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非洲自貿區來了!疫情後中非“壹帶壹路”合作迎來新機遇

非洲自貿區來了!疫情後中非“壹帶壹路”合作迎來新機遇

日前,中國駐非盟使團團長劉豫錫大使在《中國投資》發表了題為《中非共建“壹帶壹路”風正壹帆懸》的署名文章。全文如下:

2020年1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同非盟委員會主席法基共同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非洲聯盟關於共同推進“壹帶壹路”建設的合作規劃》。這是中國和區域性國際組織簽署的第壹份共建“壹帶壹路”規劃類合作文件,將推動“壹帶壹路”倡議同非盟《2063年議程》深入對接,開啟中非高質量共建“壹帶壹路”的嶄新篇章。

中非共建“壹帶壹路”朋友圈不斷擴大

非洲是“壹帶壹路”的自然和歷史延伸,是“壹帶壹路”國際合作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壹帶壹路”倡議同非盟《2063年議程》和非洲各國發展戰略高度契合,中非共建“壹帶壹路”給中非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發展紅利,也為中非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註入了新的內涵。盧旺達總統卡加梅等許多非洲國家領導人高度贊賞“壹帶壹路”倡議為非洲發展帶來重要機遇。非盟駐華代表奧斯曼表示,“壹帶壹路”倡議與非盟《2063年議程》有著共同願景,符合非洲國家發展需求,必將促進非洲發展。近日中國同剛果(金)和博茨瓦納分別簽署共建“壹帶壹路”諒解備忘錄,標誌著簽署“壹帶壹路”合作文件的非洲國家達到46個,中非共建“壹帶壹路”大家庭不斷壯大。

中非共建“壹帶壹路”政策溝通不斷深入。2013年習近平主席提出共建“壹帶壹路”倡議以來,非洲國家和非盟委員會積極響應,推動中非發展戰略對接。當前中非正在基礎設施建設、能源資源開發等諸多領域深化政策對話、細化發展規劃並量化合作目標,為中非務實合作提供指導。中國將與非盟委員會建立共建“壹帶壹路”合作工作協調機制,將雙方有關執行部門和資源有效對接,構建交流、溝通、磋商的渠道和機制,及時解決規劃實施和項目執行中遇到的問題,推動《合作規劃》順利落地。

中非共建“壹帶壹路”設施聯通碩果累累。基礎設施落後是制約非洲發展的壹大瓶頸。中國在非洲修建鐵路和公路裏程均超過6000公裏,建設了近20個港口和80多個大型電力設施,亞吉鐵路、蒙內鐵路、蒙巴薩港等壹大批“壹帶壹路”旗艦項目在非洲建成並投入使用,為非洲工業化進程和經濟轉型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國正同非盟編制《中非基礎設施合作規劃》,支持中國企業以投建營壹體化模式參與非洲基礎設施建設,加強能源、交通、信息通信、跨境水資源等合作,同非方共同實施壹批互聯互通重點項目。

中非共建“壹帶壹路”貿易暢通持續發展。中國連續11年成為非洲第壹大貿易夥伴,連續多年對非洲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20%,並有望連續12年保持最大貿易夥伴國地位。2019年中非經貿深度合作先行區落地湖南自貿區,並於同年在長沙舉辦首屆中國—非洲經貿博覽會。疫情期間,中非企業通過跨境電商平臺、線上推介會等方式推動非洲特色產品出口中國。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執秘薇拉·松圭走進有1000多萬人在線觀看的直播間內,為盧旺達咖啡帶貨。去年第三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專門面向非洲舉行線上“雲推介會”。今年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毛裏求斯共和國政府自由貿易協定》正式生效實施。中國還決定向非洲大陸自貿區秘書處提供現匯援助,支持非洲大陸自貿區建設。

