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陳永貴生猛頂撞張春橋:想排斥我,你還沒那個權威

陳永貴生猛頂撞張春橋:想排斥我,你還沒那個權威

陳永貴(資料圖片)

原大寨大隊黨支部書記陳永貴作為勞動模范被毛澤東、周恩來所賞識。經毛澤東和周恩來提名,陳永貴當選為九大中央委員、十大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他當上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后,到中央工作,但卻與“四人幫”發生了矛盾。

陳永貴熱愛毛澤東,親近老干部,他在“文化大革命”中,擁護毛澤東的主張,但與“四人幫”有本質上的不同

陳永貴出身貧寒,有共產黨和毛澤東的領導,他家才獲得解放,分得了土地,政治上也翻身作了主人。因此,陳永貴打心眼里擁護共產黨,熱愛毛澤東。戰爭年代,他積極支前,努力生產。建國后,他成為大寨的黨支部書記。與那個時代的農村基層黨支部書記一樣,他聽毛澤東的話,帶領農民跟共產黨走。所以,從入黨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堅信毛澤東的主張是正確的。50年代初,他帶領大寨全體農民走上了合作化道路之后,率領農民,依靠集體的力量,戰勝自然災害,奪得了豐收,鞏固了集體經濟。50年代后期,他又帶領大寨人走上了人民公社化的道路,大寨成了大寨公社下屬的一個大隊。

同時,陳永貴又是一個具有一定政治頭腦,有很強組織能力的基層干部。他對自己要求很嚴,處處以身作則,在農民中有很高的威信。因此,他依靠群眾,工作成績很突出。

50年代和60年代初,大寨就成了地區、省、全國的先進典型,陳永貴本人也成為全國勞動模范、模范黨支部書記。 陳永貴和大寨的突出事跡為毛澤東所了解是在1964年。這一年的3月28日,毛澤東去南方巡視,專列停在邯鄲火車站,山西省委第一書記陶魯笳到邯鄲火車站毛澤東專列上匯報工作。在匯報中,陶魯笳提到了陳永貴和大寨的事跡。對此,毛澤東十分重視。他問陶魯笳:陳永貴是哪幾個字?他識不識字?陶魯笳用筆在紙上寫下了陳永貴三個字,然后告訴毛澤東,陳永貴不大識字,但講話很講辯證法。毛澤東聽后更感興趣了,他告訴陶魯笳,一定要把陳永貴和大寨的事跡材料送給他。

之后,毛澤東又打電話給周恩來,要他了解大寨和陳永貴的情況。周恩來通過山西省委了解到大寨的實際情況后,向毛澤東作了匯報,毛澤東也看了大寨和陳永貴的事跡材料,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說服力的典型。從那以后,毛澤東和周恩來都對大寨的經驗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對陳永貴十分賞識。1964年12月26日,毛澤東過71歲生日的時候,在他自費宴請的客人中,就有陳永貴。

陳永貴在周恩來的陪同下到人民大會堂時,毛澤東熱情地拉著他的手,問了他身體、家庭等許多方面問題,使陳永貴深受感動。席間,毛澤東還特意讓陳永貴坐在自己身邊。

此后,經毛澤東提議,陳永貴以一個農民的身份,逐步走上了領導崗位。那時,陳永貴經過自己刻苦學習,也基本能看懂文件了,能讀《毛澤東選集》了。“文化大革命”初期,經毛澤東和周恩來提議,陳永貴當上了晉中地區領導人,不久又晉升為山西省的領導人。1969年,在黨的九大上,經毛澤東和周恩來的提名,陳永貴當選為中央委員。黨的十大時,又是經毛澤東和周恩來提名,陳永貴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不久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

在“文革”中,陳永貴出于聽毛主席的話、跟共產黨走的樸素感情,對毛澤東採取的路線、方針、政策是積極擁護的。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他在宣傳大寨經驗上,也帶有濃厚的“左”的色彩。但是,他與“四人幫”有本質的不同。

