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讓中醫藥沿著“一帶一路”走出去

讓中醫藥沿著“一帶一路”走出去

“一帶一路”倡議給中醫藥國際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性機遇。中醫藥作為我國具有原創優勢的傳統醫學,在“一帶一路”合作實施中作為我國獨特的名片,能發揮特殊作用。

中醫藥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民族傳統醫學之間具有相同性,又各有特點,是我國與沿線各國進行醫學交流的重要方面。加強中醫藥國際合作,對促進在西方國家傳播中醫藥具有重要意義。

作為“一帶一路”沿線的中歐國家,中醫藥在捷克發展狀況如何?中醫藥接受度如何?如何加快中醫藥在捷克的合法化,為中醫藥國際化助力?在科技部國際合作培訓項目的支持下,中國中醫科學院黨委副書記楊龍會教授與國外專家一起,對捷克中醫藥發展的歷史、現狀和未來進行了研究、分析和展望。

捷克是歐洲較早開展中醫教育的國家

楊龍會教授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介紹,捷克的傳統醫學主要包括巴赫花療法、特異性免疫調節自我療法、耳針治療等,傳統醫學被看作替代醫學,尚未合法化,也並未納入當地醫保範疇。

捷克國家圖書館中存放著最早將中醫藥帶入歐洲的波蘭傳教士蔔彌格(1612-1659年)的筆記手稿,其中,有五臟六腑、十二經脈和中草藥的素描圖,還有有關切脈診斷方法的記載。1925年,克蒙(Cmund)教授開始運用針灸治療風濕病和腰痛;20世紀60年代,捷克醫學院為研究生開設為期3周的中醫藥課程,提供中醫藥知識學習;20世紀70-80年代,針灸療法結合西醫理論,為該國現代針灸學的發展奠定了基礎;20世紀80-90年代,捷克醫生開始針灸基礎和臨床研究並取得一定進展,例如諾沃提尼(Novotny)醫生和哈利諾夫斯基(Halinovsk)醫生從事針灸穴位解剖研究,耶茨丁斯基(Jezdinsky)醫生開展針灸消炎與止痛的實驗研究,這些成果也得到了國內外科學界的認可;20世紀90年代後,隨著中國改革開放,中捷兩國的交流日益頻繁,兩國針灸及中醫的交流進一步增多。

捷克是在歐洲較早開展中醫教育的國家。20世紀90年代,在捷中醫學會的幫助下,布拉格第一中醫學校成立。1998年,第一中醫學校開始得到中國專業中醫機構和人士的幫助,課程不斷完善,並設立了中醫、中藥、針灸、推拿等不同中醫專業。與此同時,中捷兩國人員合作於1997年在捷克合並創辦大河道中醫學院,每個寒暑假開設培訓課程,並於2005年開設針灸和中醫藥專業的四年製課程,為該國及中歐周邊國家培養了一批中醫藥人才。

來自捷克、參加了第一屆中醫藥臨床實踐與研究進展國際高級研討項目的本多娃(Bendova)醫生,是第一中醫學校的創辦人之一。據她介紹,目前第一中醫學校的教師多為從該校畢業的西醫醫生,他們利用休息時間誌願進行教育與管理工作。從2004年起,本多娃醫生開始在捷克及中東歐最古老的大學——查理大學(Charles University又稱布拉格大學,成立於1348年)的兩所西醫院校裏教授中醫。根據本多娃醫生及學生開展的一項當地民眾對中醫藥態度的調查顯示:民眾尋求中醫治療的主要目的是改善身體整體狀況,75%經過中醫藥治療的病人都認為中醫有效;針對專業人士的調查顯示,盡管目前中醫治療方法尚未被官方認可,但他們仍然堅信中醫療效,並自願進行學習與實踐。

相關法律法規使中醫藥在捷克發展受限

楊龍會教授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介紹,隨著中醫藥在捷克的不斷發展,布拉格、皮爾森等地均已開設近百家中醫或針灸診所,以治療慢性病和不孕不育癥為主,多數由西醫從業者開業,聘請來自中國的中醫師提供中醫藥、針灸方面的治療。同時,隨著捷克民眾對中醫藥需求的增加,部分療養院也聘有中醫師從事針灸按摩等工作。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中醫藥在捷克具有一定的接受度,尤其是針灸,已在神經性疾病中得到較為廣泛的應用。

