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項羽:他25歲分封天下,一戰成名,曾經用五萬人打敗50萬人

項羽:他25歲分封天下,一戰成名,曾經用五萬人打敗50萬人

秦始皇到會稽游玩,駕大船渡浙江,項羽與項梁一起觀看,項羽對項梁說:“秦始皇是可以被取代的。”項梁趕忙捂住項羽的嘴,說:“你不要胡亂說話,否則會給全族招來禍患。”這年他22歲

后來章邯殺敗項梁,楚懷王以宋義為上將軍,宋義軍行至安陽,逗留四十六日,不再進軍。項羽見此狀況,于早晨去見宋義,將其斬殺。項羽提著宋義的頭告訴將士:“宋義想要和齊聯合謀反,楚懷王暗令我將其殺死。”諸將因為畏懼而屈服,不敢抗拒,于是推項羽暫為上將軍。桓楚將此事報告給楚懷王,楚懷王就任命項羽為上將軍。

項羽帶兵對戰秦章邯,先是敗王離,斬蘇角,后以5萬楚兵打敗章邯50萬精銳秦兵大破秦軍后,項羽于轅門召見諸侯將領,諸將無不跪前行,不敢仰視項羽。于是項羽為諸侯上將軍,諸侯都歸附于他。這一年他24歲

后來項羽召集黥布、蒲將軍等人商議,認為秦兵很多,入關中后如果不聽令,會引起非常大的禍患。于是,項羽將秦降卒二十余萬全部在新安城南連夜坑殺。

項羽消滅了秦軍主力后,自立為西楚霸王,封劉邦為漢王,章邯為雍王,司馬欣為塞王,董翳為翟王,魏王豹為西魏王,申陽為河南王,司馬卬殷王,趙王歇為代王,張耳為常山王,當陽君英布為九江王,吳芮為衡山王,共敖為臨江王,燕王韓廣為遼東王,臧荼為燕王,齊王田市為膠東王,田都為齊王,田安為濟北王等十八個諸侯王。 這一年他25歲。

漢二年冬, 劉邦率領五路諸侯兵馬有五十六萬,向東攻打楚國,項羽聽聞后,親率精兵三萬去救援彭城。項羽率軍從早晨開始,由蕭縣從西打到東,中午時打到彭城,大破劉邦軍,殺死漢兵十余萬。劉邦軍逃往南山,項羽率軍追到靈壁東阻攔,漢兵落入睢水十余萬,睢水為之不流。項羽把劉邦包圍了三層,卻被一陣大風吹亂楚軍,劉邦趁機率領數十騎兵走脫。

后來在項羽被劉邦算計60萬人圍的鐵桶一樣,垓下兵敗帶帶領最后的28騎橫沖直撞又殺了千人,他自己就殺了幾百人項羽一路逃到烏江,遇見烏江亭長,亭長勸項羽可以回到江東以圖東山再起,但項羽以無顏見江東父老為由拒絕,并將自己坐下馬賜予亭長。于是,項羽下馬步戰,一口氣殺了漢兵幾百人,自己也受了十幾處的傷。而后揮刀自刎。此刻他31歲!

項羽:最后的霸王

他是中國最著名的失敗英雄,也常被形容為剛愎自用的霸王。若不是太史公以深情的筆法破例為他寫下膾炙人口的《項羽本紀》,他恐怕會和后世的李自成、張獻忠一樣歸入流寇傳。千年之間,他的形象被不斷地涂改,我們只有洗去這些油彩與誣蔑,才能看清他的本色。為什么他自稱西楚霸王?為什么在他之后,再沒有人稱自己為霸王?他失敗在哪里?一切的一切,且聽一一道來。

公元前233年,項羽出生在楚國一個武將世家。祖父項燕,是楚國名將,公元前223年死在秦始皇的統一戰爭中,為逃避秦國的追殺,11歲的項羽隨叔父項梁逃亡江東。關于項羽年少的事跡,太史公記載了兩件事。一是學書不成,去學劍,又不成,最后學兵法也粗知大意。二是始皇巡行會稽時,他說了“彼可取而代之”這句狂話。按照秦朝“以法為教,以吏為師”的政策,學書和學劍都為進入政府為吏的必備條件,又因秦朝“禁百家語”,學兵法是違禁的事情。在少年項羽的心中,他真正的祖國是已經滅亡的楚國并想著復興它。

