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大唐帝國的大唐雄風到底“雄”在什麽地方?

大唐帝國的大唐雄風到底“雄”在什麽地方?

世界公認,漢民族中原王朝的歷史上,有一個輝煌的朝代——盛唐,也稱“大唐雄風”。那麽,所謂大唐雄風,到底“雄”在哪裏呢?

窺一斑而知全貌。此題可從仍具時效性的話題裏略知一二:什麽樣的國家能做領袖國?

主要兩個標誌。一是有它主導的國際組織,例如今日主導北約的美國;二是它敢於擔當國際義務,扶弱抗惡,做“善霸”。本國領導人不僅管本國的事,還要管外國的事。

這兩方面,七世紀的大唐帝國基本都做到了。

它是怎麽做到的呢?

讓我們先來看這樣一起“政治流亡事件”。

公元651年,波斯國(現稱伊朗)遭新崛起的阿拉伯帝國侵襲,京城泰西封(今伊拉克巴格達)淪陷,波斯國王伊嗣俊殉難。伊嗣俊的兒子、王儲卑路斯“火線繼位”,一邊率殘軍退守抵抗,一邊求助“國際幹涉”。

卑路斯首先退守到了吐火羅(今阿富汗),在吐火羅人幫助下,一度收復了邊疆失地。然而,好景不長,阿拉伯帝國瘋狂反攻,卑路斯和吐火羅人難以招架,堪堪就敗。於是他們聯合向外求援,卑路斯提出到大唐“政治避難”。

國破家亡,波斯君主最後關頭為何向大唐尋求“政治避難”?

史學家多是從軍事實力對比分析原因。公元7世紀,世界只有兩個名副其實的超級大國,那就是大唐與大食(阿拉伯帝國)。兩國爭奪的焦點就是現在的中亞與西亞。大唐帝國曾與阿拉伯帝國大小爭戰20余次,大唐軍隊勝多負少。

所以,當時西域各國,也就是中亞和西亞地區,一旦出現危難,政治流亡者首先想到的就是去中國避難。從軍事力量的對比上看,只有大唐帝國能抵制大食的東進。其他中亞諸國,包括東羅馬帝國,根本罩不住流亡政權。

當然,這類分析也是不錯的,但顯然不夠全面。這裏,除了不可或缺的軍事原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往往被忽略了,那就是世界“正統”地位。

無論是在東羅馬帝國,還是波斯國、西亞諸國,甚至阿拉伯帝國眼中,都不敢小覷大唐帝國的正統地位。因為它主導著高舉國際正義旗幟,具有軍事幹涉能力的國際組織——天可汗。

說起中國主導的國際組織“天可汗”,眾所周知。它不是一個簡單名譽稱謂,也不是一個紙糊的王冠,而是一種實質性的國際組織體系。昔日“天可汗”,從範圍上,算不上今日聯合國,但卻相當於“東方北約”。這是中國主導的第一個“國際組織機構”,其作用主要是政治與軍事兩方面的擔當。維系國際和平,仲裁各國間之紛爭,為天可汗首要任務;維護各國獨立,不受強國侵略,為天可汗另一職責。為表示對天可汗之絕對服從,各國嗣君即位,必由天可汗下詔冊封。各國軍隊必須接受天可汗征調,受征中國“維和”平亂。

因為有了天可汗組織,公元七世紀“國際道義舞臺”就此為中國領銜。日本人稱此時的大唐帝國為“中國歷史上最具世界主義色彩的朝代”,亦非諛語。

當波斯流亡君主向中國求援時,此時大唐太宗李世民已逝,進入其子高宗“永徽年”,這個高宗雖然不抵父親偉岸,但尚有父親領袖遺風,弱國被強國欺淩,大唐豈能坐視不管?中國皇帝管中國的事,也一定要擔當國際道義,管外國的事!他毅然接受了卑路斯求助,馬上設立波斯都督府(今伊朗境內的紮博勒),任命卑路斯為波斯都督府都督,將波斯與大唐安西都護府連成一片。

由於高宗沒派唐軍駐紮波斯都督府,所以波斯全境不久終被大食吞並,波斯都督府也無法獨存,卑路斯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怎麽辦?大唐還是要管。公元670年,高宗召卑路斯入朝,授“右武衛將軍”銜,命人修建長安波斯寺,卑路斯與其子泥涅斯得到妥善安置,定居長安。

盡管大唐沒能幫助波斯復國,但攝於大唐之威,阿拉伯大軍終究未敢窮追卑路斯到中國內地。因為有了大唐帝國的存在,阿拉伯帝國東進的步伐終被阻擋在蔥嶺之外。此間阿拉伯大軍發動了幾次中等規模的戰役,結果均敗於唐軍,後來傾其國力發動怛羅斯會戰,20萬阿拉伯軍面對3萬唐軍依難全勝。

我們知道,漢朝時的漢軍外戰成績也相當可以,但是比起唐軍的戰鬥力,還是有些“不可同日而語”。漢朝戰匈奴,歷經百年未告全勝。唐時主要有三個外敵:大食、吐蕃、突厥,都為當時的強大民族,突厥後來橫行西方,建立奧斯曼土耳其帝國,阿拉伯帝國橫跨歐亞大陸,與唐朝並立。吐蕃帝國則雄據青藏高原,對中原虎視眈眈。但他們與唐軍的交鋒卻基本是敗多勝少。突厥力量不弱於匈奴,而唐軍卻一戰定天下。唐朝大將李靖夜襲陰山,活捉突厥可汗,建千古奇功。

公元674年,卑路斯客死長安。這個國破家亡的古伊朗國君,因為有了中國的庇佑,安穩地度過了他的政治余生,避免了成為阿拉伯軍團戰俘的可能。

扶弱濟困、主持正義的大唐帝國,不僅贏得了弱國的尊重,而且占據了政治道義的制高點,成為諸國敬仰的政治大國。一個領袖國的側證,就是她能建立起對世界流亡者的吸引力和信任度,成為各國政治流亡甚至叛國者的首選國。從這個意義上講,當時在東方乃至全世界,能做到這一步,真正稱得上政治大國的,唯有大唐帝國。

而這一切,都是大唐雄風造就。烈烈漢魂,成就華夏曠古爍今的領袖國氣質,漢民族一改先秦以後的“內斂”傳統性格,攜華夏文明,充滿自信走向世界、主導世界。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文史博览:晚唐和宋朝詩人為何愛寫玉門關和陽關?失去的才是最好的→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秦國為什麽重用張儀,而棄用了剛剛奪回河西之地的公孫衍?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白居易和元稹的友誼小船如何變成巨輪?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歷史上的今天丨蒙哥汗暴死後,忽必烈是怎麽成為汗位之爭的勝利者的?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英法美為何要求清朝開放汕頭? →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古代科举趣闻:名字取得好也会中状元
下一篇
曹操晚年對是否稱帝的無奈與掙紮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