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第51個“世界標準日”:提升中國標準全球話語權

“壹帶壹路”跨座式單軌系統國際標準聯盟(以下簡稱“ISAM聯盟”)日前在安徽蕪湖正式成立。ISAM聯盟是在安徽省、蕪湖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的指導下,由蕪湖市軌道交通有限公司、中車浦鎮龐巴迪運輸系統有限公司、中鐵工程設計咨詢集團有限公司、安徽省質量和標準化研究院、蕪湖市標準化研究院等共同發起和倡議成立的自願性國際標準聯盟。

第51個“世界標準日”:提升中國標準全球話語權

據了解,軌道交通是國家提出的新基建七大領域之壹,蕪湖市是國內首個獲批建設輕型跨座式單軌城市軌道交通項目的城市。2019年,蕪湖市新型、輕量化、無人駕駛的單軌技術規格被納入《跨座式單軌交通設計規範(GB50458)》修訂內容。為有效推進目前蕪湖項目執行及國內外其他潛在市場開拓,成立了ISAM聯盟,旨在標準聯通“壹帶壹路”,標準引領合作發展。

ISAM聯盟匯集了來自中國、泰國、菲律賓、埃及、巴西、法國、德國等“壹帶壹路”沿線和海內外單軌系統設計、咨詢、生產、施工、運營等單位,以及高校、科研院所、標準化研究機構等,按照共建共享共贏的原則,聚集聯盟成員相關資源,形成開放協同的標準化工作平臺,促進跨座式單軌系統標準體系的建設,促進跨座式單軌應用產業化發展。

ISAM聯盟將依托國家“壹帶壹路”政策支持和單軌建設運營經驗,充分發揮市場力量主導作用,培育和支持系統產業鏈、供應鏈技術發展,與“壹帶壹路”沿線和海內外國家共商、共建、共享,推動單軌標準交流互鑒、互聯互通、成果共享。

此外,14日是第51個“世界標準日”。據廣州海關消息,該關充分發揮與國際標準機構對接緊密、科技實力雄厚、國際標準專業人才集中的優勢,加大國際標準研究制修訂工作力度,今年以來先後主持承擔了5項國際標準制修訂工作,其中3項標準已由國際標準化組織對外發布。

玩具國際標準連續取得突破

標準作為質量保障基礎,承擔著提高產品質量、促進生產發展、保障人民安全的重要作用,然而隨著市場上產品原材料不斷更新換代,大量新能源、新材料多元化出現,廣州海關以“標準為引領,創新檢測技術”為目標,著力在制修訂標準上下功夫。圍繞我國優勢產業主動作為,主動承接了大量國際標準制修訂工作,今年以來僅在玩具國際標準領域就連續取得兩次重大突破,牽頭制定的兩個玩具國際標準由國際標準化組織(ISO)先後向全球發布,對全球玩具及嬰童用品生產及貿易產生深遠影響。

廣州海關技術中心對標準樣品進行前處理

重金屬可能在兒童玩耍玩具過程中通過汗液及唾液遷移進入兒童體內,對兒童具有致癌、致畸、致神經紊亂等嚴重危害。因此,全球玩具重要的貿易國均對玩具中的可遷移元素進行嚴格管控,可遷移元素已成為玩具安全領域全球限制最廣泛的技術指標。《特定元素的遷移》(ISO 8124-3:2020)標準發布前,前壹版本標準缺乏儀器分析方法及精密度數據,且部分材料的壹些關鍵前處理方法缺失,使得標準適用性不足。

今年年初發布的國際玩具標準《特定元素的遷移》(ISO 8124-3:2020),作為我國牽頭制修訂並發布的第4個玩具國際標準,為各國嬰童用品的可遷移元素限量及檢測提供了重要技術性依據,將有助於減少我國玩具出口面臨的技術貿易措施,降低玩具安全認證成本。由廣州海關牽頭,英國、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等14個國家相關技術部門參與修訂的國際玩具標準《玩具安全 第9部分:機械物理安全—ISO 8124-1, EN 71-1和ASTM F963差異比較》(ISO/TR 8124-9:2020),成為我國牽頭制修訂並發布的第5個玩具國際標準。

