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培養高質量專業技術人才是深化“壹帶壹路”建設的迫切需要

培養高質量專業技術人才是深化“壹帶壹路”建設的迫切需要

9月8日至9日,第四屆太和文明論壇教育文化分論壇成功在線上舉行。來自中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柬埔寨等國的職業教育專家學者、院校代表、企業家代表,圍繞“構建未來人才職業圖譜”主題,就職業資格框架、後疫情時代職業教育改革、職業教育評價與微證書、職業教育政策協調與跨國合作等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與會者壹致認為,疫情期間各國職業教育所采取的應激性改革措施,為今後的系統改革提供了可參考的鮮活經驗。在後疫情時期,技術技能人才已經成為深化“壹帶壹路”建設的重大供給側需求,開展多邊合作,培養高質量專業技術技能人才是深化“壹帶壹路”建設的迫切需要和重要保障。

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經濟帶來巨大沖擊,也給產業人才供需兩端帶來新變化、新挑戰。世界職業院校與應用大學聯盟主席、澳大利亞職業院校院長委員會(TDA)首席執行官Craig Robertson認為,疫情導致各經濟體經濟活動明顯萎縮,加之新技術對不同產業的影響,各國應在未來4-5年的時間內重點考慮如何舉辦更高質量的職業教育,培養高技能人才,填補人才缺口。同時,加大對中低技能人才培養投入仍然具有現實意義。值得註意的是,要關註培養未來職業人才的信息能力、學習能力、創新能力,使他們具備迎接未來職場挑戰的素質。疫情期間,各國職業教育教師也面臨在線教學新挑戰。天津城市職業學院財經與藝術系主任、中國-新西蘭職業教育示範項目研究員高揚認為,疫情使線上教學從教學輔助手段變為了主要手段。壹線教師在適應新教學模式之後,需要轉變教學理念,學生的在線學習和其他自主學習行為都應當納入學習達成度進行考量。柬埔寨國家技能培訓學院院長Yok Sothy、日本滋慶學園的加藤洋介、北京市教育委員會職業與成人教育處處長王東江等也分別介紹了所在國家和地區在疫情期間解決師資培養、在線教學、實習實訓等方面的有益做法。

教育文化分論壇還討論了中國建立職業資格框架的可能性。太和智庫高級研究員、中國駐法國大使館前公使銜參贊馬燕生認為,中國職業資格框架的建設可以借鑒歐洲的經驗,尊重各種學習形式的成果,促進學習者和勞動者終身學習和跨國流動,通過職業資格框架的具體設計,清晰地向社會各部門傳遞信息,即市場需要什麽樣的人,求職者必須掌握哪些知識和技能,教育培訓體系如何調整教學培訓內容,等等。太和智庫高級研究員、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秘書處前秘書長劉京輝認為,中國建立國家資歷框架是壹項系統工程,既要解決機制體制的問題,也要解決社會共識的問題,此外還應考慮與國際資歷框架對接。這有助於與“壹帶壹路”沿線國家開展教育和培訓的合作,實現教育和培訓資歷與學分的互認和轉換。

新西蘭毛利大學土著創新中心教授John Clayton與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教授趙誌群重點討論了新西蘭微證書改革與職業教育評價技術。Clayton認為,新西蘭微證書和中國推出的“1+X”證書的側重點非常相似,這兩種證書都肯定了學習者在知識、技能和態度等幾個重要方面上達到的某些具體標準,其對技能的認證,有助於擴展現有資歷體系的深度,同時可以提高員工的專業水平。要使證書獲得國際認可,必須參照國際標準,保證培訓透明度,使職業技能培訓與國際框架下的學習成果相符,使學分認定、累積和轉換程序與國際通用方法相符。此外,為了保證認證質量,需要確保評估的壹致性,以彈性的評估方法來收集適當的能力評價標準。趙誌群教授認為,“1+X”證書建設是中國職業教育改革的重要舉措,確保這壹改革的成功必須保證對X證書評價的科學性。高質量的評價體系應包括信度、效度、區分度和客觀性,對知識技能的評價和對能力水平的評價相互補充,缺壹不可。值得註意的是,標準化測驗不適合職業教育甚至會阻礙創新發展,“1+X”的評價體系應當根據不同的證書內容建立對應的評價模型。

與會代表還討論了中外職業教育合作的有關話題。柬埔寨國家技能培訓中心國際合作部主任Chrea Sesokunthearith表示,希望能與中國探討建立職業資格等級互認的機制。中國有色金屬工業人才中心副主任、全國有色金屬職業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秘書長宋凱介紹,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在亞洲、非洲特別是“壹帶壹路”沿線國家投資建設了大批的礦業項目,聘用了合作國本土員工近50萬人。在後疫情時期,技術技能人才已經成為深化“壹帶壹路”建設的重大供給側需求,開展多邊合作,培養高質量專業技術技能人才是深化“壹帶壹路”建設的迫切需要和重要保障。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系主任、副教授楊釙結合國家技能形成體系研究,對中國參與“壹帶壹路”職業教育多邊合作提出建議。楊釙強調,中國開展職業教育對外合作,必須充分考慮對象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制度的特殊性,為了加速多邊技能合作,可以考慮將我國在地方實踐中發展出來的多種多樣的政校企合作模式率先推廣出去,嘗試在東道國的區域層面建立起由地方政府協調的技能投資模式,形成富有吸引力的跨境職業教育的實驗區。

