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楓橋夜泊」與「牧童短笛」

「楓橋夜泊」與「牧童短笛」

圖:寒山寺因《楓橋夜泊》聞名於世(資料圖片

秋日,遊蘇州城外的寒山寺。它建於梁代天鑒年間,已歷一千五百多年滄桑。它既非佛教某一宗派的祖庭,也少有高僧長駐弘法;最吸引遊客的,是唐人張繼的詩。沒有《楓橋夜泊》一詩,寒山寺斷不能從眾多佛剎脫穎而出,成為世界聞名的道場。內外人山人海,但香火不算鼎盛,這不奇怪,人們衝着一首詩而來。寒山寺歷代的經營者,對這一點是有充分的自覺,從門外牆壁到寺內長廊,《楓橋夜泊》一詩被世世代代的名人手抄。法書勒石,嵌於長廊一側,琳琅滿目。詩中所提到的「夜半鐘聲」依然敲響——每年除夕夜,一百零八下,旨在消除煩惱,增長福慧。屆時千萬民眾齊聚聆聽。如今經精心的商業包裝,財雄勢大的企業競購第一下,第二下,動輒百萬元。

《楓橋夜泊》的普及率之高,更是驚人。國人不論,它還入選日本的小學課本。我佇立寺前,一遍遍地誦讀它,連帶地讀了另外一側的七絕,不由得感嘆:同是詩人,張繼憑一首以不朽。而成千上萬寫了同類詩的人,沉沒於底層。

此詩為何經得住千年淘汰呢?苦思數天,得出這樣的答案:其一,恰到好處的切口。所謂「切口」,就是可進可退,所暗示的精神空間極浩渺的節點,也是感情的最佳爆發點。此詩所描繪的時間,是白霜滿天的下半夜,月已落,偶爾傳來鳥的啼叫,愁緒縈懷的詩人對着江畔楓樹,江上明滅的漁火,輾轉反側。船行近寒山寺時,竟聽到悠悠鐘聲。一個「客」字,點出游子的羈旅情懷。同理,杜甫《月夜》的切口,是長安城獨自望月,思念鄜州的妻小。李白的《靜夜思》,切口是客居之時,半夜醒來看到滿堂月光。賀知章的《回鄉偶書》,切口是離開家鄉五十多年以後歸來,在村口偶遇兒童。這樣的地點與時間,是不可取代的。其二,抒發的感情,在普適性方面擁有最大公約數,能獲得類似遭際者的即時共鳴。其三,表達得巧妙。這些成功的案例,幾乎都出自白描,簡單,明瞭,直達核心。

我在寒山寺外低回,還省悟,這些經典之作所抒發的情愫,有一個教人不大愉快的共同點——極短暫、匆促。張繼得靈感於夜半鐘聲傳來之際,不管是不是馬上揮筆,這種「愁」可不能帶下船去。詩外的世俗人生,不允許他困於愁城,他得見人,用世,兩眉緊鎖的尊容一點也不吃香。

聯想到「牧童短笛」。毋論古今,但凡寫田園風光,動不動就搬出這一景致。一頭青牛,一個天真活潑的童子,一支巧如百鳥鳴囀的竹笛,置於青山綠水中,何等動人!可是,遠觀猶可,把牧童請下牛背,聊聊天,就明白他的生活多麼不詩意。家裏窮是不消說的了,不為生計所迫,幹嗎不上學去?放牛,不能放任自流,牛踩壞人家的菜地,偷吃人家的莊稼,可是要賠償的,牛走丟了更不得了。即使以獵奇者的視角看,吹出來的,多數是白居易所稱的「嘔啞嘲哳難為聽」。儘管可美其名曰「天籟」,但終非音樂;須知村野孩童,並沒有機會學簡譜,也難得有師傅指點。

「楓橋夜泊」因歌詠瞬間而接近永恆,牧童短笛則適於「遠看一眼」。綜合二者,可大致體悟,這一類經典,有如炫麗的煙花;而時、空與詩人情懷三者,聯手製造了得宜的「引信」、它帶普遍性的絕美,教人匍匐,教人神迷;而這美又太強大,太醇厚,越是被人品味,越煥發後勁。

明乎此,我們欣賞不朽詩篇,守護稍縱即逝的美,長久地為之感動即夠。

【作者:劉荒田】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精選路線:柏林買蟹記→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巴爾幹一瞥→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梵高的阿爾勒→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九寨溝周五重開 每天限5000團客→ 猛戳這裏
精選路線:京恭王府國慶限每日3.2萬客→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莫斯科新聖女修道院
下一篇
烏鎮如詩如畫 閒遊釋然暢快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