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劉強東不斷隱退 那麽現在到底是誰在掌控京東?

劉強東不斷隱退 那麽現在到底是誰在掌控京東?

今年4月初,運營主體——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劉強東卸任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總經理,接任。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11月至今,劉強東已卸任旗下逾50家公司高管職位。

“如果不能控制京東,我寧願把它賣掉”,加上“不會在65歲前退休”,劉強東曾經的豪言壯語與當下形成了不小的對比。

而讓劉強東甘於放手,也與徐雷已成為京東關鍵詞之壹有關。

過去壹年,京東舉辦的各項大型活動上,徐雷作為京東重要人物出席,並借此披露京東接下來的舉措,比如618期間,徐雷披露和持續合作,還將做壹個全新的平臺。

從財報來看,徐雷領銜的京東零售可圈可點。京喜,7FRESH新業態相繼出現,打造不同消費場景,為京東財報數據做出貢獻。以至於徐雷摘下輪值的輪值兩字,成為京東的實際掌舵人。

徐雷成為京東最實權人物的過程中,吸引了相當數量的媒體關註,潮、部隊大院子弟、重邏輯講規則、敬畏軍令、崇尚打勝仗、兢兢業業等標簽被媒體貼在他的身上。

穿AJ的70後大院子弟

70後徐雷是典型的北京爺們,生在改革時,長在軍隊大院。

從表面上看,他壹點兒不像軍隊大院出來的孩子。追小眾潮貨,留寸板頭,生平兩大嗜好:音樂和足球,據說段子也玩得很溜。曾采訪過他的記者在文章中寫到,當時徐雷的腳上穿著壹雙倒鉤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 1 low OG TS SP,綁著粉色的鞋帶,穿著帶紅色中線的綠色褲子,黑白相間的帽衫,纏著手串,戴著耳釘。要是夏天的話,興許還能看到他胳膊上“無所謂無所畏”的紋身。

2007年,京東拿到了今日資本徐新的1000萬美元融資,2008年年底,她幫劉強東找來了曾在聯想負責過品牌和產品網絡推廣、當時是中國最大專業網絡營銷服務提供商好耶網絡總經理的徐雷。

2009年3月的壹次早會上,劉強東突然開口“我忙不過來,妳來負責企業銷售吧”,就把京東的市場拓展全都丟到了徐雷的肩上。

徐雷並沒有辜負劉強東的期望。2009年至2011年間,徐雷操刀的“京東時間”徹底讓京東坐穩了電商平臺的前兩把交椅。

隨後,戰績累累的徐雷離開了京東,轉投優購網擔任CMO,有消息稱徐雷的離開是為了尋找刺激。

2013年,京東上市前壹年,在與劉強東喝了幾回酒後,徐雷重返京東。但當時空降的高管加入京東,直接分走剛回歸京東的徐雷手中最重要的京東商城市場部工作後,徐雷剩下的職務只有剛兼任了半年的無線業務部負責人。

在此期間,他帶領團隊將京東商城APP做成了京東平臺超過7成的流量來源,也讓京東商城APP成功的占據了電商類APP下載量前兩名。兩年時間內,他不光帶出壹個無線應用開發團隊,還徹底成為京東轉型移動互聯網的引路人。

徐雷還有個頭銜——“618之父”。彼時,京東有壹個“紅六月”的活動,2014年“618”備戰會上,徐雷當場提出“不要再整紅六月了,要把‘618’的主題突出來,形成壹個消費符號”,但與雙十壹集中在壹天不同,可以延長至20天左右。

據傳,當時反對者不勝枚舉,要知道,歷經4屆的阿裏雙十壹早已深入人心,作為後來者要撼動對手的地位談何容易,可徐雷依舊力爭到底。至此,京東才有了實際意義上的“618”。後來,和騰訊合作、京X計劃、無界零售等,在某種程度上都是出自徐雷之手。