陳永貴是出于對毛主席的熱愛和對共產黨的樸素感情,擁護“文革”的,而“四人幫”則是有政治野心的人物,他們想利用“文革”往上爬,篡奪黨和國家的領導權。

“四人幫”看不起陳永貴,卻想利用陳永貴,對此,陳永貴不買賬

陳永貴到中央工作后,“四人幫”從心里瞧不起他。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從來不與陳永貴打招呼,不同他握手。張春橋多次陰陽怪氣地諷刺陳永貴。陳永貴講話,江青不是插話,就是挑毛病。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在各種場合的講話中,從來就不提陳永貴,不講大寨人的艱苦奮斗精神。對于這些,陳永貴心知肚明。他對“四人幫”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四人幫”中的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他見面也不打招呼。

看在毛澤東的面子上,陳永貴見到江青時,有時點點頭,但也不和她多說話。陳永貴當上國務院副總理后,江青出于對國務院人事安排的不滿,把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國務院總理、副總理挨個點名罵了一遍,其中也罵了陳永貴,說他是個老農民,沒有文化,政治水平更低。江青罵人大和國務院領導成員的事情傳到毛澤東耳朵里后,毛澤東生氣地說:她看上的人沒有幾個。我死后,看她怎么辦。

“九一三事件”后,“四人幫”出于自己的政治需要,想利用大寨的名氣,在那里搞一個批林批孔的“點”。對此,陳永貴不買賬。他堅持大寨搞政治運動,搞生產,都要自己搞,不要別人插手,不當“點”。在批林批孔運動中,陳永貴也堅持大寨自己搞運動,不讓別人插手。而且,他還堅持,搞運動,不要誤生產。

在政治運動頻繁的時候,大寨仍然抓生產,并且連年取得了豐收。看到大寨取得豐收,江青等人又想把大寨連年豐收說成是批林批孔的成果。對這一點,陳永貴也不買賬。在一次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姚文元說:批林批孔促進了生產,大寨算一個典型。陳永貴立即接過話來說:不對,沒有批林批孔,大寨也連年增產。陳永貴的話,給了姚文元一個軟釘子,使姚文元很尷尬。由于陳永貴的抵制,在“文革”中,“四人幫”始終沒有機會把大寨當作他們抓的一個“點”。

“四人幫”見陳永貴不買他們的賬,便拋開大寨,于1974年7月另搞了一個小靳莊,與大寨“爭春”。但是,陳永貴并不理睬,也不學小靳莊,而是自己照樣干自己的。那時,陳永貴多次在山西省的干部和大寨的干部面前說:小靳莊不搞生產,光是靠唱歌唱樣板戲,能打出糧食來嗎?他特意囑咐大寨的干部,有人問小靳莊的經驗好不好,大寨人學不學,你們就說,離得遠,對那里的情況不了解,誰知道他們在搞些什么。對小靳莊的經驗,不表態。那時,全國許多地方都學小靳莊,大寨就是不學。

有兩次,周恩來發表講話時,陳永貴都站起來,雙手舉過頭頂,使勁地鼓掌,這引起了張春橋的不滿

周恩來生病住院期間,一方面同“四人幫”斗爭,一方面籌備召開四屆人大。在毛澤東的支持下,四屆人大順利召開。開會前,陳永貴就打聽周總理出席不出席會議,作不作報告。他也當面問過周恩來。當他聽周恩來說,自己要出席,要作報告時,心里十分高興。每次山西省來干部,大寨來干部,他第一句話就是先告訴他們,周總理的身體好多了,要在四屆人大上作政府工作報告呢。

1974年9月30日晚,周恩來抱病出席國慶25周年招待會。陳永貴也出席了這次會議。那天,周恩來雖然重病在身,但精神很好,他以銳利的目光掃視了全場一周后,開始發表講話。

