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代梟雄杜月笙:從貧民窟的小癟三成長為上海灘“地下皇帝”

一代梟雄杜月笙:從貧民窟的小癟三成長為上海灘“地下皇帝”

杜月笙(資料圖)

早在五十多面前,經濟繁榮的上海灘有一位黑道梟雄,名為杜月笙,這位黑道老大在當時的上海可是家喻戶曉,人見人敬,鬼見鬼懼,如果在上海灘跺跺腳,那麼就可以震三天。那麼其究竟有什麼樣的能力在上海灘崛起並混的這麼好呢?首先他頭腦聰明,反應敏捷,辦事老練,為人處事方面都做的非常好,另外很大程度上來說,他的見縫插針的功夫也是相當的,如果這個功夫不成,那麼怎麼得到另外一大梟雄黃金榮的賞識和抬舉呢,又怎麼能混到不可一世的位置呢?

杜月笙出生平民化,但是他的心卻不甘人下,一心想著有一天要位尊人高,飛黃騰達,後來,在一次陌名的機遇,他投靠了這個梟雄,但是,黃金榮的手下卻安排他做一個無名的打雜人,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傭人們的生活每天都很單一無聊,這樣整齊的節奏感生活不是杜月笙想要的,他盡量每天都把工作完成到一絲不茍,好好的。但是,身份低微這個不足卻讓杜月笙始終無法接觸到黃金榮。

但是,他也沒有停止放棄,他一直在等待時機。為此,他去不斷接觸黃的貼身奴僕,並百般討好他們,這樣的舉措,讓黃家里里外外的人都很喜歡他。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的這些舉措並沒有無用之地。有一天,黃金榮的老婆林桂生生病了,而且長時間都沒能好起來,於是便去請江湖術士們進行求神問卦,,他們這些術士說,如果給夫人足夠的陽氣,就可以辟邪鎮妖。舉措就是讓一個年輕精力旺盛的小夥去照顧夫人。因為杜月笙的前期準備較好,所以杜月笙成為看護夫人的人選之一。

因為杜月笙的洞察力比較強,思維反應又敏捷,所以他想著,要想得一番成就,要想得到黃金榮的賞識,對其夫人吹耳邊風的功夫一定不能少了。於是乎杜月笙下盡努力侍候林夫人,讓夫人高興,大多時,黃夫人話還沒說出,杜就知道她的下一步打算了,而且行動也特別快,馬上滿足黃夫人。

就是杜這樣的貼身侍候,無微不至的照顧,漸漸的讓黃夫人變得心花怒放,當做好友來看。並還將一些放債等的事交給杜去做,而且她在黃金容的耳邊也說了不少杜的好話,這使得黃金榮對其逐漸重視,把大賭場都交給他去做了,從此,杜平步青雲,經過一系列的成長,終於混到上海灘老大的位置。

為什麼杜月笙能叱吒上海灘40多年?

熟悉中國近代史的人一定都知道兩個人的名字,黃金榮、杜月笙。這兩個人當年都是上海灘聲名赫赫的大佬。其中,杜月笙本人更是涉足黑白兩道,從一介佈衣混成了橫跨政界商界的大人物,這其中曲折坎坷恐怕尋常人是難以想像的。今天我們就走進這位當年的青幫頭子,看看他揚名立萬究竟有何秘密捷徑。

杜月笙並不是漕幫世家,事實上他年僅四歲便失去了雙親,成為了一個孤兒。之後,是他的叔叔收養了他,但是,他似乎對於寄人籬下的生活不太滿意。十四歲的時候便離開了家,孤身前往上海灘打拼。當然,所謂打拼也不過是在十里洋場裡廝混。但是,以他的年齡,實在沒有辦法做什麼掙錢的活計,充其量也就是個小混混罷了。初到上海的杜只找到了一份水果點幫工的活。他目不識丁,能找到這樣的活完全是靠著自己還算機靈的腦子。水果店幫工期間,杜月笙練成了一個絕技——削梨。最近上映的電影《建軍大業》上面不就有杜月笙削梨的橋段嗎?這其實也是有來歷的。