和外表的桀驁不馴完全不同的是,徐雷在京東,最出名的是講紀律,不信邪。無論是主管市場部還是無線事業部,他都要先立規矩。徐雷覺得,只要讓所有人進入壹個設定好的“程序”,整個工作才會有效率。

因為過去的戰績,2016年,徐雷成為京東集團高級副總裁,壹年後升任集團CMO,直接向劉強東匯報。

有媒體報道稱,在京東的體系裏,徐雷是少有的可以和劉強東直接爭論的高管。

過去十年的京東生涯中,徐雷在多個關鍵崗位上都有優異表現,當京東這艘大船遭遇到風浪,徐雷順理成章走到前臺。

臨危受命

2018年對整個互聯網行業來說是個多事之秋。互聯網人口、流量紅利消失,巨頭們先後走入深水區,從爭奪增量市場轉向了對存量市場的價值挖掘。受全球股市整體萎靡不振影響,科技股成為全球資金拋棄的最大板塊。

這壹年,京東集團接連遭遇了壹系列問題:股價下滑,逼近破發;GMV增速放緩;活躍用戶數量下降,以及劉強東明州事件。無論從外部還是內部看,京東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2018年7月,京東危難之際,徐雷成為首任京東商城輪值CEO。

2020年3月2日,京東發布的2019年財報顯示,京東GMV(成交總額)首次突破2萬億,上市10年來財報首次盈利。

這壹年半時間裏,京東從跌落谷底到緩慢復蘇,徐雷是怎麽做到的?

經歷了十幾年的高速增長之後,京東內部存在種種問題。徐雷曾指出,京東商城的問題在於“沒有統壹的經營邏輯、對外界變化反應越來越慢,對客戶傲慢了。”

2018年底在廣州肇慶召開的京東零售戰略會是壹個關鍵轉折。當時,徐雷帶著零售的20多個高管開了三天三夜的會,會議剛壹開始徐雷毫不客氣。

緣由是經營分析部列了壹個令人喪氣的單子,包括業績完不成,股價斷崖下跌,生意越來越難做,現金流更不樂觀,口碑在持續下滑,所有人都像打了敗仗,信心不足。壹開場就聊了倆小時困境,壹眾高管都覺得事兒不對了。

唯有回歸本質,才能跳出具體苦難。徐雷與20多個高管死磕經營理念,討論了6個小時,最後發現大家定的95%的內容是壹樣的,只有5%的差異,就那麽幾個字,二十多個人又爭論了45分鐘,最終推敲出京東零售的17字經營理念——“以信賴為基礎、以客戶為中心的價值創造”。

按照球場上的邏輯來看,確定了球隊的戰術之後,接下來是確定球員的大名單。該大價錢續約就撒錢,實力不行的該裁掉就不要猶豫。

過去幾年,因為欲望代替邏輯,京東做了無數個項目,涉足各個領域。“某某市場有多大,超過幾千億的份額,但是這個市場跟我有什麽關系呢?”

理清邏輯後徐雷操刀集體投票,把京東零售鋪開攤子沒做好的項目“關停並轉”,只保留與主體業務相關的項目。

他像壹個足球場上的控場大師,把球傳到機會最好的人腳下,該射門就打,該大腳的時候就踢出場解圍。

2018年12月,京東公布了由徐雷操刀的新壹輪組織架構調整,這次調整被稱為京東史上規模最大的組織架構變革:圍繞以客戶為中心,京東商城被劃分為前臺、中臺、後臺三部分;新成立了平臺運營業務部、拼購業務部,整合生鮮事業部並入7 Fresh;同時,京東內部三大事業群從向劉強東匯報,改為向徐雷匯報。

這次調整的核心意義是什麽?會給京東帶來哪些變化?

