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建設需要各方參與

“一帶一路”建設需要各方參與

今年6月8日至9日,由中國政府舉辦的中國—中東歐國家經貿博覽會主場活動之一——首屆“一帶一路”國家商會聯盟國際高峰論壇暨第五屆中國—中東歐國家商會商務合作大會將在寧波舉行。

“中國—中東歐國家商會商務合作大會已經成功舉辦四屆,搭建了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和地區貿易促進機構、商協會的重要合作平台。在國家加快推進‘一帶一路’倡議的背景下,寧波與中東歐16國深情相擁,共同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時代’。在此基礎上,本屆大會將盛邀50多個中東歐國家及其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工商界的450多名代表與會,交流‘中國故事’,探討合作經驗,共享中國改革開放新機遇,共築‘一帶一路’經貿合作新平台。”大會的承辦方、寧波市貿促會會長柴利達在接受《中國貿易報》記者專訪時說。

2017年11月,作為第六次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的一項重要成果,“16+1”經貿合作示范區建設被列入《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佈達佩斯綱要》,意味著寧波構築中國與中東歐交流合作大平台再次按下“快進鍵”。

在柴利達看來,這對寧波開展與中東歐合作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寧波市貿促會將在其中發揮怎樣的作用,實現怎樣的作為?”柴利達認為,依托中國—中東歐國家商會商務合作大會的平台,構建更加全面更加緊密的“16+1”商協會合作網絡和機制將是一個發力點。雙方商協會可以共謀發展之道,就互相組展參展、團組互訪、信息交流、合作調研、業務培訓等方面進行實質性互動達成全方位合作,共同推動雙方企業在貿易和投資等諸多領域實現互利雙贏。

實踐也證明,曆屆大會都取得了豐碩成果。前三屆大會雙方共簽訂雙邊經貿合作協議50個,雙方商協會互設聯絡處15個,成立了中國寧波—中東歐國家商協會商務合作寧波聯絡處,發表了《寧波共同聲明》。去年召開的第四屆大會通過了“推進商協會國際合作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倡議書,舉行了互設聯絡處授牌儀式。寧波市貿促會與保加利亞—中國工業發展商會、波蘭國際琥珀行業協會、羅馬尼亞佈拉索夫工商會、中東歐經貿聯合會、中羅雙邊工商會等互設聯絡處。參加會議的中外商協會及企業現場對接洽談,達成270餘項合作成果。

“通過商協會之間的交流,建立與中東歐國家之間的長效合作機制,也是寧波搶抓‘一帶一路’建設機遇,開拓發展新空間的題中之義。”柴利達介紹,浙江省政府去年批複同意設立寧波“一帶一路”建設綜合試驗區,而全力建設“16+1”經貿合作示范區,便是寧波創建“一帶一路”建設綜合試驗區的一項最新舉措。為了落實在寧波建立“16+1”經貿合作示范區的重大決策,鞏固“一帶一路”建設成果,在第五屆中國—中東歐國家商會商務合作大會的基礎上,今年將同期舉辦首屆“一帶一路”國家商會聯盟國際高峰論壇。

“中國提出了一個共贏倡議,在這個倡議下投資基礎設施和其他項目不僅對塞爾維亞有益,而且對整個中東歐都有益。”塞爾維亞社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內文·茨韋蒂查寧日前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這樣評價“一帶一路”倡議。

2017年5月14日至15日,時任塞爾維亞總理、當選總統武契奇率領代表團赴華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論壇召開一周年之際,茨韋蒂查寧對記者說,塞中穩定的雙邊合作正在日益加強,並且結出豐碩成果,不僅幫助塞爾維亞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也為本地區其他國家加強與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合作樹立了榜樣。

茨韋蒂查寧對塞中兩國在“一帶一路”和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16+1合作”)框架下的合作成果津津樂道,如數家珍:

——中國企業投資建設的普平大橋,連接多瑙河兩岸,極大緩解貝爾格萊德市區交通壓力,為市民出行帶來有目共睹的“革命性變化”。

——中國企業收購陷入困境的斯梅代雷沃鋼鐵廠,不到一年便實現扭虧為盈,不僅保住5000多人的就業,還使整個城市重煥生機。

——合作加強為兩國學者提供了互相學習、交流思想的機會,“去年12月,我就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中國與中東歐國家智庫會議。”

——塞中合作成果在塞爾維亞國內有著日益突出的表現,來塞中國遊客逐年增多,而越來越多的塞爾維亞人渴望了解中國的最新發展。

——匈塞鐵路塞爾維亞境內貝爾格萊德至舊帕佐瓦段正式開工,標志著匈塞鐵路這一“16+1合作”的旗艦項目建設取得重大進展。

在強調塞中兩國合作結碩果的同時,茨韋蒂查寧指出,塞中合作也為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合作樹立了榜樣,“既然塞中合作取得如此成績,對兩國經濟和人民有利,那么這種合作也應被其他國家借鑒”。

茨韋蒂查寧認為,“一帶一路”拓寬了中國與包括塞爾維亞在內中東歐國家的經貿合作之路,也拓寬了人文交流之路和友誼之路,提升了“16+1合作”整體水平,讓各方都認識到亞歐互聯互通所具有的巨大潛力和重要機遇。

茨韋蒂查寧表示,“一帶一路”建設令人印象深刻,讓中國成為“東西方共同的可信合作夥伴”,中東歐國家應以“16+1合作”為依托,繼續本著共商、共建、共享精神,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加快發展規劃對接。

為了進一步發揮開發性金融的優勢,更好服務國家“一帶一路”和國際產能合作戰略的實施,針對中東歐國家市場,國開行可實施以下措施。

打造“投行”思維,主動搭建投融資模式。國開行應發揮其投貸債租證全牌照,集團化的特點,打造“投行思維”,充分運用其擅長行業規劃、產業優化、中長期貸款服務,對各類項目評審到位,對項目風險判斷及管控有豐富經驗的優勢。根據所在國情況和客戶特點,主動搭建投融資模式:一是運用在當地經營多年的資源,加強與所在國政府的溝通,了解對方的需求,將開發注意力轉向其熱點。二是在有條件的情況下,為所在國做國別規劃,提出項目開發建議。三是加強與使館、中資企業的交流,以中資企業跟蹤的項目為目標,主動跟進提供融智、融資服務。

成功組建“銀聯體”,開展同業合作。2017年11月,在匈牙利佈達佩斯召開的第六屆“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期間,國開行牽頭設立的“中國-中東歐銀聯體”合作機制曆時兩年之餘終於正式成立,為中國—中東歐金融“16+1”合作翻開了新的篇章。以此為合作平台,國開行與保加利亞發展銀行和匈牙利開發銀行分別簽署貸款合同;並於當年成功實現了約1億歐元貸款發放,標志著“中國—中東歐銀聯體”項下成果正式落地。銀聯體按照“互利共贏、共謀發展”的基本原則,積極開展重大項目貸款、銀行授信、轉貸、擔保、聯合融資、國際銀團、本外幣一體化貸款等銀行業務,通過提供商業信貸資金,為中東歐地區基礎設施、交通、通信、能源、礦產、農業、中小企業等領域項目提供了融資支持,既擴大了成員國之間的經濟合作與貿易往來,也促進了本地區的經濟社會全面發展。

完善駐外機構設置,發掘當地客戶。國開行應改變目前在中東歐地區的業務開發主要是通過派駐工作組模式,沒有固定且長期的當地分支機構的現狀,盡快設立分行或者代表處,完善機構設置,增強當地機構對國開行的信任感和親和感,更好地對當地政府、使領館和客戶宣介開發性金融的理念,發掘當地有實力的優質客戶。

加強協調,防止和杜絕國內銀行間惡性競爭。“一帶一路”是一個高度開放的體系,在中東歐地區,國開行也應倡導與當地及其他中資金融機構以及多邊開發性金融機構密切合作,但競爭不可避免。作為開發性金融機構的代表,國開行應在政府的引導下,努力與政策性銀行及商業銀行及新設立的絲路基金、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和上合組織開發銀行、其他多邊金融機構和各國商業銀行加強協調,合作共贏,防止和杜絕惡性競爭。

