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石上岩下/陸春祥

石上岩下/陸春祥

圖:縉雲岩下村有「石頭村」的別稱岩下

1、

岩叫百丈岩,數道飛瀑直接撞下山谷,白練如絲,險峰下的村子,自然就是岩下村了。岩下藏在括蒼山脈的起始峰處,海拔六百多米,東臨仙居,北接磐安,距縉雲壺鎮十五公里。

岩下有一條古道,從縉雲到仙居,曰普通嶺。但普通嶺不普通,它在一千五百年前的魏晉南北朝時期,卻是條重要的鹽道,婺州、處州到台州,鹽夫們挑着鹽,必須要經過此地,然後通過水陸路集散。

自兩漢開始,鹽鐵一直國家專營,到魏晉南北朝時期,商品經濟不發達,食鹽更突出地顯現着國家財政與社會發展的重要地位。浙東瀕海一帶,基本上都是鹽業生產的重要基地,歷朝都重視。

普通嶺上下,常見的場景是,崇山峻嶺間,古道蜿蜒曲折,兩旁的樹木交叉掩映,鹽夫們挑着鹽擔,拄着搭柱,一步一步穩穩地走着,儘管重負,儘管艱難,幾百米就需要補充體力,但他們的腳步卻邁得堅實,擔子上是他們全家的生計,唯有安全送達,才有生存的希望。一月一月,一年一年,年復一年,他們從青年挑成了中年,從中年挑成了老年,挑不動了,兒孫們接着挑,一個朝代結束了,鹽夫們的後代依然在挑鹽。

望着百丈岩上飛濺下來的白練,踩着鹽夫們走過的古道,我的思緒也隨古道向前延伸,一直延伸到東海邊,鹽田上。

2、

朱元璋的孫子朱允炆,建文帝,繼位後的第五年七月(公元一四○二年),就被他的叔叔朱棣打得不知去向。而這一年,有個叫朱慶的朱姓人士,他率着族人,遷居到岩下建村。朱姓是明朝的皇姓,但不是朱皇帝的後人,他們的始祖,是五代梁太祖時期的朱國器,曾任山東淄州刺史,後被貶至永嘉司戶,後人就一直散居在南方各地。

朱氏宗祠,坐落在岩下村南的顯眼處,從祠前往上走,就是普通嶺。三進兩院的宗祠,緊致靈巧,外牆正面青磚,其餘立面均為石砌。現有祠堂建於一六八三年,三百多年,也算經歷了不少世事的滄桑。這裏是朱姓後人議大事斷家務的權威所在,一個決定的作出,如同那些石頭一樣,堅固而不可更改。

下午四點,我在村口朱偉萍的燒餅店前停下腳步,肚子並不餓,但我還是特意買了一個燒餅,為的是和她閒聊而不影響她的生意。五十來歲的朱,幾年前自己做出了回家做燒餅的決定,當然,這個決定並不需要放到祠堂去討論,現在看來,回家十分正確。岩下村每年約有十萬人來玩,以前她在外面做燒餅,現在家門口就能賺錢,外面賣八塊一個,家門口五塊一個。不要小看這縉雲燒餅,鬆脆香軟,誘人得很。潛春紅部長說,縉雲燒餅已經全國開爐烘烤,十八億的產值讓縉雲燒餅風光無限。

3、

初次踏進石頭村,到處都是風景。

山高路遠,岩下村的朱姓後人,修路造橋建房,均就地取材。里坑溪、百丈前溪、岩下溪,還有那深深的大山,溪中山上,到處都是石頭,大小不一顏色各具的石頭,極好的建築材料,削去棱角的亂石,一一堆疊。它們變得十分聽話,儘管有些小縫隙,但都互助團結,組成結實的聯盟。看那些門樑,竟然都是長條青石,儘管不規則,卻也是石頭中的傑出者,它們的肩膀寬闊,擔着比別的石頭更重的大任。石頭房冬暖夏涼,極具藝術氣質,我們走進岩下村,彷彿進入古希臘古羅馬的城堡,神秘而新奇。

看一個村子有多古老,有時候只要看看村裏的樹就行。里坑溪邊,毛竹山下,四棵紅豆杉,一棵香榧,粗壯茂盛,它們都和岩下村同齡。這應該是建村之始就栽下的,古樹們會說話,會思維,它們見證了岩下村六百多年的風雨,如今依然蔥萃,迎接着四方紛至而來的遊人。

