸說愛德華接過納粹政權拋出的“橄欖枝”。

在里賓特洛甫發給希特勒的電報中他說:“畢竟,王子是半個德國人。”盡管有一戰的齟齬在前,但能說一口流利德語的威爾士王子對德國還是保留著一份不可磨滅的感情。

“我血液里流淌的每一滴血都是德國的。”他曾經對希特勒的密友戴安娜?米特福德這樣說。回顧他年輕時代在德國的游歷,他認為德國是“繁榮而怡人的工業國家,處處都是工廠,遍地都是歌聲”。

威爾士王子不是一個高明的政治家,他在政治上的啟蒙得自祖父愛德華七世,在他親德反蘇的朦朧意識之下其實潛藏著威權的暗影,他不排斥獨裁君主的理念。

當時的觀察家科林?布魯克斯在日記中寫道:“他在許多場合公開表示希望成為大英帝國的獨裁者。”愛德華正在走向“獨裁者的道路,他支持納粹德國,甚至有可能成為一個溫和的獨裁者”。

他一度認為英國境內的“黑衫黨”(右翼組織)運動是件“好事”,而且經常和英國法西斯聯盟領袖奧斯瓦爾德?莫斯利同時出現在辛普森夫婦家中。莫斯利在一次籌款活動中甚至借用了威爾士王子的名號,他告訴支持者們威爾士王子支持法西斯主義的事業。

愛德華王子和當時歐洲同階層的許多人一樣不喜歡猶太人。在伊麗莎白二世成為英國女王之前,白金漢宮內部的重要職位絕不會任命猶太人和天主教徒擔任。但是沒有證據表明他曾支持納粹大屠殺的政策。

在愛德華看來,所謂的猶太人問題是希特勒和德國的問題,英國不應該干涉德國內政。他甚至有“獨裁者如今很流行,英國也許也應該搞一個”的言論。

里賓特洛甫向威爾士王子提議,為了增強英德之間的合作,應該組織參加過一戰的英國老兵前往德國探訪德國老兵,以愈合戰爭帶來的傷痛。他的真實目的是模糊戰勝國和戰敗國的區別,逐漸擺脫《凡爾賽條約》的桎梏。

不明其意圖的王子對這一建議表示支持,1935年6月,他在倫敦的阿爾伯特廳對英國皇家軍團的前團員們發表講話,提議派遣一批團員前往德國訪問,“深化英德友誼,我覺得沒有比退伍軍人更適合做這件事的團體了”。

德國欣然採納了這一提議,在德國城市紐倫堡的一次20萬人集會上,赫曼?戈林稱威爾士王子是“德國的前哨兵”。

英國的第一批訪德老兵受到了凱旋英雄般的待遇,德方甚至安排他們去參觀達豪集中營,由集中營的看守假扮犯人,真正的犯人則被藏在地下室里。此后,英國還派了多批老兵前往德國訪問。

喬治五世得知愛德華的行徑后,召他前往白金漢宮,斥責道:“我告訴你多少次了,不要摻和政治,尤其是外交事務。”

愛德華不僅給了納粹政權宣傳的素材,還惹怒了法國并影響到英德海軍條約的簽署。即使是最不聰明的人也能看出王子遭到心懷叵測之人的利用,德國駐英國大使賓漢姆稱他為“德國主義者”。

沃利斯的表兄當時也住在辛普森夫婦家中,曾經看見王子“戴著德國頭盔,在客廳里踱來踱去”。

愛德華八世的退位

1930年1月20日,喬治五世病逝,威爾士王子繼承大統成為愛德華八世。1936年3月7日,喬治五世尚且尸骨未寒,希特勒就公然違反了《凡爾賽條約》,授意德國軍隊開進萊茵河非軍事化地區。

見英法兩國都沒有反應,希特勒終于脫下了羊皮,釋放出內心的狼群。如今看來,英法若及時採取行動阻止德國撕毀條約,或許能扼制希特勒的野心,聯合所有反德力量制裁德國。但愛德華八世“命令”首相鮑德溫不許干涉德國內政,甚至以退位相要挾。

