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經典詠流傳》以情化人再創文化節目新高度

《經典詠流傳》以情化人再創文化節目新高度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綜藝節目創作領域,也相應出現了十分顯著的迭代。

過去的2017年,是綜藝市場極具顛覆意義的一年。以央視為代表的主流媒體,用一系列精制作、高品格、大格局的文化綜藝,引領整個創作風向從“娛樂喧嘩”走向“人文靜美”。今天的中國老百姓,已經不滿足于從物質中獲得幸福,我們正在發起對精神需求的奮起直追。一個有上下五千年文化厚度的國度,在繼承中發展好傳統文化,這是時代賦予我們的責任與使命。

當然,困難也客觀存在,而且挑戰不小:價值觀層面提出文化類、情懷類節目的高標準要求,市場層面卻對年輕化、新潮化節目需求旺盛,這個矛盾急需我們去積極解決,齊心協力尋找文化屬性與綜藝形態平衡的最大公約數。

從大年初一到大年初三,一股振奮人心的文化氣象伴隨著《經典詠流傳》的播出,再度昭示了央視一套作為創新性、引領性、旗艦性平臺的擔當與情懷。在我看來,這檔節目最為成功的地方,就是把世界傳統文化的傳播難題找到了中國式解決的途徑,它在潮流時尚和傳統文化之間形成了一種會商機制。

節目開播次日,《經典詠流傳》就一舉拿下了豆瓣9.4的高分,創造了文化節目的最高評分。本真質樸的歌曲《苔》刷爆了朋友圈,這段視頻全網播放突破4000萬,成為春節期間最熱門的一首歌曲,各方口碑可謂全線飄紅。所以我們說,如今的電視觀眾尤其是年輕觀眾,有極好的審美眼光,我看見了他們對節目發自肺腑的欣賞和喜愛。有觀眾無比驕傲地說:“央視這次匯集群星泰斗,烹飪文化饕餮盛宴,善莫大焉。基于這些文以載道的精髓,我們都能誦詠出屬于自己的經典。”

接下來,我將分別從模式創新、選題創新、領域創新三個角度,詳解一下 《經典詠流傳》的精彩之處:

首先是“跨界融合”與“跨屏心動”引發的模式創新。節目“和詩以歌”,將古典詩詞配以流行音樂,帶領觀眾在一眾唱作歌手的演繹中領略詩詞之美、音樂之美、情感之美和精神之美;邀請文化學者和音樂大家聯席點評,深層挖掘、多元解構詩詞音樂中的主流價值表達,讓它們在當下語境產生情感共鳴、激發傳播欲望;整檔節目將“再造經典”作為核心要義,“輕賽制,重傳承”,同時在融媒體傳播路徑上作出了積極實踐,深耕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讓流傳千百年的詩詞歌賦在音樂旋律中煥發新的生命力,用曾經的盛世文化,擁抱今天的文化盛世。

我的學術研究方向之一是國際電視節目模式創新,在浩如煙海的模式中,廣泛使用的核心裝置無非以下幾種:滅燈、掉坑、轉椅、開門、電梯、傳送帶,其他全是這六種的變種。這樣的形式創新看似簡單,實則達到與節目理念高度匹配很難,而《經典詠流傳》讓我眼前一亮的是,我們在美輪美奐的“時空穹頂”舞美之外,真正原創出來了一個觀眾可佩戴的心形裝置,它將“心動”做了一種驚喜感、懸念感、儀式感合一的外化呈現——在歌手演繹歌曲的過程中,場內觀眾可以即興點亮胸前紅心,時刻表達他們對歌曲的喜愛,大屏將所有紅心匯聚在一起,寓意著對經典流傳激情的累積;而場外觀眾則通過微信“搖一搖”實時分享,不斷疊加心動指數,熒屏內外共同發起一次又一次對經典的致敬,這種做強互動的節目設置,使得每一首歌曲都有不低于千萬人次的人群進行跨屏交互,實現了超級季播綜藝的媒介融合創新。

筆者認為,電視屏是大綜藝的“超級宣推”和“創作工廠”。不見得每季每集節目大家都會看全,但線性播出點狀爆發的廣場態宣傳作用極大,移動端的搖一搖、掃一掃正在變成讓電視連接一切的工具,也許未來將會有一批依托于VR、AR技術的綜藝出現,《經典詠流傳》讓我們看到了技術革新為形態創新帶來的想象力和爆發力。

