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拉美已成“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重要參與方

5月28日,由察哈爾學會主辦的“一帶一路”與中拉合作研討會在京舉行。此次研討會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五周年,中拉全面合作夥伴建立三周年的背景下召開,多位前駐拉美國家大使、拉美研究學者就新時代新形勢下,“一帶一路”倡議進入關鍵實施階段,中拉關係和合作迎來的新機遇,以及面臨的新風險和新挑戰共同展開研討和發聲。

與會專家一致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正式進入拉美,肇始於2017年5月17日。當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同阿根廷總統馬克里舉行會談時強調,拉美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自然延伸。中方願同拉美加強合作,包括在“一帶一路”建設框架內實現中拉發展戰略對接,促進共同發展,打造中拉命運共同體。

拉美已成“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重要參與方  

察哈爾學會為一批拉美研究學者及前駐拉美國家大使頒發聘書(攝影 楊冬霞)

“一帶一路”進入拉美水到渠成 是一種相互需要

對於將拉美確認為“一帶一路”的自然延伸,察哈爾學會研究員,中國拉丁美洲學會副會長江時學認為,這有利於增強拉美的參與感,有利於推動中拉關係。

察哈爾學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古巴友好協會副會長,原駐厄瓜多爾、智利、古巴大使劉玉琴認為,“一帶一路”倡議自然延伸到拉美是一種需要,也是水到渠成的過程。劉玉琴大使觀察到,2017年5月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除了阿根廷總統馬克里、智利總統巴切萊特參會之外,拉美地區還派出了二十多個國家的高級別代表團前來出席,這就表明了拉美國家對“一帶一路”的熱情。她認為,雙方交往不僅是熱情,而且是一種互相需要,特別是以經貿關係發展為特徵。

近年來,中拉經貿合作取得豐碩成果,雙邊貿易額突破2500億美元。劉玉琴大使認為,中國目前正在進行經濟轉型,開始新一輪的開放,拉美也在進行再工業化的轉型。中拉雙方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也存在著貿易結構不合理的問題,雙方可以借“一帶一路”平台調整合作方式,深化經貿合作。

“‘一帶一路’的平台頂層設計的共商共建共用的原則體現了鮮明的開放性與平等性,贏得了拉美地區國家參與的熱情與支持。”劉玉琴大使說。

察哈爾學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拉美研究中心主任,原駐駐玻利維亞、巴哈馬、哥倫比亞大使吳長勝也表示,“一帶一路”延伸到拉美實際上是一種大勢所趨。吳長勝大使說:“‘一帶一路’是我國推行全球化、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平台,是開放的、包容的。21世紀中拉關係跨越式發展為‘一帶一路’引領中拉合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礎。盡管跨太平洋的地理距離遙遠,但雙方大量的經貿往來已經將中拉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察哈爾學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拉美局原局長、原駐幾內亞比紹大使王華也表示,“一帶一路”在拉美是可能的,機遇也是明顯存在的,主要來自於雙方的需求。

王華大使認為,拉美希望能夠在美國之外找到一個選擇,中國的掘起對拉美而言是重大機遇的來臨。“拉美對我國發展模式與經驗的積極態度也是我們在拉美推動‘一帶一路’的重要優勢,同時掘起的中國需要一個更大的舞台,也應包括遼闊的拉丁美洲。” 王華大使說。

“一帶一路”成為對接拉美問題的出口和總綱領

“一帶一路”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方案,在不同的地區有不同的思路。察哈爾學會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拉美研究所經濟研究室主任嶽雲霞認為,可以把“一帶一路”和中拉產能合作聯系起來。

“就拉美來說,我們認為它是解決當前結構性困境的一個抓手和出路。中拉產能合作、經貿合作,近二十年來取得了非常快的進步,我們總結為跨越式的發展,但也存在貿易結構、發展路徑、基礎設施的供應程度、一體化程度不足等問題。” 嶽雲霞說。

嶽雲霞表示,中拉間產能合作在技術密集型產業出口上還有更大的空間。拉美地區的“大市場”是碎片化的一體化,傳統型雙邊協定無法解決當下的問題,“一帶一路”是對接拉美問題的一個出口,可以通過貿易暢通、設施聯通實現可能的突破。

