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們受夠了美國的“氣”,惟一選擇就是盡全力把它打痛!

我們受夠了美國的“氣”,惟一選擇就是盡全力把它打痛!

若美國一意孤行 吃虧的將是自己

當地時間4月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聲明說,他已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依據301調查,考慮再對中國1000億美元出口美國商品加征關稅。分析人士和投資者認為,美國這一最新舉動雖然有可能是虛張聲勢,但已給美國及世界經濟造成了顯而易見的負面影響。

連日來,國際媒體紛紛指出,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做法嚴重違反國際貿易規則,不僅嚴重侵犯中方根據世界貿易組織規則享有的合法權益,威脅中方經濟利益和安全,還損害美國自身利益,沖擊全球貿易秩序。

“特朗普政府找錯了問題,用錯了方法”

《華爾街日報》4月6日報道稱,共和黨議員對特朗普政府與中國對抗提出強烈批評。堪薩斯州參議員巴特·羅伯茨5日批評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的僵局是“佈設雷區”,賓夕法尼亞州參議員巴特·圖米說,“特朗普政府找錯了問題,用錯了方法”。《華爾街日報》指出,加征關稅的威脅和進一步的報復幾乎肯定會引發投資者、農民和與中國貿易有關聯的企業對爆發全面貿易戰的擔憂。雖然特朗普5日關於額外加征關稅的聲明是在股市收盤后發佈的,但與中國緊張的貿易關係已經在最近的股市中引發了廣泛的價格波動。

喬治·梅森大學美國經濟和全球化項目高級研究員丹尼爾·格里斯沃德認為,中美發生貿易戰,美國面臨的風險是顯而易見的,數以百萬計的美國農民、農場主、制造業工人和消費者會為此付出代價。最直接的受害者將是美國出口商,美國的農業和工業都將受到打擊。

“特朗普似乎把懲罰性關稅當作用來對付所有人和事的‘萬能藥’。”德國《世界報》日前以“阻止最壞情況發生”為題刊發評論說,美國單方面征收保護性關稅是錯誤途徑,特朗普正對整個全球化體系構成威脅。文章呼吁德國及歐洲各國政府“必須通過一切手段讓美國總統明白:貿易戰絕不會有贏家”。

《歐盟記者網》專欄作家、政策分析家比爾·維爾茨撰文表示:“自由貿易給全球經濟帶來的好處是實實在在、顯而易見的。貿易保護主義者制定政策時往往不是出於理性,而是沖動而為,缺乏謹慎的思考和長遠的眼光。提高關稅等保護措施是政治極端派最愛使用的工具,這將直接損害廣大消費者的利益,特別是對那些極度貧困的人群沖擊很大。”

英國《經濟學人》在報道中引用美國零售業領導協會數據指出,在美國銷售的超過41%的衣服和72%的鞋子都來自中國,關稅“是施加在美國人身上的隱性稅收”。巴基斯坦《新聞報》報道,包括沃爾瑪、梅西百貨在內的24家美國大型公司聯名致信白宮,反對對華進口產品加征關稅。報道認為,此次聯名信再一次顯示出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商界之間日益加深的貿易政策分歧。

日本《讀賣新聞》發表社論說,在美國國內,提高關稅將會導致進口物品的價格增長,對消費者來說實際上是增加稅款、擴大支出,如果由此造成消費轉冷,對制造業也沒有好處。美國政府需要認清強硬措施帶來的巨大危害。

美國《新聞周刊》網站刊登美國傳統基金會國際貿易與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詹姆斯·羅伯茨題為《美國應避免與中國的貿易戰》的文章稱,與中國打貿易戰對美國經濟造成的損害要比從關稅和其他保護主義措施中獲得的“補償”大得多。

《紐約時報》4月6日發表文章指出,特朗普此舉是高風險的賭注,招致北京反制是必然的。文章指出,這場貿易戰會讓目前的全球經濟脫軌,削弱與中國聯系緊密的美國企業。《紐約時報》報道說,通用電氣和高盛等行業巨頭以及美國農業企業都提出了反對意見,稱太平洋兩岸的關稅和投資限制將會使美國公司失去把握全球利潤最大且快速增長市場的機會。企業高管們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措施將給幾十年來建立的供應鏈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害。

美國《國家評論》網站文章指出,貿易戰將美國大多數消費者和制造商淪為“人質”,只有少數在政治上獲得了特殊關照的美國企業的利益得到維護,也只有在政治上十分有影響力的少數美國人才能從中獲得好處。

阿聯酋《聲明報》撰文指出,特朗普政府的加征關稅措施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微乎其微,可能只會影響到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0.1%。“如果美國一意孤行,吃虧的將是自己。”

我們受夠了美國的“氣”,惟一選擇就是盡全力把它打痛!