相比較針灸而言,中草藥在捷克的使用有限,主要作為保健食品由少數認可中草藥療效、並具有執業醫師資質的西醫醫生使用,多數捷克專業人士及民眾仍對中草藥持懷疑態度。特別是在2004年歐盟頒布《傳統植物藥註冊程序指令》後,歐洲對中藥的註冊進行了嚴格要求:規定“在申請日之前至少已有30年的藥用歷史,其中包括在歐共體內至少已有15年的使用歷史”。由於在法令頒布後7年的過渡期內,無成功正式註冊的中藥材,此後中藥材都存在隨時面臨被監管的風險,嚴重影響了其在歐盟國家的使用。

捷克的首部針灸法規依據1976年捷克衛生部的公告製定,並於1981年進行了修改。1994年,針灸治療被納入捷克國家醫療保健系統。捷克政府規定,只有完成相應針灸課程的醫生,才能進行針灸治療。中醫醫生在捷克尚不具備合法的獨立行醫資格,只能掛靠在具有西醫執照的診所名下才能開展針灸、推拿等中醫診療活動。2017年7月,在捷克中醫團體及人士的推動下,政府頒布了《中醫非執業醫法案》,此法案是對中醫開展執業的許可,但由於條件苛刻,多數人難以達到要求。由於多種原因,該法案在實施不到一年後,於2018年6月取消。

深化交流合作,推動中醫發展

“雖然中醫藥在捷克具有一定的接受度,尤其是針灸,在神經性疾病中得到較為廣泛的應用。但中藥在捷克的使用受到限製且中醫執業尚未合法化,使中醫藥在捷克的發展受到較大阻力。”楊龍會說。

因此,對於中醫藥未來在捷克的發展,楊龍會建議,“應深化多層次、多領域交流合作,並通過開展高水平中醫藥學位教育,加大中藥與非藥物療法宣傳和普及,推動中醫藥在該國的發展”。

楊龍會告訴記者,近年來,中捷兩國政府間務實合作日益深化,衛生已成為中捷雙邊合作中最為重要的領域之一。自2013年起,雙方相繼成功舉辦兩屆“中捷衛生論壇”,在基礎醫學、臨床醫學、傳統醫學、傳染病防控等方面開展了多層次的務實合作項目;2013年上海市政府與捷克衛生部簽署傳統醫學領域合作協議,深入推進了中捷兩國在傳統醫學領域的合作;2015年,上海中醫藥大學曙光醫院與捷克赫拉德茨·克拉洛維大學醫院共同簽署了《中捷傳統中醫藥領域合作諒解備忘錄》,同年6月,中東歐地區首家中—捷中醫中心在布拉格正式成立。

“由此可見,兩國政府在中醫藥領域已開展高層次的合作。”楊龍會說,“因此我們應在現有基礎上,在政府合作的框架下,通過開展高水平醫療人員交流、設立國際合作項目專項、共同開展學位與繼續教育等形式,加大中捷兩國醫院、高等院校及科研機構在中醫藥臨床、科研、教學的多層次多領域合作,進一步落實政府間合作,推動中醫藥臨床應用的深入開展,並以捷克為中心,帶動中醫藥在中東歐國家的發展,推動中醫藥真正融入當地醫療衛生體系。”

楊龍會認為,中醫藥在海外推廣,需要更多高水平的人才。經過20余年的發展,在捷克第一中醫學校的帶動下,捷克相繼成立多所中醫學校。為捷克、斯洛伐克及周邊中東歐國家培養了一批以西醫醫生為主的中醫藥實踐者與傳播者,並在該國及中東歐國家產生良好的影響。目前,中醫藥等傳統醫學療法在捷克及世界受到普遍關註,對於捷克這樣具有一定中醫教育基礎的國家,吸引相關人員來華學習及派出教學人才已不能滿足日益增長的教學需求。“我們應該借助該校在中醫藥教育方面奠定的基礎,通過開展院校間的合作、政府支持,在該國開設中醫藥研究生甚至是博士學位課程,為捷克及周邊國家培養更高水平的中醫藥人才。”楊龍會說。