中非共建“壹帶壹路”資金融通穩步提升。2019年,中國對非直接投資存量達491億美元,較2000年增長近百倍。中國依托“壹帶壹路”專項貸款、絲路基金、中非發展基金、中非產能合作基金等投融資平臺,為中非共建“壹帶壹路”提供金融支持。截至2020年8月,中非發展基金已在37個非洲國家投資超過54億美元,投資項目涉及基礎設施、產能合作、農業民生、能源礦產等多個領域,帶動中國企業對非投資達260億美元。為幫助非洲抵禦疫情影響和應對現金流短缺難題,中國已同12個非洲國家簽署緩債協議,減免15個非洲國家2020年底到期無息貸款,並積極推動國際社會特別是二十國集團延長緩債期限。

中非共建“壹帶壹路”民心相通空前活躍。中國非洲研究院於2019年掛牌成立,中非智庫論壇、民間論壇、中非新聞交流中心、中非青年大聯歡等人文交流機制越做越強,架起了壹座座中非友誼的橋梁。中國累計向非洲國家提供了約12萬個政府獎學金名額,在非洲46個國家設立了61所孔子學院和48家孔子課堂。列入中國公民組團出境旅遊目的地的非洲國家達到34個,中非之間友好城市總數達150對,2019年中國內地居民前往非洲60.6萬人次,中非傳統友好深入人心。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中非守望相助、風雨同舟,充分展現了中非人民的兄弟情誼。

中非合作進入新發展階段

當前,世紀疫情和百年變局交織共振,中非面臨著打贏疫情阻擊戰、經濟攻堅戰、民生保衛戰的艱巨任務。與此同時,中非都將進入新的發展階段。2021年是中國“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中國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將為非洲發展帶來更多“中國機遇”。今年也是非洲大陸自貿區正式啟動之年,將形成壹個覆蓋超12億人口、GDP合計2.5萬億美元的大市場。非洲經濟壹體化和區域經濟融合,會給中非經貿合作擴展更大發展空間。

中非不僅在政治上高度互信,是堅定的同盟軍,在經濟發展上也優勢互補,互為戰略夥伴。中非雙方應以高質量共建“壹帶壹路”為抓手,推動中非合作再接再厲、提質升級。中國將同非盟和非洲各國壹道,朝著習近平主席為“壹帶壹路”國際合作指明的方向,把“壹帶壹路”打造成團結應對挑戰的合作之路,維護人民健康安全的健康之路,促進經濟社會恢復的復蘇之路,釋放發展潛力的增長之路。中國願同非洲繼續深入對接發展戰略,鼓勵中國企業加大對非投資,積極實施惠及民生的合作項目,在自貿區合作、數字經濟、減貧、產業鏈供應鏈聯通、應對氣候變化等領域深挖合作潛力,不斷培育新的合作動能。

新年伊始,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訪問非洲五國,延續中國外長連續31年每年首訪非洲的傳統,充分體現中國對非洲的高度重視、中非間牢不可破的兄弟友誼和中國對非洲各國發展振興的堅定支持。今年,中非合作論壇也將舉辦新壹屆論壇會議,把中非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推向更高水平。“潮平兩岸闊,風正壹帆懸”,中非高質量共建“壹帶壹路”必將順勢而上、乘風破浪,推動中非關系邁向更加美好的未來。

中國駐非盟使團願發揮好橋梁和紐帶作用,為中非雙方政府、企業、智庫等牽線搭橋,促進雙方加強溝通、交流與合作,為進壹步深化中非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和高質量共建“壹帶壹路”作出貢獻。

此外,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議(AfCFTA,下稱“非洲自貿區協議”)已於2021年1月1日正式實施,這將為中非經貿關系的發展提供新的機遇。人民日報海外網輿情中心將依據全球輿情監測分析系統數據,梳理非洲大陸國家媒體與非洲社會對非洲自貿區及其與中國“壹帶壹路”結合的輿論關切重點並總結相關輿論反饋,點明中非投資合作新方向,為我國各級地方政府以及出海企業在非洲開展工作提供參考。

