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極光蒼穹鳳舞照星海

極光蒼穹鳳舞照星海

圖:千變萬化的極光

世界上看極光的地方,有好多,北歐的挪威、瑞典、芬蘭、冰島,北美的加拿大,阿拉斯加,我國的最北端漠河等。

平日關注了一個自駕遊俱樂部,剛好,俱樂部發了一個帖子:近兩年是近20年來極光活動最強烈的年份,是極光大年周期,想目睹極光之美就得抓緊,錯過了就要再等11年。

三大極光觀測聖地,包括雷納(Reine)、阿比斯庫(Abisko)、特羅姆瑟(Tromso),因為有北大西洋暖流經過,在這幾個地方觀看極光,可以避免極端低溫。

期待已久,約上閨密,說走就走。閨密說怕冷,我說有北大西洋暖流。

我們從北京起飛,中間轉機,兩程飛了16小時,來到了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大雪紛飛,白色世界。我和閨密哇哇大叫,就像沒見過雪似的,厚厚的雪,踩上去隔吱隔吱的,雪,飄落在頭髮上,像灑上去的白色花朵。雪本是詩,溫暖冬日,生長在冰雪之鄉的我在異國他鄉居然找到了童年的味道。

酒店就在機場旁邊,步行五分鐘即到。初到奧斯陸,第一個感受是天黑得真早,下午四點,天就黑起來;下午五點,感覺像午夜十二點一樣!當地物價貴,可樂29克朗(約26港元),生薑139克朗(約126港元),三文魚60克朗(約54港元)。我們抵達的當天恰逢西方感恩節。早餐,當然有三文魚,吃飽了,向極光進發!

遭遇飛機迫降

感恩節早晨,我們從奧斯陸飛博德(Bodo),目的地是雷納(網友評選出的世界最美村落)。起飛時,奧斯陸就雨雪交加,雪中夾着雨,雨中纏着雪。當時,我還想,百聞不如一見,這奧斯陸的天氣,挪威人一點都不害怕,居然敢飛!我還隨手拍了一張下雨的照片。

還有半小時,飛機要降落,看着舷窗外的景色,一陣一陣的白毛風吹起,我心裏忐忑起來,還好,飛機準備正常降落。我在拍照,旁邊的團友小林美女在拍視頻。離跑道很近很近了,我都看得見地面了,也就不到十米吧,突然,聽見拉扞拉升的恐怖聲音,飛機迅速爬升,然後是劇烈的顛簸,我感覺坐了假飛機,真過山車,反覆的升降,嚇死人了!

機上的乘客都意識到飛機遇到了情況,團友小徐因為顛簸吐了,有團友在胸前劃十字,閨密不停地念「阿彌陀佛」,機上廣播也很急促,是挪威語,一句都沒聽懂。咋回事?一點也不清楚。飛機調整了一下,又飛到平流層,然後在海上不斷地盤旋。飛機不顛簸了,恐懼依然在那裏。

舷窗外的風雪依舊,海面波濤滾滾。驚魂半小時後,機長用英文廣播,前面已經有一架飛機迫降成功了,飛機準備第二次降落,我聽到了小林美女的抽泣聲。手腳發麻的我,到處張望,心想不會這麼倒楣吧?我得先看看逃生口在哪裏?

落地後,機艙裏響起熱烈的掌聲,大家為機長喝彩,為平安祈福。

下飛機時,問了機長和挪威當地人,他們說,冬季博德的天氣變化無常,飛機第一次着陸時,風向突變,為避免強風把飛機吹到海裏,機長緊急拉升飛機。當地的挪威人說,這種情況挺多的,只不過這天比較嚴重些。仰視機長,很帥很帥的北歐Man。驚魂之後,真心感恩所有。博德,這個挪威小城,早上9點38分日出,下午1點37分日落,我記住你了,永生難忘。

我們同行11位團友,我和閨密兩個北京的,兩位香港同胞,四個深圳的,護照上都蓋過很多印章,大家紛紛表示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親身經歷,劫後餘生,我們11個人成了生死之交。