此外,“一帶一路”實際上提供了一種互利的思想,其中提到了公眾產品,對於解決中拉雙方的理念上的問題是意義重大的。“一帶一路”給中拉雙方提供了融通路徑和合作路徑,是解決現實性問題的一個平台。

察哈爾學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友好協會副會長,原駐玻利維亞、阿根廷、委內瑞拉和古巴大使張拓認為,“一帶一路”已經成為中國對拉丁美洲外交政策的總綱領,也可以說“一帶一路”是中國對拉丁美洲外交的新層次、新構想、新任務,同時面臨新的挑戰。

“可以預想到,以後中國對拉丁美洲的外交、經貿往來以及其他一些活動,基本上都是要圍繞著‘一帶一路’這個倡議來進行。”張拓大使說。

“一帶一路”進入拉美的分歧與挑戰

越來越多的拉美國家,無論從政府、議會、政黨和民間來說,對中國改革開放40年所取得的成就高度認同和贊賞,對中國發展的理念和模式也非常欣賞,希望模仿中國模式和中國經驗。與會專家認為,這些都是“一帶一路”倡議進入拉美的重要優勢和機遇,但中拉合作關係間也存在分歧與摩擦。

王華大使提醒說,中拉間的互相瞭解不足,我們不應只把拉美作為一個整體來認知。拉美地區內部的國情差異較大,對“一帶一路”在拉美的發展形成了障礙。

王華大使說:“我們更看重拉美的資源和潛力,拉美更看重我國的投資和市場,這些分歧造成的合作風險不容低估。拉美國家經濟動力不足、媒體溝通作用不到位等諸多因素共同制約著中拉關係的進一步發展。”

張拓大使表示,“一帶一路”不是一個單方的行動,不是由中方作為主角,而是雙方進行互動,也就是將雙方的努力對接起來。張拓大使說:“中拉間的對接我認為主要有五個方面:第一是理論對接;第二是需求對接,我們要瞭解拉丁美洲的最實際的需求;第三是層次對接,從中國的外交優先方向來講,拉美地區與中國周邊地區層次間有落差;第四是民生;第五是多元對接。‘一帶一路’要互利雙贏,不能只寄希望於政府工作,還要通過市場化操作,實現提質升級。”

五百多年前,隨著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其他大陸的舶來文化與拉美本土文化的交匯,開始了融合過程。現今,從蒂華納(墨西哥北部)到火地島(阿根廷南部)的拉美各國,在面對國際或地區問題時並非總能形成共識。而此次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拉美各國或可借此契機,再次攜手來解決制約這一地區經濟增長等問題。

“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了陸路(中亞、伊朗、土耳其和俄羅斯)、海路(歐洲、亞洲、非洲和拉美)和資訊之路的發展,這一倡議規劃統一,旨在提高沿線地區的受教育水準、發展基礎設施、促進創新,並將南美洲地區的商品生產和服務納入到全球網絡中來。在這一倡議中,中國的主要戰略是構建聯通的貨運通道、提高海關係統的透明度、建立連接各地區的多式聯運、改善空港基礎設施建設以及能源跨國運輸網的連通性和光纖網絡的密集性(資訊絲綢之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應開展廣泛深入合作,提升發展潛力,促進經濟發展並確保這些領域在國際處於領先的地位。自該倡議提出以來,中國已逐步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了一系列協議,並且為國家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合作提供了財政支持。

2014年,中國成立了絲綢之路基金; 2015年,中國發改委、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佈《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2016年,中國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AIIB),為該倡議提供資金支持。

2017年5月,“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重申了這些符合中國外交政策的“一帶一路”基本原則:相互尊重、促進和平,在技術支持下,鞏固市場、擴大聯通性,推動可持續發展與科技創新生態化,通過雙邊或多邊自由貿易協定的方式,擴大在健康、文化、教育、體育等領域的協作等等。

習近平主席強調了不幹涉任何國家內政的重要性,“一帶一路”應該是以促進合作和開放的世界經濟基礎上實現平衡發展為目標的一項倡議。習近平主席建議交流應涵蓋教育和文化等其他領域,並宣佈了資助發展中國家的項目,特別是那些旨在改善這些國家社會福利的項目。習近平主席還宣佈將要創建有助於科技創新的實驗室。該倡議還致力於促進邊境障礙清除,降低總體運營成本,提高歐洲和亞洲之間航線的貨物運輸速度。

