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互聯網+”指數報告

中國“互聯網+”指數報告

“貴陽的老幹媽公司運用大數據,對全球老幹媽銷售實施了精准分析、精細管理,大幅提升生產效率和產能。”在福州舉行的首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大數據分論壇上,貴州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貴陽市委書記李再勇以知名品牌老幹媽的大數據應用管理為樣板進行舉例,介紹了貴州推動大數據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經驗。

毫無疑問,不管何種途徑、方式去評價或篩選,近年來,大數據和老幹媽必定都在貴州“超級IP”的清單上佔據重要席位。前者是當今信息時代的寵兒,後者是傳統產業勵精圖治的典范。二者成功結合,有力證明了推動大數據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前景廣闊、潛力巨大。

此語境下,一方面需要實體經濟在發展過程中牢固樹立與時俱進思維。

“誰擁有大數據誰就擁有未來”。事實就是,大數據的發展利用可以影響和惠及社會各層面各領域,自然也可以為實體經濟做大做強“加速器”。以老幹媽為例,通過傳統調查方式,很難獲得哪個地方喜歡哪種口味的產品,但通過大數據卻能不用出門就准確獲得這些重要的市場信息,進而精准分析、精細管理,加快市場開拓,提升銷量業績。

尤其是作為國家大數據(貴州)綜合試驗區核心區,近年來致力於打造“中國數穀”的貴陽,已經走在了發展數字經濟的前列,面對取得驕人成績、呈現蓬勃勢頭的良好局面,各實體經濟要多在因時而動、順勢而為上著墨,通過實際行動擦亮“中國數穀”這張名片,真正使貴州在大數據工程方面的天時地利人和,為我所用,相互促進、相得益彰。

另一方面,各級政府要按照貴州省打好“數字經濟”攻堅戰的要求,全面強化大數據思維,真正做好用好大數據這個“催化劑”,以數據為關鍵生產要素去推動大數據與實體經濟的融合,不斷增強實體經濟的內生動力。例如通過工業雲平台,實施萬企融合,利用大數據智能應用技術,推動工業、農業、服務業等產業的升級改造,助力旅遊、商貿、物流、金融、交通等行業向平台型、智慧型、共享型融合升級,進而構建出更廣泛、更多元、更立體的經濟體系。

由中國信息協會信息化促進工作委員會主辦,河北省通信管理局和潤澤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承辦的數字經濟·發展論壇,5月18日下午在廊坊京津冀大數據中心召開。論壇結合當前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基本狀況、基本特征以及融合發展的機遇挑戰,尋找數字經濟與傳統行業的結合點。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發展數字經濟需要創造良好的基礎條件。其中,構建完備的信息通信基礎設施體系至關重要。“支撐數字經濟發展的基礎是多方面的,作為信息通信行業支撐數字經濟來講,主要體現在4個方面,一是無處不在的網絡;二是包括通信、信息、網絡技術的各類技術;三是日益廣泛的各類應用;四是保障數據網絡和安全。”河北省通信管理局黨組書記周景耀說,數字經濟以信息通信為基礎,以河北信息通信業為例,省內的基站數特別是4G基站數、光纖光纜的長度、互聯網帶寬、高速率高帶寬用戶均在提升。

“以信息網絡為載體、信息通訊技術作為重要推動力的經濟活動,都可稱為數字經濟。”國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師、分享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新紅表示,目前我國數字經濟總量之所以能穩居世界第二,從結構上看,傳統行業的貢獻率最為突出,數字經濟的發展在傳統行業身上得到印證。例如,以電子產品制造、電信服務、互聯網產業為代表的基礎型數字經濟佔我國當前數字經濟比重的22.8%,增長佔GDP的比重一直穩定在6%至8%;以傳統產業數字化為特征的融合型數字經濟增速高達25.7%,對數字經濟增長貢獻達88.2%,增速與貢獻率均創近五年新高。

顯而易見,傳統產業的數字化對傳統產業的貢獻不斷上升,其中的增值部分就是與傳統產業融合後的融合性數字經濟。“2017年,融合性數字經濟增速達到25.7%,對數字經濟增長的貢獻度達到88.2%,這意味著數字經濟與傳統產業結合產生的聚合效應得到了釋放,數字經濟的最大舞台還是在傳統制造業領域,這也是為什么智能制造、工業4.0被廣泛關注的原因。”張新紅說。