我國是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國,全球超過70%的玩具及嬰童用品產自中國。國際玩具標準之間的差異,限制了玩具產品在不同國別間的流通,對我國出口玩具的限制尤其明顯。目前,國際影響力較大的玩具標準主要有國際玩具安全標準(ISO 8124)、歐盟玩具安全標準(EN 71)和美國玩具安全規範(ASTM F 963)三大系列,這三大國際玩具標準在玩具機械物理安全要求方面存在較大差異,互相之間不能兼容,造成中國玩具出口到不同國家和地區時需要符合不同的標準要求,即使同壹款玩具也必須經受多個安全標準的反復檢測才能通關至不同國家或地區,企業對此需要承擔相應的檢測時間和檢測成本。

廣州海關技術中心開展進口鐵礦石全鐵含量檢測數據分析

早在2013年,全國玩具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就向國際玩具標準化委員會提出“尋找標準差異、促進標準融合”議案,經討論,國際玩具標準化委員會最終決定成立專項任務組,指定由中國牽頭制定新標準。標準制定工作啟動後,全國玩具標準技術委員會組建由廣州海關技術中心專家為主力、多家檢測機構及相關企業專家組成的中國專家團隊,全力投入標準制定工作。

通過數年努力,《玩具安全 第9部分:機械物理安全—ISO 8124-1, EN 71-1和ASTM F963差異比較》於日前發布。該國際標準對最新版的ISO 8124-1、EN 71-1和ASTM F 963-17標準條款進行逐條比對,通過找出三大國際玩具標準在機械物理安全要求方面的差異,如玩具跌落測試地板參數、小零件要求豁免條件、玩具中繩索長度、彈射動能和噪音要求限量等方面的不同,並將其中關鍵差異點進行優先級別評價,向國際玩具標準化委員會提出三大國際玩具標準的融合建議報告。目前,國際玩具標準化委員會已接受中國提出的在相關標準中增加“玩具袋”定義、更改玩具跌落測試地板參數等6項建議,並已啟動相關標準修訂工作。

標準化工作組織取得最新進展

廣州海關高度重視標準化工作組織建設,有效提升標準制修訂工作水平。2020年5月,廣州海關技術中心牽頭組建全國嬰童用品標準化工作組秘書處,在全國範圍內負責嬰童用品領域標準化工作,推進國家標準與國際標準接軌。與此同時,廣州海關技術中心專家擔任“鐵礦石和直接還原鐵國際標準化技術委員會(ISO/TC102)” SC2分技術委員會下的WG53和SG35兩個工作組召集人,負責牽頭制訂“EDTA光度滴定法測定鐵礦石中總鐵含量”(ISO/NP 21826)項下的兩項ISO國際標準,通過主動參與鐵礦石領域國際標準的制修訂活動,積極主動發出“中國聲音”,向國際推廣“中國標準”,成為近年來中國標準“走出去”戰略在大宗資源商品檢測領域取得的最新進展。

國家標準

國家質量基礎設施(NQI)由標準、計量、認證認可和檢驗檢測組成,標準為計量、認證認可和檢驗檢測提供依據,認證認可和檢驗檢測通過計量手段判斷是否符合標準。2016年,原質檢總局啟動了“國家質量基礎的共性技術研究與應用”重點研發計劃,中國標準化研究院基於鐵路、航空、航天、海洋、核電五大領域的海外工程承包、裝備出口、技術合作等國際產能合作項目,開展了中國標準走出去研究實踐。本文通過明確中國標準走出去的內涵,對政府、行業標準化機構、企業、目標國以及第三國等責任主體分析關鍵影響因素,為中國標準成為綠色生產力領跑者貢獻動力。

中國標準走出去中的“標準”是壹個廣義的概念,可以是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地方標準、團體標準、企業標準、事實標準,也可以是標準成體系輸出,或者我國標準化工作理念、方式方法、人才的輸出。標準走出去看似是技術問題,實則牽涉到政治、經濟、法律、文化、宗教等多個方面。中國標準走出去的內涵實質是指我國標準及其所含內容通過各種途徑和方式在境外的存在。