2019年1月19日,在京東商城2019年會上,徐雷首次以京東商城(此後改為京東零售)CEO的身份,對全體員工做了簡略說明。當天,喜歡休閑打扮的徐雷難得地穿上了壹套西裝,他在朋友圈說道:“八年來第三次穿西裝,六年來第壹次穿西裝”。

在演講中,徐雷承認公司存在的管理問題,“我們的組織能力和行為方式出現了問題:客戶為先的價值觀被稀釋,唯KPI論和‘交數’文化盛行,部門墻越來越高,自說自話,沒有統壹的經營邏輯,對外界變化反應越來越慢,對客戶傲慢了。我們由壹個行業的顛覆者變成了被挑戰者”。

“未來的成功壹定是以客戶為中心的成功”,在演講中,徐雷提了35次客戶,還說,京東商城未來的經營理念是“以信賴為基礎、以客戶為中心的價值創造”,這意味著,回歸初心,聚焦客戶,是京東選擇的翻盤點。

徐雷表示,在這個經營理念的指導下,未來京東將迎接四個變化:1、從單純追求數字,到追求有質量增長的變化;2、從單純以貨為中心,到以客戶為中心的變化;3、從縱向垂直壹體化的組織架構,到積木化前中後臺的變化;4、從創造數字到創造價值的人才激勵導向的變化。

演講結束,徐雷以“心迷則此岸,心悟則彼岸”做了結語。

在徐雷的帶領下,京東的零售業務重新將用戶體驗放在最重的位置。2019年,NPS(用戶體驗指數)成為了京東零售新的考核KPI。

據京東內部人士介紹,與其他互聯網公司相比,京東管理結構非常扁平,這讓徐雷的日常工作非常繁雜。但在2019年裏,徐雷只有壹個例會,是每周都必定參加的:每周壹下午,京東前臺的所有運營,都會用接近2個小時的時間向他匯報,其中最受他關註的話題之壹是用戶體驗。

可以說,2019年是徐雷大刀闊斧改造京東的壹年,並在文化、組織、業務、戰略等多個方面取得了亮眼的成績,徐雷的業績也是有目共睹。

在第壹個沒有劉強東的“618”,站到前臺的徐雷交出了2015億成交額的數據。

2019年9月,徐雷的職務從京東零售輪值CEO變為CEO。

壹位京東零售公司中層說,徐雷掌舵零售集團後,過去壹年內部最大的變化是“業務理順了,士氣高漲”。

2020年1月12日,2019年度京東零售表彰大會在北京召開。轉眼之間,徐雷已連續兩年站在京東年會的演講臺上,要知道,這曾是劉強東的專屬特權。

年會上,徐雷總結性陳述了2019年取得的各項成就:文化上,放下了“我執”和“我慢”;組織上,以大中臺為引擎的前中後臺架構逐漸成型;業務上,明確了京東零售是基於供應鏈的友好交易零售平臺;戰略上,定位“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發展路線。

徐雷還宣布,2020年京東零售的主基調是“有質量的加速增長”,“不成長便退場,加速是我們的必然選擇。2020年,京東零售將在交易額、收入、用戶、利潤這四大核心指標上均實現加速增長”。

帶領京東在壹年裏重回巔峰,並不是壹件易事,但徐雷對此保持清醒,“時間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壞的敵人。”在他看來,京東零售的轉型需要3年甚至更長的時間,第壹年京東零售穩住了陣腳,調整陣型打法,形成了統壹策略,這是休養生息、排兵布陣,把武器、彈藥、糧草調到最好,“我自己定義這只是完成了轉型的15%,真正的戰役才剛剛開始。”

今年3月2日,京東發布的2019年財報十分亮眼,GMV(成交總額)首次突破2萬億。2019年京東集團實現凈收入5769億元,同比增長24.9%;歸母凈利潤達到122億元,同比增長589%;其中,京東零售經營利潤率從2018年的1.6%提高到2.5%。

或許也正是由於這份喜人的財報,徐雷才真正邁過了通往京東掌舵者的那道門檻。

4月4日,天眼查數據顯示,京東運營主體——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劉強東卸任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總經理,徐雷接替。

京東大船將駛向何方?