非洲自貿區正式啟動 中非經貿合作進入新階段

非洲自貿區是非盟《2063年議程》戰略框架中最重要的項目之壹。該自貿區協議自2015年6月開始啟動談判到2019年7月非洲自貿區正式宣告成立,歷時4年。非洲自貿區建設目的在於進壹步降低關稅、消除貿易壁壘,促進區域內貿易和投資發展,實現商品、服務、資金在非洲大陸的自由流動,從而形成非洲單壹大市場。截至2020年12月,非盟55個成員中共有54個成員已簽署協議,自貿區也於2021年1月1日正式啟動,非洲自貿區的啟動將使非洲大陸成為壹個覆蓋超12億人口、GDP合計超2.5萬億美元的大市場,並將有助於非洲經濟渡過疫情難關,為未來重振經濟鋪平道路。

作為壹個框架性協議,非洲自貿區協議的內容涵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知識產權、競爭政策和爭端解決等多個領域。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該協議已完成第壹階段談判,涉及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兩大領域。受疫情影響而延遲的第二階段談判主要涉及投資、競爭政策和知識產權等事宜。自貿區協議生效後,非洲將逐步取消90%的商品關稅,到2022年,區域內貿易額將比2010年提高52%。如果非關稅壁壘同時減少,域內貿易額則有望提升壹倍。世界銀行近日發布報告稱,如果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議全面履行,到2035年非洲有望獲得近4500億美元實際收益,使3000萬人有望擺脫極端貧困。

2020年12月,中方還與非洲聯盟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非洲聯盟關於共同推進“壹帶壹路”建設的合作規劃》,該規劃也成為我國和區域性國際組織簽署的第壹個共建“壹帶壹路”規劃類合作文件。根據規劃,中國將繼續推進與非盟《2063年議程》戰略框架的對接,加強與非洲自貿區國家在多個領域合作,共同推進共建“壹帶壹路”高質量發展。

促進非洲內部貿易的增長

根據非洲進出口銀行數據,2019年非洲內部貿易僅占全部出口的14.4%,但有專家表示,只要能夠控制非洲大陸內基礎設施以及安全問題的不利因素,非洲自貿區的實施可以有效擴大非洲內部貿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單壹自由貿易區。還有非洲學者認為,非洲自貿區的“貿易通道”或“綠色通道”可加快並確保基本商品的自由流通,以減輕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的影響。而且通過非洲自由貿易區協議來降低貿易成本和簡化邊境程序,將有利於非洲國家在面對未來的經濟沖擊時提高其抵禦力,並有助於開展各種深層改革,以促進經濟長期增長。此外,促進非洲大陸出口多樣化和增加投資是非洲內部貿易的成功關鍵指標。特別是,非洲內部貿易的增加將有助於非洲從商品和原材料的凈出口國轉變為創新和增值產品的樞紐。非洲亦可通過出口多樣化,來抵禦全球市場對非洲大陸市場的沖擊。

促進非洲制造業的發展和產業鏈的完善

非洲問題專家Aurelie Ngo Mambongo認為,非洲自貿區是通過制造業發展非洲經濟的絕佳戰略。制造業部門是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之壹,約占非洲GDP的10%。非洲制造業產值的60%以上僅集中在四個國家:埃及、尼日利亞、南非和摩洛哥。非洲自貿區將通過促進中小型企業(SME)進入新市場,擴大規模經濟並通過實現出口多樣化來促進非洲大陸的制造業。非洲安全研究所(ISS Africa)的研究人員KOUASSI YEBOUA認為,非洲自由貿易協議將有助於吸引外國直接投資,特別是在制造業領域的投資,因為大型市場可以提高外部投資者的利潤率。通過在非洲大陸上建立子公司而不是從非洲以外的國家出口,可以更輕松、更低成本地進入統壹的非洲市場。肯尼亞媒體The Africa Logistics報道稱,盡管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現導致非洲對外貿易放緩,而加劇了縮短供應鏈和減少對亞洲制造業依賴的理由,但只要非洲自貿區正式實施,自貿區就可幫助非洲加速工業化進程,並為非洲大陸的廣大勞動力提供就業機會。非洲之家(Africa House)市場準入研究總監Duncan Bonnett也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突出了非洲供應鏈問題,而非洲自貿區可以緩解這個問題。他認為,非洲公司可以通過非洲自貿區可以找到正確的定位,可以使非洲公司在全球範圍內競爭並在泛非供應鏈中建立抵禦能力。