無奈夜宿博德

驚魂之後,還要淡定地去辦理提車。機場提車,很是方便。我們整個行程,設計了800公里的自駕路段。提車時,和工作人員強調,要防滑鏈,他們笑,說他們的車輪安裝了防滑釘,他們叫釘胎。因為挪威路面結冰,配備釘胎提高了安全性。講真,抓地感,極棒,在雪地裏或冰面,車子的穩定性極佳。挪威的車和我們的一樣,駕駛者在左邊,開車沒有障礙,但是駕駛員必須出示駕駛證的中英文公證書,否則不可以駕駛。豐田的SUV是能租到最好的車了,有點小,行李擠在一起。

原計劃坐渡輪去雷納村,因為天氣惡劣,渡輪也停航了。領隊說,原計劃住到雷納,只能夜宿博德了。俱樂部的後台操作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迅速為我們聯繫到酒店,避免了我們露宿街頭。有了車,活動半徑就大起來。大家都嚷着要吃中餐。

博德只有一家華人餐館,名叫竹苑餐廳,老闆是廣東中山市石岐人,1972年移民到這裏,老闆一家,是當地唯一一戶華人家庭。剛好我們團裏說普通話費勁說廣東話嫻熟人才多多。一頓鳥語之後,中餐就赫然於眼前,大家舉杯,慶祝吉人天相,好人一生平安。

老闆說,在博德,他也是第一次一次性見到這麼多中國人。確實,在來時的飛機上,在這個北極圈裏的小城,除了我們這個團,沒有見到其他中國遊客。老闆還說,現在中國發展快發展好,他每年都回廣東老家呆一大段時光。

一生要看一次

三個半小時的海上車渡航行,傍晚七點多到達雷納。剛下輪渡,眼前的情景是,一縷巨大的白煙矗立在天地間。

閨密立刻說,極光,極光,我們看見極光了!彼時彼刻,鳳舞九天,美到讓人窒息。猝不及防的極光滿天讓大家極度興奮,可惜的是,大家的重裝備相機都還沒有來得及打開。

極光不斷變化,顏色從白煙瞬間轉換成綠色,間或有紅色、粉色、幻彩色,形狀也是瞬間變化,像水柱懸轉,像鳳凰舞蹈,像彩色畫卷。風,特別特別大,像魔鬼在鼓風;蒼穹,特別特別黑,像天鵝絨巨幕;滿天極光,沒有一絲雲。美的不僅是極光,還有滿天星斗。北斗七星是那麼的清晰可見,北極星是無比的明亮,平日裏只在圖片上見到的星座圖,居然那麼完整地懸掛在夜空。

面對這樣的夜空,團友們尖叫、跳躍、唱歌、舞蹈,超出喜悅、出奇興奮。

面對這樣的夜空,感覺自己語言好貧乏,無法表達極光女神在頭頂上盪漾的魅力。

有一段關於極光的描述,我很喜歡:

任何照片都照不出極光的美。當你在茫茫雪野,極度安靜極度黑暗,時間空間都變得模糊,星芒的閃爍自身的心跳都被放大。你不知道等了多久,毫無預兆的,半透明的幽幽的極光降臨,如同幕布落下,卻點亮了整座天空,變化着,每一秒都不一樣——明明一片死寂,卻彷彿有旋律在耳邊響起……它橫貫了群星,就像一個巨大的靈魂,穿過淺淺的下弦月,幾秒後千變萬化,彷彿甦醒過來的造物主,在北極的天空灑出一道新的銀河,又像朝天噴出一路璀璨閃爍的雷霆與閃電。曲折的飄帶閃爍着多變的形狀,最後消散在空中。

一路上,所有的艱難都值了,包括前天的飛機迫降。也許是因為我們付出了驚嚇,所以極光女神特別地厚愛我們,她掀開神秘面紗,讓我們目睹到她最美的容顏。

七夕的時候,有人形容愛情,此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追光時刻,改動一個字,此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半個小時不到,天空中一切隨風飄散,黑呼呼的,連滿天的繁星都不見了。

今次,我們還探訪了挪威特羅姆瑟的北極大教堂,它可說是這個城市的地標景點,不僅擁有現代化的建築外形與設計,還是相當受歡迎的音樂演出場地。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 » 極光蒼穹鳳舞照星海

讃 (1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