公元前209年大澤鄉的一場暴雨,為他的復國夢想提供了契機。暴雨延誤了陳涉等人去往北方邊郡漁陽的日期,按秦律,當斬。戍卒們在左右都是死的無奈下隨著陳涉的“大楚興,陳勝王”的口號揭竿而起。盡管陳涉的張楚政權僅僅支撐了6個月,然而,這束未被暴雨澆滅的火光點燃了所有對秦不滿的六國人民。消息傳到楚地,項羽殺縣尉隨叔父起兵,這一年,他24歲。

然而,好景不長,反秦的第一波攻勢很快被秦將章邯、王離等人率軍撲滅,叔父項梁也死在戰爭之中,項羽只好帶著叔父擁立的懷王退回彭城。這個懷王是戰國時楚懷王的孫子,因他屢被秦騙并客死秦國,楚國人民非常同情他,所以反秦時仍以懷王為號,以號召百姓。

項梁的死,使項羽失去了依靠,同時,也使新立的懷王擺脫摯肘。當時,打敗項梁的章邯以為楚地沒什么威脅了,便北上擊趙。懷王為激勵士氣,發佈“先入關中者王”的詔書,同時為打擊項氏的勢力,命令劉邦從西線攻秦,而以宋義為上將、項羽為次將,北上救趙。這是把最難啃的骨頭留給了項羽,從當時的形勢看,戰勝秦軍的希望也不大,懷王可能就是想借秦軍之手徹底消滅項氏勢力。宋義似乎也看到了這點,他到了前線并沒有進攻。然而,令所以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項羽殺了宋義直接渡河參戰,非但沒有被秦軍消滅,反而打出了自己的成名之戰,并以此戰奠定了自己反秦盟主的地位。

當項羽在巨鹿廝殺并收服章邯等秦國降將時,劉邦卻搶先打進關中。按照懷王“先入關中者王”的約定,劉邦當封為王,按照實際滅秦的功勞,項羽當封為王。劉邦自知力量不足,所以當項羽率領六國諸侯及秦朝降將入關之后,自己退出咸陽,還軍霸上。二者的矛盾最終在鴻門宴這場戲劇性的飯局上解決。劉邦通過飯局的座次暗示了自己是項羽的部下,而項羽也認可劉邦的順從而放他一條生路。后人常常把項羽的失敗歸咎于宴會上的婦人之仁、不用范增之謀,關于項羽為什么不殺劉邦,我在后文會探討。當項羽認為解決了劉邦問題之后,他便依靠自己的軍功主持新的分封:

我們按戰國時七國的疆域來歸納一下項羽新封的諸侯特點:

1、秦地被分成4國:漢王劉邦;雍王章邯;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

2、魏地被分成2國:西魏王為豹;殷王司馬卬;

3、韓地被分成2國:韓王韓成;河南王申陽;

4、趙地被分成2國:常山王張耳;趙王趙歇;

5、燕地被分成2國:燕王臧荼;遼東王韓廣;

6、齊地被分成3國:齊王田都;濟北王田安;膠東王田市

7、楚地被分成4國:西楚霸王項羽;九江王英佈;衡山王吳芮;臨江王共敖,尊懷王為義帝

從分封的人員看,可以分為3類:

1、反秦戰爭的領導者和將領:項羽、劉邦、申陽、司馬卬、田都、田市等共11人;

2、原六國貴族之后:趙王趙歇、魏王豹等共6人;

3、秦朝降將:章邯等共3人

根據以上兩點,我們可以看出:

1、同西周相比,項羽分封的都是異性王,沒有血緣關係,以滅秦的軍功為原則。

2、項羽自立為西楚霸王,手下嫡系很少受封,在地域上自己一枝獨秀。

3、肢解了秦、楚、齊三個大國,肢解秦是為了防范劉邦,肢解齊是為了防范田榮、陳余等人。肢解楚,這樣是為了方便自己控制。

可以說項羽通過分封,完成了自己興復楚國的理想。然而,這個分封有兩個隱患,一是以軍功為原則而非以人物事跡影響力為原則,導致田榮等實權人物不滿;二是把原來一國的土地分成兩國、把原來手下的將領封為與自己平級的國王令六國王室后裔不滿;由此產生的爭端,項羽只能通過一次又一次的武力去解決。也由此開啟了滅秦之后的楚漢之爭。

當項羽忙著平息紛爭時,劉邦已聽了韓信的“漢中策”準備與他爭奪天下了,項羽以力壓制諸侯,劉邦以利結交盟友,二人最后在陳下決戰,史稱垓下之戰。

漢軍已略地,四面楚歌聲,項王在十面埋伏中南馳烏江

在烏江渡口,他沒有選擇卷土重來,而是回身廝殺,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就此殞沒。

以上,我簡單勾勒了項羽的一生。人們在評論楚漢之爭的成敗時,常用劉邦的猥瑣來襯托項羽的蓋世,或用劉邦的智慧來反襯項羽的意氣。

在過不過江東的問題上,杜牧《題烏江亭》寫到: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兒。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這是責備他不能忍辱負重;李清照在《夏日絕句》中說: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這是贊揚他不居人下的傲氣。兩種意見分歧的根源是對項羽的角色定位不同。杜牧把他視為政治家,李清照把他視為英雄。

而霸王這個稱呼,則是二者的統一。

透過項羽的一生,他的貴族出身,使他缺少劉邦那樣市井的人情歷練,他甚至不屑于那樣做;他的武將氣質,使他聽不得文臣的建議,更習慣于武力解決問題;他的楚國遺民身份,使他痛恨秦國帶來的滅國之恥,他殺秦國降卒20萬,他放火燒毀阿房宮,他不都關中,都顯示了他的家鄉情結,而復楚成而后敗的現實,又讓他倍感慚愧,不肯見江東父老。

他的政治理想,是重新回到春秋時期的霸主狀態,他原想做一個齊桓晉文那樣的霸主,以符合他貴族的出身、復國的愿望、武將的本色。自稱西楚霸王,就是這一理想的集中表達。

然而,他失敗了,他把自己的失敗歸咎于天,天亡我,非戰之罪,這是他的絕命詞,的確,此時的形勢已經不是春秋時期,秦亡的原因也并非郡縣制等制度的原因,秦楚之際的歷史出口是以劉邦為代表的承秦路線,而不是他建立的霸王政治。

那么,項羽的西楚霸王是一道不必要的曲折嗎?陳勝的大楚興口號,在項羽的身上實現了。可是,項羽的貴族色彩沖淡了陳勝喊出的另一話: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劉邦接過了陳勝的不服與疑問,開創了漢初的佈衣卿相之局。

此后儒家滲入,以至獨尊。在儒家的理想中,王道勝于霸道,文質勝于武藝,項羽也就成了最后的霸王。說他是最后,因為,再也沒有人把霸王視為褒義。而項羽所代表的武的傳統,只能去野史小說中尋找了。

項羽:他25歲分封天下,一戰成名,曾經用五萬人打敗50萬人

“悲壯英雄”項羽沒過烏江,是不肯還是不能?

“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寥寥數句,傳神描繪了一代霸王項羽的慷慨悲壯,突顯了項羽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英雄氣概。如是英雄,當年為何不選擇渡過烏江,以圖東山再起,而是選擇了自刎呢?真的僅僅是因為無臉面再見江東父老,還是其中存在著其他的一些原因?