“一場貿易戰很容易開始,但不太容易結束”

美國《國家評論》網站刊文指出,特朗普政府發起的這場貿易戰對於美國的鄰國也將造成負面沖擊。

美國高科技行業組織信息技術產業委員會主席迪安·加菲爾德稱特朗普此舉“不負責任”。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顧問威廉·雷施認為,這種升級增加了事態失控的可能性,并可能由此引發貿易戰。他說,美國的加征關稅威脅可能會削弱國際支持。佈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康奈爾大學教授艾斯瓦爾·普瑞薩德表示,特朗普加大了賭注,將加大全面爆發貿易戰的風險。

韓國《中央日報》報道稱,中國有不少產品是使用韓國生產的部件,成品再出口至美國,因此韓國也正面臨危機。如果貿易戰不斷擴大,韓國所受的損失將逐漸增大。韓國《亞洲經濟》報道稱,如果中美貿易之爭愈演愈烈,對中國依賴度較高的韓國出口或因此遭受重創,韓國對中國出口額或將減少近20%,整體出口也將下滑5%。該報接著援引韓國現代經濟研究院的研究算了筆賬:若美國從中國進口減少10%,韓國對中國出口減幅將達到去年對華出口額的19.9%,其中電器裝備、IT等產業將相對受到較大沖擊。相反,中國對美國征收關稅并不會令韓國對美出口產生較大影響。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了俄羅斯著名東方學家阿列克謝·馬斯洛夫。馬斯洛夫稱,美國讓世界站在了史上最大貿易戰的門檻上。英國天空新聞臺評論稱,“美國和中國,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迅速加劇,引發了人們對世界貿易戰的擔憂。像所有戰爭一樣,一場貿易戰很容易開始,但不太容易結束。”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報道,世界貿易組織總干事阿澤維多表示,由於中美之間的貿易沖突,當前全球經濟增長面臨“迅速”下降的風險,阿澤維多說,貿易戰對全球經濟造成的損害規模及擴張速度,將取決於貿易戰所包含的內容。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沖突是世貿組織建立23年來最艱難的時刻。

哈薩克斯坦《實業報》網站日前刊文指出,任何單方面的保護主義措施都是違背歷史潮流的。吉爾吉斯斯坦卡巴爾國家通訊社在其官方網站上刊文說,美國採取的針對中國的關稅政策是典型的貿易保護主義行為,是冷戰思維在作祟。

我們受夠了美國的“氣”,惟一選擇就是盡全力把它打痛!

堅決回擊美方的任何貿易打壓,我們將為此不惜任何代價,這可不是中國政府隨便說一說。因為這不僅僅是中國政府的決定,同時也是中國全社會的共同選擇。

特朗普總統發出再增加對1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最新恫嚇,遭到中國商務部和外交部速度更快、透出的決心也更強大的還擊。中國兩部門表示要對美國政府“聽其言觀其行”,這是對對方發飆、說狠話的一種戰略藐視。同時兩部門不僅表示將“奉陪到底”,而且首次使用了“不惜付出任何代價”的說法,這是極其不尋常的。

說實話,中國人現在就是很瞧不起華盛頓明明并無資本主動挑起對華貿易戰、卻又要強撐著高舉關稅大棒的樣子。我們很確定一點,那就是,我們有充分能力讓美方在對華貿易戰中承受與中國相同的損失,它給我們造成的全部困擾和傷害都要以它自己的巨大經濟和政治代價如數還上,一點都不能少。

白宮新宣佈考慮制定的1000億美元關稅計劃必將會形成對中國出口美國商品的“無差別打擊”,那么中方對美方向中國的出口也一定會實施“地毯式轟炸”。中國可以實施報復的領域極其寬廣,除了美國對華貨物出口,它的服務出口、其盈利高的對華投資都是備選轟炸目標。

中美貿易戰,一是打實力,二是打意志。中美貿易實力大體相當,但是未來在中國這邊。貿易戰雖將給中國經濟帶來痛苦,但是它也將倒逼中國經濟加快轉型。而美國輸掉的將是未來,很多美國在世界上排名靠前的大公司將因失去中國市場而滑出第一陣營,美國的現代農業將受重創。