幾乎家家門前,都掛着像鯧魚形狀的扁筍,大小不一,扁扁的身材,白白的,一個個在風中招展,它們是經過煮熟壓乾後的嫩筍頭,經過陽光的熱烈擁抱,擠去所有水分,就可以長久保存。這種筍乾,四季可吃,經過水的復活,味道依然鮮美。

岩下村周圍的大山裏,有三千多畝竹子,竹子長在山上是風景,清明時節,黃泥土深處,筍們露出毛茸茸的惺忪個頭,胖乎乎傻傻乎,它們東蹲西卧,個大鮮嫩,幾成獨特風景。砍回來的成年竹子,可以製成各種竹工藝品。縉雲宣傳部副部長樊建亮說,壺鎮有一個青年店商,專賣那種撓背上癢癢的俗稱「不求人」的竹製品,一年就賣了一千多萬。

在岩下村,人也是風景。

樓下明堂,一座石頭老屋,建於康熙年間,十八間房,七百多平方。兩位老婆婆坐在屋角突出的石垛上,她們瞇着眼,看來來往往的行人,我們站在邊上和她們閒聊,一問,銀白髮老婆婆已經九十三,花白髮老婆婆也已八十四。我們誇銀白髮長壽,也誇花白髮健康,銀白髮卻笑着說,她娘才長壽呢,前幾年剛去世,一百○八歲生日過後去世的。王必勝看着銀白髮,讚她穿着的北京布鞋,銀白髮調皮地要求和他換鞋,必勝兄笑了:老太太,我有腳臭!銀白髮說我不嫌。必勝兄後來和我們說,老太太手勁挺大!

與世無爭,靜看人生,石頭村的日子,不會催人。

4、

我們住村頭的民宿,岩下時光。

黃昏中,門前那棵枯了的楓香樹迎我進了院子。楓香雖枯,卻有生機,細看,原來是粗壯的凌霄藤,已經長出了朵朵新葉,它們枝枝蔓蔓,縱橫交錯,依偎着楓香,散發着春的氣息。

岩下時光,原由一所小學的舊校舍改造而成,學校的操場就成了一個非常舒適的院子,青石板走道的左邊空地上,種着一些芥蘭、青菜之類的蔬菜,右邊有一排桂花樹,兩邊的草坪上,青草長短不齊,高大的盆景正在泛青,這個院子,在眼下四月的春光裏,正燦爛着笑臉。

清晨六時,我站在二樓的走廊,望山的深處,前方山巒間,薄霧層層,整個石頭村很安靜,偶爾幾聲雞鳴犬吠,石橋上有三兩早起的人們經過,他們往山裏去,內心篤定,做着未完的各種瑣事。溪水很熱鬧,淙淙作響,它們是好溪的支流,從岩下村奔騰而出,匯入好溪,爾後,再一直流到甌江。

封溪橋邊,我碰到了昨天下午為我們導遊的小金,她背着兒子,正要去浦江,她說去學習,她沒有導遊證,昨天為我們解說的導遊詞都是她自己寫的,她從百丈岩上面的岩背村嫁下來,一九七六年出生的她,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已經在杭州師範大學讀書。她匆匆和我告別,司機催着她上車。

看着小金匆忙的背影,我思忖,岩下村古老的氣息裏,亟需新鮮血液的輸入。年輕人回家,山也熟,水也熟,石頭更親,石頭的家園,一定會生機無限,盛放出五彩祥雲般的花朵。

四月十九日

縉雲看石歸來

(上篇於五月十九日刊出)

.陸春祥

筆名陸布衣等,一級作家,浙江省作協副主席,浙江省散文學會會長,已出散文隨筆集《字字錦》《筆記的筆記》《連山》《而已》等二十種。作品曾獲得第五屆魯迅文學獎、浙江省優秀文學作品獎、上海市優秀文學作品獎、中國報紙副刊作品金獎等。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精選路線:巴爾幹一瞥→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梵高的阿爾勒→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九寨溝周五重開 每天限5000團客→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京恭王府國慶限每日3.2萬客→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龍脊逍遙遊→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時間開始了當代藝術與烏鎮不期而遇
下一篇
哈瓦那風華猶綻放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