總而言之,中國提倡建立一個主要包括亞洲、歐洲和非洲大部分地區在內的、以經濟一體化為基本原則的海陸經濟聯通網。

拉美國家看“一帶一路”

雖然該倡議此前並未正式囊括拉美,但智利和阿根廷等國家總統出席了這個涵蓋130個國家、30位國家首腦參加的盛會。其他拉美國家的外交使團也出席了在北京舉行的會議。亞投行為該倡議提供融資,六個拉美國家也屬於該行的成員國。其中,巴西是拉美地區第一個加入的創始成員國;秘魯和委內瑞拉緊隨其後。智利、玻利維亞以及阿根廷最近也加入其中。拉美國家對這一倡議積極響應。阿根廷總統馬克里通過多次高層交往,尋求與中國的合作。去年5月,兩國元首會晤時,習近平主席說,拉丁美洲“是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自然延伸”。目前,中國和阿根廷兩國推進了大量的合作項目,它們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被納入到“一帶一路”倡議的框架內,並制定出包括兩國相關復雜問題在內的合作方案,比如剛剛開始的便利雙方企業落戶的移民協議以及中國巨大旅遊潛力的合作開發。

另一方面,作為中國在拉丁美洲主要貿易夥伴的巴西,一直在質疑所謂的大豆和礦產出口到中國的“再出口初級產品化”經濟模式。然而,該國各政黨的領導人認識到,“一帶一路”倡議有利於改善基礎設施、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有關亞投行,最初被認為是創始國的巴西,因為無法繳納原先承諾的股本,最終是否加入亞投行仍處在最後商討階段。

智利是第一個與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也是亞太經合組織的成員。通過多種方案評估,該國發現可以通過太平洋建立資訊絲綢之路。2017年8月29日至9月8日,智利前總統愛德華多·弗雷率代表團參加在中國多地舉行的第三屆“智利周”活動。在此期間,他強調了此次來訪的重要性:“我們到中國的一個核心任務是代表國家,建立起兩國的公共部門、私營企事業、企業家和文化部門的聯系。智利主動登門造訪的態度在中國乃至亞洲很受贊賞。我們的來訪表現了我們國家想要參與到這些市場的誠意。”由此可見,一位前總統積極尋求與中國合作的誠意,他對“一帶一路”進展也尤為關註。此外,墨西哥經濟部、外交部以及各個州政府均表示有興趣參與中國向世界提供的全球項目。

拉美如何加入“一帶一路”

拉丁美洲對“一帶一路”發展倡議的積極反饋,這一事實與特朗普行政當局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演變給拉美,特別是給墨西哥帶來的變數有關。“一帶一路”倡議不僅可以改善墨西哥的基礎設施,也同樣可以幫助中美洲國家。港口和道路的建設是具體例證,也是該地區與中國地緣政治合作進一步深化的基礎。通訊交通部港口和商船總協調員吉列爾莫·路德斯·德·特雷莎表示:“如果我們能夠使墨西哥成為一個物流平台,那麽我們將為其他拉美國家創造更多運輸路線, 從而使拉美地區與亞洲、非洲和美國之間的交通運輸都更加便捷,因為我們擁有絕佳的地理位置優勢。” 就委內瑞拉而言,中國的這個倡議對於改善其目前的宏觀經濟形勢來說是至關重要的。秘魯是一個與中國人民有深厚歷史淵源並與中國一直保持密切聯系的國家,早在十九世紀華人就已經在該國大量直接投資,這個安第斯國家同樣也表達了想要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意願。

整個拉丁美洲需要依靠以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為基礎,制定的統一規劃,從而提升拉美地區交通網的效率。在初始階段,拉美地區與運輸、能源及電信行業相關公司能夠與世界各地的同類公司擁有相同的參與投標的機會。

拉美與中國企業應該在統一政策的指導下加強合作、提出聯合提案,這一點對於中小企業合作尤為重要。在可遇見的未來,這一倡議將會促進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在這種情況下,需求的結構和數量都會產生變化,這將給中小企業帶來新的機遇。中國正在為這類拉丁美洲公司提供專門貸款。不管對於中小企業還是大型企業來說,“一帶一路”倡議中的資訊和通信技術投資將快速推進電子商務的發展,提高其效率和透明度。此外,所有公司都能夠進入新市場,通過平台快速滿足商品和服務需求。

根據 21世紀經濟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拉美已成“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重要參與方

讃 (8)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