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開往江南的夜行火車

開往江南的夜行火車

圖:江南的春靜謐而富有詩意

北方的春天踟躕、緩慢,考驗人的耐心。渴望一覺醒來,便是滿目春光,這種事,只有做夢了。北方三月,我常夢到柳青、草綠,小河重現碧波,桃花、杏花紛紛開了。醒來隔窗望去,卻是雪花在飛舞。

為了能圓這樣一個夢,我每年三月初都去一趟江南。江南節氣至少比北方提前一個月。三月初便有了北方四月的容貌。三月去江南,是一條通往春天的捷徑。尤其喜歡坐夜行火車,似夢非夢的十幾個小時,有着輕酌慢飲、漸入佳境的樂趣,一覺醒來,春天就在眼前。猶如小時候母親給我買了好吃的,總是讓我先閉一會兒眼睛。

開往江南的夜行火車,大多來自東北三省,經山海關、過唐山,車上擠滿了臃腫的旅客。而我,有預謀地換上了薄衫,抱緊雙臂,像剛洗了冷水澡一樣打着顫,登上暖暖的卧鋪車廂。空調車廂的溫度是另一種暖,如同家裏的暖氣。那些上車、下車的,皆是厚衣棉服,提醒我仍在冬天裏。入夜,薄酒微醺後,躺在卧鋪上漸漸入夢,不必像白天坐車那樣眼巴巴地盼,省去了漫長旅途帶來的焦灼。

何時,耳邊傳來淅瀝的雨聲,以為是夢,這季節怎麼會有雨?卻不是夢。伸手擦拭窗上的濕氣,原來是停靠在一個小站。站台濕亮,倒映着燈光,像月亮泡在水裏。雨霧中的站牌,朦朦朧朧。不必擦亮眼睛去辨認,也不必打聽,看看腕上的時間,就知道這是蘇北的某個小站。從雪季進入了雨季。夜行火車走走停停,也如冬夜的夢,斷斷續續。新上來的旅客,衣衫明顯薄了,他踩着床頭的梯子,爬到了我的上鋪。

又在淺睡中,被說話聲弄醒,那話大多聽不懂,話語中的地名卻聽得真切。「你在哪裏下車,宿縣啊?」他們依然把宿州稱作宿縣。宿縣在安徽。「你呢?我到蚌埠。」蚌埠也在安徽。有趣的是,京滬線穿越京、津、冀、魯,便進入江蘇,就像把手伸進水裏,試試水溫又拿出來,拐進了一邊的安徽,擦着蘇皖邊界行駛,最後再進入江蘇。夜行火車宛若一張移動的大床,載着一車人的夢,悄然、體貼地跨越季節。蘇皖邊界的這段路程,彷彿是一個刻意的過渡,告訴我不要着急。

天麻亮,窗外的景致被羞澀的朝陽染了一層淡黃,那輪廓像吳冠中油畫的草稿,已有了江南的雛形。靜謐的農田裏綠色的蔬菜在伸懶腰,油菜花呈現夢幻的美。雨後的低窪處積水盈盈,遠處的一個大湖,岸邊的小船還睡着。火車忽快忽慢,慢的時候,能看見路邊粉牆黛瓦的小樓裏走出早起的人。這些高低不等的民居,這一幢,那一幢,彷彿有意疏離,不像北方的民居,千房一面,排得整齊、呆板。這是冰凍的大河與小橋流水的區別。

車到南京,便叩開了江南的大門。該洗漱了,穿過從車門排過來的拎着大包小包等待下車的隊伍不容易。洗涮也要快,後面還有人等着呢。這都是在冬天睡了一覺,在春天裏醒來的人。過了南京,算是投入了江南的懷抱。鎮江、無錫、常州、蘇州、昆山……隨便選個地方下車,都會被濃郁的江南風情包裹。若是一直坐到上海,又繼續往杭州、紹興、寧波去,那江河湖泊、青山綠溪,滿山坡的花樹,珍珠般閃亮的古鎮、古村,皆是夢裏曾有過的圖畫。

此時,夜行火車開進了陽光下。當地人不會想像,這列火車是從冰天雪地裏鑽出來的一條冬眠的蛇,在江南的三月復活了。下車後站在了春天裏,我下意識地又抱緊了雙臂,卻發現,這個動作是多餘的。開往江南的夜行火車,一夜之間,已將兩個季節巧妙銜接起來,不着痕跡地兌現了我的那個夢。

這個時候,總會想起童年某個春日的下午,陽光那麼暖,我瞞着母親脫去了棉衣,一路奔跑到河邊,不小心把棉鞋弄濕了,索性光着腳,也不覺得涼了。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精選路線:柏林買蟹記→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巴爾幹一瞥→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梵高的阿爾勒→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九寨溝周五重開 每天限5000團客→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京恭王府國慶限每日3.2萬客→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舟遊逢簡覽風光
下一篇
施巴新──沉醉毛姆筆下國度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