雖然他目不識丁,是個文盲,可是,杜月笙卻並不傻。他在水果店幫工期間得到了店主的賞識,店主很快就給了他那裡另外一份活計——追債。水果店雖然小,但是,也有很多外債。討債這份工作非常困難,畢竟要面對的都是些青皮流氓。但是,杜月笙卻絲毫不怕,他從小寄人籬下,生活顛沛流離自然也就使得他不可能是什麼乖寶寶。很快,憑借著聰明才智和狠辣的手段,杜月笙的手頭就寬裕了。其實,杜月笙早就有個毛病,他喜歡賭錢,而且,毒癮還不小。原本不過是個小幫工,所以也沒有多餘的錢拿來賭博。但是,自從開始收賬以後,杜月笙就又一次出入各大賭場,為此,他甚至還偷偷挪用水果店裡的進賬。

隨著年齡的增加,杜月笙無可避免的染上了青皮流氓的另外一個惡習——嫖。眾所周知,酒色都是傷身體的,酒鬼和色鬼哪個不是瘦巴巴的,一副行將就枯的模樣。杜月笙雖然年紀輕,但是,很快身體也支撐不住了。長時間的出入妓院讓他的身體每況愈下,最終,爆發了一場大病!大病以後,杜月笙依舊我行我素。事實上,當年的上海灘,底層人民都是有今天沒明天的,這樣的地痞流氓才不會有什麼為長久計的考慮。恰逢其時,杜進入了大佬黃金榮的公館,成為了其夫人的小跟班。也是這個機會徹底改變了他,見到了希望的杜月笙徹底放棄了嫖賭這兩個惡習,漸漸開始在黃公館中嶄露頭角。

然而,即使杜月笙已經改掉了以前的壞毛病,但黃金榮依舊不願意重用他,畢竟賭徒和色鬼是最不值得信任的。沾染上這兩樣的人,最終,家破人亡的不知凡幾。杜月笙想要獲取信任,必須要展示出他已經徹底洗心革面的決心。經過了長時間的考察,杜月笙終於得到了黃金榮的肯定。他開始販賣鴉片,並且,以此起家,很快,他就積累了大量的財富。杜月笙其人,雖然,終其一生都沒有什麼文化。但是,他和普通的混混不同,他知道文化的重要性,也懂得妥協,知道和軍政兩界勾結的好處。所以,杜月笙才能夠越做越大,鼎盛時期,蔣都要給他幾分面子。並且,後來的四一二政變,蔣還是依靠杜月笙的影響力才展開了一場血腥屠戮。這也就是,杜月笙在很早就意識到,單單在刀口上討生活,並非長久之計。“錢財用得光,交情用不光”,杜月笙的生意經從來不是一進一出的數字賬,而是吃好“人面、場面、情面”這三碗面的大算盤。

眾所周知,黃賭毒這三樣絕對都不能沾,而且,沒有大毅力的人也根本不可能戒掉。但是,杜月笙不同,他青皮流氓出神,雖然身份卑微,卻能夠對自己下狠心禁欲。這證明杜月笙的確是一個非同尋常的角色,一般的人也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可以說,在青幫大佬之中,杜月笙的人生經歷最具傳奇色彩,他販賣鴉片,無惡不作。還殘害同胞,可謂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但是,即使是這樣的人卻已經能夠對日本人不假辭色,不肯屈服,這實在是令那些在日本人面前奴顏屈膝的漢奴們汗顏。一個從未讀過書的半文盲赤手空拳打出了屬於他的一個時代,禁欲是他成功的第一步,當然,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這是一個人毅力的表現。可以說,但凡成大器者,必須要有堅忍不拔的毅力。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杜月笙去了香港,租住在堅尼地台18號底層。並且,杜月笙一生共名媒正娶了五位太太:

大太太沈月英

二太太陳幗英

三太太孫佩豪

四太太姚玉蘭

五太太孟小冬

杜月笙過世後,於1952年10月下葬於台北縣汐止鎮大尖山下。墓地坐東南朝西北面向上海,位於今天秀峰國小後方,墓園上有蔣題字“義節聿昭”,墓園本有牌坊,上有張群題字“譽聞永彰”,後在秀峰國小建校時將牌坊拆除,而題字則鑲嵌到墓園。

