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好一場江南雪

好一場江南雪

圖:江南雪景別有一番詩情畫意(作者供圖)

二○一九年伊始,急轉而下的冷空氣為新的一年帶來了一場不期而遇的雪,讓大半個中國都沉浸在了白茫茫的世界,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瑞雪兆豐年了吧。

北方的雪,總是來得特別熱烈,自然也下得格外厚重;而當雪落在南方時,卻變得嬌婉動人,就連魯迅先生都說:「江南的雪,可是滋潤美艷之至了。」

溫暖濕潤的江南,向來如水墨畫般煙雨濛濛,下雪的機會很少。對南方人來說,看一場雪,是年年望眼欲穿的苦盼,好不容易等來了,也往往不及北國大雪上下一白的酣暢淋漓。但正是因為這份期盼,這份不易,南方的雪,才如此值得人們珍重。當它不經意間飄落在你的肩上,飄落在老屋的青瓦上時,這場意外的邂逅,便足以令江南驚喜一宿,回味一年。

因為,雪落在北國是天意,落在江南,則是眷顧。

江南的雪是薄而潤的,在魯迅先生筆下,江南的雪,是「還在隱約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極壯健的處子的皮膚」。南方氣候潮濕,連同雪也吸飽了水,在空中黏連成透明的小片,零星夾着雨飄落下來。落在屋頂上,落在常綠的枝葉上,落在不敗的冬花上,疏疏鋪陳出一層不致密的白,隱隱透露着江南本原的色彩:「雪野中有血紅的寶珠山茶,白中隱青的單瓣梅花,深黃的磬口的蠟梅花,雪下面還有冷綠的雜草……」

因為無風,雪落到哪裏,哪裏便積聚起來。在冬日裏顯得灰蒙的青瓦屋簷、向天橫亙的老樹枝,經雪的層層覆蓋,越發顯得黑白分明,卻又比吳冠中筆下的水墨江南要多出幾分立體層次。有些小樹的樹枝架不住過多的雪,撲簌簌從樹梢上翻落下來,留下濕潤的痕。偶有幾隻麻雀跳來跳去,嘰嘰喳喳地吵鬧,小小的翅膀撲扇着,揚起了背上輕煙似的白雪,打濕了溫暖的絨毛。

江南的雪不似北國豪爽,粉末般隨風席捲而來,一筆將天地塗抹成純白的主色。毋寧說,它是一抹閒散輕柔的點綴。在陽光下微微化為冰晶的雪,將江南青春的氣色襯托得更為灼灼動人,如同少女的新妝。

江南一場雪,溫潤如夢,纖細如詩。如果說高處的雪尚能成景,那落在路面的,卻往往很快便化入泥濘消失不見,或是在寬闊處結成一層薄薄的冰。在南方,抬頭賞雪,要提防腳下摔跤,可算是詩情畫意當中的小小煩惱。但對久未逢雪的南方人來說,這不過是「甜蜜的負擔」而已。常見三三兩兩年輕人,手牽手,半挪半滑到路旁,伸手將枝幹上的積雪撥弄到掌心,小心翼翼收集起來,捏成巴掌大、歪歪扭扭的小雪人,捧在手中,又笑又叫地拍照。

如果雪再稍大些,好動的小孩子就更來勁了,他們要呵着凍得通紅,像紫芽薑一般的小手,七八個一齊來堆大雪人。童心未泯的大人也跑來幫忙,大家七手八腳,好不容易堆成一個半人高的雪人。用龍眼核做眼珠,用胡蘿蔔做鼻子,身上插兩根樹枝,再用布條黏個咧開笑的嘴巴,一個目光灼灼的雪人便做成了,夠一幫大小頑童高興一整天。

在北方,冬天裏最不缺的就是雪。無論打雪仗、堆雪人,儘管由人揮霍;它席天捲地,無邊壯美,令人敬畏。南方的雪,來之不易,卻是饋贈。正因有了一顆珍重的心,每一片小小的雪花,都會為這份歡欣而閃爍,寒冬,才有了人心熱切的溫度。

江南的雪夜是寧靜的。街上行人悉數歸家,萬家燈火燃亮,為寒冷的夜添了溫暖。透過窗戶望出去,雪悠悠落下,黏在玻璃上,像小時候那種輕輕一搖就漫天飛雪的玻璃球,引出心中許多悠遠的遐想。

無論是城市中朝九晚五的上班族,還是鄉村裏忙碌了整整幾個季節的農民,藉着夜雪,也都心安理得地躲進溫暖的屋裏,如同鑽進暖和的白雪被子下一樣,享受那份天賜的安祥和寧靜。

一夜過去,雪,不知在什麼時候平靜了。早上起來,雪白一片。太陽已早早地掛在天上,長空如洗,湛藍而明淨。不遠處三三兩兩在雪地裏移動的人們,大聲地說笑着,聲音循着地上的白雪飄來,快慰,悠長,自在。

好一場江南雪,這是冬季的熱切,是上天的柔情,亦是新年幸福的好兆頭。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精選路線:柏林買蟹記→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巴爾幹一瞥→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梵高的阿爾勒→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九寨溝周五重開 每天限5000團客→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京恭王府國慶限每日3.2萬客→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哈爾斯塔特 阿爾卑斯的珍珠
下一篇
莫斯科新聖女修道院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