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剖析杜撰“鄧穎超日記”:應建立責任追究懲戒機制

剖析杜撰“鄧穎超日記”:應建立責任追究懲戒機制

多年來,歷史虛無主義集中攻擊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新中國的歷史,極力歪曲、丑化黨的領袖人物的形象,企圖以此達到否定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否定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目的。為了迷惑讀者,他們常常是打著“還原真相”的旗號,披著“學術研究”的外衣,但實際上採取的卻是無中生有、斷章取義、偷天換日的卑劣手法,令人非常不齒。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有一篇網文《鄧穎超日記啟封:周恩來臨終懺悔》流佈甚廣。這篇文章聳人聽聞地杜撰出所謂《鄧穎超日記》,還煞有介事地“披露”了其中一些“內容”和“內幕”。但稍加考證,其種種荒謬之處就昭然若揭。

比如,文中提到,2006年1月8日,中央黨校、中央理論研究室、中央黨史研究室,曾召開“周恩來思想研討會”,開了四個下午,會上首次公開了鄧穎超日記檔案。豈不知,從1978年到現在的中共中央組織序列里,根本沒有“中央理論研究室”這個單位!而遍查中央黨校和中央黨史研究室的各種相關資料,也沒有2006年1月8日舉行“周恩來思想研討會”的任何記載。不存在的單位,不存在的會議,公佈的顯然也只能是不存在的日記檔案。

又比如,文中提到鄧穎超逝世后,“她的日記一直由中央政治局屬下的機要局保管”。稍微對黨的組織機構有些常識的,都知道機要局只是中共中央辦公廳的下屬機構,而且負責的是黨內的機要通信,并不負責保管檔案;負責保存黨內重要檔案的,是中辦的另一個下屬機構中央檔案館。大概覺得“機要”兩個字比較重要,就搬出來唬人了。在這樣的常識上的錯漏,不知道是因為無知,還是因為根本就子虛烏有?

對這篇杜撰《鄧穎超日記》的荒謬之作,相關知情人士已經多次做過澄清。比如,2007年3月17日,周恩來的侄女周秉德在當代中國研究所參加“紀念周恩來總理誕辰109周年”和“為中華崛起而讀書96周年”的活動期間,就互聯網上流傳的所謂《鄧穎超日記》作出了明確答復:根本不存在所謂《鄧穎超日記》,這是別有用心的人編造出來的。

曾經擔任過周恩來和鄧穎超秘書、全國政協原副秘書長趙煒在一次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跟鄧穎超這么多年,就沒看見她有日記。周恩來和鄧穎超都沒有日記,解放前不能寫,今天住這兒明天住那兒,寫日記不是留給敵人了嗎?解放后更不能寫,在總理辦公室工作的人,都不能寫日記,這是工作環境和性質決定的。”

剖析杜撰“鄧穎超日記”:應建立責任追究懲戒機制

2014年1月20日,周恩來衛士、鄧穎超警衛秘書、中央警衛局原副局長高振普在人民網的視頻演播室接受採訪時說,鄧穎超同志和周恩來總理都沒有記日記的習慣,而且他們過去長期在國統區做地下工作,不允許他們把事情都記下來。新中國成立以后他們也延續了這樣的習慣,不記日記。鄧穎超同志不僅不記日記,也不記大事記。1992年鄧穎超同志去世以后,我們這些身邊工作人員整理遺物時,都沒有發現鄧穎超同志的日記,根據鄧穎超的遺囑,我們把她所有的東西都交給國家了。網上流傳的“鄧穎超日記”內容是造假的,都是編造的。在2016年1月出版的《陪伴病中周恩來的日日夜夜》一書中,高振普再次說:“當今,社會上又出現了‘鄧穎超日記’一說,從內容上看,制造日記者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無非是想借鄧穎超之口達到污蔑共產黨、污蔑周恩來、挑撥是非、擾亂社會的企圖。可以肯定地說,‘鄧穎超日記’根本不存在,純屬編造騙人。”

值得深思的是,就是這么一個徹頭徹尾胡編亂造的東西,經過這么多權威的知情人士在長達10年的時間里一再澄清,卻仍能隔三差五就改頭換面地在網上出現,而且總能吸引不少點擊。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警惕。這種指鹿為馬、胡編亂造、肆意詆毀領袖人物的東西,已經不僅是在“虛無歷史”,而是要“顛倒歷史”。

與歷史虛無主義的斗爭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盡管現在形勢已經有了顯著的好轉,但決不可稍有松懈,應當探索建立責任追究和懲戒機制,以防止其死灰復燃、卷土重來。

【來源:中國青年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剖析杜撰“鄧穎超日記”:應建立責任追究懲戒機制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