陳永貴見周恩來聲音洪亮,精神很好,心里十分高興,樂得合不上嘴。周恩來每講一段話,陳永貴都熱烈鼓掌。當周恩來結束講話后,大家熱烈鼓掌,坐在前邊的陳永貴與眾不同,一個人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把兩只手舉過頭頂,使勁地鼓掌,以此來表達他對總理的敬仰之情。坐在旁邊的張春橋冷冷地看了陳永貴一眼,鼻子里“哼”了一聲。這一聲被陳永貴聽見了,陳永貴也冷冷地掃了張春橋一眼,不理睬張春橋,只顧自己高舉雙手鼓掌,直到周恩來走下講臺。

1975年1月,四屆人大開幕,周恩來帶病作了政府工作報告。在報告的末尾,周恩來用鏗鏘有力的聲音宣佈:中國要在本世紀內,全面實現農業、工業、國防、科技四個現代化,使我國的國民經濟走在世界的前列。坐在主席臺上的陳永貴聽到這里,又一次站立起來,雙手舉過頭頂,使勁地鼓掌,旁邊的張春橋見陳永貴這個樣子,陰森的目光從眼鏡后面透過來,狠狠地盯了陳永貴一眼,又一次從鼻子里發出“哼”的一聲。這一次,陳永貴也聽到了,但他仍然不睬張春橋,只顧高舉雙手使勁地鼓掌。

當時,張春橋是副總理,陳永貴也是副總理,但陳永貴排在張春橋之后,在副總理里面名列第七,張春橋又是政治局常委,應該說比陳永貴地位高。從兩次見到陳永貴把雙手舉過頭頂為周恩來鼓掌后,張春橋便認定陳永貴是緊跟周恩來的,與他們不是一路。但陳永貴不怕這些,他從不去討好身為政治局常委的張春橋。

陳永貴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頂了張春橋,老干部們對陳永貴的行為十分讚賞

張春橋對陳永貴早有成見。“兩次起立鼓掌”事件后,他對陳永貴的成見更深了。此后,國務院開總理辦公會時,張春橋動不動就陰陽怪氣地諷刺陳永貴幾句。陳永貴對張春橋那種作派也看不慣,但為了顧全大局,一般的事也就算了,但涉及人事安排之類的重大問題,該頂的還是要頂。

一次,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人事安排問題,張春橋提名安排一個人到思想理論界當領導干部。當政治局委員們談意見時,其他人都不發言,陳永貴卻講了話。他說,這個人我知道一點,他在下邊盡搞小動作,我不同意。陳永貴還舉出了一些例子。這樣就使張春橋十分尷尬。

陳永貴一發言,大家都傾向于陳永貴的意見。張春橋一看安排不成這個人了,就很惱怒,但又不便發作,便陰陽怪氣地拿陳永貴兩次起立為周恩來鼓掌的事諷刺說:有些人說別人搞小動作,他搞的那個動作比別人大得多,說話也讓別人看出來,做事也讓別人看出來,拍手也讓人看出來。張春橋這是諷刺陳永貴愛出風頭,為周恩來講話站起來鼓掌,動作大。他雖然沒有點名,但陳永貴在政治上并不含糊,立即就火了,他瞪著眼,黑著臉問張春橋:你把話說清楚,你這是說誰?張春橋不理陳永貴,仍然陰陽怪氣地諷刺陳永貴。

陳永貴更火了,他站了起來,指著張春橋的鼻子大聲吼道:黨中央的政治局會議不讓我說話?我反映的都是事實!你還看不看事實?你不讓我說話,大不了我回家種地!哼!你想不讓我說話,你想排斥我,你現在還沒有那個權威。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說這樣尖銳的話是少有的,鬧得張春橋坐在那里,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十分狼狽。