太和智庫首席文化學者顧伯平表示,教育是人文交流的重要內容,職業教育是與經濟社會發展、社會大眾利益連接最為直接的重要教育類型。依據當前經濟社會發展需求,將註意力集中於研究職業教育改革發展、推動職業教育國際合作是中外教育人文交流中最為急迫、也最為有效的方向。太和智庫常務理事、完美世界教育副總裁楊昊介紹,與會者達成三點初步共識:壹是疫情與新技術疊加作用,帶來了全球範圍的經濟變化和產業調整,也催生了職業教育新壹輪改革,二是建立職業資格框架是多數職業教育發達國家的通行辦法,也是中國職業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三是各國職業教育應當相互學習、彼此借鑒、加強合作。與會各方將在今後持續共享合作信息、共創合作機會、共贏發展機遇。

“創新就是生產力,企業賴之以強,國家賴之以盛。”習近平總書記曾在北京第二屆“壹帶壹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發表主旨演講指出,“我們將積極實施創新人才交流項目,未來5年支持5000人次中外方創新人才開展交流、培訓、合作研究。”

中國提出“壹帶壹路”倡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6年來,受到國際普遍歡迎,但在中國參與全球化治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過程中,卻時常遭遇國際化人才不足的窘境。

國際化人才是各國提高綜合國力和國際競爭力的戰略資源

什麽是國際化人才?有專家認為國際化人才應當擁有國際化視野,熟悉國際市場規則,掌握國際商務語言,具備國際化領導力;有專家建議在國際化人才競爭中,我國國際化人才培養和開發要適應新時代經濟社會對外開放新形勢新需求,符合我國在全球化進程中的新角色新定位,符合“壹帶壹路”建設對人才的新挑戰新要求;《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則提出,要培養大批具有國際視野、通曉國際規則、能夠參與國際事務和國際競爭的國際化人才。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為國際化人才需具備的基本要素進行了清晰界定。”中國外文局教育培訓中心主任趙麗君把新時期國際化人才的特質歸納為壹個金字塔形結構:

首先,金字塔的根基部分是中國故事、中國智慧。國際化的實質是國際化規律和國情相結合,是“和而不同”。因此,深諳國情文化是第壹位的。我國國際化人才必須要有堅定的政治立場、熟悉黨和國家方針政策、深入了解國情,能夠從五千年中華文化、中國故事中汲取中國智慧;其二是具有世界性眼光和歷史性眼光,具有歷史使命感和責任擔當。國際化人才必須具有寬廣的世界眼光和長遠的歷史眼光,才能在全球層面看待審視形勢和問題,才能具有在國際社會自主設置議題、主動發聲的膽識和魄力,才能夠擔當起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重任;第三是精通外語,掌握專業,具有較強的跨文化溝通能力和國際化運作能力。順暢溝通是國際合作的基礎,必須熟練掌握外語,兼具跨文化溝通和國際化運作的能力,才能克服溝通障礙,理解對方文化並用對方能理解的方式來詮釋中國的所思所想所為;第四是熟悉國際規則、具有紮實的區域國別知識。在推進全球化進程中,只有熟悉國際規則,了解對象國國情,才能采用恰當的方式,在文化沖突之間找到彼此的相同點,用對方能理解和接受的方式,表達自我訴求,爭取對方支持,才能掌握主動權和發言權,在全球化競爭中把握機遇和爭取主動;第五是塔尖部分是具有創新精神和國際視野。創新是社會進步的靈魂,國際化人才的創新精神和創造力是人類發展和社會進步的核心動力。國際化人才應具備國際視野,在全球性問題上專業視野寬闊,能夠創新性地突破地域、文化的局限,為解決全球性問題貢獻新方案。

“壹帶壹路”的瓶頸不是資金,也非技術,而是人才

人才是壹國經濟、社會發展最重要的戰略資源,是決定壹國興衰存亡的關鍵。中國高層次人才僅占人才資源總量的5.5%左右,而高級人才中的國際化人才更是捉襟見肘,在國際化人才培養方面的政策扶持及投入力度還遠遠不夠。