希特勒松了一口氣,承認進軍萊茵河非軍事化地區之后的48個小時是他一生中“最驚心動魄”的時光。

進軍萊茵河奠定了德國外交政策的模型——侵佔其他地區或者國家,用虛假的承諾拖延時間,迫使主要大國實施綏靖政策。

接下來的幾年,希特勒一步步貫徹“不流血的勝利”方針,撕毀《凡爾賽和約》,重新佔領薩爾地區,重建軍備,收回萊茵河,聯合奧地利,將蘇臺德地區納入納粹的版圖。

納粹德國即將在歐洲掀起新的血雨腥風,愛德華八世在政治上極其不成熟的表現將使得英國在可能很快爆發的戰爭中處于不利位置,英國政府不得不做出選擇。

愛德華八世感受到的壓力來自兩方面:賦予沃利斯?辛普森“王后”頭銜的愿望無法實現,自己親納粹的政治取向和英國國王這一身份的二元對立。兩股壓力都讓他在溫莎王朝的寶座上如坐針氈。

1936年12月11日,愛德華八世在溫莎城堡中通過無線電向全國發表了退位演說,“你們都知道我選擇退位的原因,我希望你們能理解,我已經做出了決定,我也不會忘記我的國家和英帝國。請你們相信我,如果沒有我愛的女人在身邊給予我幫助和支持,我不可能擔負起國王這份沉重的職責,所以我選擇放棄王位。”

退位之后,愛德華八世成了溫莎公爵。1937年6月3日,溫莎公爵和沃利斯?辛普森在法國盧瓦爾河畔的坎德莊園城堡舉行了小型婚禮。

1937年10月,溫莎公爵夫婦訪問德國,受到希特勒的接見。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兩人都是納粹德國的忠實“盟友”,在多個場合公開表達對納粹的支持和欽佩。

戰后,英國王室極力掩蓋了這段不光彩的歷史,溫莎公爵夫婦得以繼續漫游世界,直到1972年5月28日,溫莎公爵在巴黎去世。

愛德華八世簡介

愛德華八世(1894年6月23日—1972年5月28日),曾經是英國國王,全名愛德華·阿爾伯特·克里斯蒂安·喬治·安德魯·帕特里克·大衛(Edward Albert Christian George Andrew Patrick David)伊麗莎白女王二世的大伯。自1936年1月20日其父駕崩至1936年12月11日主動讓位,他當了不到一年的英國國王。愛德華是唯一一個自愿退位的英國君主。1936年12月10日他簽署退位的文件,次日英國國會批準,愛德華退位。他退位后,頭銜由國王愛德華八世成為了他作為王儲時期的愛德華王子,1937年5月8日,他成為了溫莎公爵。二戰期間,他作為英國軍事代表常駐法國,在被指控為同情納粹后,到巴哈馬擔任總督,戰后,退休度過余生。

愛德華八世的全稱愛德華·阿爾伯特·克里斯蒂安·喬治·安德魯·博德·大衛(Edward AlbertChristian George Andrew Patrick David)包括了祖父愛德華七世、外祖父(丹麥國王)、父親的名字以及英格蘭(圣喬治)、蘇格蘭(圣安德魯)、愛爾蘭(圣博德)、威爾士(圣戴維)的守護圣者的名字。

繼位前,他是羅撒西公爵、康沃爾公爵及威爾士親王殿下。

在位時,他的全稱是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國王、英屬海外各自治領的國王和印度皇帝。

退位后他得到溫莎公爵的名銜。

溫莎公爵

1937年3月8日喬治六世為其兄長、前國王創建了一個名銜——溫莎公爵。同年6月3日溫莎公爵跟華里絲·辛普森在法國舉行了私人婚禮,英國王室的成員一個也沒有出席。趣聞:1998年2月該婚禮剩余的一塊蛋糕在拍賣會上以29 900美元成交,為迄今最昂貴的蛋糕。

1937年,溫莎公爵伉儷到德國作為納粹首領阿道夫·希特勒的私人訪客。其后他們到法國定居。1940年8月18日,溫莎公爵被英國政府派到巴哈馬出任殖民地總督,直至1945年7月28日。

溫莎公爵和其夫人均沒有子女。

早年生活

愛德華生于薩里里士滿的帕拉底歐式白色木屋。其父為約克公爵喬治王子殿下(后來的喬治五世-乃愛德華七世僅存的兒子)。其母為約克公爵夫人(后來的瑪麗王后)。作為維多利亞女王的長曾孫,出生時愛德華已得約克的愛德華王子殿下的名銜。他的家人稱呼他全名最后的“戴維”。

軍旅生活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愛德華屆服役的最小年齡,并表示有興趣參與。他被準許參與軍隊,和英國護衛隊一起服役。雖然愛德華表示愿意往前線工作,但英國政府不許,以免王位繼承人受傷。盡管如此,愛德華見識了戰壕戰的可怕,又盡其所能探望前線。雖然其角色十分有限,卻令他受到參戰者的愛戴。