楚漢戰爭中,劉邦和項羽僵持不下,“丁壯苦軍旅,老弱罷鞍漕”,項羽曾約請劉邦單挑,一決雌雄。這能否說明項羽有可憐天下蒼生的情懷,能否說項羽選擇了自殺想結束連綿數年的戰爭,消除百姓因戰亂帶來的痛苦,還天下一個太平世界?當然不能,與劉邦決斗,更多的應該是出于一種計謀,因為以項羽的能力,打敗劉邦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可惜劉邦沒有上當。再者.這種悲天憫人的情懷與項羽的好戰殘暴不相符合,根據史書記載項羽當年曾經坑殺20萬秦兵,火燒秦朝宮殿三個月;如此暴虐之人,怎可能為了免除百姓疾苦而至自殺身亡?

長江以南是項羽的執力范圍,是他發跡崛起的地方,即使在楚漢戰爭后期,衡山王吳芮、臨江王共尉等依然服從項羽,尤其是南楚臨江壬共氏,直到項羽死后仍忠于項主.抗拒劉邦。一旦項羽順利渡江,完全可以重整旗鼓、卷土重來,再一次擊敗劉邦亦非沒有可能之事。項羽從十面埋伏突圍之后,直奔江東方向,也正是因為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渡過烏江,何以到了烏江口,卻選擇了自刎?或許,項羽當時并非是不肯渡過烏江,而是根本沒有機會渡江。

《史記》、《漢書》、《楚漢春秋》關于項羽之死的描述,除《項羽本紀》中有“于是項王乃欲東渡烏江,烏江亭長艤船待”兩處涉及烏江外,其余無一處寫到項羽烏江自刎。反倒是明確提到:項羽“身死東城”,“使騎將灌嬰追殺項羽東城”等。漢王劉邦也是一代梟雄,怎容許項羽渡過烏江,放虎歸山?為此,劉邦派遣大將灌嬰追殺項羽。項羽突圍逃至東城時被漢軍再度包圍,混戰中即被灌嬰殺死。而據考證,烏江離東城還有240華里,所以項羽根本沒有渡江的機會,更別說是有渡江的機會而不渡江了。

知識鏈接:項羽不能過江的說法,遭到了部分學者的質疑。根據《太平寰宇記》等資料記載,兩漢時期的東城縣,是江準之間的一個轄境廣闊的大縣。從現在定遠東南的池河上中游地區.越過江淮分水嶺,包括今滁縣西南境、肥東東境、全椒西南境,直到今和縣烏江的沿江一帶,直到晉太康六年東城縣界才設置單獨的烏江縣。章學誠在《和州志補沿革》中曾指出:“秦為九江郡之歷,日及東城烏江亭地……晉太康元年屬淮郡,其歷陽及東城烏江亭地如故。”這也就是說,在楚漢戰爭時期,東城是一個范圍廣闊的行政區域,烏江是包括在東城縣內的,因此司馬遷所說的“身死東城”與“烏江自刎”并不矛盾。

一位原解放軍戰術專家的獨到分析:項羽贏下“天下第一”之爭,靠的是智謀!

在戰場上,高手有兩層境界:

能夠找出敵軍薄弱環節并擊敗之,算得上高手;

能夠制造出敵軍薄弱環節并擊敗之,是頂級高手。

說到“西楚霸王”,人們都認為他是個“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英雄。

連他的老對手韓信也說“項王厲聲怒喝,能把千人嚇癱”(原文為“項王喑惡叱咤,千人皆廢”)。

其實,戰場上的項羽不僅勇武,而且富有智謀,是個頂級高手!

在著名的巨鹿之戰中,項羽首先找到敵人薄弱環節,一破秦軍;而后,制造敵人薄弱環節,一舉擊垮秦軍主力。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

1

百密一疏

秦朝末年,陳勝、吳廣揭竿而起之后,各地起義軍風起云涌。

秦廷派章邯出關鎮壓。

章將軍一路東進,所向披靡。然而,在遭遇楚國貴族項梁的部隊后,他連吃敗仗。

然而,這種狀況沒有持續太久。

在得到秦關中援軍后,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九月,章邯趁項梁新勝輕敵,以突襲戰法在定陶大敗楚軍。