在“壹帶壹路”建設中,要讓我國標準積極融入“壹帶壹路”各參與國乃至區域組織和國際組織標準的制定與實施應用中。標準走出去主要包括3個方面的具體內容,壹是標準載體走出去,我國標準制定要有外文版,方便在國外的宣傳和應用;二是標準內容走出去,提高我國標準在國外的適用性,加強與國際國外標準化體系的壹致性,推動我國標準充分反映國際先進技術的最新發展,最廣泛適應產業國際國內兩個市場發展的需求,提高我國標準的國際代表性,提升標準水平;三是標準化對象走出去,推動我國標準不僅要服務於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需求,還要定位於更多地服務更多國家的發展和全球經濟貿易活動的需要。走出去的標準壹定是緊貼“壹帶壹路”建設需求,且我國在該領域具備明顯的貿易、技術或市場優勢。標準走出去應與我國對外政治、經濟、貿易和技術交流活動等緊密銜接,標準走出去的最終目標是推動我國企業、產業走出去。標準走出去的途徑,根據目的地不同,包括走向國際和走向其他國家和區域組織。標準走出去的方式,包括主導制定國際標準、開展標準互認、直接轉化應用、共同制定新的標準等,可以依托的渠道也有很多,如商品出口、對外投資工程、援外項目、境內國際招標項目、對外合作交流等。

從政府的角度,壹是從國家、行業和地區層面鼓勵我國投資項目和工程承包企業在合同談判中優先推薦采用中國技術標準,中方參與運營采用我國標準的項目,給予利率、稅收方面的優惠。二是我國與歐盟、東盟、東亞、中亞、中蒙俄經濟走廊和海灣地區等沿線重點地區,以及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日本、韓國等國家建立了多雙邊標準化合作機制,為標準走出去提供了有利環境。三是開展中國標準走出去示範基地建設,高水平國際標準化人才培訓,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外文版研制等任務均需要持續、穩定的財政專項經費保障機制。四是通過改革縮小我國與其他國家標準體制和標準體系的差異。

從行業標準化機構的角度,壹是需要建設專業的標準信息服務平臺。二是提高面向“壹帶壹路”沿線國家的標準適用性研究能力。三是需要相關行業、產品領域的標準外文版提供能力。我國現有的3.6萬多項國家標準中,被翻譯成英文並公開出版發行的國家標準英文版只有約不到1.5%,行業標準或其他標準的英文版更是少之又少。英文版如此,翻譯成德語、法語、俄語等其他語種的標準就更是無從談起,嚴重制約了相關標準在境外宣傳推廣與應用。

從企業的角度,企業的標準海外示範應用能力和經驗成為主要影響因素,同時企業的國際標準化人才體系也必不可少。

從目標國的角度,壹是在“壹帶壹路”沿線國家推動中國標準走出去進程中,盡量選擇政治經濟穩定的國家。二是須對外加強人文交流,向世界傳遞“和平發展、共享發展、包容發展”的中國價值,從思想和觀念上增加他國對中國的價值認同。三是了解和掌握目標國的安全、環保以及用工、簽證等法律法規和監管標準。四是在壹些基礎薄弱、技術要求不明確的國家,應全力推薦使用中國成套技術與裝備,同時,在目標國原則上同意采用中國標準的前提下,也要提升中國技術標準的靈活性,根據當地條件,對技術標準進行調整和創新,增加其對中國標準的認可度。

從第三國的角度,要重視技術性貿易壁壘,技術性貿易壁壘已經成為發達國家保護本國產業的主要手段,特別是美國、歐盟等國家或地區憑借其自身的技術、經濟優勢,制定了嚴格的技術標準、技術法規和技術認證制度。

根據 央廣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一帶一路:後疫情時代“壹帶壹路”建設啟發——專家:重點合作共建數字絲綢之路→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共建“壹帶壹路”為巴布亞新幾內亞發展帶來巨大活力→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主動擁抱“壹帶壹路”,面向全世界 濟南正快步往外走→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壹帶壹路”是中拉合作共贏之路→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2000多個合作項目:“壹帶壹路”細繪“工筆畫”→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壹帶壹路”助力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
下一篇
疫情下數字技術成“壹帶壹路”建設新引擎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