愛情生活

1928年,喬治五世給愛德華鄰近桑寧代爾、在波克夏的Fort Belvedere作為住宅。此后愛德華開始和一些已婚女子發生戀情,包括弗麗達·達德利·沃德、佛奈斯侯爵夫人及華里絲·辛普森。辛普森夫人已兩度結婚,當時還有丈夫恩尼斯特·辛普森。

愛德華跟辛普森夫人的關係令他和其父喬治五世的關係僵化。愛德華的父母均不肯接受辛普森夫人,其弟艾伯特王子也一再建議愛德華另覓佳配,很有影響力的英國國教教會也表示反對。可是,愛德華和辛普森夫人的關係不為這些事所影響。

繼承父位

威爾士親王

1910年5月6日其父繼位,他自動成為康沃爾公爵、羅撒西公爵、卡利克伯爵、仁弗魯男爵、蘇格蘭外島勛爵和蘇格蘭大管家。1910年6月2日他又被封為威爾士親王和切斯特伯爵。在威爾士政治家戴維·萊特·喬治的主張下,1911年受封儀式在加納封堡正式舉行。那是中世紀以來首次真正在威爾士舉行的有關的名銜受封儀式。

他年方 14 歲時,在達特茅斯學院就讀——此校相當于美國的海軍軍官學校。一天,有個軍官撞見小親王在哭泣,便問發生什么事,小親王原不肯透露原因,后來才道出事實:學校里的學生常常踢他。這位軍官便去調查真象,想知道為什么單單只有小親王到這種粗魯的待遇。經過很久的盤問,學生們才勉為其難地承認——等畢業后進皇家海軍,可以很得意地向別人夸耀:他們踢過國王!

自動退位

1936年11月16日,愛德華和首相斯坦利·鮑德溫在Fort Belvedere見面,表達和辛普森夫人結婚的想法。首相告知愛德華八世其想法在精神上是不可被接受的,因為他們作為英國國教會的領袖,根據英國國教的教義離婚和再婚都是不能被接受的,另外,人民也不能接受辛普森夫人為王后。為此,國王提出了另外一個結婚方案,那就是辛普森夫人在婚后不擁有王后頭銜,他們的未來的孩子也不能繼承王位,這個方案依然被內閣拒絕,另外,根據1931年威斯敏斯特法案,任何對關于國王頭銜和王位繼承問題的變動必須經過英聯邦各自治領政府的批準,此時,澳大利亞,加拿大和南非政府已經正式宣佈反對國王迎娶離婚女子,愛爾蘭政府表示不關心,新西蘭政府猶豫不定。此時,愛德華八世公開回應“沒有多少人在澳大利亞,所以他們的觀點并不重要”其后,國王通知首相如果他不能迎娶辛普森夫人,他將退位,當時鮑德溫首相給愛德華三個選擇:

1.取消結婚的想法(很明顯,愛德華不會放棄辛普森夫人)

2.迎娶辛普森,違抗首相的意愿(政府很有可能會投降,但將引起憲法風波)

3.退位(愛德華的選擇)

在他作為國王的數月之中,他的婚姻問題引發了英國的憲政危機,他的政府,自治領政府,人民,教會均反對他迎娶辛普森夫人,他如果違背民意引起政府辭職,即違背了作為君主立憲政體下國王保持政治中立的基本憲法方針,所以,他選擇了退位,他成為了英國和英聯邦歷史上惟一自動退位的國王。

退位真相

二戰爆發前,聯邦調查局從德國王室成員維爾茲堡爵士處得到情報:英國王室和政府遺棄了溫莎公爵夫婦是因為懷疑他們是納粹德國的支持者。

維爾茲堡是英國瑪麗王后的親戚,十分了解英國王室的內情。他向聯邦調查局提供了許多愛德華與沃麗斯的消息,包括溫莎公爵在移居法國后的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一直萎靡不振、酗酒度日的狼狽窘境。他甚至提到了公爵夫人在巴黎的一次聚會上向在座的客人說起,愛德華患有嚴重的陽痿,只有她一人能滿足他的性欲。

二戰打響的第一年,聯邦調查局在給羅斯福總統提供的一份備忘錄上提到了他們對溫莎公爵的擔憂。備忘錄上確認了英國政府已經知曉公爵夫人與德國納粹的密切往來。

1941年4月,公爵夫婦前往佛羅里達州度假,立即引起羅斯福總統的高度警惕,他懷疑所謂的度假只是沃麗斯為德國搜集秘密情報的幌子。于是,在他們到達之前,羅斯福總統就給當時的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下達密令,要求聯邦調查局嚴密監視公爵夫婦的一舉一動,包括他們接觸的每一個人和做的每一件事,但決不能讓他們有所察覺。