結果,項梁兵敗身死,項羽、劉邦、呂臣部紛紛退保彭城。

這時,章邯犯了一個戰略性錯誤——他認為楚地已不足憂,沒有趁機對楚地做深遠攻擊,而是率兵渡過黃河,與前來增援的王離部(長城軍團)集合,約40萬大軍一起攻打趙國。

趙軍大敗,趙王歇、趙相張耳北逃巨鹿。

秦軍追擊,兵鋒直指巨鹿。據《史記》記述,章邯的佈陣是這樣的:

“章邯令王離、涉間圍鉅鹿(即巨鹿),章邯軍鉅鹿南棘原,筑甬道屬河,餉王離。”

巨鹿之戰的要點地圖

他把指揮所設在棘原,此地是區域的交通樞紐:

西向過“太行八陘”之滏口陘可至上黨,西南向直通河內,南向可通黃河渡口白馬津,東向則是邯鄲、巨鹿。

這可謂四通八達,進可戰、退可守,牢牢地護住了秦軍的兩條后路——上黨和河內方向。

章邯命王離包圍巨鹿,自己的軍隊屯駐這個可以控制戰場全局的要點,建造甬道連接漳水,為前軍實施后勤保障,并為王離軍后繼。

然而,這個部署雖然高明,卻“百密一疏”,存在著一個薄弱環節。

他在之前攻打邯鄲的時候,把那里的老百姓趕到了河內,毀了城池,使原本城固人眾的邯鄲城不復存在。

這樣一來,棘原的章邯和巨鹿城下的王離之間缺少了一個強有力的支撐點,秦軍前后軍僅依靠漳水、甬道形成的補給通道聯絡,距離達到110多公里,綿長而虛弱。

2

破釜沉舟

這時,項羽登場了。

擊殺宋義后,項羽奪取了楚軍指揮權,后來英佈和蒲將軍所部2萬人也歸其指揮。此時,楚軍大約有7萬人。

注:楚懷王本派宋義領軍救趙,項羽為副將。宋義行至安陽,多日不進,又嚴令各部不準出擊。項羽最終發動兵變,殺宋義,奪取指揮權。

隨后,項羽率軍北上援趙。

他採取孫子兵法中“以迂為直”之法,避開章邯緊盯的黃河南側白馬津,繞路渡過平原津,抵達巨鹿秦軍包圍圈東側的黃河故道邊。

在先遣部隊試探進攻獲勝后,項羽很快就發現了秦軍的弱點——秦軍前后軍距離太遠,二者相連的甬道正是其薄弱環節。

于是項羽決定“破釜沉舟”全軍渡河,奔襲秦軍甬道,實施突然攻擊。

快速而準確地掌握敵軍的弱點,使項羽這次作戰行動佔據了四大優勢:

*渡河后,項羽下令“沉船,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輕裝奔襲,達成了作戰的突然性;

*攻擊秦軍薄弱環節補給線,既“避實擊虛”又“攻敵必救”,迫使圍城的王離由進攻轉向被動防御,從而掌握了戰場的主動權;

*在甬道發動集中攻擊,遵循“我專而敵分,我專為一,敵分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的原則,達成優勢兵力的有利態勢;

*由于章邯毀掉了邯鄲,秦軍前后軍之間失去了一個強有力的支撐點,兩軍距離過遠,章邯難以對王離進行有效救援,給了項羽各個擊破的機會。

經過九次戰斗,項羽大獲全勝,生擒王離。章邯援軍被楚軍阻擊,未能救援。

“破釜沉舟”這一戰,彰顯了項羽的“智”。

3

對陣沙場

擊敗王離后,項羽威名大振,諸侯軍諸將“入轅門,無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視”。

接下來,他將與當時的“天下第一名將”章邯對陣沙場。

“章邯軍棘原,項羽軍漳南,相持未戰”。

項羽圍殲王離部后,各諸侯救趙的部隊也都歸屬于他指揮,總兵力達到約20萬。

全軍士氣正旺,可以說是得了“人和”。

章邯現有兵力也差不多20萬。面對當前形勢收縮防御,他對陣型進行了調整:左翼依托太行滏口陘,佔據了險要地勢;中軍佔據棘原看住了戰場各條通道;