上海灘一代梟雄杜月笙唏噓的最後歲月

杜月笙是20世紀上半葉上海灘上最富有傳奇性的一個人物,他從一個小癟三混進十裡洋場,成為上海最大的黑幫幫主;他文質彬彬,卻心狠手辣,殺人如麻,他的一生充滿驚心動魄的傳奇故事,他所建立的龐大黑幫王國和在中國現代史上刻下的獨特印記至今還被人津津樂道。

1927年到1937年,杜月笙的勢力達到頂峰。1937年抗戰爆發,杜月笙離開上海,先到香港後赴重慶;1945年抗戰勝利,杜月笙以無可爭議的民間幫會總代表的身份返回上海,但他一呼百應的黃金時代已經一去不返了。而此時,已進入了他生命中的最後六年。

重回上海灘挨“當頭一棒”

1945年8月底,在中國歡慶抗戰勝利的喜悅氛圍中,57歲的杜月笙返回闊別8年之久的上海。火車上的杜月笙有喜有憂,心事重重。

杜月笙喜的是自己在抗戰中不但沒有像上海另一“大亨”張嘯林那樣落水當漢奸,還積極參加了各種抗日救國運動。他和浦東同鄉、好友黃炎培等籌組上海市各界抗敵後援會,為抗日活動募捐了不少錢款;組織了抗日民間武裝“蘇浙行動委員會別動隊”,多次配合正規軍作戰;他還部署門徒協助軍統刺殺了上海市偽市長、大漢奸傅筱庵以及自己幾十年的把兄弟、投敵的張嘯林。有這樣的累累功勞,如今抗戰勝利,杜月笙想蔣介石理應給他一碗好飯吃——當時上海坊間也確實傳說他即將被任命為上海市市長。

他的擔憂卻更深重。老於世故的他十分明白,抗戰勝利後上海的租界消失了,市政歸於統一,他的黑社會組織不僅失去了賴以生存、繁衍的治安死角,而且失去了最有力的後援——享有治外法權的租界當局,他和他的集團已不再具備租界別動隊的價值;國民黨現盡可使用軍隊、警察、特務等統治上海,犯不上再利用這股名聲不好又頗難駕馭的黑社會勢力——自己過去呼風喚雨、縱橫捭闔的好時光只怕要成為明日黃花。

然而好事沒有出現,立即有消息傳來,上海市長一職已由錢大均出任;壞事倒比想像的還糟:杜月笙人還未到上海,上海北站已出現大字標語:“打倒社會惡勢力!”“打倒杜月笙!”驚惶之下,杜月笙臨時決定改在南站下車。

杜月笙得知,他一返滬就挨當頭一棒是他的門生吳紹澍主使。

當過他10年徒弟的吳紹澍如今已是身兼上海市政治軍事特派員、上海市副市長、國民黨上海市黨部主任委員等六職的接收大員。吳紹澍知道蔣介石“對幫會的長遠政策是消滅”的內部精神,他既要和杜月笙脫離瓜葛,又要扳倒杜月笙以樹威,因此公開向杜月笙樹起叛幟。

杜月笙尷尬抵滬後一直等待他的拜見,然而始終不見人影。後來吳紹澍終於上門,杜月笙大喜,抱病熱情接待,不料吳紹澍態度倨傲,丟下幾句官話即揚長而去。杜月笙的親信顧嘉棠、葉焯山及杜門中人咬牙切齒,發誓要把“欺師滅祖”的吳紹澍剁成肉泥。杜月笙強壓怒氣,一一勸止。他很清楚,如今已非當年。

接著,打擊接踵而來。他的門徒謝葆生因漢奸罪被槍斃,他也相救不得;他的總管家、萬昌米行老闆萬墨林被上海市警察局長宣鐵吾投進監獄,罪名是“經營私運,壟斷市場,操縱物價,資款作弊”;甚至,杜月笙本人後來也被變相扣押。國民黨在上海徵集“救濟特捐”支撐內戰,籌款目標無法達到,宣鐵吾就變相扣押杜月笙8小時。杜月笙被迫出錢才贖回自由之身。