為了獲得對德國戰爭的勝利,防止情報外泄以及窺探英國王室動向,聯邦調查局一直在關注著溫莎公爵夫婦并設置了秘密檔案。

聯邦調查局這份秘密檔案長達227頁,揭露了英國王愛德華八世退位的真相。

溫莎公爵夫人沃麗斯·辛普森是納粹政權的支持者,并與德國駐英國大使、后被希特勒提拔為外交部長的喬治·里賓特洛甫有著密切往來,一直向其提供重要的政治、軍事情報。即使是沃麗斯和愛德華熱戀甚至新婚期間,他們仍然偷偷幽會。里賓特洛甫任駐英國大使期間,每天都要給沃麗斯送17朵粉紅色的康乃馨,17朵鮮花正代表著他們秘密幽會的次數。

導致愛德華八世退位的真正原因不是沃麗斯曾兩次離異,而是因為她是納粹德國狂熱的支持者。當時正值二戰前夕,德國法西斯向世界挑起了戰爭,英國參與了同法國、美國聯合戰斗的同盟。如果在這個時候英王娶了一位支持德國納粹的女人為妻,英國王室和英國政府根本無法面對其他同盟國甚至本國國民。于是,他們共同向愛德華八世施加壓力,英國首相鮑德溫也以內閣集體辭職相要挾。然而,為愛無法自拔的愛德華八世,卻選擇放棄王位,遠走他鄉。

溫莎公爵夫婦流亡法國后,沃麗斯與里賓特洛甫仍然聯系不斷,她憑借著公爵夫人的身份、地位以及與上層社會的廣泛聯系,獲得了大量的反法西斯盟國的軍事情報和活動信息,并將這些情報通過里賓特洛甫統統傳遞給了德國納粹。

1941年5月,聯邦調查局在寫給胡佛局長的一份報告中說,希特勒的副手赫爾曼·戈林和溫莎公爵曾經有過一個秘密協定:德國在取得戰爭勝利后,戈林將會倒戈推翻希特勒,然后使溫莎公爵回到英國繼續做他的國王。通過這一證據,調查人員分析公爵夫人之所以在二戰期間為德國傳遞情報,也是出于對英國政府拒絕愛德華娶她為妻,并逼愛德華放棄了王位的仇恨。沃麗斯期望德國能取得戰爭的勝利,以便幫助溫莎公爵重新獲得王位,達到復仇的目的。

當時的英國政府覺察到這一情況,惟恐外泄的情報危及到國家和盟軍的利益,在首相丘吉爾的安排下,溫莎公爵夫婦被派到西印度群島最北部的巴哈馬島國擔任總督,遠遠地離開了英國和歐洲大陸,從而切斷了公爵夫人與里賓特洛甫的聯系,避免她繼續干出有損于英國和其他盟國的事情來。

雖然在聯邦調查局的檔案中有證據顯示溫莎公爵曾經和德國納粹有著微妙的關係,但這一觀點一直沒有得到英國人的認同。

然而,英國作家馬丁·艾倫在他的新書《隱藏的日程》中卻披露:溫莎公爵實為英德兩國的雙面間諜。

書中介紹說,在溫莎公爵1939年10月對巴黎郊外萬塞納的親善之旅中,他除了為英國打探法國防御的情報外,還為德國人充當間諜。他把在法國前線收集到的情報交給了希特勒,德國從而修改了西進計劃,一舉攻陷法國。

英國王室及政府對溫莎公爵的間諜罪行雖心知肚明,但為了維護王室的尊嚴,將溫莎叛國的罪證全部銷毀了。然而,一封溫莎公爵寫給希特勒的親筆信卻被遺漏下來。

該信件寫于二戰爆發2個月后,一開始便稱"親愛的希特勒",結尾則是溫莎公爵的簡稱"EP"。

雖然信中詞語的意圖并不明顯,但仍可以看出溫莎公爵所提到的旅行即是他代表英軍指揮官到法國前線巡視的那次訪問。溫莎公爵還提醒希特勒注意,他所收集的軍事情報非常的重要,并已將這些資料傳遞給另一位德國間諜。另外,信中還影射了溫莎公爵愿意在英國簽署和平協議后重登王位。

【華發網根據《青年參考》、人民網、看歷史、搜狐百科等整合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愛錯了美人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