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周迅:網友說我老我哭了 但現在我敢說出來

周迅:網友說我老我哭了 但現在我敢說出來

因為演了如懿,周迅接連一段時間都被推到風口浪尖。先是有人批評她“女兒死了都不會哭”,又刻薄她已經演不了年輕的如懿,還有人更直接地說她“老了”,臉都腫了。對一個女演員,這些評價每一句話都是插到死穴上,雖然可能只是看客在飯後茶余的話茬,周迅卻真的因為這些話哭了。

她在化妝間裏做了採訪,穿著隨性,講話率真。這一晚她要參加自己電影的首映禮,這是她和日本導演巖井俊二的第一次合作,她在巖井俊二電影《妳好,之華》中飾演之華。這個電影的第一場戲,之華就出現在親姐姐之南的葬禮上,她神態凝重,但並沒有哭天搶地,如同在《如懿傳》裏剛剛失去了女兒的如懿,面對死亡,她沒有哭。周迅說,死亡不是一個沈重的事,是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而每個人的情緒爆發點不一樣,不是每個人都像傳統影視劇造成的刻板印象一樣。她舉了一個例子,提到自己的外婆去世,當時她也顯得平靜,而悲傷在一年後才突然到來。這些是生活的閱歷,而她希望把這些真實的體驗放在自己的作品裏。

作為如懿的周迅面對死亡沒有哭,作為演員的周迅在面對網友們的嚴苛評論的時候卻哭了。她大概有些慌了。一個女演員被人指責年老色衰當然是令人難過的,而更令她驚惶的是衰老本身,年齡確實是在增長,而沒有人熟悉衰老,沒有人曾經衰老過,她和很多人一樣,第一次意識到身體在變老的時候,並不知道那是怎麽一回事。她敢於主動把這件事拿出來說,並不意味著她完全不在乎這件事,相反,她在意,但是她不介意去討論它。女人也好,人也好,都會變老,都會死亡,這是她二十幾歲的時候從沒想過的事,如今她願意去思考,因為誰都不能避免衰老和死亡。

提到少年如懿,周迅為自己辯解,在連軸轉地拍了九個月的戲之後,她已經非常疲憊,恰好又遇到生理期,臉都累得浮腫了,而生理期是沒有辦法規避的。她還是和多年前一樣,如同觀眾們印象中的耿直“迅哥兒”,心裏有什麽都能直爽地說出來。她心裏沒有既定的條框規矩,還會為很多事辯白,比如為什麽要歧視家屬羞於對外講自己的親人患上了抑郁癥?為什麽只有男人不可以塗口紅?周迅或許不知道,是這樣的直爽和明快,讓她在四十歲仍然保持著少女感。

搜狐娛樂:巖井俊二和周迅兩個名字,似乎總讓人產生已經合作過的錯覺,但實際上《妳好,之華》是妳們的第一次合作。

周迅:其實我也沒想到會和他合作,是突然來的,速度非常之快。我是過年前第一次見到導演巖井俊導演,然後陳可辛導演就把劇本發給我,看完當時就很喜歡,也沒想到這麽快就公映了。

就像《樣子》這首歌(《妳好,之華》的主題曲)裏的歌詞:有些事像是有安排,有些事卻來得突然。這個就是來得非常突然,而且就是這麽順利地完成了。所以我覺得人生裏面妳會碰到好多這些。我覺得我不是說好多這些突如其來就順利,就像是有安排的。這件事情是非常完整地印證了這句話。我小的時候也看巖井俊二的電影,也想能不能演他的電影呢?後來這件事就擱置在這,因為覺得可能性不太大,沒想到在我這個時候的接了,生命很奇妙。

搜狐娛樂:最初導演要的“之華”是一個什麽樣的角色?

周迅:其實他沒有說太多,劇本裏也沒有說太多這個人的性格,給了就是有一些設定。她是一個家庭主婦,有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對老公也很好,沒有什麽家庭矛盾,生活得非常平靜。對她性格的描寫主要是在回同學會的時候上台發言,那是唯一的一次。之華上台的時候扭捏,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麽,而姐姐之南是從小就很會公開發言的,所以之華那種摳摳縮縮表現了她的個性。

搜狐娛樂:妳有加入一些自己的東西在裏面嗎?