上海市當局已把當年的“親密朋友”杜月笙當成重點打壓的對象,杜月笙及其集團的伸展空間大為壓縮。他悲哀地看到,昔日左右逢源、一呼百應的黃金時代一去不返了。

勉力維持“龍頭老大”局面

在不斷的被動挨打之中,杜月笙逐漸緩過勁來。畢竟,他在上海有完整的班底,有一批精心栽培多年的得力幹將。杜月笙一邊韜光養晦以適應新局,一邊努力重建“滬上聞人”的尊榮。

首先,他通過國民黨上層最可依賴的密友戴笠開始收拾吳紹澍。戴笠抓住吳紹澍私放汪偽上海稅統局局長邵式軍以謀取錢財的鐵證,以“縱放巨奸、吞沒逆產” 的罪名呈報蔣介石。不久中央電令下達,先是免了吳紹澍的副市長職務,接著又罷黜了他兼任的上海市社會局局長一職,改由接近杜月笙的中央委員吳開先繼任。吳紹澍從此一蹶不振,杜月笙“被徒弟欺負”而失去的顏面得以挽回,並出了一口惡氣。

1948年8月開始,為挽救統治危機,蔣介石以蔣經國為特派員,到上海執行財政經濟緊急措施,打擊鉅賈、富戶、大官僚,此活動被稱為“打虎”。杜月笙知道自己已被看成上海社會復雜、局面混亂的總根源,這次一定會首當其沖,立即叮囑長子杜維藩將其維昌證券號關閉去北平躲避。

但其三子杜維屏還是被蔣經國抓住把柄——因場外拋售永安紗廠股票2800股,鋃鐺下獄,登報示眾。被逼到墻角的杜月笙在蔣經國召集的上海工商、金融巨頭會議上公開發難。他說:“我本是個壞人,但總統執政以來,把我當好人,我就沒做過壞事。我兒子的事,料想當局會調查核實,秉公辦案,我完全服從政府。不過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也望特派員一視同仁,查實公辦,這樣才能服人心。如果找不到該公司倉庫,在下可以派人擔任向導!”言畢即稱“身體有恙”拂袖而去。

杜月笙所說的“該公司”即孔祥熙的長子孔令侃和二小姐所有的揚子建業公司。在當時,這個公司所囤積的物資是上海首屈一指的。他這番話令很多人折服。蔣介石聞知“打虎”打到了自家親戚頭上,立即趕往上海命令蔣經國再不可蠻幹,杜維屏也被釋放。

在這有進有退、有得有失中,杜月笙勉力維持著“龍頭老大”的體面,他對國民黨的憤恨與日俱增。他對密友範紹曾說:“淪陷時上海無正義,勝利後上海無公道。”還說:“過去帝國主義統治租界時期還有些建設,秩序也比較好,國民黨來了以後只知道要錢,搜刮民脂民膏的手段超過帝國主義十倍不止。”甚至還說蔣介石拿他當夜壺,用完就往床底下一扔。

幾番掙扎,看透了國民黨政權的卑劣腐朽,雖然戴上了全國麵粉業公會理事長、全國棉紡織業公會理事長、全國輪船業公會理事長、中國紅十字總會副會長、上海市地方協會會長等70多個桂冠,身患嚴重哮喘癥的杜月笙深感力不從心了。 

江山易幟 去留兩難

1949年,國共兩黨進行最後決戰。杜月笙觀察著形勢,知道必須再作一次重大選擇了。

以“會做人”而發跡的杜月笙信奉“事不做絕兩面光”的處世信條,多年來,他積極助蔣反共,同時又跟共產黨結下“紅色情緣”。

1947年,杜月笙應中共要求,收了到上海活動的共產黨員、演員金山為“關山門弟子”,並為其工作提供幫助。他還掩護過周恩來的堂弟周恩霪。到 1949年春,國民黨在大陸垮台已成定局,國共雙方加強了對社會上實力派人士的爭奪,杜月笙已無法再兩面騎墻。解放軍兵臨江南之時,杜月笙跟黃炎培、章士釗、史良、張瀾等知名人士頻繁接觸,商討時局,黃炎培等都力勸他留下。據杜月笙說,周恩來還通過黃炎培想約他面談。上海灘另一“大亨”、輩分在杜月笙之上的黃金榮,經中共多番工作,加之不願以八旬高齡流寓海外,已決定留在上海迎接新時代到來。在此情況下,杜月笙也考慮過留下。