貿易戰全面打響后,中國決不會中途退縮,全社會緊緊團結在黨和政府周圍并肩戰斗、共度時艱的強大意志是美方完全不可比的。根本原因是,貿易戰是美方挑釁發起的,中國是正義的一方,我們在捍衛多邊貿易體系的規則,還有以那些規則為基礎的我們自己的權利。

所有中國人都清楚,我們的惟一選擇就是盡全力把美方打痛,使它記取深刻的教訓。我們的軟弱只會助長華盛頓的肆無忌憚,從而讓我們自己蒙受更多損失。

值得注意的是,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4月4日下午舉行記者會,針對美國對中國產品加征關稅的無理做法,宣佈了對5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征關稅的對等報復措施。那段視頻短短2天時間在互聯網上獲得了200多萬個點贊。這種情形是前所未有的,這就是中國的民意。

堅決回擊美方的任何貿易打壓,我們將為此不惜任何代價,這可不是中國政府隨便說一說。因為這不僅僅是中國政府的決定,同時也是中國全社會的共同選擇。這些年不斷受美方威脅,中國社會的“氣”比美方大多了。另外中國人對“不惹事,但決不能怕事”的經驗總結有幾千年的積淀。這一次中國人的意志將是這樣的:如果特朗普政府愿意,它可以引導中美貿易戰朝著把兩國貿易和相互投資歸零的方向打,中方一定會接受它的所有挑戰,跟上它的所有步子。

據了解,中方有關部門對一旦貿易戰全面爆發中方該怎么打已經成竹在胸。他們制定了成熟、詳細的應對方案,很多舉措已經非常具體。中國政府的相關團隊對我方有能力堅決擊退華盛頓的進攻,捍衛中國的利益,捍衛多邊體系充滿了信心。

我們受夠了美國的“氣”,惟一選擇就是盡全力把它打痛!

中國不是嚇大的,手中還有反制硬牌!

這是在周三美國公佈301條款清單后,中方做出對等回應后,特朗普的最新反應。

4月6日上午,全球化智庫(CCG)高級研究員、中國世貿組織研究會常務理事何偉文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特朗普政府已在破壞WTO規則的路上越走越遠,是出於其國內中期選舉的政治需要。中國不能容忍特朗普政府剝奪中國發展的權力,必將奉陪到底。

何偉文認為,作為WTO成員,根據規則,美國無權根據301條款單邊對其他成員加征關稅,這是美國無視多邊國際規則的錯誤行徑。今天特朗普欲考慮對中國1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關稅,表明特朗普政府在背離WTO規則的路上越走越遠。

特朗普為什么如此一意孤行?政治需要!何偉文告訴記者說,“因為他對中國貿易政策上越強硬,其支持率越高。11月即將開始的中期選舉臨近,特朗普需要進一步加碼,這客觀上促使他在錯誤的路上越走越遠,這是國內政治的需要。第二,特朗普的強硬出於戰略上遏制中國發展的需要,所以他不能回頭。”

中國如何應對?何偉文認為,“對於中國而言,不要被他嚇倒。我們應該堅持兩個底線。第一,作為WTO成員,多邊貿易規則不可被破壞和踐踏。第二,中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有發展的權利,誰也無權干涉。”

何偉文說,“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奉陪到底,中國已經就此做出表態,否則WTO規則威信何在?中國政府的威信何在?這不僅僅是貿易制裁的問題,而是關係到中國國家發展。”

特朗普在聲明中還表示,盡管有這些行動,但美國仍準備與中國就貿易進行討論。何偉文分析說,這說明,特朗普的大棒舉得越高,他需要對方作出的讓步就越大。而中國則不能被其聲勢嚇倒,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有對等的措施,也會起到對等的反制效果。何偉文說,“中國是美國石油和液化天然氣的最大區域買家,之前我曾經提過,可以考慮對美國的石化產品加征關稅,這都是可以考慮的選項,但這并不說明,這是中國可制裁美國貿易的全部。據統計,美國企業在中國分支機構的銷售額已經達到了3000億美元,這些都是中方可以考慮的反制載體。”