周迅:主要是生活的一些細節,比如片中浴室剛開始比較亂,我說我不要這麽亂,浴室是否整潔顯示一個家庭主婦的性格,我要求必須幹凈。這點來自於我媽媽,媽媽就是一個非常整潔的人,所以我的習慣也是。我在電影裏就是我們現在說話這樣,很生活很自然。我希望呈現這麽一個狀態,沒有太多設計。大家都都是放進了自己說話的一些節奏和方式,這也讓這個戲很接地氣,沒有必要拿去拿腔拿調。這個故事第一場就是就是面對死亡,電影是從一個親人的死亡開始。每個家裏都有親人的死亡,會讓妳去回想起一些事情。

搜狐娛樂:好像之華並沒有很悲痛,親姐姐去世了,她情緒似乎很平靜。

周迅:可能大家被一些影視劇既定的表演方式限制住了。我自己外婆走的時候,我也是很平靜,人的情緒可能爆發點不一樣,在外婆走後一年我才覺得特別悲傷。演《如懿傳》,大家就會說,妳在那個點為什麽沒有哭?是因為性格就不一樣,還是因為大家被好多影視劇給限制住了?好像一定要在那個點一定是這樣的情緒?很多劇本裏的很多台詞,在生活裏的真人根本不會那麽文縐縐地說話,我們就會改成一些生活化的表達。除非是文學性特別強的電影,像是徐浩峰導演的,但是他的電影體系是另外一套的。什麽樣的電影用什麽樣的表達方式,比如如懿要是滿口清朝詩句,那可能不會有那麽多人關註了。要跟觀眾溝通嘛,是應該最讓人明白的。

搜狐娛樂:現在人其實離開手機和即時通訊軟件都沒法活了一樣,但是這個電影提供了一個寫信這樣的溝通形式。對很多00後來說可能寫信交流都是很陌生的。

周迅:最近大家就開始聽黑膠,又開始玩膠片,玩手持攝影機。對00後們來說,寫信是完全新鮮的,新鮮的就是好的嘛。這也是一種很浪漫的溝通方式,需要一些時間去想,需要享受回信過程的那種拉長的思念和期待。但是我呢不是那種愛寫信的人,我覺得我有很輕微的讀寫障礙,除了劇本很難安靜地在那看完很多句子,上學的時候我連必有都沒有過。寫信,最清楚的就是就是我初中同學,我那時候剛到杭州去讀書,就和同學互相寄明信片。

搜狐娛樂:總是感覺妳可能是小的時候會收很多情書的那種。

周迅:還真的有,當然有過幾封,自己也寫過,十幾歲的時候。最多的是給父母親寫信,爸爸一直留著那些家書。

搜狐娛樂:電影裏面還有一個很好玩的橋段,就是秦昊突然到訪的時候,之華當時正在一個她的忘年交家裏,她馬上問老爺爺,說妳有沒有可能有一支口紅。

周迅:因為不確定他和婆婆的關係,我當時就把口氣改成試探性的問。在慌張的時候,口氣是這個樣子的,沒想到他真的有。

搜狐娛樂:為什麽口紅對女性如此重要?在看這個電影的當天刷到了一條新聞,提到一個品牌在廣告詞裏印上了“不塗口紅的妳,和男人有什麽區別”,這個廣告引起了很大的爭議。而之華在與秦昊見面前到處找一根口紅。

周迅:有些時候臉色差了,塗口紅會臉色比較好,尤其是隨著慢慢衰老,妳自己的唇色已經褪去了一些紅色,塗一點口紅比較精神。男人塗口紅也是可以的啊,我自己的經驗來講,有些時候出門我就覺得臉色實在是差,就塗一點,大家都有體會,如果男人想要這樣做,當然也是ok的啦,不應該有界限,男人也需要修飾自己,現在很多化妝品都有男士口紅了,為什麽只有女人能用,男人在秋冬天的北方就活該被幹死呀?對吧。

搜狐娛樂:巖井俊二導演很喜歡拍這種“雙生花”的電影,之華的姐姐之南成年後其實一直沒出現,都是妳在處理她的關係。怎麽去面對這個幾乎是虛擬的姐姐?