第二是在詩詞類型、音樂曲風、詠唱嘉賓三個維度全面實現了選題創新。我在《經典詠流傳》看到了一種分外開闊的“合縱連橫”氣象。“合縱”,是傳統和現代的握手,上下五千年的浩瀚詩詞,共同穿越時光的長河在2018年狗年春節的伊始放歌熒屏,締造一場文化盛事;“連橫”,是打破在音樂選曲與詩詞選題上文化的、民族的、地域的界限,優秀文化用一種海納百川的包容胸懷,共唱經典。視野之廣袤,格局之高遠,令人嘆服。

從文藝名家到各界名人,從支教教師到青年明星,參加《經典詠流傳》的嘉賓豐富多元,而播出至今最讓我震撼的表演者,是已經88歲高齡的巫漪麗老師,她是新中國第一代鋼琴演奏家,也是《梁祝》首位鋼琴伴奏縮譜編寫者與表演者。由于老人身體原因,節目組用匠心獨運的以“跨國聯動準直播演唱會”的方式跨時空致敬經典,首次將紀實性、新聞性和綜藝性的三者統一。當我們看到那雙蒼老的雙手在黑白琴鍵上行云流水,靈活翻飛,很少有人不為之觸動。這支曲子早已融入她的生命,哪怕白發蒼蒼,她仍然在音樂世界里用無限熱情,訴說著中國千百年來最為凄美動人的愛情故事。

老人家總說:“西方樂器要有中國情”,她也總以賀綠汀老先生的話鞭策自己:中國的鋼琴作品一定要演奏好,如果演奏不好,那就只能永遠停留在紙上。這位前輩給我的啟發是:文化交流互鑒到根本、到最后,實際我們是零距離的,無論人在何方,無論是什么樣的民族和國家,恐怕都可以在我們的音樂文化當中感受一種人類文明的力量。無形當中,巫漪麗老師成了一位偉大的文化使者,作品在她身上如同長了一雙翅膀。我們不必拘泥于傳承經典用的是何種樂器演奏、何種文化形態,就好像演繹《登鸛雀樓》的果敢Duplessy瘋馬樂隊,這是一支中西合璧的國際樂隊,詩詞以音樂為媒,穿越古今,跨越國界,文化交融。

第三是在垂直精分與文藝美學領域實現價值引領上的格局創新。去年到今年,我們電視創新有兩大變化,《經典詠流傳》都成為印證;第一是垂直精分引爆大眾圍觀,我們用音樂傳播詩詞,形成了音樂和文化兩大細分品類的合流以及升級;第二是電視文藝美學的回歸,我博士專業是廣播電視藝術學(美學方向),但做學者以后很少研究過有純正文藝美學意味的節目,這一年多來雖也迎來了文化綜藝的迅猛發展,但是“益智答題”和“朗讀誦讀”佔據了太大比例,市場跟風嚴重,當我們翹首以待文化類節目新資源、新品類、新形態的更多突破時,《經典詠流傳》及時為我們樹立了全新的“文藝美學”標桿,特別是在音樂美學和詩詞美學都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引領高度。

文化節目的不斷爆發,既是大眾審美日益提升的標志,也是中國文化不斷繁榮的證明。從《經典詠流傳》的創新出發,我不禁暢想——未來如果我們在節目中能夠把文、史、哲、美這四個領域全部都打通,那就更好了。因為不光是詩詞和音樂,文學、美學、哲學、史學這四者都可以共生共融,所以我們還可以挖得更深、拓得更寬,以滿足更多觀眾求知若渴的欣賞需求。此外,“讓經典更加流行”這一層目標我們其實已經達到了,那么有沒有可能讓傳承走向世界?有沒有可能到“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去唱,走進聯合國去唱?在更為廣袤的世界舞臺上去唱?這都有待于我們做更深層次的探索。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著名學者季羨林就提出過“21世紀是中國文化的世紀”。 當我們從“追趕時代”邁入“引領時代”,文化自信已經成為了一種國家信念。中華文化的風骨與魂魄,理應插上歌聲的翅膀,飛得更高,傳得更遠,閃耀于世界。

作者:冷凇    中國社科院新聞所世界傳媒研究中心秘書長(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經典詠流傳》以情化人再創文化節目新高度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