何偉文告訴記者說,總之,特朗普的戰略底牌是服務於國內政治的。“在中選之前,我猜測特朗普會一直會被政治目的所綁架。中國一定要認清這個事情,美國特朗普政府正處於這樣一個政治階段,所以不要有任何幻想。”何偉文強調說,正如中國在美國宣佈301制裁清單之后,迅速做出對等反制一樣,對於美國政府的任何行為,中國都會有充分的準備并有強有力的應對。

拋美債是中國的殺手锏嗎?美財長:我們不在乎

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溫,美股、美元應聲下跌。截至4月6日收盤,美國道瓊斯工業指數下挫2.34%、納斯達克指數下跌2.28%、標普500指數下跌2.19%。與此同時,美元指數也下跌了0.4%,機構紛紛擔憂這次爭端會帶來經濟衰退,也更為擔憂在美國正需要擴大財政刺激之時,中國會否使出殺手锏——拋美債?

特朗普的核心幕僚——財長姆奴欽也站出來發話了。

不怕中國拋美債

當地時間4月6日,美國財長姆奴欽接受CNBC採訪時,關於中國有可能將拋售美債作為殺手锏這一做法,姆奴欽表示他完全不在乎,因為美債有很多買家。

今年1月以來,美國國債大跌,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一度突破2.99%,刷新去年10月的高位。彭博社還曾援引“中國部分高層官員”的話報道稱,中國在對外匯儲備投資評估后建議減緩或暫停增持美國國債。消息一出便驚動了國際金融市場。不過國家外匯局卻回應稱,上述消息有可能引用了錯誤的信息來源,也有可能是一條假消息。外匯局相關負責人表示,中國外匯儲備始終按照多元化、分散化原則進行投資管理,保障外匯資產總體安全和保值增值。

據美國財政部公佈的2018年1月數據顯示,中國所持美國國債較上月減少167億美元至1.17萬億美元,已為6個月來第3次減持,創下去年7月來的新低,但仍為美國第一大債權國。

不過,近日由於貿易摩擦加劇,資金紛紛逃離股市進入債市避險,造成美債價格回升。

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首席經濟評論員亦向澎湃新聞表示,盡管為了在貿易戰中回擊而拋售美債對中國而言不是明智的選擇,鑒於美債收益率近幾個月來的跌勢,中國便會虧損,這也會損害中國的利益,中國最近因此在減持,外儲略有下降。沃爾夫預測,中國可能不會再買新的美債,不再為美國的赤字“埋單”。

對此姆奴欽的回應一如既往地“清晰明了”,“我們不在乎。”針對美股市場近期的低迷表現,姆奴欽表示,“市場很多時候都不是有效的,我相信長期而言市場會受益。”

另一方面,姆奴欽也強調,雖然中美之間存在貿易戰的可能,特朗普政府的目標不是與中國開展貿易戰,他對能否解決中美貿易爭端保持“謹慎的樂觀”。在與其他的競爭對方方面,姆奴欽表示,美國與韓國、加拿大等已經取得很好進展,“NAFTA(編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已經取得很大進展。”

中國擴大對外開放對雙方是雙贏

姆奴欽說特朗普團隊是為了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其中他尤為強調了金融業。“如果中國開放市場對我們會是雙贏。中國會看到他們有巨大的變遷和強勁的增長,就像與我們一樣。”

關於為何不再逼迫人民幣升值,而是轉為以關稅為目標,姆奴欽說,在所有的總統中,特朗普與習近平的關係最好。“他們一直都有往來。”他指出,過去一年來中美關係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但是中美之間貿易差額越來越大,美國只是想改變這一點,從而為美國的企業創造公平的環境,“我對我們能達成協議非常謹慎地保持樂觀,我相信這對中國也是有好處的。”

值得一提的是,姆奴欽是特朗普內閣中“高盛系”僅剩的成員,盡管特朗普身邊的“紅人”悉數散盡,姆奴欽一直處於核心位置,他不僅是華爾街的知名投資銀行,也是叱咤好萊塢的電影制片人。

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關係很鐵

姆奴欽說,美國正在積極與中國溝通,但是現在不能透露談話的進程。

“總統想要的是一個互惠、自由、公平的貿易。去年舉行了習特會,他們并不想破壞中美關係,只是為了維護美國的利益。”姆奴欽表示美方非常希望可以就此進行協商。

姆奴欽強調,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上個月還來了美國,姆奴欽與萊特希澤等人一直努力參與到協商的過程中,“我們并不想要貿易戰,但是另一方面,我們的總統也想要維護我們的利益,我們的策略是很清楚的。”