發揮中醫藥“治未病”特色,消除疑慮,提高接受度

如何消除民眾尤其是專業人士對中草藥的疑慮,提高接受度,是中醫藥在推廣過程中必須直面的問題。

楊龍會告訴記者,根據華盛頓大學健康度量評估機構數據顯示,導致捷克人口死亡和殘疾的主要疾病為缺血性心臟病、腦卒中(中風)、阿爾茨海默病、肺癌、結腸直腸癌,近年來增長最快的疾病是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以及阿爾茨海默病。

楊龍會認為,應以專業人士為主,針對阿爾茨海默病等西醫療效欠佳的疾病,系統介紹中醫藥最新的科學研究成果、並明確適應癥及不良反應,從而提高中草藥的可信度與使用度。“同時,我們還可以發揮中醫藥治未病的特色,針對中風、阿爾茨海默病、癌癥等高發疾病,製定中醫保健養生方案,充分利用‘中-捷中醫中心’等現有機構,向捷克民眾義務開展健康講座、養生保健、健身功法等非藥物療法的宣傳與推廣,全面推動中醫藥在捷克的普及。”

中醫藥在捷克的發展已具有一定基礎與規模,中捷兩國長期的友好關系也推動了中醫藥領域的合作。楊龍會深信,在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發展契機下,中醫藥在捷克將面臨更大的機遇與挑戰。

讓中醫藥沿著“一帶一路”走出去

近年來,隨著企業赴海外投資的步伐日益加快,中醫藥越來越受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關註。2018年11月,中國和巴基斯坦兩國總理共同簽署了《中巴聯合聲明》,明確指出:“要加強傳統醫藥領域的合作與研究。”響應國家倡議,一批民營企業紛紛走出去對接。

“中醫藥走向海外往往以‘食品’身份落地,而不是以藥品經臨床試驗註冊方式。”全國政協委員、湖南省政協副主席張健指出,當前中醫藥“出海”仍存在出口產品結構不優、註冊準入門檻較高、海外流通渠道缺少等突出問題。

為切實支持走出去的中醫藥企業順利發展,促進中國中醫藥企業多層次、多維度參與不同國際化分工合作,張健建議,以具體舉措支持中醫藥企業走出去。

針對已成功走出去的中醫藥企業,張健呼籲相關部門進行專題調研,了解掌握企業存在的具體問題,形成問題清單,以務實舉措幫助解決問題。例如,對於成功走出去的創新型中成藥,將其納入國家基藥、醫保目錄,以利於其在國外獲得醫保身份,產生更大影響力和帶動效益。

“目前,我國大部分中藥企業正在做的一步即產品輸出。”張健建議,相關部門應支持鼓勵中醫藥企業根據目標市場及產品特性,優先占領傳統植物藥、保健食品、膳食補充劑等市場,進而向高端嚴格的植物藥市場靠近。此外,還要支持鼓勵中醫藥企業通過海外投資、產業落地、品牌收購、兼並重組、聯合投資等方式,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實行建立分公司、子公司,聘用當地員工,融入當地文化,嵌入當地經濟模式等本土化發展戰略。

博鰲看中醫

6月1日,博鰲亞洲論壇第二屆全球健康博覽會及多個重磅論壇在青島啟幕。為推廣傳統中醫藥文化,山東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在博覽會現場特別設置了中醫體驗館,作為面向全球嘉賓宣傳中醫藥的重要窗口,吸引了不少嘉賓的目光。

2016年2月,國務院印發《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提出實施“一帶一路”和“走出去”戰略,急需推動中醫藥海外創新發展,這是新時期推進我國中醫藥事業發展的行動綱領。同年10月,《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發布,指示以雙邊合作機製為基礎,創新合作模式,加強人文交流,促進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衛生合作。2016年底,《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劃》出臺,全面部署了中醫藥對外開放新格局。“一帶一路”倡議給中醫藥國際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性機遇。中醫藥作為我國具有原創優勢的傳統醫學,在“一帶一路”合作實施中作為我國獨特的名片,能發揮特殊作用。

2021年博鰲亞洲論壇全球健康論壇大會的召開,完美詮釋了“一帶一路”的中醫藥發展思路。山東省中醫院中醫體驗館在精心準備的悠揚繞梁、珠玉落盤的古琴表演中掀開了傳統文化的面紗,如夢似幻的敦煌舞蹈引導著嘉賓們恍如走進絲綢之路,開始探尋中醫文化的博大精深。