政治局其他成員中,除了“四人幫”一伙外,都感到高興,大家都樂于看張春橋出丑,誰也不出面打圓場,坐在那里看張春橋下不了臺,鄧小平也坐在那里不吭聲,主持會議的王洪文也怔在那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會議不歡而散。散會后,陳永貴氣呼呼地站起身,瞪了張春橋一眼,“哼”了一聲,理也不理張春橋,大步往外就走。這時,有幾個政治局委員跟上來,向他豎大姆指,夸他敢頂張春橋,敢捅馬蜂窩,痛快。陳永貴回到住處時,又有幾個政治局委員打來電話,稱贊陳永貴敢頂張春橋,有勇氣。

江青到大寨搞一系列“表演”,受到陳永貴的抵制

在鄧小平的提議下,經毛澤東、周恩來同意,1975年9月,第一次全國農業學大寨會議在大寨召開。中央政治局委員鄧小平、華國鋒、陳錫聯、陳永貴、姚文元、吳桂賢等都先后來到了大寨。已是政治局委員的江青也出席了這次會議。

江青此次到大寨來,另有目的。她是想利用這次會議,宣傳評《水滸》。此前不久,毛澤東在讀《水滸》時,發表了一些談話,“四人幫”想借機在全國搞一場評《水滸》運動,以此來整周恩來、鄧小平等老干部。因此,江青一到大寨就對郭鳳蓮說:你知道我為什么到大寨來嗎?我是要把大寨搞成一個點,要同修正主義斗爭,我要大寨人也評《水滸》,同修正主義斗爭。郭鳳蓮一聽,心都要跳起來了,她聽不懂江青的話,沒有表態。第二天,江青又去找陳永貴講大寨人要評《水滸》的事,陳永貴很客氣地對她說:我們農民不懂得《水滸》,只知道種地。江青說:那樣的話,你們召開一個全體干部和社員大會,我直接和他們講。沒有辦法,陳永貴只好讓郭鳳蓮在9月12日召開大寨干部和社員大會。

江青在會上發表講話時,先說道:我向你們報告一個好消息,毛主席身體非常好,比我好,記憶力強,吃飯好,心臟好。在一旁聽著的陳永貴從心里對江青的這個話反感,因為他知道,毛澤東已經重病在身,江青這不是瞪著眼睛說瞎話嗎?同時他心里也明白,江青這是借毛澤東的威望來樹自己。因此,陳永貴對江青的講話頗不耐煩。

江青見陳永貴不耐煩了,便轉移了話題,大講起評《水滸》來。她說:《水滸》的要害是架空晁蓋,是投降。現在,我們黨內就有人要架空毛主席,搞投降主義,向修正主義投降。你們要同修正主義斗爭。現在我們黨已經有了十次路線斗爭,以后還會不會有第十一次、第十二次路線斗爭?肯定會有的。評《水滸》不只是文藝上的事,還是政治上的大事,有現實意義。我們黨內現在就有投降派,毛主席關于學習無產階級專政理論的指示,就有人提出要刪掉。陳永貴聽到這里,又一次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他告訴江青:社員們該上工了,時間不多了。

江青還要接著講,陳永貴趁江青說話停頓時,馬上宣佈:散會。對此,江青心里很不高興,但也說不出什么話來。

江青到大寨還帶了不少文冠果種子,要大寨種。陳永貴說:我們這里的土地種不了文冠果,給了江青一個軟釘子。江青又給大寨帶去了電影片子。這些電影片子,都是她主持搞出來的影射、攻擊老干部的。陳永貴清楚江青的用意,讓大寨人看一遍就封存起來。江青一到大寨,就要這里看,那里看。陳永貴看在毛主席的面子上,陪江青到處看,也不情愿地和江青一起照了相,但他始終沉著臉,很不高興的樣子。江青的許多“表演節目”,由于陳永貴的消極抵制而冷場,有時鬧得十分尷尬。

在全國農業學大寨會議上,鄧小平發表講話時,江青多次插話,干擾鄧小平的講話。對此,陳永貴很看不慣,他在會議上發表的講話中,表示了對鄧小平講話的支持,他要求全國農業戰線要貫徹執行鄧副主席的講話精神。江青看到陳永貴傾向于鄧小平,心里有氣,但陳永貴是毛澤東贊賞的人,江青也拿他沒有辦法。會后,江青要求全國放她的講話錄音,受到了華國鋒的抵制。江青又想讓大寨社員聽她的講話錄音,陳永貴表示:中央沒有同意,我們也不好放。