關於特朗普新近提出的要對中國再“加碼”1000億美元關稅,姆奴欽稱,現在詳盡的計劃尚待公佈,但是他肯定地說這對美國的經濟不會造成很大影響,一旦貿易戰爆發,中國雖然可以以農業為目標來攻擊美國,但姆奴欽說,他們有辦法對付。

他說,好消息是特朗普與國家主席習近平關係很好,在減少貿易赤字上中美之間是有共同利益的,在有些方面中美已經達成一致。

關於目前是否處於貿易戰當中,姆奴欽予以否認,他說,關稅計劃生效還需要一段時間,“只不過現在我們從中國買5000億美元的貨物,但是中國從我們這買的貨物只有1300億美元,這顯然不是互利公平的。”

GDP增長達到3%才是目標

這是第二次廣場協議(編注:1985年9月22日,美國、日本、聯邦德國、法國以及英國的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在紐約廣場飯店舉行會議,達成五國政府聯合干預外匯市場,誘導美元對主要貨幣的匯率有秩序地貶值,以解決美國巨額貿易赤字問題的協議)嗎?姆奴欽對此沒有正面回答。姆奴欽說,特朗普團隊的經濟政策目標很清晰,就是GDP增速要達到3%,達到這個目標的途徑包括稅改、放松監管和貿易。現在在前兩項上我們做得很成功,所以現在轉向以貿易問題為中心。

貿易戰雖未真正打響,面對中國政府的“見招拆招”,特朗普政府內部卻“打起了嘴架”。

關於最近白宮貿易顧問評論美聯儲過快加息一事,姆奴欽說他不予置評,“我非常尊重美聯儲的獨立性,我對鮑威爾和整個理事會都很有信心。”有意思的是,現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就是得到姆奴欽的強力推薦而得到了特朗普的提名,去年11月上任的美聯儲副主席夸爾斯致力於放松金融業監管,他的提名也得到了姆奴欽的支持,而他們的共同特點都是曾活躍於華爾街的投行界。

值得一提的是,4月6日晚,商務部就中美貿易情況召開新聞發佈會。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表示,中方注意到美方不同官員都表達了中美正在就貿易問題進行談判,但是這不符合實際的情況,一段時間以來,雙方的財經官員并沒有就經貿問題進行任何談判。“新官上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首席經濟顧問、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也說,美國尚未就貿易問題與中國開始對話,預計將在接下去數月內開展。庫德洛對彭博社表示:“對話尚未真正開始。我們對中國的反應不太滿意。這也是我們考慮打第二輪關稅牌的原因——當然,我們還沒真的打出來。”

在姆奴欽接受的這次採訪中,屢次提及特朗普的經濟團隊,但除了萊特希澤外,其他重要人物如納瓦羅、庫德洛等人都被他以“經濟團隊”“同事”等而籠統概括。

我們受夠了美國的“氣”,惟一選擇就是盡全力把它打痛!

驚人的相似:從1987年美日貿易爭端看現在的中美貿易戰

即使歷史重演,意外仍然總會發生,人類總是不能從經驗中汲取教訓。——蕭伯納。

輿論措辭越來越激烈;這是1987的歷史重演?周末,中國的媒體上的輿論變得越來越激烈。《人民日報》稱中國“不怕打”貿易戰。一位政府高級官員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提出了對美國大豆征收關稅的設想。在接受彭博社(Bloomberg)採訪時,當被問及中國是否會減少購買美國國債時,中國駐美國大使提到“中國在考慮所有的可能性”。盡管負面新聞不斷,但美國股市仍然開盤走高,而在尾盤交易時段在沒有新消息的情況下被大舉拋售。

1987年7月2日上午,日本觀眾目瞪口呆地觀看了9位美國國會議員用大錘砸碎日本東芝牌收音機。這次媒體上的政治表演是因為日本違反了雙邊協議,向前蘇聯出售了8臺電腦導向的多軸銑床。然而,這一事件在很大程度上被美國媒體忽視了。隨后不到兩個月,美國股市見頂,并在黑色星期一出現了歷史性的暴跌。這次在1987年7月發生的政治事件是鮮有人談及的當年股市歷史性崩盤的催化劑之一。

1987年美日的貿易爭端和現在中美面臨的局面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在1980年代,日本在鋼鐵、汽車、機床和半導體等各種高科技領域取得了驚人的進步,這讓美國相應行業的損失可能性大大提高。日本不斷宣傳發展“信息社會”的目標,并將之視為一種新形式的民族主義。這更加加重了美國的恐懼。