然而,他有沉重的歷史包袱:1927年4月11日夜,他誘捕共產黨員、上海市總工會委員長汪壽華,將其活埋於龍華荒野;在第二天的“4.12”大屠殺中,他部署徒眾將300多名共產黨員和工人殺害在血泊裡。杜月笙不相信共產黨會不計如此深仇大恨,如果留下,前景實在難測。同時,國民黨方面絕不願意杜月笙被“統戰”過去,也加強了對他的脅迫。1949年4月10日,蔣介石召見杜月笙,要求他立即前往台灣。反覆權衡,杜月笙決定遠離政治漩渦,既不留上海,也不去台灣,而是定居香港。

1949年5月1日,辭別黃金榮後,杜月笙舉家登上了擁擠的荷蘭寶樹雲號客輪,駛往香港。輪船經過黃浦江,直駛吳淞口,杜月笙的出生地浦東高橋近在咫尺。47年前,一個衣褲綴滿補丁的鄉間少年從這裡來到上海,赤手空拳打下一個花花世界,如今一切都被雨打風吹去。老病的杜月笙佇立船頭,唏噓不已。

一代梟雄客死香江

抵達香港的杜月笙住進朋友為他選定的堅尼地18號,這裡成為最後一個杜公館。

此時杜月笙的哮喘病愈加嚴重,治療方法是中西並重,藥石兼投。經常來為他把脈開方的醫生有中醫4位、西醫3位,在香港個個都有名望。醫生越請越多,用藥越來越雜,杜月笙身體卻不見起色。幾個月下來,他自嘲說:“如今我是拿藥當飯吃,拿飯當藥吃了!”

臥病中的杜月笙時時關心著大陸形勢,而中共也在力爭對上海經濟和社會有重大影響的他能返回。老友章士釗受託到香港在杜宅一住多日,反覆向他宣講中共的政策。杜月笙依舊顧慮重重。他看到中共對留在上海的黃金榮的確兌現了“不殺不捕”的承諾,黃老闆依舊過著泡澡堂、抽大煙的一貫生活;後來他又得知,黃金榮響應“改造”號召,開始掃大街。報紙上風燭殘年的黃金榮手拿掃帚、灰頭土臉站在垃圾車前的照片映入眼簾時,杜月笙又暗自慶幸自己沒有留下。

因為跟法租界打過多年交道,杜月笙一直對法國感到親切,他想遷居法國,徹底遠離政治是非。僕傭除外,杜月笙全家和追隨他的顧嘉棠、萬墨林兩家,遷法共需27張護照。杜月笙向敗退在台灣的國民政府提出申請,結果台灣方面要收取“護照費”15萬美元。杜月笙的產業全留在大陸,轉移出來的只有出售一處房產的 30萬美元,供應幾十號人在香港的龐大開支,這筆護照費杜月笙已支付不起!遷法在此遇阻。

晚年的杜月笙在香港惟一帶喜氣的事,是和著名京劇演員孟小冬結婚。當初,杜月笙對孟小冬有很多照拂;杜月笙病倒後,孟小冬感念其恩情,一直服侍在側。孟小冬是杜月笙的第五房太太,也是最後一房。

進入1951年夏,杜月笙已經病入膏肓,該立遺囑處置遺產了,外人均很好奇這位最盛時僅為其一人服務的僕人就達97名的“大亨”到底有多少財產留給家人,結果杜月笙報了數:11萬美元。這筆錢原為10萬美元,被他早先寄存於宋子文的弟弟宋子良處,經宋子良代為投資,略有盈餘。現在這11萬美元就是曾經揮金如土、鐘鳴鼎食的杜月笙的全部遺產。

其女杜美如回憶,分配大致如下:每個太太拿1萬,長子拿1萬,沒出嫁的女兒拿6000,出嫁的拿4000。在此前,杜月笙銷毀了歷年別人寫給他的所有借據,他對子女說:“我不希望我死後你們到處要債。”