“一帶一路”是我國面對當前全球經濟緩慢複蘇的大背景,積極參與構建國際新秩序、加強區域合作、推動世界經濟發展的大戰略,是關乎中國改革發展、穩定繁榮、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的“頂層設計”方案,為我國產業調整、市場開拓、資源開發等開辟了新空間。國開行作為中國唯一的開發性金融機構,將更加注重展現中國金融的存在和影響,更加堅決地創新、發展、改革,為我國“一帶一路”倡議增添強大動力。

中東歐地區特殊的地理位置決定了推動中國與中東歐國家“一帶一路”合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為進一步加強與這些國家的政策溝通和戰略對接,深化“一帶一路”合作,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課題組2017年9月份選取了三個典型的中東歐國家(捷克、塞爾維亞和克羅地亞)進行了深入調研。本報告在實地調研的基礎上,總結了目前中國同中東歐地區“一帶一路”合作的主要進展,分析了當前合作面臨的主要問題和挑戰,指出未來中國同中東歐地區在高科技產業、傳統制造業、農業、旅遊業、基礎設施以及中東歐地區的“工業化”等領域存在較大的合作潛力,並就如何深化中國同中東歐地區“一帶一路”合作提出了相應的政策建議。

中東歐地處亞、歐、非三大洲連接地帶,特殊的地理位置決定了這些國家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將扮演重要的角色。另外,“16+1合作”(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也為中國同中東歐國家在共建“一帶一路”提供了較好的基礎。為進一步加強與這些國家的政策溝通和戰略對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課題組今年9月份選取了三個典型的中東歐國家(捷克、塞爾維亞和克羅地亞)進行了深入調研。本報告基於調研的具體情況,分析了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合作中面臨的問題和挑戰,探究了未來合作的重要領域,並提出了相應的政策建議。

目前中國同中東歐國家的“一帶一路”合作已經取得了很多實質性進展,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充分肯定。

一是基礎設施建設成效顯著。“中歐陸海快線”的建設和運營已經取得積極成效。今年1—8月完成貨運量22942標准箱,同比增長110%;發班率由2016年的每周5班次提升至今年的13班次;覆蓋范圍也從最初的捷克一國擴大至希臘、馬其頓、塞爾維亞、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奧地利、斯洛伐克和捷克等9個國家。

二是經貿投資合作進展迅速。2016年,中國與中東歐16國貿易額達到586.54億美元,同比增長9.5%,大幅高於中國與歐洲整體之間的貿易增速,遠高於中國同歐盟之間貿易額的負增長。另外,從投資來看,中國對捷克直接投資已經從2013年的1.5億捷克克朗快速提升至2016年的77億捷克克朗。

三是合作的內容和形式不斷拓展。與傳統的對外合作僅僅側重於直接的貿易和投資領域不同,目前中國同中東歐地區合作的內容和形式更加多樣。最為典型的就是塞爾維亞“中國工業園”項目。除了傳統的貿易和投資合作外,該項目還擬在園區建設、招商引資、園區管理和運營等一系列方面展開合作,將為中國同中東歐國家之間深度合作提供示范。

從實地調研的情況來看,目前中國同中東歐國家之間合作存在如下幾方面的問題和挑戰。

一是政治風險依然突出。中東歐地區不少國家經濟社會轉型尚未成功,加之金融危機導致經濟增速進一步下滑,社會不穩定因素不斷增加。如,今年馬其頓就出現多次鐵路罷工事件,直接影響了中歐陸海快線運輸和相關的生產活動。另外,部分國家民粹主義傾向日趨嚴重,出現一些以國家安全、民眾利益、就業保障等名義設置的隱性投資壁壘,影響了“一帶一路”的建設。