周迅:其實通過劇情交代,大家也知道她後來是得了憂郁癥。我還記得秦昊在電影裏問了我一句話,說,姐姐是抑郁癥去世的,為什麽不能跟別人說?所以我們要想想,為什麽家人得了憂郁癥就不能說出來,好好地治療它?抑郁癥、自閉癥、殘疾,家人有了這些問題,為什麽不能別人說出來?社會給的是什麽框架?為什麽家裏有人得了憂郁癥會受到歧視?一些條條框框,到底是什麽時候在妳心裏種下的?我前陣子哭,就是因為網上有人說我老了。然後我就坐著仔細想,是不是這樣?對,當然是,因為我是女演員。那我為什麽會那麽難過?第一,我是一個女演員面臨衰老,還有,我作為一個人,我第一次接觸這個狀態,沒有人熟悉衰老。

搜狐娛樂:沒有人曾經衰老過。

周迅:對吧?沒有人熟悉衰老,這就是一個問題,一定要清是從哪來的這些東西。就接下來想一想,自己一直不在乎這些事的,這是怎麽了?我覺得活在這個世界,我無形當中受到了一些控制。現在來說,完全過去了是不可能的,因為我也是第一次面對,但是我能把這件事說出來了,就說明我想清楚了。明白這件事之後怎麽去做?選擇哪一面?這都是一個過程吧。妳可以去鄙視一個人的人品,可妳不能鄙視一個人的衰老。

搜狐娛樂:除了衰老,還有什麽是妳以前不在乎,現在卻很在意的?

周迅:我覺得是知道了人會死,變得更珍惜,以前不在乎這個事情。我身邊有親人不斷地在死亡,我的同學前幾年也去世了,妳看今年走了多少人。我小的時候面對了我爺爺的死亡,那個時候就知道人會死,但我那時候才上五年級,沒有想得那麽透徹。希望自己更自由地活出我喜歡,但是不可能跟翻書一樣,一下子就什麽痛苦都沒有了,妳肯定要去經歷一些。當妳想到人確確實實會死,就會覺得好多事都會放松。這不是一個沈重的話題,這是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我們每個人都要接受它。十幾二十歲的時候都在拍戲、戀愛、拍戲、戀愛,哪想過生老病死這件事?

搜狐娛樂:大家都很奇怪妳為什麽可以一直保持少女感。

周迅:其實我也很納悶,什麽叫“少女感”?可能大家在《大明宮詞》、《像霧像雨又像風》裏對我印象深刻,可是我覺得少女感不只是在這個年齡上,而是妳自己的心裏是什麽樣的。我覺得對少女感的這個定義大家還是有成見了,少女其實不應該只指在十八九到二十多歲的女孩。

搜狐娛樂:現在中國的大部分的影視的女主角似乎給30、40歲的女演員很少空間,要麽去演青春靚麗的類型,要麽就突然變成婆婆阿姨了,很多女演員還在拼命得向青春靚麗靠攏,似乎很少有精彩的適齡角色留給這一個人群。

周迅:其實40多歲的也在演,像是雯麗姐,只是可能不像流量型演員那麽受關註。參加的活動少了,曝光率少了,大家就覺得妳沒戲拍,其實還都在拍。從市場接受度,作為演員我也不能理解,還是可以去嘗試和開創的東西,現在在互聯網的豐富,也不一定要去跟風。比如大家喜歡的某流行偶像劇,我也看,可是看不進去,情感已經沒有辦法溝通了。

當時《如懿傳》的時候,我真的連著拍了九個月,期間只休息了三天。我也有我的例假期,會身體狀況不好。誰知道拍了九個月,這幾場戲會最後拍?但觀眾不看這些。少年如懿的年齡也從16調到20歲,我是覺得我有這個能力接下來,比如我到50歲,我會建議導演去找一個相對跟我比較像的年輕演員,我不是一個會欺騙自己的人。

來源:搜狐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人物訪談 » 周迅:網友說我老我哭了 但現在我敢說出來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