在科學技術的前沿,“技術民族主義”讓日本重拾信心。畢竟,因為日本有限的自然稟賦、頻繁的地震和海嘯,以及由於二戰后缺乏核武庫而導致的脆弱性,日本是一個長期缺乏安全感的國家。

1987年,日本從一個受美國保護的得意門徒,一躍成為世界上主要債權國。美國的貿易逆差為1670億美元,其中580億美元來自日本。日本不斷地回收從出口獲得的美元,以購買美國國債。這個交易回路有助於壓低美國國債收益率。

1987年,美國國會迅速出臺了一份長達2000多頁的貿易法案,旨在保護國內市場,迫使日本市場開放,同時限制日本投資。互惠和“公平競爭”是主題。與此同時,日本在1987年發表、并隨后詳細闡述了《前川報告》。該報告呼吁刺激國內需求,減少對出口的依賴,應對高得驚人的土地價格,改善住房和降低貿易壁壘。這一切聽起來都很熟悉,不是嗎?

最近,就連香港的恒生指數等主要股市指數的走勢,也與1987年10月崩盤前夕的道瓊斯指數相似。我們承認,我們還可以繪制出許多類似這樣驚人的技術圖表。但歷史先例和股市走勢之間的相似之處卻引人遐想。這種現象值得投資者注意。

中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增長將放緩;人民幣強勢將消退并可能走弱。中國央行選出了一個新的行長和一個新的黨委書記。市場共識認為,這些人選確保了貨幣政策的連續性。但我們認為,央行的政策更多地取決於潛在的經濟周期,而非其人事。而且,央行的政策往往是反周期的。

隨著遏制影子銀行和去杠桿進程的推進,中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的增長將放緩。這是與中國的三年經濟周期同步的。(請看我們的報告《中國經濟周期的權威指南》(2017-03-24),以及《中國經濟周期的權威指南之二》(2017-08-28)。同時,如果以史為鑒,人民幣匯率可能會走軟。不幸的是,人民幣的這種潛在的周期性貶值可能會被誤解為貿易戰中一步棋。

大盤股換手率接近極端;市場仍然充滿風險:盡管市場悲觀的膝跳反應可能會吸引一些交易員,但我們認為短期內市場的可見性仍然非常低。在我們題為《狗年的領悟》的報告中(2018-01-30),我們預警了即將到來的市場拋售潮。在報告中,我們建議等到市場動蕩消退后再考慮重新建立頭寸,同時認為市場可能已經看到了2018年上半年的高點。在我們后續的題為《市場危機》中(2018-02-06),我們建議投資者不要急於接下落的飛刀。

盡管目前美元疲軟,但新興市場和大宗商品在最近的市場動蕩中仍被拋售。美元似乎已經崩潰,其疲軟更多地反映了美國的財政壓力,而非充裕的美元流動性。最近飆升的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LIBOR)以及不斷擴大的LIBOR- ois利差,都在暗示著同樣的美元結構性問題。也就是說,傳統的風險避風港已經不復存在。只有中國國債還值得考慮。

爭端的升級將從根本上改變全球經濟增長的前景,而全球經濟增長現在似乎已經逐步見頂,并將提高通脹壓力。如果這樣一個最壞的情況出現,所有的所有的投資佈局都將功虧一簣。

市場共識都在關註各大指數的200天移動平均線,并把它作為技術性支持的心理防線。然而,移動平均線只有在趨勢持續的時候才是你的朋友,但在拐點面前卻將是一個背叛你的瞎子。上證50大盤股的換手率再一次接近歷史極端,這在歷史上往往對應著上證50指數的峰值。

市場共識也指出美國基本面強勢,并認為市場因此而無憂。但在1987年,美國實際GDP增長率為3.4%,而美國直到1991年才陷入衰退。在宏觀流動性不斷下降的環境中,過去有價格動能的交易將會出現逆轉(Momentum Reversal)。過去的價格勢能越是強勁,現在逆轉的力度和可能性也更大。我們不能把投資策略建立在一些技術的平均水平之上。移動平均都是后見之明。

【華發網根據人民日報、騰訊網、澎湃新聞 等整合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我們受夠了美國的“氣”,惟一選擇就是盡全力把它打痛!

讃 (15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