二是軟硬件設施不足。與其他更發達的地區相比還是存在很大差距,中東歐地區多數國家基礎設施的建設滯後於發展的需要。如塞爾維亞目前已經實現電氣化的鐵路里程只有1000多公里,超過一半的火車時速低於60公里。另外,世界銀行公佈的營商指數也反映出中東歐地區在開辦企業、建築許可、產權登記、保護中小投資者以及合同執行等軟件設施方面表現較差。

三是中資企業管理經驗不足和用工、招工難度較大。歐洲的工會勢力較強,工人對工作條件和福利的期望和要求相對較高,加之許多中資企業剛剛進入中東歐市場,對勞動力市場各種制度和文化了解有限,這使得中資企業員工管理經驗不足,用工成本也較高。另外中東歐地區部分國家的失業率已經很低(如捷克失業率只有4%左右),存在明顯的勞動力短缺現象,這也給中資企業招工帶來一定困難。此外,由於受歐盟簽證政策的限制,中資企業招收中國員工頗為費時費力。

四是彙率風險較大。目前中東歐地區只有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亞5個國家加入歐元區,其他國家仍然採用本國貨幣。由於這些國家經濟體量較小,外彙市場不發達,而且部分國家的彙率機制缺乏靈活性,相應的貨幣抗風險能力較弱。僅今年前8個月,波動較大的塞爾維亞庫納兌美元的彙率波動幅度達到17%;波動較小的波黑也超過10%;而且絕大多數國家貨幣兌美元的彙率波動幅度超過歐元。

五是公共設施建設融資困難。很多非歐盟國家近些年來財政狀況惡化,公共債務高築,公共項目融資的主權擔保面臨加入歐盟必須遵守的債務比例限制。如2015年塞爾維亞政府債務比例達到75%,已經超過歐盟設定的債務限制(60%,參見圖2略)。而那些已加入歐盟的國家由於不少建設項目有來自歐盟基金的支持,對建設方提出的要求更加嚴格,而且來自歐盟內部傳統的知名承包商的競爭更加激烈,中國企業也不容易中標這些項目。

六是信息溝通和資源統籌力度不夠。部分國家對“一帶一路”倡議的開放、包容的理念了解不夠。如,塞爾維亞一些人士擔憂參與“一帶一路”合作會影響其加入歐盟。許多中資企業特別是一些中小企業自身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相關法律法規、人文曆史等缺乏了解的能力,也缺乏專業化的機構提供相關信息。另外,近些年來,國內各部委、各省區市以及各類企業都積極加入“一帶一路”的建設之中。但這些建設主體之間缺乏一定的統籌規劃和對接,甚至部分企業之間存在過度的競爭,影響了“一帶一路”的建設效率。

中國同中東歐地區在不少方面存在互補性,這些方面有望成為未來合作的重點領域。

一是中東歐地區“工業化/再工業化”。從目前的發展水平來看,中東歐屬於歐洲的“經濟窪地”,歐洲絕大多數的中低收入國家都位於這一地區(參見圖3略)。中東歐地區經濟發展水平最高的斯洛文尼亞的人均GNI也只有歐盟平均水平的65%左右;阿爾巴尼亞、波黑、馬其頓和塞爾維亞等國家近些年才從中低收入國家過渡到中高收入國家。發展的實踐證明,這些國家要想實現經濟的快速追趕,必須經曆工業化或者再工業化過程。其中一些國家已經提出工業化戰略,如2013年塞爾維亞就提出了明確的再工業化戰略。中國過去三十多年快速工業化過程不僅形成強大的產業發展能力,也積累了豐富的工業化發展經驗。這些資源和經驗如果能夠跟中東歐國家工業化/再工業化的需求結合起來,必將有利於提升各自資源的配置效率,促進雙方的經濟發展。