分配完遺產,杜月笙把所有事務都交給得意門生陸京士處理,自己安心等死。1951年8月16日下午,63歲的杜月笙咽下了最後一口氣。他的骨灰葬在台灣,而他的遺願是葬在故鄉上海浦東高橋,至今沒有實現。

“上海皇帝”杜月笙後人現狀如何?定居海外和他完全不同

杜月笙在國民時期可以說是上海黑社會的老大了,黑白兩道通吃,甚至被稱為是上海皇帝。關於杜月笙後人現狀一直都是人們十分好奇的,下麵一起來看看杜月笙後人現狀如何。

一、杜月笙後人現狀曝光

要說起杜月笙後人現狀的話,首先來了解一下杜月笙,作為青幫一代大佬,叱吒上海灘一生,不但出入黑白兩道,遊刃於商界、軍界與政界,而且將觸角伸向金融、工業、新聞報業、教育等多領域,所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被稱為“中國黑幫老大”和“中國第一幫主”。如此的一位人物,後人卻全部走上了正規,沒有一位是混黑社會的。

杜月笙喜歡人們稱呼他為“杜先生”,杜美如曾見過在《建國大業》中扮演杜月笙的馮小剛。杜月笙後人杜美如評價他:樣子像,演得也像,只有一點不像,“我父親是從不戴墨鏡的”。在杜美如的記憶中,杜月笙對子女的教育極為重視,嚴格要求他們的學業,嚴禁其沾染煙賭娼。他喜歡有才華的孩子,常常跟兒女們說他小時候窮得很,沒有機會念書,要兒女們珍惜現在的讀書機會,所以杜月笙後人現狀中也沒有人去涉及黑社會,都是走上了從文的道路。

兒子杜維藩一次大考逃考,被他狠甩了兩個耳光。杜美如一次外語考試成績不佳,被他用鞭子責打10下。阿姨心疼杜美如,讓她多穿兩條褲子去挨打,結果杜月笙下手更重,還不許叫,叫一聲就重打。“父親很嚴厲,我們見他也要預約批準。見了面主要問讀書,然後給50塊老法幣。”杜美如回憶說。

杜先生發跡之後便十分注重子女的教育,因此杜先生的子女們都未曾與黑道有所鉤掛,而是走上了從文的道路,最近有杜月笙後人現狀曝光,杜月笙後人們現在都生活在國外,在杜月笙去世之後,這個家也就散了。杜美如應該是他的後人中較為出名的一位,她在國外結婚生子,再要說就是杜維善了,他是一位收藏家,也曾經回國過幾次,他現如今居住在加拿大,現在又在幫上海博物館,他主要是幫忙培養優秀的專業性人才。總的來說,杜月笙後人現狀都比較不錯,而且走著和他們父親截然不同的一條路。

二、後人都受良好教育定居海外

1951年夏,杜月笙病入膏肓。處置遺產時,身邊僅有11萬美元。遺產分配大致如下:每個太太拿1萬美元,兒子拿1萬美元,沒出嫁的女兒拿6000美元,出嫁的拿4000美元。在此前,杜月笙銷毀了別人寫給他的所有借據。他對子女說:“我不希望我死後你們到處要債。”

1951年8月16日下午,63歲的杜月笙咽下了最後一口氣。杜美如回憶說:“父親回光返照時,對身邊人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我沒有希望了,可你們大家有希望,中國還有希望。”

杜月笙去世之後,杜維藩和四房姚玉蘭母子、孟小冬等人都去了台灣,但除了姚玉蘭和孟小冬仍經常走動,其餘各房之間往來不多。近年來,杜月笙後人中只有杜美如和杜維善偶爾在公眾面前露面。不過,杜家後代的共同之處是都不走黑道,並且都受到良好教育,多數定居海外。

杜月笙和他的時代已成為過去。作為舊上海傳奇中的傳奇,他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當時一部分闖蕩上海灘的年輕人的夢想。不過,夢想總是和虛幻連在一起。也許,就連杜月笙後人,也從未真正走進過他。而杜月笙留在許多現代人心目中的,不過是《上海灘》之類的影視劇所刺激起來的想像罷了。

一代梟雄杜月笙,有錢有勢,也有一個終身遺憾

杜月笙光緒十四年(1888)七月十五,正好中元節那天,出生在上海浦東一戶平民家庭。他所家所在的高橋鎮,兩三千人裡,竟然只有謝周兩戶還算富裕。據章君榖《杜月笙傳》記載,所謂的富裕,其實也就是靠著做泥水木匠,衣食無憂而已。

杜月笙的父親杜文卿,跟人在上海楊樹浦開了一間米店。叫起來是杜老闆,實際上,這生意做得可真是苦。

為啥呢?