右翼沿漳水、洹水前出,繼續保持對項羽的威脅。

這樣的陣型攻守兼備,幾乎“無懈可擊”,可以說是得了“地利”。

觀察章邯陣型之后,項羽認為:

秦軍左翼最為堅固,這一翼難以做文章;

中軍處四通八達之地,也不好打;

右翼前出,雖有漳、洹兩水環繞,但相對來說最好打。

所以,項羽軍駐扎漳南,主攻秦軍右翼。

項羽取得了一些戰斗的勝利,但是,卻無法從根本上動搖秦軍防御體系。

章邯用兵絕對是老謀深算——秦軍擺的是個三角陣型(請將上圖側過來看),右翼就是三角箭頭,可以得到底部的有力支援。

項羽從這進攻,只能緩慢推進,時間久了,有被敵人翻盤的危險。

之前,項羽看破了章邯、王離之間的破綻才能以弱勝強。

現在,秦軍毫無破綻,這可如何是好?

4

轉向攻心

雖然輸了幾場小仗,但章邯頂住了項羽的攻擊銳勢。

這正是扭轉戰局的時機。

然而,在咸陽的秦二世看不懂局勢,他派人指責章邯。

統兵在外,最怕的就是老板心懷猜忌,章邯很害怕,派司馬欣去咸陽探聽消息。

他從司馬欣口中得到了一個壞消息:

“朝中趙高主政,您打贏了,趙高肯定嫉妒咱們的功勞;輸了,那必死無疑。您得好好考慮考慮。”

項羽見強攻不成,轉為“攻心”,派人寫信給章邯勸降。

章邯有點猶豫,派人和項羽談條件。

就在此時,項羽趁雙方正在談判,攻其不備,對秦軍實施突然打擊。

但問題是,主攻方向在哪?

項羽把軍隊轉到漳北,對章邯中軍實施中央突破!

于是,蒲將軍部奉命從三戶津渡河,目標直指章邯中軍棘原。

注:司馬遷的記載中兩處提到“漳南”,指的并不是同一位置。從地圖上可見漳水的走向,“章邯軍棘原,項羽軍漳南”,可見棘原和項羽駐軍的“漳南”不是同一地,而是在棘原的右翼;而蒲將軍“日夜引兵渡三戶,軍漳南”,顯然是說從三戶津渡過漳水而至“漳南”,這里已經直逼棘原。

這是章邯的要害。

項羽以前不打這的主意,是因為章邯的佈陣結構完備——棘原是各條機動路的交匯點,秦軍各防御點的援兵可以迅速趕到,對此點實施強渡進攻等于同時與秦軍整個防御體系的力量對抗,難度太大。

此時不一樣了,章邯最擔心的不是項羽,而是趙高,自然對敵軍放松了警惕,是偷襲的大好時機。

蒲將軍趁機突破漳水,進至漳南,在此形成一座“橋頭堡”。

項羽軍如果利用這個橋頭堡、源源不斷增兵,實施縱深突破,章邯的防御體系就有被分割的危險。

章邯畢竟是“老江湖”,看得很明白,他果斷下令反擊。

然而,蒲將軍絕對是個驍勇善戰的良將,章邯的反擊,均被他打退。

整個巨鹿之戰,項羽兩次用此人打先鋒,確實算得上用人得當。

至此,項羽軍在漳南站穩了腳跟,形成了戰役的突破口。這就像一個西瓜被切開一個缺口,順著缺口切下去就會一分為二。

同時,項羽命趙將司馬卬進行戰役大迂回,拿下了河內,秦軍一個后方被端掉,切斷了章邯向西南方向的退路。

這時,項羽看見了勝利的曙光。不過,有了缺口,要想發展為勝利,還需要進一步攻堅作戰,拿下秦軍一座座營壘,向縱深突貫。

接著,項羽會怎么做?

