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徽州:過街木樓石板路,青磚小瓦馬頭牆

徽州:過街木樓石板路,青磚小瓦馬頭牆

“前世不修”造就了多少徽州的輝煌;“往外一丟”成就了無數生命的絢爛。

徽州,一個令湯顯祖魂牽夢繞,癡絕難忘的地方,青山綠水,山珍徽味,古鎮老宅,茶紅飄香。博大精深的徽文化讓人身臨難返,原生地道的徽美食使人口舌生香。

人傑地靈,物產豐饒,民風純樸,尚讀崇文,愛生活,愛徽州!

感受徽式風情,享受徽式生活,“生在徽州”民宿,讓你看得見鄉夢,品得到鄉味,聽得見鄉樂,解得了鄉愁。“生在徽州”精品民宿是東街裏祁紅古鎮項目的一個開端,也是“生在徽州”品牌民宿系列的一次初次亮相。

徽州:過街木樓石板路,青磚小瓦馬頭牆

“生在徽州”民宿開發建設過程中,民宿主人充分挖掘和保護東街裏街區的民俗資源。無論是老房子、舊建築,還是街巷路角,庭前院落,力爭讓每個遊客和住客來到這裏瞬間就能找回鄉情的歸屬感和時光的回歸感,讓祁門紅茶的醇香和底蘊融入於每一塊磚角;讓徽州的曆史和文化滲入每一個足印。

位於安徽含山縣城南40公裏,總面積70.3平方公裏(集鎮面積0.49平方公裏,街道總長7.66公裏),4.4萬人口。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含山縣志》載:“運漕鎮在縣南八十裏東七都,地臨大河,上通巢湖,下接長江,居民稠密,商賈輻輳,舊設巡司”。明代以來便是安徽省江北八大重鎮之一,含山縣首鎮。近年來,被列為省重點建設中心鎮之一。集鎮地處楊柳圩,四面環水,形似出水的荷花,秀麗動人。

近年來,被列為省重點建設中心鎮之一。運漕鎮自然條件優越,東進長江,西通巢湖。裕溪河、牛屯河將其環抱,水上運輸發達,又扼巢湖出江咽喉,是上遊合肥、舒城、六安、廬江、無為、巢湖等地糧食及其他農副產品出江的必經之地,曆來就是商業重地。運漕鎮是一個有千年曆史的古鎮,鎮內名勝古跡較多。

穿梭在大街小巷,找尋著運漕古鎮的足跡。從北門運漕老街四大沖天柱牌樓走進,主人帶我們進入了袁家花園,園子不大,園中間的土坡上芳草萋萋,園子的西塘邊楊柳依依,高大的古樟樹散發出陣陣幽香,林蔭道上有年輕的父母推著嬰兒車慢慢行走,一對白發蒼蒼的老人聽著京劇,談論著年輕的時候唱的那一段。從公園走出,走在西大街,一幢幢商號木樓鱗次櫛比,昔日繁華不再,人去樓空。有一幢樓與眾不同,樓的天井做了四方都可以倚人的木制靠椅,當地人告訴我們:“這就是美人靠”曾經有一段淒涼的愛情故事。

相傳一家祖上從徽州遷居從事雜貨鋪的張姓商家,四個女兒個個如花似玉,每年春秋兩季茶葉銷售旺季店裏請了幾個夥季,年長的兩個女兒也在幫忙。二女兒小鳳是四個姑娘最漂亮、最乖巧的也是張老板最疼愛的女兒。在勞作中,一個叫王木墩的夥計與小鳳對上了眼互有好感,張老板發現後第二天就請了木工在天井四周打制美人靠,他一心想讓女兒嫁一個有文化有品味的人家。從此姑娘們只能在樓上看書、寫字、繡花,兩個有情人近在咫尺無法訴說只能眉目傳情。張老板看在眼裏,叫來木墩:“你人品不錯,但目不識丁,你拿什么養活我家小鳳”。第二天木墩辭職,相思苦中投奔了江西做官的遠房的舅舅,在那讀書升官,第三年回家鄉找到王家,卻得知小鳳在他走後一個月後抑鬱而死,望著空空的“美人靠”,木墩淚如雨下。淒美的愛情故事現在聽來感慨良多,心痛不已……西大街一座門前立了一棵竹很吸引眼球,一位年青人不知從哪挖來了一根爬牆虎正種在竹子旁,我們拾級而上,走進年輕人的屋。這是一個叫“微漕運工作室”,1994年出生的年輕人用他在外面學習的知識用互聯網向外傳播現在的運漕鎮的曆史文化還有地方特產,房主贈予他的空空簡陋但有創意的工作室,同行的人購買了他在網上銷售的當地的土特產月餅和醬菜,支持年輕人創業。相信年輕人用他的激情和活力一定會創造屬於他的時代。

李鴻章與運漕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在平定太平天國運動中,李鴻章曾命懸運漕,幸有在運漕經商的同鄉袁百順相救,後屢立戰功,從七品官升到四品官,後為朝廷一品大員、封疆大吏。李鴻章知恩圖報,給予了袁家格外的關照,我們剛剛走的袁家花園也能略知一二。李鴻章四弟李蘊章在運漕開設了元和質當鋪和道隆錢莊,李鴻章在此地置產興業助推了此地的發展與繁榮。故而民間有“一個運漕街,半個含山縣”之說,李鴻章與此結下不解之緣,修繕一新李家當鋪仿照當時的場景,讓人們看到當年的盛況。

“過街木樓石板路,青磚小瓦馬頭牆”這是典型徽派特征也是運漕古鎮建築的一大特色。在土地巷一座橫架在青石板上空的連接街的南北空中建築物吸引了我們,陪同我們的當地人介紹這就是過街樓,這個特殊的建築也曾吸引了央視媒體採訪和報道。他還說,他的高中就在這座古鎮就讀,我笑著問有沒有故事啊。他還真的告訴我們他們班最漂亮的女生就住在這過街橋下的人家,每每從這裏經過都希望逢著一個打著獨辮子穿著花衣裳粉嘟嘟的女孩,這或許就是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的夢。

整個古鎮依傍在裕溪河畔,初秋的河流,船聲陣陣,難以想象這裏曾經是一片水域,泥沙堆積成一片蘆葦蕩,上面長滿了蓼花的野草,古時也曾稱為“蓼花洲”的地方現在人煙稠密,魚蝦滿倉,到處是糧田。產糧大縣無為就在河的對岸,瘀泥成了莊稼的好肥料。當地人給我們介紹這裏依然保持著吃早茶的習慣,“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已成為運漕人的生活,我以為這是揚州人的習慣,從這裏看出這真是徽商人的習俗,徽商與潮商、晉商曾經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成了三大商幫。

朋友買的月餅帶回。回家後打開,盤子大的月餅上面散滿了厚厚黑色的芝麻,切一小塊讓八十歲的老母親品嘗,母親連忙說:“好吃,小時候的味道”。我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餅,考究的料還沒有的冰糖,酥的入口即化的皮無不看到曆史的沉澱。

運漕鎮深的巷子,青的石板,彎的街,斑駁的樓,人們安逸的在這座古鎮品茶、喝酒,河面吹來的風依舊有古風的涼爽。熱情好客的運漕鎮人邀請我們品嘗當地的松枝烤鴨、運漕早點還有老奶奶餛飩,我們婉言謝絕了好意,還是留著一些念想,下次來喝運漕酒。

根據新浪旅遊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 » 徽州:過街木樓石板路,青磚小瓦馬頭牆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