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倡議為加強中非關係提供機會

“一帶一路”倡議為加強中非關係提供機會

鑒於全球審計與服務公司2017年“非洲吸引力投資報告”,吉丘表示,目前增長和投資機會更加不均衡,這影響到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外國直接投資(FDI)資金流入。

Tumwebaze與Gichuhi一起討論報告,是什么在全球不確定性日益增加的情況下影響了非洲的外國直接投資(FDI)。

最近推出的非洲投資吸引力分析工具介紹該工具有助於幫我們在面對當前的宏觀經濟壓力以及支持長期發展的關鍵領域(包括治理,多元化,基礎設施,業務支持和人類發展)方面取得進展。例如,“非洲艾滋病非洲吸引力投資2017”衡量了46個非洲國家的外國直接投資(FDI)吸引力,作為其基礎的六大支柱是企業選擇投資地點的決定因素。

目前針對非洲的外國直接投資的現狀是什么?盡管全球不確定性在不斷增加,非洲的FDI模式仍然保持穩定。非洲大陸——南非、尼日利亞、肯尼亞,埃及和摩洛哥的主要樞紐經濟體仍然是非洲最大的FDI目的地。由於美國政策和英國脫歐帶來的不確定性,且伴隨中國在非洲投資者地位不斷上升,亞太地區已成為非洲更加明顯的海外投資來源。不過,美國仍然是非洲的主要投資者,其投資項目13.5%。2016年,美國企業投資了91個項目,創造11,430個職位。但是,這一數值比去年下降了5.2%。南非(28個項目)仍然是美國公司的主要投資目的地,摩洛哥(14個項目)和埃及(13個項目)超過肯尼亞(11個項目)分別成為美國投資的第二和第三大受益國。

“一帶一路”是非洲的發展機遇。亞吉鐵路、蒙內鐵路的建成通車,讓中國鐵路在非洲成為最閃亮的名片,也讓非洲對中非鐵路合作的未來充滿期待。

“非洲的真正發展需要鐵路。”當薩勒總統在會上說出這句話時,在場的非洲與會者報以熱烈掌聲。薩勒表示,非洲國家之間需要建設鐵路網,實現互聯互通,否則非洲內部的貿易就難以展開。“我們需要建設非洲的鐵路。非洲需要電信、橋梁、港口、機場、電廠等基礎設施建設”。

非洲渴望更多的投資,為正加速前行的經濟列車增添新的動力。過去10年,非洲經濟高速增長,這與日益增多的中國投資不無關係。《金融時報》不久前報道稱,中國已經成為非洲外國直接投資的最大來源國。

馬里首都巴馬科擁有一家中國企業投資建設的現代化制藥廠。出席論壇的人福馬里醫藥公司總經理李文勝介紹說,該公司投資3500萬美元建成了西非地區技術標准最高的藥廠,在當地生產基礎醫療用藥品。這家藥廠不但結束了馬里沒有制藥能力的曆史,還為當地創造了200多個就業崗位。與此同時,藥廠為當地帶來了現代化的管理理念、人才培訓體系。“當地員工都以能在中國企業工作為榮,當地政府經常詢問能否引進更多的制造業企業來到馬里。”李文勝說,未來,圍繞該廠還將形成原材料生產的產業鏈,從而帶動當地工業發展。

李文勝表示,非洲國家深知其發展離不開投資,對來自中國的投資非常歡迎。非洲國家不但希望吸引更多的制造業投資,以帶動就業、提高技術水平,也期待教育、金融、衛生等更多領域的投資。中國企業對非洲投資正日趨多元化,參加本屆論壇的中企來自基礎設施、制造業、金融、通信、醫藥等諸多領域。除傳統領域外,中國企業還進軍非洲電商市場,中國手機制造企業甚至為非洲消費者量身定制了智能手機,突出美顏和音樂功能,深受當地消費者喜愛。

麥肯錫的報告認為,中國企業參與非洲經濟的深度和廣度大大超過此前的研究。報告顯示,在非洲投資興業的中國企業超過1萬家,其中90%左右是私營企業,私營企業中1/3是制造業企業。這些中國企業給非洲帶來了緊缺的資本、管理經驗和就業崗位。許多中國企業在非洲開展了長期投資,74%的受訪中資企業對未來發展前景表示樂觀。

報告指出,中國對非投資和商業活動為非洲帶來了三大經濟紅利。一是創造就業和技能培養,中國企業雇用的絕大多數員工都是本地人。二是知識和新技術的轉移,中國企業通過向非洲各國引入新產品和技術,推動了非洲市場的現代化進程。三是融資和基礎設施開發。受訪的50位非洲政府官員表示,中國企業的主要優勢在於高效的成本結構和較快的項目交付速度。