粉碎“四人幫”時,陳永貴熱烈擁護中央決策

1976年10月6日,黨中央代表全黨意志,一舉粉碎了“四人幫”。之后,華國鋒和葉劍英讓汪東興通知在京中央政治局委員到玉泉山9號樓開緊急會議。陳永貴也接到了通知,但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他按照通知規定的時間,乘車趕到了玉泉山。

10月6日深夜,玉泉山9號樓的院子里、各個房間里的電燈全部亮著,整個玉泉山9號燈火通明。

主持會議的華國鋒微笑著環顧四周,見人都到齊了,就宣佈開會。華國鋒收住了笑容,神情嚴肅地宣佈:“同志們,今晚把大家請到這里來,是要向大家通報一件重要的事情。”接著,華國鋒從衣服口袋里掏出他當著張春橋、王洪文宣讀過的中央決定,對大家念了一遍,然后說:中央已經採取了斷然措施,對“四人幫”實行隔離審查。華國鋒說到這里,會場上一片寧靜。

陳永貴聽到這里,心里別提多高興了。接著,葉劍英接過華國鋒的話頭邊打手勢邊說:“把他們統統抓起來了。”葉劍英的話音剛落,陳永貴幾乎和李先念同時站起身來,帶頭鼓掌。陳永貴那雙長滿老繭的大手,拍得分外響亮。政治局委員們也都紛紛站起身來,熱烈鼓掌,掌聲持續有一分多鐘。

掌聲停下后,華國鋒接著講道:“我們粉碎‘四人幫’,是完成毛主席生前沒有來得及做的事。大家都知道,毛主席對江青一直是有批評、有約束、有限制的。毛主席同‘四人幫’的斗爭,有很重要的兩招棋:第一招棋,是七四年、七五年兩次在政治局會議上當著在京全體政治局同志的面,提出了江青有野心和‘四人幫’的問題,批評他們忘掉了‘三要三不要’的原則,譴責他們搞修正主義,搞分裂,搞陰謀詭計……毛主席在生前還有一招棋,就是組織安排。

周總理病重以后,‘四人幫’以為,按照原來的次序,政治局應該由王洪文主持,國務院應該由張春橋主持。但是,毛主席就是不給他們。鄧小平被推下臺后,毛主席經過反復考慮,選定了我為黨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毛主席的這兩招棋,非常英明,為我們這次解決‘四人幫’問題奠定了基礎。”

接著,葉劍英在講話中揭發了“四人幫”篡黨奪權的陰謀。葉劍英講完話后,汪東興向與會同志匯報“四人幫”的政變陰謀和華國鋒、葉劍英做出粉碎“四人幫”的決策和實施的過程。講話末尾,汪東興說了一句話:如果“四人幫”政變成功,在座的都得上斷頭臺。汪東興講到這里時,陳永貴補充了一句話:對,他們上臺,我們都得完蛋。

汪東興講完話后,葉劍英提出了一個簡短的動議:提議華國鋒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之后,李先念講話。李先念講完后,陳永貴站起來發言。他表示堅決擁護華總理代表黨中央粉碎“四人幫”,他當場揭發批判了“四人幫”亂黨亂軍、特別是在農業戰線上的搗亂和破壞行徑,表示擁護華國鋒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

10月7日,心情格外高興的陳永貴立即給山西省領導人打電話,通報了中央粉碎“四人幫”的消息。因此,山西省是比較早地知道粉碎“四人幫”消息的省份之一,也是開展批判“四人幫”比較早的省份之一。

【華發網根據人民網、新浪網、中國黨史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陳永貴生猛頂撞張春橋:想排斥我,你還沒那個權威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