非洲經濟壹體化挑戰多

雖然非洲自貿區建設已經起步,但仍面臨諸多挑戰,如各成員經濟發展水平差距較大、專業人才缺乏、基礎設施不足、疫情沖擊、政治動蕩和安全問題等。目前,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議談判還未最終完成,特別是受疫情影響,涉及投資、競爭政策和知識產權等事宜的第二階段談判可能會持續更長時間。埃塞俄比亞高級部長兼總理阿比·艾哈邁德(Abiy Ahmed)的特別顧問認為,如果沒有重大的基礎設施投資和制造能力的發展,非洲國家將無法充分利用非洲自由貿易區協議的貿易條件。加納媒體Modern Ghana報道稱,非洲區域經濟活動這壹事實本身並不意味著非洲自貿區內所有經濟體都會從這種交往中平等受益,或只有具有快速經濟復蘇能力的國家才能獲得豐厚的收獲。因此,非洲大陸各國將需要壹個能與其他國家競爭的有利的經濟體系來參與國別競爭。原肯尼亞交通部副部長伊基亞拉認為,壹些國家政治和經濟形勢不穩定限制了非洲貿易環境的改善以及對外資的吸引力,與此同時,非洲的商品和服務競爭力較弱,另外,較高的貧困率和失業率限制了許多非洲國家對進口商品的購買力,這些因素都將影響非洲經濟壹體化的有序進行。

非洲自貿區與中國“壹帶壹路”倡議合力推動中非經貿發展

中國壹直處於推動非洲自貿區的最前沿,也在實施非洲自貿區進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如果中國公司開始利用現有的相對於亞洲而言便宜的勞動力或較低的關稅優勢在非洲開店,中國的投資將大大促進整個非洲大陸的貿易。在南非人文科學研究委員會(HSRC)的金磚國家研究中心與當代中國與世界研究學院以及非盟發展署(AUDA-NEPAD)共同組織的研討會上,非盟發展署代表Justina Dugbazah表示,非洲自由貿易區的建立對於快速發展的經濟區域壹體化至關重要,而非洲國家之間基礎設施連通性不佳是非洲之間貿易不暢的首要原因,中國已經通過“壹帶壹路”倡議幫助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這是基礎設施發展和自由貿易的催化劑,非洲大陸可以通過中國“壹帶壹路”倡議加速非洲大陸的基礎設施發展。

聖多美和普林西比駐華大使伊莎貝爾·多明戈斯(Isabel Domingos)也曾表示,在非洲自貿區協議框架下,中國與非洲國家有望簽署更多倡議和協議。非洲自貿區的開放將有助於促進各方的經濟發展,“中國有需求,非洲也有需求;中國有潛力,非洲也有潛力。非洲自貿區可以作為促進雙方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深化中非合作,把中非關系推向新階段。”

根據 壹帶壹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一帶一路:人大代表建議將“絲路海運”納入國家“一帶一路”重點項目→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長三角地區助推“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的實踐探索→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貴州“一帶一路”涉外經濟逆勢回升,整體發展穩中向好→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再拓“一帶一路”航線 珠海港首船件雜貨出口巴基斯坦→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逆勢而上,“壹帶壹路”未來前景廣闊→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共建“壹帶壹路”,中國和阿拉伯國家合作前景廣泛
下一篇
“壹帶壹路”將成為後疫情時代經貿合作重要抓手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