5

大局已定

章邯雖然遭遇重大挫折,但是他佈下的陣型留足了后手。

之前提到,他有兩條退路,這是個“雙活陣”,河內方向雖然被切斷,上黨方向卻還在他手中。

這時,章邯有三個選擇:

*就地固守,在切口已被打開的情況下,顯然是條死路;

*繼續反擊,之前兩次反擊作戰都失敗了,失去了寶貴的時機,蒲將軍橋頭堡難以撼動,也不是上策;

*往滏口陘、上黨方向撤退,跳出包圍圈,保存實力,伺機反攻。

顯然,好漢不吃眼前虧,第三個是最佳方案。

只要章邯向滏口陘移動,成功退到上黨,還可以重整旗鼓和項羽再戰。之前他幾次敗給項梁,也是退軍休養生息,最后一舉翻盤。

章邯準備如法炮制,退出趙地。

但是,讓章邯大吃一驚的是,項羽派蒲將軍部強渡三戶津實施中央突破,居然是個虛招!

項羽主力其實埋伏在汙水——章邯大軍向滏口陘轉移的必經之路。

滏口陘是天險,二十多萬大軍轉移,要通過狹窄的隘口,隊形自然難以保持,“強”與“弱”瞬間轉換。

這是項羽的大好時機。

正在轉移的秦軍遭遇如此精心策劃的埋伏,結果可想而知。

項羽憑借自己的智謀,在秦軍原本最牢固的左翼制造出秦軍薄弱環節發出致命的一擊。

在汙水挨了當頭一棒的章邯,變成了沒頭蒼蠅,被迫南撤。

然而,南撤只會使其徹底落入項羽的包圍之中——連戰連敗,深陷重圍,秦軍還有何斗志可言?

于是,二十多萬秦軍在殷墟投降,項羽徹底殲滅秦軍主力,敲定天下大勢。

司馬遷記錄此戰:“項羽悉引兵擊秦軍汙水上,大破之。”

縱觀整個巨鹿之戰,項羽先是看出秦軍破綻,找到薄弱環節,正兵強擊,一舉擊敗王離;后又以正兵奇兵變幻的手法,誘騙章邯,制造出秦軍的薄弱環節,奇兵伏擊,又一舉擊敗章邯。

這才是真正的高手,頂級高手!

鴻門宴放走劉邦,又弒殺義帝,項羽犯下這些錯誤因為有勇無謀?

在秦末的諸侯戰爭中,最驚心動魄的無疑是西楚霸王項羽的事跡了。大小數百余戰而無一敗績,最后在垓下之圍中,四面楚歌,兵盡糧絕,遂拔劍自刎,了斷在了烏江水邊。打了無數次勝仗的項王,卻因為一次圍困而功敗垂成,難怪他將自己的失敗要歸之于天了。

“此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

然而,后人站在上帝視角,分析項羽失敗的原因時,往往歸結于簡單的八個字:剛愎自用,有勇無謀。其中最主要的兩個理由,一個是鴻門宴放走了劉邦,眾虎歸山了。另一個是弒殺了當初他們共同擁戴的“義帝”楚懷王熊心,給諸侯的群起討伐落下了口實。說白了,就是說項羽缺少政治權謀,只有武力,沒有腦子,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司馬遷在寫《項羽本紀》時,對他早年的經歷有過一段經典的描述:

“項籍少時,學書不成,去;學劍,又不成……于是項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學。”

這段話似乎在說項羽早年就不好學,學書、學劍、學兵法都不成,為后來的失敗埋下了伏筆。然而后來項羽做了什么呢?常常以一敵百,單挑更是無人能擋;破釜沉舟,擊敗秦國最精銳部隊,俘王離、章邯等名將,打得秦軍心膽俱裂。

你說他沒學成嗎?恐怕是因為他學成得太快,別人誤以為他“不肯竟學”的可能性更大。就像一個人過于天才,因為功課太簡單而不肯好好學,在班級中反而被當成了“差生”一樣。

項氏一族,原本就是楚國四大姓之一,長期把持楚國朝政。楚懷王熊心被擁立后,雖然地位形同傀儡,但在早期懷王并非毫無作為。相反,他採取了許多有力措施,限制了項羽的掌權。

