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後池村官最不願公開的村務

後池村官最不願公開的村務

圖:河北涉縣關防鄉後池村支部書記劉留根(中)、村委會主作劉兩祥(左)、村委會委員劉擁軍(右)在村裏合影

劉留根從雲南紅河哈尼梯田參觀回來,想修一條村裏連結萬畝梯田的天路,集體卻拿不出一分錢,於是他在夜間與三位老人商討,帶頭上山義務修路。這個被當地譽為「新愚公」精神的行動,一年欠下了村民1.9萬個「義務工」。「一個工算100元(人民幣,下同),就接近200萬元」,河北涉縣關防鄉後池村支部書記劉留根對大公報記者說:「與其說是感動,不如說是心痛,堂堂正正當村官16年,這是一件最不願公開的村務。」

劉留根今年54歲,上有四個姐姐,下有三個弟弟。小時候過春節,一家人圍坐一起吃年夜飯,父親問孩子們「長大了想幹什麼?」劉留根第一個搶答「當大隊長」。當了20年生產隊小隊長的父親心生酸楚,還是誇讚兒子「有出息」。劉留根是男娃中的老大,父母寄予厚望。

「當村官是兒時真實的想法,直到成人也沒有改變。」劉留根高中畢業後直接參軍,當了四年班長。1992年回鄉如願當了村長,之後又連任村支書十幾年。他向記者坦言:「憑心而論,也曾經想臨陣當逃兵,外出去做生意養家。」

曾想臨陣當逃兵

劉留根家有十口人,一頭毛驢,11畝梯田,5畝梯田種穀子,6畝梯田種玉米。穀子畝產150公斤,每公斤八毛錢;玉米畝產300公斤,每公斤七毛錢。按八十年代初期的行情,記者幫劉留根家合計了一下:「全年收入1860元。」劉留根糾正說:「帳不能這樣算,小米和玉米是口糧,勉強能餬口,不能算錢。」

後池村離山西近,翻過一道山樑,就是大寨。這個小山村和中國北方大多數村莊一樣,經歷了土地承包運動的黃金十年,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便陷入了整體性的經濟頹廢。「最明顯的三個症狀,一是人才流失,一是生產工具(耕牛和毛驢)流失,一是地力流失。」劉留根說:「八十年代初期,後池2000人口,20歲至45歲的男人佔一半。」現在像劉留根這樣年紀的男人,仍是村裏從事生產的主力。

後池,是後沐牛池的簡稱。村前有人畜共飲的泉水窪,也是耕牛沐浴休憩的地方。除了女媧補天的採石場,還有從腳下延伸至房頂,一直攀援至山頂的通天梯田。儘管一年四季獵奇者不絕於旅,但是村裏300多戶1000多人,誰也猜不透遊人心中的好奇。2015年,劉留根參觀雲南紅河哈尼梯田回來,決定復耕被村民棄耕二十年的梯田時才發現,通往梯田的羊腸小徑,早已沒入荊棘裏。

密謀打通梯田路

「經施工隊估算,十公里的羊腸小徑,拓寬到三米半,光土石方工程,至少需要100萬元。」劉留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低下頭,他說:「當時,集體一分錢也拿不出來。」晚上他讓老伴燉了個土雞,打來二斤白酒,把三位老人請到家裏,共謀鄉村復興大計。

三位老人中的長者叫劉乃分,是年69歲;最年輕的叫劉土貴,是年64歲;還有67歲的劉虎全。三人二話沒有說,第二天就自帶乾糧結伴上了山。

劉留根「最不願公開的村務」中,包括安排村委劉擁軍,每天通過村委會的大喇叭向村民報告三位老人「自覺」義務修路事跡,還委婉的發出村委會的動員令。一周內,後池村的男女老少都跟了上來。劉留根沒有想到他這個羞於啟齒的「秘密」行動,打擾了當地官員的周末休息。

「村民修路是2015年12月開始的,一個月後,邯鄲市委書記高宏志來到工地送來2萬元慰問金,還誇我們是『新愚公』。」劉留根說:「在之後的一年裏,涉縣縣委書記汪濤上山有100多次。這個原計劃三米半的單行道,被市裏規劃為七米寬的『心』型環線。」

劉留根原本復耕穀米的梯田,在園藝規劃師的手下嫁接成為「林山、藥谷、果園、花海」景觀。後池村的願景很快從紙上移植在梯田裏,山下築起一座一萬立方米的塘壩,山頂新建一個1000立方米的水櫃。村裏的桃花山,2018年春天綻放出漫山桃花,喜迎萬餘山外遊人的笑臉。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焦點:穗「放權」攬外才 最高資助15億→ 猛戳這裏
焦點:習近平:讓老百姓幸福就是黨的事業→ 猛戳這裏
焦點:中央堅決挺警依法護港穩定→ 猛戳這裏
焦點:香港機管局禁制令獲准延長 擾機場者監禁→ 猛戳這裏
焦點:特朗普邀俄回歸G8 馬克龍支持→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華航工潮擴大 港台六班機取消
下一篇
春節消費追求品質 青睞高端品牌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