2018年初,劉強東曾對外表示,京東正在考慮在香港或中國大陸雙重上市。

2018年4月24日,港交所公布了上市新政,允許內地企業在港二次上市,並且對二次上市發行人“同股不同權”作進壹步界定,順利打通了內地企業在港二次上市的路徑。

如果沒有劉強東的“明州事件”,中國首家同時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企業或許不是阿裏,而是京東。

劉強東早已有意讓京東回歸香港上市,作為接棒者的徐雷,勢必要把這件事做好。

今年3月16日,市場傳聞京東預計京東在年中在香港實現二次上市。消息壹出,京東股價飆漲近20%。以此來看,資本市場對京東二次上市是持肯定態度。京東沒有正面回應,不予置評。

時隔壹個月,4月29日,市場傳聞再起,看來京東香港二次上市絕不是空穴來風。

這次京東擬在香港二次上市的消息更“精準”,據說京東將以保密形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出售股份至多約5%,已與瑞銀、美銀在內的投行接洽探討了相關事務。預計最早在6月份掛牌,在港股集資規模預料將達34億美元。

這麽精細化的“傳聞”可不是媒體能做到的,京東沒有正面否定,市場更傾向於相信了,畢竟有阿裏成功的先例。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深刻影響了中國互聯網行業的格局,也給京東的業務帶來變化。近期的采訪中,徐雷回顧了京東如何經受住了新冠疫情最初給業務帶來的沖擊,並闡述了未來的發展計劃。

徐磊認為,隨著消費者轉向微信等社交媒體的商業平臺,未來五年內,作為集團旗艦業務的京東購物平臺對公司營收的貢獻將會低於50%。他希望打造更多針對不同消費者和購物習慣的平臺,就像京東最近推出的類似於Groupon(團購)的折扣App。新冠病毒疫情促使京東加快了行動的腳步,因為疫情使人們更加青睞那些提供了從視頻直播流媒體到聊天等多種功能的App,也使定制化服務更具吸引力。

徐雷在接受壹次視頻采訪時稱:“許多人仍將京東看作壹個購物網站,但實際上我們有許多業務,銷售額來自線上線下各種渠道。京東將與用戶更緊密地聯系在壹起。京東將無處不在。”

說到長遠打算,徐雷想推出多種新舉措,助力京東向以供應鏈為核心的全渠道零售商加速轉型。但在某些方面,京東還遠遠落後。疫情期間,生鮮農產品成了搶手貨,但京東在這方面的行動不夠迅速,其七鮮超市在全國只有20家左右,而旗下的盒馬鮮生已有百余家。

壹些投資者認為,隨著競爭的加劇,京東微薄的利潤率可能會被進壹步壓縮。總部位於新加坡的畢盛資產管理公司(APS Asset Management)在2020年3月寫道:“我們認為,京東沒有可能靠這點利潤率存活下去,除非發生意想不到的情況,比如阿裏巴巴不再大打價格戰。”

但徐雷顯得胸有成竹。也許和他在部隊大院長大有關,他說話有時會帶點軍事化色彩。徐雷表示,關鍵是帶好隊伍,打有準備的仗。

他說:“面對戰爭,需要統壹思想。京東現在已經調整完畢,只待開戰。”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生活:关于母亲节的这些事实 你有必要了解一下→ 猛戳這裏
生活:劉強東不斷隱退 那麽現在到底是誰在掌控京東?→ 猛戳這裏
生活:微信請假算數嗎? 最高法院對訴訟證據設了新規定→ 猛戳這裏
生活:天太熱想摘口罩怎麽辦?鐘南山等專家這樣說→ 猛戳這裏
生活:「疫」往情深/美食攝影撐餐企 港青拍出人情味→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关于母亲节的这些事实 你有必要了解一下
下一篇
微信請假算數嗎? 最高法院對訴訟證據設了新規定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