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魏國之嘆:錯失四位人才,戰國“首霸”的局面不復存在

此魏國並非三國時期割據政權之壹的曹魏,而是戰國時期名列七雄之壹的魏國。“魏之先,畢公高之後也”,畢公高為周文王之子,周武王的兄弟,武王伐商後,高被封在畢,於是以畢為姓,建立畢國。西周末年,畢國被西戎滅亡,畢公高的後裔之壹畢萬在春秋初期投奔晉獻公,因功受封魏地,晉升為晉國大夫,有蔔者曰:“今命之大,以從滿數,其必有眾”,畢萬遂以“魏”為氏。周定王十六年(前453),晉國卿族中碩果僅存的趙、魏、韓三家聯手分晉,晉國沒落的同時也代表著新星的崛起,在魏文侯的帶領下,“群俊競至,名過齊桓,秦人不敢窺兵於西河”,魏國從“三晉”之壹壹躍成為戰國“首霸”。但這份榮光沒有保持到最後,魏文侯後,魏武侯、魏惠王禦人無術,先後四位人才的離開對魏國造成了近乎毀滅性的打擊,且看筆者為各位讀者壹壹道來。

 魏國之嘆:錯失四位人才,戰國“首霸”的局面不復存在

壹、用兵如神,邊境屏障

三家分晉後,魏國面臨的頭號大敵便是西方的秦國了,秦與晉素有間隙,魏氏封地又與秦國僅僅是壹河之隔,秦若想東出與諸侯會獵中原,就必須要擊敗攔在自家門口的魏國。魏文侯也深知現在正值生死存亡之際,壹方面休養生息,和韓、趙打好關系,另壹方面則緊盯秦國,生怕秦國做出大動作。然而此時的秦國還沒有以後那般強大,因為政治的腐敗和經濟的落後,秦軍根本不是魏軍的對手,經過幾番較量,魏軍攻占幾個軍事重鎮作為未來的進攻基地,秦國君也不傻,繼續做著抵抗的同時還建起了許多防禦工事。正當魏文侯不知怎麽擴大戰果時,魏相翟璜向魏文侯推薦了吳起,此人在後世與兵聖孫武並稱“孫吳”,但現在只是個背負著“不忠不孝”、“殺妻求榮”罵名的失意人。魏文侯看重吳起的軍事才能,直接任命其為主將,這番信任也得到了回報,本來相持不下的戰局卻因為吳起的加入很快被打破,吳起率領魏軍大敗秦軍,盡收西河之地,為魏國大大擴展了領土,也將秦國打壓在了西陲,切斷其與中原的交流。

 

擔任西河郡守期間,吳起改革魏國兵制,創立武卒制,史稱“魏武卒”,令諸侯聞風喪膽,也是魏國建立霸業的根本,“辟土四面,拓地千裏,皆起之功也”。然而隨著魏文侯逝世,吳起在魏國的仕途也走到了盡頭。雖然繼位的魏武侯的軍事才能不弱其父,但用人方面就差遠了,魏武侯壹改之前父親“任人唯賢”的用人標準,他看重的則是出身和背景,再加上有眼饞吳起戰功的小人的讒言,這位對魏國有不可磨滅之功績的“兵聖”,在魏武侯的猜忌下只得離開魏國前往楚國,魏國也失去了壹個能夠在魏秦邊界震懾秦軍的將領,為後來秦國的崛起埋下隱患。

二、同窗之誼,生死之敵

吳起走了,但魏國迎來了新的名將——龐涓。魏惠王用龐涓為將,四處征戰,擊敗了前來挑戰的趙、秦、魏,不僅穩固了魏國霸主的地位,也提升了魏國的軍事實力。本來再加上同窗好友孫臏,兩人攜手定能助魏國奪取天下,但龐涓因為嫉妒孫臏的才能,害怕他會搶了自己的地位,先是將孫臏騙到魏國加以監視,後來壹狠心,“以法刑斷其兩足而黥之,欲隱勿見”。不過得幸於齊國使者的慧眼識珠,偷偷將孫臏帶回齊國,後又得到齊國名將田忌的賞識,龐涓親手斷去了同窗之誼,也為自己和魏國樹立了壹個壹生之敵。

龐涓還不知道孫臏到了齊國,和趙國打得正歡,卻被孫臏以壹擊“圍魏救趙”之術直搗魏國首都大梁,迫使龐涓率軍回援。在路上,孫臏示敵以弱,造成龐涓產生齊軍主將指揮無能的錯覺,龐涓果然中計,以輕裝急行軍晝夜兼程回救大梁,在桂陵被孫臏設伏,被擒的龐涓這才知道孫臏不僅沒死,還成了齊軍主將的座上賓,更是擒獲了自己,心裏壹定滿是苦水吧。這次的敗北並沒有讓龐涓明白問題的嚴重性,當孫臏再次采用圍魏救趙的戰術,再次示弱以誘敵深入時,龐涓還是中計了,龐涓自知智窮兵敗,乃自剄,曰:“遂成豎子之名!”,馬陵之戰的戰敗讓魏國壹下子跌出壹流強國的圈子,此後魏國壹蹶不振,再無力與秦國為敵。

三、變法圖強,日暮西山

與魏國的逐步下滑不同,秦國可謂是蒸蒸日上,尤其是秦孝公迎來了壹個能改變秦國的人才時,魏國的敗亡結局已定。雖然魏相公叔痤推薦衛鞅,但並不是為了魏國的興衰,只不過是想在死前博個薦賢的美名,見魏惠王沒有答應,公叔痤屏退眾人,再度進言:“王即不聽用鞅,必殺之,無令出境”。雖然魏惠王口頭答應了,但既沒想重用衛鞅,也不打算殺他,“公孫鞅聞秦孝公下令國中求賢者,將修繆公之業,東復侵地,乃遂西入秦”,就在這麽不明不白之中,魏惠王放跑了能夠再度富強魏國的人才。

經過商鞅的兩次變法,秦國的經濟得到迅速的提升,軍隊戰鬥力不斷加強,“行之十年,秦民大悅,道不拾遺,山無盜賊,家給人足。民勇於公戰,怯於私鬥,鄉邑大治”。眼看國富兵強,秦孝公也著手準備東出和復仇了,“魏惠王兵數破於齊秦,國內空,日以削,恐,乃使使割河西之地獻於秦以和”。此後,魏國連年被秦國壓著打,訂盟喪土已經成了常態,魏惠王悔不當初。

除上述三者外,魏國放跑的第四個才人範雎,則是補齊來秦國政策的短板。範雎不僅及時幫助秦昭襄王鞏固君權,剪除了壓在秦王頭上的太後“四貴”,更是制定了秦國立為國策之壹的“遠交近攻”,使其成為秦國主要的對外戰略思想。吳起、孫臏、商鞅、範雎,此四人都有大才,在其他國家被親之信之,而魏國卻拱手送人,若是能全部留下,不但能保住霸業,就連統壹天下也不是不可能,要怪就怪魏王有眼無珠,自食其果罷了。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文史博览:從古至今中國最能打仗的將領是誰?→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朱元璋的外甥李文忠到底有多厲害?文比藍玉強,行軍打仗不輸徐達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南宋救世主嶽飛究竟為何而死?不僅僅因為秦檜,還涉及壹位大將軍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在唐詩中關羽“忠勇”形象是如何被強化的?→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慈禧的壹生,是在為清朝續命,還是讓滿清早送命? →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諸葛亮去世後,司馬懿為何終生不伐蜀?司馬昭道破玄機
下一篇
漢末時期有哪些人曾自稱“天子”?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