我們知道,在鴉片戰爭之前,清朝基本是閉關鎖國的。用乾隆皇帝的話來講,我天朝上國,地大物博,無所不有,根本不要跟你們交換。當然,如果你們來朝貢,我還是很歡迎的……所以,就算到了1840年代,上海其實還是個很小的城鎮。做豆子生意的商幫控制著這裡的經濟。然而,《南京條約》簽訂之後,上海成為通商口岸之一,洋商洋貨迅速湧入,一向有著自己的運行規律的中國商人們,在外來浪潮面前,迅速敗下陣來。杜文卿等人的米店,也在苦苦支撐,甚至有時候,他分到的錢,連家庭都接濟不上。他的老婆朱氏不得不幫人洗衣服補貼家用。

第二年七月,杜月笙滿一歲,上海發生瘟疫。八月,淫雨菲菲,糧食大量腐爛。不但導致米店無法進貨,更讓在鄉下的朱氏與杜月笙沒得飯吃。她只能拖著大肚子,帶著孩子進城找丈夫。

不要問我為何他們那麼窮,孩子才一歲又有了身孕,反正,朱夫人雖然長期營養不良,弱不禁風,但仍想辦法替丈夫減輕負擔。她想入棉紗廠。

上海地區,自宋末就是中國棉紡織業的中心之一,黃道婆就出生在這裡。到清朝中後期,還流傳著“黃婆婆,黃婆婆,教我紗,教我佈,兩只筒子兩匹布”的民謠。清朝被捲入世界近代化進程之後,這裡又成為中國最早的工業區之一。有很多棉紡織廠,專招女工,工資據說還不錯。

但杜文卿卻反對這個想法。男人嘛,讓老婆拋頭露面已是無能,竟然還讓老婆到洋人的廠裡賺錢,簡直就是丟了八輩子祖宗的臉啊。何況,她還懷著娃娃呢。

當然,男人們的虛榮在現實面前,往往是一敗塗地的。沒錢,難道餓死嗎?有條路可走,還要什麼面子?你一個窮人,講個什麼面子?

現在女工有了幾個月身孕,就要休假,朱氏卻反其道而行之。加上那時工廠的惡劣條件,悲劇結局是可想而知的。

光緒十六年,朱氏產下一女之後,因為極度衰弱而撒手人寰。

杜文卿沒了老婆杜月笙沒了媽。

抱著兩歲的兒子和才出生的女兒,杜文卿的絕望是常人難以感受的。

所賺不足以養家,他面臨著一個抉擇。

是把女兒送人,還是一家人一起等死。

他只能選擇前者。

女兒被送給了一個黃姓商人。他是寧波人。其他資料,就全不知道了。

杜月笙發達之後,很自然地,就想找到這個妹妹。雖然妹妹早在他還不怎麼懂事的時候就送走了,但血脈之緣,讓他千方百計地想把妹妹對回來。那時雖無網絡,但報紙的傳播速度也很快。發過尋人啟事之後,很多人沖著賞金給他提供了很多假線索,還有一些直接帶著年齡差不多的妹子來認親。結果,都被證明是空歡喜一場。直到杜月笙重病,仍掛念著這個妹妹。然而,最終卻成了終生遺憾。

我在想,在那個亂世裡,也許他的妹妹,被人賣了,甚至轉手很多次,以至於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又或者,她早已死了。否則,以杜月笙在當時的影響力,應該不會找不到。

【華發網根據趣歷史、搜狐網、趣歷史等整合採編】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一代梟雄杜月笙:從貧民窟的小癟三成長為上海灘“地下皇帝”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