在傳統制造業領域,數字經濟新的模式不斷湧現,包括網聯化協同、智能制造已得到普遍應用和發展,數字經濟已經成為傳統制造業發展最活躍、最重要的新動能。數字經濟不僅作為新業態出現,更是從動能、動力機制上解決了傳統產業的問題。“傳統產業過去解決不了的問題,在加入數字化的技術和思維之後找到了解決方案,這就是‘數字續航’,通過數字技術重新提升傳統行業的價值。”張新紅說。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在醫療、養老、教育、文化、體育等多領域推進“互聯網+”。發展智能產業,拓展智能生活。運用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大力改造提升傳統產業。這說明,數字經濟在以數字化豐富要素供給,以網絡化提高要素配置效率,以智能化提升產出效能,既能推動經濟發展的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和動力變革,也將不斷提升公共服務水平,增強廣大人民群眾的“獲得感”。

數字經濟與傳統產業的融合為轉型升級帶來了怎樣的新動能?又如何作用於普通人的工作和生活?

如今,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移動互聯網市場,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國網民規模達7.72億,互聯網普及率達到55.8%。巨大的用戶市場帶動了互聯網領域的各種創新,這些創新正迅速重構每一個中國人的生活方式,讓生活更加精細化、智能化、網絡化。

以旅遊業為例,如今互聯網與傳統旅遊業的深度融合發展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而依托互聯網平台,打造精細化、定制化的服務也成為旅遊行業的大趨勢。比如,在電商領域,有一家名為“寺庫”的品牌,為了將自身打造成為“精品生活方式平台”,開始涉足國際旅遊,並與斯里蘭卡旅遊局達成合作。這一旅遊產品不僅僅是“遊”這么簡單,而是由其“生活方式團隊”走訪100個生活在當地的斯里蘭卡人,從官方旅遊局到當地企業家、建築師、藝術家等等,最終根據用戶需求為用戶提供高度精細化的旅遊產品,呈現最本真最鮮活的斯里蘭卡。

中國零售業也發生了巨大變化,讓中國人買東西變得快捷而方便。比如,蘇寧和微軟合作,打造對話式電子商務“聊商平台”,沃爾瑪與京東戰略結盟,開設全球購旗艦店等。顧客足不出戶,就能購買到本市超市里的商品。

而共享單車、支付寶等風行中國的新技術、新模式,不僅改變了中國人的生活方式,也讓全世界共享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成果。

“不管是芬蘭航空還是歐洲的兩千多家飯館和商店,其中包括著名的倫敦哈羅德百貨,眼下都可以使用支付寶支付,而且可以使用的店鋪每一天都在增多。”德國《經理人雜志》這樣報道。

“在消費者端,在網上花幾百萬元買艘遊艇已經不是新聞。去年在我們採購平台上最大的一筆在線訂單是1.06億元,而且一天就完成了。這筆訂單裡面有2000種採購品,子類目就有170頁,有60多家供應商服務這筆訂單。能夠實現這樣一筆訂單,是因為數字化的自動分單、拆單,讓不同的供應商向採購商提供報價,在線就能完成採購流程。”阿里巴巴中國內貿事業部工業市場總經理陳意明這樣介紹阿里巴巴的工業品採購平台,“通過數字化的解決方案,大企業就可以與小企業順暢地連接在一起,企業採購也會變得更加高效、透明和分散。”

1.06億元的龐大訂單一天完成,這正是產業互聯網效能的體現。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已成為推動經濟發展向高質量轉變,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的重要動力引擎。

在制造業領域,軟件定義、數據驅動、平台支撐、服務增值、智能主導的特征日趨明顯。制造業數字化水平由2015年的14.2%增長到2017年的17.2%。我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達到63.3%,關鍵工序數控化率達到46.4%。智能制造工程深入實施,開展428個智能制造項目,網絡化協同制造、個性化定制、服務型制造等新模式新業態持續湧現。在服務業領域,融合同樣帶來了“提檔升級”,2017年我國網絡零售額達71751億元,同比增長32.2%,跨境電子商務同比增長超過30%。農村電商實現網絡零售額1.24萬億元,同比增長39.1%。

在專家們看來,產業互聯網仍大有潛力可挖。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主戰場,但我國制造企業數字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突出,一些企業達到3.0水平,但大部分企業,特別是廣大中小企業仍處於2.0階段。多數企業數字化水平較低,網絡化、智能化演進基礎薄弱,工業網絡標准、技術、產業的自主創新仍然不足。在平台支撐方面,我國工業互聯網平台起步較晚,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平台商業成熟度存在一定差距,龍頭企業缺乏,核心能力薄弱,生態相對滯後。

