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關濤:傳承傳統文化得下“苦勁”

關濤:傳承傳統文化得下“苦勁”

沈陽有這樣一對匠人父子:父親關寶琮畢生從事陶藝制作,是中國最知名的工藝美術大師之一,陶藝水平蜚聲中外,作品曾作為國禮送給外國元首;兒子關濤也走上了陶藝之路,如今是沈陽理工大學藝術設計學院副院長、教授,也成為中國陶瓷設計藝術大師。父親年過八旬,依然奮戰在陶藝制作一線,更熱心公益事業,今年一月還設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青少年關愛基金;兒子今年50歲,在大學里用最傳統匠人的方式,帶領學生們制陶,傳承傳統陶藝文化。

日前,關濤在家中接受沈陽晚報、沈報融媒記者的採訪,回顧陶藝人生之路、帶領學生傳承陶藝文化,更談到對匠人精神的理解。他表示,自己特別希望愛陶藝能成為普通百姓的審美習慣。

子繼父業,卻也走了條“彎路”

雖說父親是陶瓷工藝大師,但關濤告訴記者,陶藝這條路他走得挺“曲折”的,“我本專業是在中央民族大學學國畫,畢業后回沈在貿易公司工作。一次去探訪我父親的一個學生,他教我怎么燒陶、捏陶。早前我父親燒陶瓷都是在研究所,我沒親眼見到過。這次見識了,我了解到制陶的巨大的魅力,瞬間就愛上了。”關濤去景德鎮等地學習了制陶工藝后,干脆辭了職,“一開始父親是不支持我的,他畢竟在體制內,而我屬于‘單打獨斗’,一開始有很大的生存壓力。好在從小受父親和家庭的藝術熏陶,包括自己學習時也可以研究他收藏的陶器,因此我少走了很多彎路。父親后來開始理解并支持我了,說我干的事業他‘基本滿意’了。”關濤說老爺子不好名利,畢生癡迷陶器,捐贈出去很多,“他80多歲了,依然經常去景德鎮等地制陶。他的樂觀、他對制陶的熱情,讓我深深感受到傳承陶藝文化的力量和責任感。”

師徒傳承,用最“匠人”的方式

關濤如今的身份是沈陽理工大學藝術設計學院副院長、教授。他以言傳身教的方式,帶領學生傳承陶藝文化。他說,教學生技術是一方面,但學生必須深入了解我國傳統陶器,尤其是東北、遼寧陶器的歷史,“遼瓷(遼代瓷器)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在東北、遼寧打造、出土的。建國前,我們的沈陽陶瓷廠出產的瓷磚質量極好;而如今的法庫縣由于礦產資源豐富,很多企業都來建廠加工瓷磚。”在關濤的打造下,理工大學的陶藝工作室規模不小,“我們早前每年招30名藝術設計陶瓷藝術方向研究生,專攻陶器。學校里人人都說,陶藝班是學校里最團結向上的集體。很多美術專業,學生都用電腦進行設計;但我們專業,大家真的是用最傳統匠人的方式來進行研究和實踐。”關濤經常跟學生們強調“藝多不壓身”,“別看你們比別的學生都苦,但傳統文化就是用苦勁傳承下來——執著、堅韌、不怕苦,這才是匠人精神。”

漸入佳境,享受制瓷過程的樂趣

關濤告訴記者,相比于在學校只能採用電窯、液化氣窯等燒制瓷器,他更享受于柴窯燒瓷的樂趣,“我和幾個同事在蘇家屯區包了個小院,用木柴燒制瓷器,“這是傳承幾千年、最傳統的制瓷工藝,至少得八九個人的團隊一起,輪班倒看柴火——少放一根柴,溫度降下來,瓷器就燒不好了。”他說,即使如此小心看護,柴燒瓷器的損耗率也接近50%,而電窯不到10%。三天柴燒,燒出1000多件瓷器,廢品堆成堆,“但這樣折磨的過程,卻恰恰是樂趣所在。制瓷鍛煉的除了手藝,更是人的心性——學習能力、耐心、團隊協作、樂觀……”他還很享受捏瓷器的過程,“每一件瓷器都傾注了我的心血和感情。”他認為,盡管時代發展了,很多科技手段都在興起,“但藝術強調感性的力量,你讓機器人做陶器、畫畫,很難‘復制’出藝術家傾注的那份感情。傳統工藝永遠都不會過時——而越來越稀缺,反而會盡現藝術的魅力。”

希望愛陶藝成為百姓的審美習慣

對于當下的陶藝市場環境,關濤還是流露出些許擔憂,“很多陶藝品價格并不理性,批量生產的陶藝品,賣得還是很貴;很多陶藝品商人和商家合作,噱頭炒得很大,價錢虛高。”他說,自己一直想在沈陽辦一個“生活陶器展”,“做一些小東西,價格親民,讓普通百姓也能接受。買個真正喜歡的手作杯碗盤子,又能喝水盛飯,又能收藏,這才真正讓匠人精神落了地。”他還教讀者一些分辨陶器的小竅門,“買小陶器可以用手彈一彈,聲音清脆的更好些;紫砂壺的材質,原礦泥比色彩鮮艷的化工泥品質高;瓷瓶,表面光滑的比貼花手感凸凹的品質高。”他說,沈陽文化底蘊強,市民的審美品位也在逐漸提高,“希望沈陽人都能夠越來越熱愛陶瓷藝術,讓愛陶藝能成為普通百姓審美習慣的一部分。”

【來源:沈陽晚報】(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關濤:傳承傳統文化得下“苦勁”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