拉動非洲外國直接投資(FDI)的因素有哪些?哪些行業吸引了大部分投資?2016年期間,對非洲的資本投資增長了31.9%,每個項目的投資平均為1.39億美元,而2015年僅為9250萬美元。這一激增是由房地產、酒店和建築、運輸和物流行業幾個大型資本密集項目推動的。

非洲在全球的FDI資本流動中的份額從2015年的9.4%上升到11.4%,使非洲成為FDI資本衡量的增長第二快的目的地。這種混合模式(FDI流入)對我們來說並不奇怪。我們認為,投資者對非洲的看法在未來幾年可能會更加柔和。

我們認為,與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加劇以及更大的風險規避相比,非洲的基本層面顯得微不足道。已經在非洲開展業務的公司將繼續投資,但可以更加謹慎。我們認為FDI水平的短期變化將是周期性的而不是結構性的。我們還預計,FDI的來源、目的地和投資領域將會更加多樣化。長期來看,隨著經濟複蘇步伐緩慢,許多非洲經濟體日漸成熟,我們也預期外商直接投資水平將保持強勁並持續增長。

我們看到快速跟蹤區域一體化吸引外國直接投資(FDI)進入該地區的努力了嗎?我們已經看到更多的FDI流入盧旺達這樣的樞紐經濟體。過去一年中,外國投資者往往流向非洲規模更大的,更多元化的經濟體。其中包括南非,摩洛哥,埃及,尼日利亞和肯尼亞。總體而言,這些市場在2016年據了非洲大陸FDI項目總額的58%。鑒於這些市場是各自地區的主要經濟體,它們為投資者提供了規模更大的和相對較成熟的市場。雖然外國投資者仍然喜歡非洲的主要樞紐經濟體,但新興的外國直接投資目的地正在出現,其中一些法語國家和東非市場如肯尼亞、坦桑尼亞、烏幹達,讓投資者們特別感興趣。

根據我們的研究,一般來說,包括盧旺達、坦桑尼亞和烏幹達在內的非洲市場在FDI吸引力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樂觀地認為這一趨勢將會持續下去。

該地區最近發現的石油和天然氣已經使它們穩立在投資地圖之上,盡管坦桑尼亞在過去十年的強勁增長還受益於基礎設施和服務投資的增加。

如何吸引更多內部投資?繼2013年達到曆史最高點之後,區域內投資者在外商直接投資項目中的份額逐漸減少。它在2016年達到15.5%,低於2015年的18.9%。這是近二十年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最低的增長率。

最新估計顯示,2016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增長率僅為1.4%,三個最大經濟體中的兩個——安哥拉和尼日利亞陷入衰退,而南非則略有增長。由於肯尼亞2016年外商直接投資項目從2016年的36個個大幅下滑到14個,南非超過肯尼亞成為非洲最大的區域內投資者。去年,摩洛哥的投資者表現越來越突出,擁有17個區域內投資,達到了10年來的最高水平。

2016年,非洲掘行業中綠地投資項目擴張勢頭強勁。例如,面向消費者的行業再次吸引了大量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的外國直接投資(FDI),而礦業和金屬在FDI項目中有率僅6.2%。

非洲金融服務行業的投資放緩,其FDI項目比2015年下降了43.2%。創造的就業機會和資本投資也有所下降。

展望未來,非洲大陸未來如何?我們對2016年經濟和FDI數據的分析重申了我們在去年的報告中所表達的觀點:盡管非洲整體經濟增長放緩,非洲呈現“多種發展速度”,但大陸的大部分經濟體仍然具有彈性,長期發展前景樂觀。

我們認為,非洲在過去15年的增長是真實的。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我們目睹的是一個結構演變的過程,而不是非洲後殖民曆史上曾經的繁榮和蕭條時期的周期性變化。

盡管許多非洲經濟體的出口以商品為導向,但私人消費已成為吸引基礎設施投資的主要增長動力。服務業越來越成為大多數非洲經濟體的重要成長驅動力,盡管如此,制造業(包括投資)的作用也在不斷增加。這些多重因素為許多非洲經濟體在過去幾年所面臨的極具挑戰性的全球條件下所展現的韌性打下了基礎。雖然結構演變過程可能需要幾十年的時間,但是與其他地方一樣,大多數非洲經濟體如今比15年至20年前從根本上變得更好。此外,與未來十年的其他地區相比,其總體增長預計將保持強勁。結構演變將繼續下去,隨著全球經濟狀況的改善,許多非洲國家將會再次加速增長勢頭。然而,這將需要取積極主動和以行動為導向的方法,以適應新興市場和未來趨勢。

展望未來, 非洲最好的情況將是走能夠實現包容性和可持續增長的道路, 這是由非洲大陸將市場和政治聯系在一起的能力驅動的。

新興的數字化技術將成為這方面的關鍵催化劑,以及公共和私營部門之間為鼓勵和利用包容性增長、幫助創造條件和機構以獲取潛在的人口紅利而需要的合作。

標准銀行經濟學家倪傑瑞在接受國際商報記者訪時表示,今年非洲經濟的平均增長率將超過發達經濟體,未來幾年會進一步加快。

記者:您如何評價2017年非洲經濟的表現?這是否符合您的預期?