“福州網上審批和項目全程代辦按時辦結率達100%,最快辦件時間3分4秒;青島‘一窗式’企業設立聯合辦理,平均辦理時限為1.39天,提速82.6%;廣州行政審批服務效率比承諾時限平均提速60%以上。這就是我們‘互聯網+政務服務’解決方案所帶來的體驗提升。”浪潮集團董事長兼CEO孫丕恕這樣告訴記者,“智慧政府提升了政府公共服務能力和社會治理水平,‘互聯網+政務’也是政務互聯互通全面落實簡政放權、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必要手段。”

數據多跑路,百姓少跑腿。正如孫丕恕所說,“互聯網+政務”服務深化著“放管服”改革。截至2017年6月底,71個國務院部門和直屬機構開通了政府網站,92.9%建立了信息發佈制度。線上線下一體化政務服務平台基本形成。截至2017年12月底,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已全部公佈省級政府部門權力清單,省級網上政務服務平台共發佈54440項政務服務事項的辦事指南、網上辦理、結果查詢服務,推出了31個省級網上政務服務平台。全國省級工商和市場監管部門建設企業全程電子化登記系統,發放電子營業執照,逐步實現企業“足不出戶”辦理營業執照。

“互聯網+政務”也在公安、金融、法院等垂直場景中得以應用。“電子身份證”(居民身份證網上功能憑證)在衢州、杭州、福州3個城市開始試點;中央銀行會計核算數據集中系統、金融業統計平台已經建成;全球首家互聯網法院在杭州揭牌,100%在線開庭審理案件,開庭平均用時僅25分鍾,平均審理期限32天,構建了網上法治新空間。來自第三方的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電子政務市場規模達到2722億元,同比增長16.2%,近三年複合增長率達到14%,預計2018年市場規模將突破3000億元。

“2017年我國省級政府的網上政務服務能力顯著提高。一體化網上政務服務平台體系初步建成;全面優化網上服務成為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亮點;‘應上盡上、一網服務’成為規范行政權力運行的重要抓手;‘一次認證,全網通辦’成為發展重點;政務系統互聯互通和信息共享成為提升網上政務服務能力的核心。”國家行政學院電子政務研究中心主任王益民表示,“下一步需要推動構建全國統一規范的‘互聯網+政務’服務體系,實現政務服務‘一網通辦’和‘全國漫遊’。”

“孩子腋下有硬包是什么病,該掛哪一科?”回答這個問題的不是醫院的分診台,而是人工智能引擎。騰訊的首款醫療AI引擎“騰訊睿知”日前在廣州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得以應用。智能導診利用大數據與人工智能解決資源錯配問題,通過智能的人機對話,基於大數據打造的知識圖譜,結合人工智能算法模型,實現對疾病及病程的預判,幫助患者推薦合適的科室和醫生。

數字經濟的發展,要響應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信息化已成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手段,教育、養老、醫療、交通等“老大難”問題在“觸網”後的新面貌,讓人民群眾在共享互聯網發展成果上有了更多獲得感。

從目前來看,教育和醫療成為“互聯網+民生”的兩個重要突破方向。在教育領域,“互聯網+教育”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覆蓋面。截至2017年底,全國中小學互聯網接入率達90%,是五年前的3.6倍,多媒體教室比例達87%,實現了翻番,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台建設初具規模,平台注冊用戶已達6800萬人。截至2017年6月底,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1.44億,在線教育使用率達19.2%。

在醫療領域,基本醫保異地就醫直接結算穩步推進。建成全國異地就醫系統,31個省(區、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全部接入系統,基本實現跨省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減少患者“跑腿”和“墊資”壓力。28個省份共制發居民健康卡1億多張,全國三級醫院全面實現電子病曆診療,不斷開展互聯網健康咨詢、預約就診、移動支付等。1.3萬餘家醫療機構開展遠程醫療服務,已覆蓋所有國家級貧困縣。健康醫療大數據建設積極推進。

“根據我們發佈的《中國“互聯網+”指數報告(2018)》,在高速增長的全國數字經濟諸產業中,醫療、教育延續了去年的爆發式增長勢頭,產業指數增速繼續領跑所有行業,分別達到371.90%和226.09%。”騰訊研究院產業經濟中心主任李剛這樣表示,“在這兩個行業中,也可以看到正在從模式創新驅動到技術驅動的變化趨勢。拿醫療來說,最早的‘互聯網+醫療’是從線上掛號開始,這只是淺層次提升醫院效率的方式,但隨著數據打通的實現和人工智能等技術的加入,‘互聯網+’正在進入包括智能導診、醫保結算支付、早篩等最核心的診療環節中,從而為緩解‘看病難’作出更大的貢獻。”

根據新華社、金融界、中國政府網、中青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科技 » 中國“互聯網+”指數報告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