有專家指出,我國海外投資起步較晚,企業不熟悉國際市場、普遍缺乏海外投資經驗。前幾年,“不差錢”的中國企業海外並購時往往將註意力放在打價格戰上,“拍腦袋”決定,普遍缺乏足夠的並購經驗和整合被並購企業的能力,導致並購項目失敗和投資損失的案例不在少數。同時,我國會計師、律師、稅務師等中介機構發展程度低、風險評估能力弱。通曉國際貿易、國際投資、知識產權保護、國際商事爭端解決等法律知識,同時又具有優秀的外語表達能力的高層次法律服務人才嚴重匱乏。所以,最關鍵是由什麽樣的人去面對風險,把控風險。“壹帶壹路”戰略的瓶頸不是資金,也非技術,而是人才。

我國國際化人才隊伍與預期有較大差距,結癥在哪裏?壹是國際化人才資源嚴重短缺。經濟“走出去”和國際產能合作過程中,海外市場開拓由於缺乏懂外語、懂技術、懂管理、懂國際運作的國際化人才,以至於在市場開拓、研發設計、商務談判、項目管理等過程中受到制約。文化“走出去”和國家形象塑造過程中,由於缺乏國際化人才,導致優秀作品對外傳播受到制約、國家話語權薄弱等問題嚴重;二是現有國際化人才知識結構單壹。高等教育國際化人才培養起步晚,院校教育專業設置與國際化素養培養相脫離,外語專業在人才培養中偏重技能性訓練,在人文社科知識系統化掌握方面欠缺。無論是外語專業還是其他專業,國際化人才培養大多止於外語語言能力的培養,在壹定程度上缺乏掌握對象國文化、社會、政治、經濟狀況等素養,對於國際通行規則、不同文化之間的融合、世界政治經濟的走向等整個國際生態的了解和掌握也很欠缺,尤其是從中國傳統文化背景出發,從當代中國現實狀況出發,做出不同於其他文化背景的人的理解與判斷,更是軟肋;三是國際資源引進力度不足。在國際化人才培養方面,與國際合作有待加強。引進國際化人才的觀念滯後,引進動力不足,如何了解、評價、甄選國際化人才是目前的主要困擾之壹。

由國家商業部主辦的“壹帶壹路”國際人才研修班吸引沿線30多個國家和地區參加

“不拒眾流,方為江海。”新時代“壹帶壹路”建設不同於改革開放40年以來“在家門口”的對外開放,“壹帶壹路”背景下的開放是走到“別人家”、走向世界的開放。從人才角度而言,“壹帶壹路”背景下,加強國際化人才隊伍建設,不僅需要開放的視野、開放的理念,更需要開放的對象、開放的策略。

有專家指出,以往我們吸引、引進外國的資本、技術、信息和人才,目的是為我所用,而“壹帶壹路”突出互利共贏。我們不僅要開放門戶,把外國的人才、智力、技術“請進來”,也要“走出去”“走進去”,讓我們的人才、智力、技術融入全球產業鏈、創新鏈、價值鏈;我們不僅要吸收外國優秀人才、智力和先進技術與管理經驗為我所用,而且還要把中國優秀人才、中國智慧、中國技術、中國經驗傳播到海外;我們不僅要讓中國逐漸成為世界各國優秀人才施展才華、創業發展的“熱土”,還要結合“壹帶壹路”建設,給外國資本、技術、人才提供市場、增值發展的中國機會,最終實現從“集聚全球人才”向“發展全球人才”的戰略轉變。

為此,加強國際化人才隊伍建設要進壹步調整高等教育學科體系安排,正確處理人才培養“專與博”的關系,進壹步推動專才教育向通識教育轉型,秉承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相融合的理念,將國際化作為通識教育的必修內容,使學生對於中國的歷史和目前中國的國際地位、影響和貢獻有均衡的理解,並對不斷變化的國際形勢有比較深入的認識,培養具有跨文化素養能力的國際化人才,為具備國際事務洞察力和處理能力打下紮實基礎;要大力發展終身教育,堅持培養“外語+”人才。為國際化人才持續充電提供良好的平臺和保障。通過繼續教育,更新優化在職人員知識結構,在原有專業基礎上,補充外語能力和國際化素養,推進“外語+”人才培養,實現現有專業人才、外語人才向國際化人才轉型,加快國際化人才隊伍建設;要堅持“以我為主”,搭建國際化人才交流合作平臺。讓全球的人才都為我們國際化來服務。通過打造共享國際國內經濟、貿易等各行各業的人才共享平臺,重視人才引進,加強人才交流合作,實現國際化人才互聯互通。

根據 新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一帶一路:首檔面向“壹帶壹路”沿線國家品牌推介類欄目開播→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壹帶壹路與雙循環事關主場全球化未來→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海洋二號組網 6小時監測全球80%海面→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烏拉圭願成為“壹帶壹路”倡議進入南共市國家門戶→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奔跑在開放前沿——新疆全面落實“壹帶壹路”倡議和對外開放紀實→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中國服貿”在“壹帶壹路”建設中迸發新活力
下一篇
黑龍江自貿區:通過對外開放合作更好融入“壹帶壹路”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