倪傑瑞:與全球經濟實現增長一樣,非洲經濟在2016年達到周期底部後,今年如期實現增長。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預計將從2017年的1.6萬億美元增長到2018年的1.8萬億美元。該地區2018年的經濟增長率預期會從2017年的3.9%上升到2018年的4.2%。與此前幾年相反,我們預計在接下來的幾年非洲經濟增長預期將會上調。

簡單地說,非洲部分地區欣欣向榮,但受制於政策調整的延遲或局限,增長勢頭會被破壞。隨著公共債務增加,國際儲備下降,金融系統的壓力將施壓私營部門活動。為在資源密集型的國家解決發展的不平衡問題,並在其他地區保持現有宏觀經濟穩定的勢頭,需要更多的政策措施,以重建強勁而穩定的增長所需的條件。

記者:2017年影響非洲經濟的最重要事件是什么?為什么?

倪傑瑞:不幸的是,潛在的區域增長動力面臨兩個大經濟體--南非和尼日利亞的阻力,這兩個國家的增長率不到1%。這兩個經濟體經濟總量達到8200億美元,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經濟總量的一半。因此,這兩國的經濟增長緩慢意味著會拖累整個地區甚至整個非洲的經濟增長預期。對於這兩個國家的經濟展望只能根據過去十二個月評級下調的形勢做粗略判斷,其恢複增長還需時日。

記者:2017年非洲經濟的最大亮點是什么?哪些國家表現得比較好?

倪傑瑞:盡管尼日利亞面臨阻力,大部分西非國家仍表現良好。今年經濟增長最快的十個非洲經濟體中,有七個屬於該地區,其2017年的經濟平均增長率達7%。這成就有點令人驚訝。也就是說,今年經濟表現最好的非洲國家是埃塞俄比亞。這個人口超過1億的非洲第二人口大國在2018年經濟將增長8.4%,在接下來5年,其經濟增長將始終接近8%。

記者:明年哪些非洲經濟體值得關注?您對明年中非經貿合作有怎樣的期待?

倪傑瑞:仍然需要著重強調的是,總體數字往往掩蓋了這個大陸的個體的差異性。非洲大陸是充滿活力又充滿變化的大陸,這有超過50個國家,每一個都有其獨特的挑戰與機遇。出於這種原因,投資者和企業家在非洲需要建立強大的本地關係,掌握在當地發展的細節知識。幸運的是,由於南蘇丹、利比亞和加納經濟的複蘇,今年四分之三的非洲經濟體經濟在增長。明年,在埃塞俄比亞、加納、盧旺達、坦桑尼亞和其他國家帶動下,幾乎所有的非洲國家經濟都將實現增長。

進一步說,2018年一些與非洲有關的事件值得關注。首先,2018年是南非與中國建交20周年,也是納爾遜·曼德拉誕生100周年。第二,南非將舉辦金磚國家峰會。第三,北京將在中非合作論壇期間再次舉辦非洲領導人峰會。

在商業關係方面,“一帶一路”倡議為加強中非關係提供了重大機會。結構互補將夯實中非合作基礎,這也符合“一帶一路”倡議。首先,非洲人口正在迅速增長。2050年非洲人口將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且人們將越來越富裕。其次,非洲人口變得富裕,中產階級預計在未來5~10年實現翻番。再次,非洲城市化進程迅速。到2050年將有800萬人進入城市,這需要大量投資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和公用事業投入,中國已經在非洲的基礎設施升級中扮演重要角色。

中非關係已經遠遠超出2000年後政府設定的目標,即:中非貿易從2007年的1000億美元增加至2017年底的2300億美元;中國在非洲的外國直接投資總量增長兩倍,接近350億美元。現在的情況是,有成千上萬的中國企業在非洲各領域從事商業活動,已經重新定義了全球貿易的規模和流量,也就是標准銀行所謂的中非貿易投資走廊。這正是中非進一步深化合作的基石。

根據中新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一帶一路”倡議為加強中非關係提供機會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