首先,在項梁兵敗后,懷王迅速從盱眙趕到彭城,收割了楚軍兵權,“并項羽、呂臣軍自將之”。然后,以呂臣為司徒,其父呂青為令尹,把項羽晾在一邊。西進抗秦,懷王與諸將約,“先入關中者為王”,卻又安排了劉邦率軍西進,項羽北上救趙。關鍵是,懷王還指派了宋義為楚軍主帥,可見懷王對項羽的防范之深。

只是這些周密的安排都擋不住項羽逆天的實力。公元前207年十一月,項羽在軍帳中親手斬殺了宋義,并向全軍宣佈說,宋義無義,與齊國合謀反楚,所以楚王讓我殺了他。奪下兵權后的項羽,又準確判斷出當時的戰場形勢,如果趙國戰敗,秦軍必定士氣大振,到時就更難辦了。

所以項羽“破釜沉舟”,又用秦軍最擅長最引以為傲的肉搏戰生生擊敗了秦軍主力,一下子摧毀了秦軍信心。此后的戰爭,項羽勢如破竹,威震天下,秦軍從此則失去了抵抗的勇氣,連名將章邯也選擇了投降項羽。

能在處處掣肘中殺出一條血路,擊敗掃滅六國的虎狼之師秦軍主力,說他“有勇無謀”,這可真是太欺負人了。

進入關中后,劉邦自知功勞和實力都比不上項羽,只好假裝心甘情愿的讓出了關中。項羽則建立了西楚政權,號為西楚霸王,開始分封天下。不但鴻門宴上放走了劉邦,而且還封他為漢王。而之前所立的另一個“楚王”也沒用了,直接殺掉。這一系列錯誤,似乎都歸集于項羽的“剛愎自用”,缺少權謀,政治智慧太低。

然而,事實上項羽恐怕不是“不會”,而是“不屑”,這之間有霄壤之別。在項羽崛起的過程,已經充分體現了他的能謀能斷。而在之后的行動中,不殺劉邦之父,停止屠城等等表現,也體現出了他能聽取意見,并非很“剛愎自用”。而之所以放走劉邦(而不是在席間刺殺),殺掉懷王(而不是派人暗殺),這一切恐怕都只是因為:沒必要。

當時的劉邦,確實是毫不起眼的小角色,放了就放了,翻不起什么浪。而楚懷王則已經結結實實成為了一個傀儡,在項羽的西楚政權建立后,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事實上,就算明擺著殺掉懷王,項羽也有絕對自信能夠壓服諸侯。

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會同時遇上兩個小人:劉邦和彭越。他們有一項共同的絕技:跑。劉邦是逃跑高手就不說了,反正是流氓出身,歷史上無數次的大潰而逃,丟盔卸甲,跑的只剩光桿司令,也依然并不覺得恥辱,屢次又死灰復燃。彭越也差不多,和劉邦一東一西,在項羽的凌厲攻勢下打起了游擊戰。

項羽在劉邦和彭越之間,東一榔頭,西一棒子,有其他地方不服,也趕過去捶一頓,就在這樣的拉鋸中,韓信悄悄拿下了趙、齊之地,對項羽完成了三面夾擊的包圍圈。

垓下之圍,項羽漸漸陷入絕境,糧草被斷,士卒離散,四面楚歌,最后只剩下二十八騎。就是在這樣的絕境中,項羽仍爆發出了巔峰的戰力。

第一戰,“斬漢一都尉,殺數十百人”;第二戰,“乃令騎皆下馬步行,持短兵接戰。獨籍所殺漢軍數百人。”有人想對他放冷箭,“項王瞋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馬俱驚,辟易數里。”這樣的武功,震古爍今,漢軍根本拿他沒辦法,如果不是他死志已堅不肯過江東的話。

有人說“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是啊!雖然 “江東父老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但這樣就成了劉邦,而不是項羽了。

【華發網根據瞭望智庫、一篇讀罷、中國歷史網、趣歷史採編】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項羽:他25歲分封天下,一戰成名,曾經用五萬人打敗50萬人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