山東省中醫院脈診展區由系統辨證脈學創始人齊向華教授帶隊,滕晶教授、丁曉博士參加,團隊成員年齡跨60年代、70年代、80年代,老中青三代齊聚青島,通過脈診展示了“傳承”的意義。

在脈診展區,系統辨證脈學團隊成員遵循團隊“脈-證-治”一體化診療模式,為與會嘉賓仔細診脈,依據脈診結果,針對每一位嘉賓的體質、現病史、既往史、“未病”情況、調攝、宜忌等進行耐心講解與指導,並根據健康狀態進行現場針對性針灸、中藥透竅、穴位貼敷刺激等治療。

齊向華教授向博鰲亞洲論壇秘書長李保東、博鰲亞洲論壇全球健康論壇大會主席陳馮富珍、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駐華高級顧問北京辦公室負責人海博、中國工程院院士俞夢孫等嘉賓介紹系統辨證脈學的功能,及系統辨證脈學智能化脈診儀的研究現況及前景,李保東秘書長肯定了系統辨證脈學的成績,並提出進一步智能化研究的必要性。

脈診展區來賓絡繹不絕,場面熱烈,常排起長隊,診療結果獲得嘉賓的高度評價,連連稱奇。脈診展區作為中醫藥體驗館最具中醫特色的風景之一,吸引了廣大參會嘉賓的關註,面向全球嘉賓很好的展現了中醫藥文化與診治成果的尊嚴與自信,向世界展示了中醫傳承的獨特魅力。

神奇的針灸體驗

在2021年6月2號的第二天大會活動中,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和山東省衛健委領導在任勇院長的陪同下,來到山東省中醫院中醫體驗區巡館針灸體驗區,楊佃會教授首先向各位領導介紹了針灸科的傳統特色療法,同時重點介紹了穴位貼敷療法和浮針療法。

前來咨詢體驗的來賓絡繹不絕,場面熱烈,針灸科楊佃會教授和陳新勇副主任醫師向參會的各位領導和來賓介紹了針灸科的特色優勢,如毫針刺法、穴位貼敷、耳穴綜合療法、浮針、穴位埋線、耳穴壓豆等特色傳統療法,並現場給就來體驗的參會人員進行了針刺、耳穴壓豆、浮針治療、拔罐、放血等多種針灸治療體驗,獲得大家廣泛的好評和贊譽。

現場有一位腰扭傷的患者,楊佃會教授只給他針了手三裏和後溪兩穴,並且當場讓他做彎腰、下蹲等動作,患者癥狀立即緩解。還有一位肝氣郁結男性患者,因頭暈、睡眠差,楊佃會教授針百會、印堂、內關和太沖,患者立即感覺胸中氣通暢了許多,一直表示感謝。一位因勞累出現咽喉腫痛工作人員,通過點刺少商放血明顯好轉。多位常年頸椎病,雙肩僵硬疼痛的人員,經過浮針一次治療,癥狀明顯好轉,患者感覺立刻輕松許多。

在山東省中醫院這樣的快速緩解患者病痛的神奇例子太多太多,一般是治好這位,患者又介紹其他人來體驗,充分說明針灸的簡便效廉、適宜基層推廣應用等特點。在本次體驗的參會人員中,主要頸肩腰腿痛、失眠、高血壓、月經不調、咽喉腫痛,既有初次接受針灸的,也有些是曾經用過多次針灸,許多患者通過針灸治療,接受並熱愛上中醫療法,最終成為參與推廣中醫藥文化的一員。

綻放中醫魅力的推拿展示

來中醫特色體驗區體驗推拿的嘉賓絡繹不絕,山東省中醫院推拿科李華東主任坐診於中醫特色體驗區vip診室,對嘉賓們進行仔細地詢問和檢查後,他采用了推拿、針刀、拔罐及導引等療法,進行針對性地治療,耐心詳細地指導了患者的日常活動姿勢。

前來體驗參觀的嘉賓有因長期久坐出現頸肩腰部慢性疾病,也有因急性扭挫傷疾病咨詢診療,李華東主任結合中醫經絡理論和西醫解剖學理論闡釋了其病因病機,並對日後預防此類疾病的動作進行一一糾正。

薛琨醫師采用推拿、針刺、浮針、岐黃針等多種方式進行治療,運用中醫“形神一體觀”理論向嘉賓們宣傳預防脊柱關節類疾病和內科疾病的保健知識,廣受嘉賓歡迎。有肩臂痛不能舉者,行浮針治療後,短短十分鐘,活動入常,療效顯著。也有很多國際友人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感受推拿療法,結果被中醫的神奇效果折服。