二是高科技領域。中東歐國家盡管發展水平不太高,但其部分高科技領域的競爭力並不弱,個別國家甚至超過了少數老牌發達國家。如,捷克擁有世界頂級的渦輪螺旋槳中心,是歐洲僅次於德國的超輕型飛機生產國;捷克的納米技術公司Elmarco是世界上第一個能夠生產納米纖維工業量產設備的公司(“納米蜘蛛”生產線);還比如克羅地亞在電動汽車方面也擁有較強的競爭優勢。另外,根據世界經濟論壇公佈的全球競爭力指數,一些中東歐國家在創新能力和新技術使用方面的競爭力排名躋身全球前40位,甚至超過了意大利的排名(參見圖4略)。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多數國家在新技術使用方面的排名超過了中國。這為中國同中東歐地區在高科技領域的合作提供了重要的條件。此外,一些國家雖然沒有技術優勢,但其高科技人才成本較低。如,塞爾維亞信息通信技術產業憑借充足的科技人才發展迅速,目前已擁有1600多家ICT企業和微軟設立的研發中心。

三是傳統機械制造相關領域。中東歐地區擁有較強的制造業積澱,其中典型的就是捷克。捷克機床生產已有150年曆史,擁有TOS、SKODA等國際知名機床品牌。近年來,捷克機床和成型機行業生產能力、技術含量不斷增強,已成為歐洲第七、世界第十四大機床生產國。除了機械制造企業,捷克還擁有不少機床方面的研究機構,如制造技術研究中心(ResearchCenter of ManufacturingTechnology,RCMT)。另外,捷克的汽車工業曆史也非常悠久,擁有從研發設計、零部件制造到整車制造的完整汽車產業鏈。除了全球第三大汽車制造商(Tatra),捷克還擁有數百家汽車零部件制造供應商。中東歐地區雄厚的制造業積累也為其同中國在傳統機械制造業領域的合作提供了良好基礎。

四是旅遊業。中東歐地區擁有豐富的旅遊資源。捷克的佈拉格擁有眾多曆史古跡,尤其是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築。克羅地亞有“千島之國”之稱,島嶼旅遊資源豐富,是歐洲的遊艇旅遊勝地;還擁有多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曆史文化遺址。但是這一地區無論是在旅遊相關的基礎設施建設方面,還是旅遊相關產業的發展方面都不太理想。這為中國同這一地區的合作提供了潛在的空間。另外,中東歐地區接待的遊客中來自中國的比例非常低,考慮到中國巨大的人口規模和不斷提升的收入水平,未來在旅遊市場的開拓方面也存在巨大合作潛力。以克羅地亞為例,中國遊客目前所占的比重只占0.74%,不僅遠低於歐洲國家,更是低於我們周邊的韓國(2.73%)和日本(0.87%)。

五是農業及相關產業。中東歐地區土地資源豐富(參見圖6略)。16個國家中有12個人均耕地面積超過歐盟平均水平,除了黑山其他所有國家的人均耕地面積高於中國。而且當地土地肥沃,水資源充沛,農業生產基礎條件良好,農業成為部分國家的傳統優勢產業。另外,這一地區還有較為發達的食品加工業基礎。不僅如此,中東歐地區農業汙染程度較低,具有發展綠色農業的良好條件。近些年來,受傳統歐盟國家農業補貼政策的影響,中東歐國家特別是已加入歐盟的國家農業受傳統歐盟國家農業沖擊較大,耕地閑置率高。這些都為今後中國同中東歐國家在農業和食品加工業等方面加強合作提供了條件。

六是基礎設施領域。中東歐地區基礎設施水平普遍較差。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競爭力指數,中東歐地區16國中有接近一半的國家基礎設施競爭力排在80名之後(參見圖7略)。另外,由於受戰爭的影響,部分國家基礎設施遭到破壞,存在明顯短缺。如,塞爾維亞目前鐵路幹線總里程只有不到4000公里,與20世紀80年代相比減少了一半。可見,這些國家基礎設施改進和建設的空間十分巨大。根據塞爾維亞建設、交通及基礎設施部提供的資料,到2020年,塞爾維亞計劃對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項目追加投資48億歐元,主要為加強鐵路建設。中國在基礎設施方面豐富的建設經驗在部分國家已經得到認可,未來該領域合作前景十分廣闊。

