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紅樓夢》中的元宵盛景 烘托“盛”與“榮”

古人稱夜為“宵”,正月十五日是元月的第個月圓之夜,所以稱為元宵節。鬧元宵起源於漢代。據說呂後病逝後,絳侯周勃等人於正月十五平了呂氏之亂。自此,漢文帝每年元宵必出宮遊玩,與民同慶,司馬遷在《太初歷》中將元宵節定為重大節日。漢以後,歷朝都把元宵節做小長假,少則兩三日,多則十日,人們紛紛出門,舞龍舞獅、猜謎賞月,華燈如晝,笙歌入耳。鬧元宵的“鬧”字顯示出元宵節活潑熱鬧的民俗景象,也成為古代詩文小說中常見的圖景。對日常生活著墨甚多的《紅樓夢》中,更是三次描繪了元宵節,成為烘托小說中“盛”與“榮”的重要時間背景。

《紅樓夢》中的元宵盛景 烘托“盛”與“榮”

小說開篇,就是甄士隱元宵失子的故事。第回中,甄士隱命人帶英蓮看社火花燈。社火與花燈是古代元宵節兩種最常見的民間娛樂活動。社火又稱“耍竈火”,是北方風俗,人們扮演各種角色在街頭表演,常見有舞龍舞獅、彩船高蹺、扭秧歌等等,熱鬧非常。大街小巷掛滿龍燈、宮燈、紗燈、龍鳳燈、棱角燈、花藍燈等等,直到天明。而這個年中最重要的節日,也成了甄家悲劇的開始,甄士隱痛失愛女,之後又逢家中大火,所謂“好防佳節元宵後,便是煙消火滅時”。從繁華熱鬧至極的元宵,到最後萬事俱滅,由盛及衰,成為小說整體結構的縮影。

《紅樓夢》中的元宵盛景 烘托“盛”與“榮”

書中第二次出現元宵節是第十七到十八回元妃省親。這個對賈家而言最輝煌的日子被放在元宵節中,雙倍的富貴風流,繽紛的花燈明艷,把這天的熱鬧和繁華推向高潮。透過元妃的眼睛,我們看到“時傳人擔的挑進蠟燭來,各處點燈”“諸燈上下爭輝,真系玻璃世界,珠寶乾坤。船上亦系各種精致盆景諸燈,珠簾繡幕,桂楫蘭橈,自不必說”……燈火通明的“玻璃世界”,奢華、精致、繁復、熱烈,對這個久未曾回家的女孩子而言,仿佛踏入了個不真實的世界,提醒著她這可能是終身只有次的團圓。

進而,元宵節作為具有結構意義的時間節點,作者利用了它“猜燈謎”的習俗,預示了人物的命運,使燈謎也帶有了“讖語”的意味。猜燈謎始於宋朝,周密在《武林舊事》中有“燈品”條,稱:“有以絹燈翦寫詩詞,時寓譏笑,及畫人物,藏頭隱語,及舊京諢語,戲弄行人。”第二十二回,元宵節後,元妃從宮中送出燈謎命大家猜,猜後每人也作個燈謎送進去。每個燈謎都對應著個人物的命運。

《紅樓夢》中的元宵盛景 烘托“盛”與“榮”

小說中第三次出現元宵節,是第五十三到五十四回的元宵夜宴。這段中,描繪了賈府眾人在元宵之夜的種種娛樂活動,有擺家宴、行酒令、看戲聽書、放煙火等等,為後人展現了貴族家中“鬧元宵”的風俗畫卷。

吃元宵是在家過元宵節的大事兒。周密《武林舊事》說:“節食所尚,則乳糖圓子。”放煙火則是項奢侈的慶祝方式,到了明清時期,煙火技術逐漸成熟,逐漸成為節日的固定節目。《紅樓夢》中的煙火是貢品,極精巧,有滿天星、九龍入雲、聲雷、飛天十響之類的零碎小爆竹。家宴是慶祝的主場,而行酒令是其中重要的助興方式。酒令是由來已久,是酒宴中定飲酒次序及多寡之遊戲方法。《紅樓夢》中所行酒令,有賦詩、拇戰、擊鼓傳梅、射覆、猜拳等。第五十四回中,鳳姐提議行“春喜上眉梢”令。“春喜上眉梢”利用“梅”和“眉”的諧音,將“傳梅”雅稱作“喜上眉梢”。人擊鼓,眾人傳花,鼓聲乍止之時,花在誰人之手,此人即作表演。這種遊戲至今流傳。除此之外,更有看戲、說書、彈曲等等娛樂活動。

這兩回元宵行樂圖,是《紅樓夢》中最為熱鬧繁華的正面描繪,而這個元宵,正是在賈府經濟已經開始捉襟見肘的時候,浮華奢侈也難掩家中敗相,透出由盛極衰的氣象。這次參差不齊的團圓,也成為整個賈府最後的團圓,在此兩個元宵節構成了“盛”與“榮”的閉環。

來源:光明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史博览 » 《紅樓夢》中的元宵盛景 烘托“盛”與“榮”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