王建民醫生詳細詢問各位嘉賓的病情,認真進行檢查、診斷,耐心解答患者提出的各種問題,針對目前頸椎病發病普遍化、年輕化的情況,重點宣傳了頸肩部的保健知識。同時,推拿過程中,也講解了中醫傳統文化和知識,向嘉賓介紹了山東省中醫院中藥、自製劑、脈診、針灸等方面的風采,讓嘉賓們體驗到了傳統中醫的魅力。

唐爽醫師通過調整就診者的頸部活動並糾正其睡眠和坐立位姿勢,改善頸肩腰部疼痛癥狀,並通過刮痧、點穴療法緩解肌肉痙攣,演示日常頸肩部自我保健推拿,嘉賓們經過推拿後均表示療效顯著,疼痛明顯緩解。

具有創新精神的中醫外治法

山東省中醫院外治團隊由楊繼國教授、魯士友副主任醫師、郝明耀主治醫師組成,經過精心的準備,給來自全球的嘉賓展現了中醫外治法的“簡便”和“效驗”,現場展示臍療、督灸、藥物罐、耳穴壓豆、全息診療等經過幾代省中醫人開拓創新的中醫外治技術。

山東省中醫院外治團隊的體驗區域,經常有嘉賓駐足,他們被郝明耀主治醫師所製作的面圈所吸引,一塊面團、一勺中藥、一個艾炷,放在肚臍上能治療疾病嗎?能調理身體嗎?來自全球嘉賓的疑問在郝明耀的介紹和他們現場體驗後得到了滿意的答案。甚至還有上一屆參會的嘉賓特意尋求臍灸治療,他只有簡單的一句話“做臍灸的時候我都睡著了”。

臍療法有著悠久的歷史,根據民間傳說及後世醫籍的記載推測,臍療法早在殷商時期便已經開始使用了。山東中醫藥大學高樹中教授及其團隊突破了臍療“蕎面圈其外,填藥蓋槐皮”的操作方法,於全國率先選用小麥面粉製作面圈,解決了取材不方便,操作繁瑣等問題,並且確定了臍療優勢病種的灸量標準,面圈的製作和艾柱的製作構成了臍療的技術操作規範,實現了從臨床經驗到技術規範的跨越,整套操作規範被納入中華中醫藥學會頒布的《中醫治未病技術操作規範》。現在的臍療已經從山東走向了國內外,在本次論壇後必將再次掀起熱潮。

一個像長面包的底座,上面排了一排“毛毛蟲”,這可能是沒有見過督灸的論壇嘉賓對這個模型的初步印象,而這個模型是由魯士友副主任醫師製作的簡易的督灸模型,由於考慮到會場沒有適合的場地現場操作督灸治療,而僅僅憑借文字和圖片介紹不能夠使醫院特色的療法—督灸全面展示,魯士友副主任醫師使用橡皮泥模擬了生姜泥,“姜泥”上放置梭形的艾炷,一個簡單而又直觀的督灸模型就出現在了嘉賓的面前。充滿好奇和疑問的嘉賓在魯士友副主任醫師的講解下對督灸這種特色療法有了深刻的認識,更有很多嘉賓紛紛表示要到山東省中醫院體驗督灸治療。

此外,全息診療、耳穴壓豆、穴位點壓、藥物罐等外治療法也深受與會嘉賓的歡迎,參與體驗的嘉賓100余名,外治團隊在與嘉賓交流的過程中使他們更全面的了解了山東省中醫院,了解中醫的診療理念,傳播健康的生活方式,這也體現出論壇的主旨“健康無處不在”,為國家的大健康戰略增磚添瓦。

根據 一帶一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一帶一路:七國集團基建計劃替代不了“一帶一路”→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遼寧融入共建“一帶一路” 打造全面開放格局→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有機銜接“一帶一路”推動與東盟區域經濟的聯動發展→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楊淩自貿片區:融入“一帶一路” 構築現代農業創新高地→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G7設局要取代中國“一帶一路”?外媒潑了一盆冷水→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一帶一路市場火熱 訂單增勢強勁
下一篇
做“一帶一路”向西開放的前沿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