解決“一帶一路”目前合作面臨的問題和挑戰,推動重點領域深入合作,需要做好以下幾方面的工作。

一是正確處理好“一帶一路”建設與歐盟的關係。不少中東歐國家既擔心加強與中國的合作影響其加入歐盟的進程,也擔心與歐盟合作會影響中國的合作意願。出於政治安全和戰略安全的考慮,“入盟”成為中東歐國家的必然選擇。因此在今後的合作過程中,一方面要積極宣傳“一帶一路”倡議的開放性和包容性,強調“一帶一路”合作不會影響這些國家與歐盟的關係,而是要推動三者的共同發展,消除這些國家合作的顧慮;另一方面也需要推動中國與歐盟層面的直接溝通,加強在各項標准方面的對接和合作。

二是進一步加強頂層設計。中東歐國家之間存在較大的差異,既有相對發達的國家,也有發展水平較低的國家;既有歐盟成員國,也有非歐盟國家;既有傳統的獨立國家,也有從加盟共和國中分離出來的國家。這些差異決定著中國在與不同國家合作時面臨的問題和挑戰不同,合作的模式、合作的領域也會存在一定的差異。如對於歐盟成員國和非歐盟國家在合作模式上會有所差異。因此在“一帶一路”合作的過程中需要進一步加強頂層設計,統籌考慮內部國家的差異性,分類施策,設計不同的合作模式和規劃不同的合作領域,提升合作的整體效果。

三是進一步深化調查研究。整體來看,有關中國與中東歐國家“一帶一路”合作的各項調查研究多數還停留在宏觀和概念層面,缺乏深入細致的分析,而且也未形成具有較強國際影響力的研究成果。今後需要開展更加深入的調查,充分發掘不同國家智庫的智力資源,進一步增強“絲路智庫”網絡的研究組織、思想交流和成果傳播的功能,為“一帶一路”合作提供更強的智力支持。與此同時,也要推動國內智庫與國際機構(如世界銀行等)積極開展“一帶一路”的合作研究,形成具有更大國際影響力的研究成果,更好地傳播“一帶一路”倡議。

四是推動更加務實的多層次合作。目前與中東歐國家的地方政府、中小企業以及民間合作的潛力遠沒有充分挖掘。今後應鼓勵和加強地方政府之間和城市之間開展有針對性、有實效的合作;加強同中東歐國家以及歐盟之間在簽證、檢驗檢疫、通航、貨幣互換、電子支付等方面的協調,為中小企業以及民間合作創造更加便利的基礎條件;鼓勵雙方商務部門、行業協會互設分支機構,搭建信息交流的網絡平台,加強雙邊合作信息的收集和溝通,為中小企業的合作提供信息支撐。

五是對中資機構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進行更好統籌。“一帶一路”建設需要各方的參與。但如果缺乏有效的組織和協調,各種資源的效率難以充分發揮,最終會影響“一帶一路”建設的總體效果。今後需要促進部委之間、地區之間在“一帶一路”方面的信息溝通,加強統籌協調和規劃引導,避免“一窩蜂”式的合作;發揮行業協會的引導作用,加強行業自律,樹立企業的國家形象意識,鼓勵企業公平、合規、合法、高效地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六是創新多元化的合作模式。目前“一帶一路”合作的方式主要還是貿易和投資建設,合作的領域主要側重基礎設施等。今後需要注重其他方式的合作,如各種開發區、開放區的建設、“飛地經濟”的發展等,甚至是發展經驗的交流合作;合作的領域也需要進一步拓展,尤其需要加強在農業、傳統制造、高科技業、旅遊業等領域的合作。

中東歐地區地緣政治關係複雜,制度區域性特征明顯,這使得“一帶一路”的合作面臨各種風險。共建“一帶一路”需要建立相應的風險管理機制。一方面需要建立風險預警機制,及時預警各種相關風險(如政治風險、主權債務風險、彙率風險等)。另一方面也需要建立風險防范機制,制定防范和化解風險的政策措施。如鼓勵金融機構創新投融資工具,化解企業融資風險;積極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加強雙邊金融機構的合作以及金融機構與企業的合作,降低境外投資的彙率風險。

根據新華社、人民日報、金融界、中國智庫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一帶一路”建設需要各方參與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