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1988年鄧小平向日本首相竹下登要什麽大“禮物”?

1988年鄧小平向日本首相竹下登要什麽大“禮物”? 

鄧小平與竹下登

在日本政壇有“教父”之稱的竹下登前首相十九日淩晨去逝,從去年開始就有消息說,竹下登已經病入膏盲,因此一年多來已經不再問政事,不過他的突然去逝,對目前不穩定的中日關係還是會產生不小的影響。此時此刻,回顧一下竹下登和中國的關係,其實有著很大的利處。竹下登是個理財專家,協調能手。有評論指出,在從田中派分裂之前,他一直掌控著田中派的財務,由於長期的耳聞目染,竹下登從田中角榮身上學到了“金權政治”的運作,也正因為如此,近二十年來日本政壇較大的賄賂醜聞案,竹下登均榜上有名。其中包括八十年代末,讓日本政壇翻天覆地利庫路德案。竹下登沒有擔任過外務大臣,所以八七年十一月上臺之後,人們對竹下登能否順利地展開具有自己特色的外交活動均抱懷疑態度。竹下登曾擔任過中學英文老師,但他講的英文誰也聽不懂,在聯合國的一次演說中,人們對竹下登所講的英文直打哈欠,最後獲得惡評是,連小學生的水平都不如。不過,在竹下登擔任首相的一年多時間裡,他的外交表現還是讓不少人跌破眼鏡。在竹下登之前,日本的歷任首相都是把眼光放在歐美,但從竹下登開始日本的外交政策開始轉向亞洲。竹下登上任尹始,在馬尼拉參加東盟六國政府首長對話會議時宣佈,日本將增撥二十億美元成立“亞洲日本發展基金”,與此同時竹下登還提出了當時讓人們刮目相看的主張,即“亞洲故鄉論”。

當時有關評論指出,竹下登的“撥款”行動,其本身也許不會對東亞地區的經濟增長帶來立竿見影的作用,但這畢竟代表了日本準備與亞洲建立緊密關係,共同邁向二十一世紀的決心。馬尼拉之行後,竹下登就立刻開始著手準備第二年即八八年八月份的北京之行。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正值中日和平友和條約簽署十周年,但在這十年當中,中日關係發展並不順利,例如:光華寮事件、日本竄改侵華歷史教科書問題、日本主要閣僚公然祭起靖國神社等。不僅如此,一九八七年五月,還發生了“東芝機械事件”。當時日本政府以“巴黎統籌會”的有關向共產國家開列的禁運條例為借口,阻止東芝機械公司向中國的民用機械設備進口,從而使得中日關係再一次處於谷底。竹下登為了打開中日關係的這種僵局,依然決定借中日友好和平條約簽署十周年之際,訪問北京。可以說當時竹下登的這一決定是非常有遠見的。

為了使事情不至很突然,在八八年的一月一日竹下登借日中友好協會的旬刊《日本與中國》發表了一篇新年賀詞,在賀詞中竹下登表示:“今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條約》締結十周年這樣一個值得紀念的年頭。日中兩國關係自一九七二年邦交正常化以來穩步發展,特別是由於一九七八年締結了《日中和平友好條約》,兩國關係的基礎更加實,並且以此為轉機,各領域中的交流也飛躍地發展和加深了。我將遵循《日中和平友好條約》和‘和平友好、平等互利、相互依賴、長期穩定’的日中關係四原則,為使兩國關係向著二十一世紀更前進一步而繼續盡力。”在文章的最後,竹下登表示希望,能在八八年適當的時候訪問中國,準備同中國領導人就長期發展日中友好合作關係舉行會談。對於竹下登的這一友好表示,中國政府當然表示歡迎。

八八年八月,竹下登訪問中國,八月二十六日當時還擔任中央軍委主席的鄧小平特地從外地火速趕回北京,和竹下登舉行了深入的會談。當天上午,竹下登來到人民大會堂時,鄧小平高興地迎上去,握著竹下登的手說:“我昨晚趕回北京,專門歡迎首相。”竹下登回答說:“能見到中國老一輩政治家,很受鼓舞。”會談中,鄧小平風趣地對竹下登說:“兩國都是在換代之時,我是換下來了,我在悠閑地進行一些海上活動,因為我是熱衷於中日友好的一個人,所以特意從北戴河趕來同您會面。我希望我們之間能以首相的來訪為起點,建立起一個不亞於田中、大平時代的新關係。我講田中、大平時代兩國的關係較好,是因為兩國相互信任,要進一步發展兩國關係,也必須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礎上。”

竹下登和鄧小平談得很投機,竹下登問鄧小平:有一件很感興趣的事,一直想有機會問問閣下,以前我和二階堂進先生一起到貴國訪問時曾見到閣下。當時妳講了到本世紀末,要使中國人均增加到八百美元,而且妳說這個想法是在同大平先生會談時想到的。這件事我從別人那裡也曾聽說過。我想了解一下,閣下講的八百美元,是當時想出來的嗎?鄧小平說:提到這個事,我懷念大平先生,提出在本世紀內翻兩番,是在他的啟發下,我們確定的。為了支持中國的改革開放,竹下登也給中國帶去了一份巨大的禮物,這就是為改善中國的公路、通訊、電力供應等設施,向中國提供約八千一百億日元數額最巨的第三次日元貸款,以及為修繕敦煌等歷史古跡的數十億日元無償援助。鄧小平對於竹下登的這份禮物表示感謝,不過很有意思的是,鄧小平對這份禮物還嫌不夠。鄧小平說:妳這次帶來的“禮物”不算輕,我們歡迎,感謝。但我還有更高的要求,一是對華技術轉讓,從面提高中國的出口創匯能力,這比六十二億美元更重要;二是來華投資、合資、獨資都可以,我們更希望獨資,特別歡迎日本中小企業到中國來。從上述對話中已經不難看出,中日關係正在迎來一個新的發展期。

八月二十九日竹下登訪問西安,在西安的人民大廈禮堂竹下登發表了題為《尋求新的飛躍》的演講。在這次演講中,竹下登表示,惟有和平才是日本應走的道路,和平之外沒有日本的活路。這就是我自己從歷史的經驗中學到的信念,也是全日本國民的意誌。我國在頌揚這一國民的願望的憲法下,一直堅持絕不走軍事大國的道路,靈活運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擁有的力量,為實現世界永久和平作出貢獻的立場。也就在那次演講中,竹下登在提出了中日合作的三項建議,即:一、擴大人的交流;二、更加活躍地進行心與心的交流;三、對保存文物、遺跡的合作後,深情的表示:大自然現在已經到了開始準備豐收的秋天,我相信日中兩國也應該使迄今為止先人們精心培育的花朵和果實開得更美和結出更豐碩的果實。為尋求新的飛躍而共同努力的時期已經到來,讓我們為不僅僅把日中友好的花朵與果實當做兩國國民的財富,而是使亞洲和全世界的人們都來分享它,為建設和平與繁榮的世界而共同合作吧。當時大部分評論都指出,竹下登的中國之行取得了圓滿成功。八九年,利庫路得醜聞越鬧越大,醜聞的主要人物之一的竹下登不得不引咎辭職。

但由於他依然領導著自民黨內最大的派閥,對政局依然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因此雖然離開了首相寶座,但在他的幕後操縱下,中日關係發展還算順利,八九年六月“六四”風波之後,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對中國實行“封鎖”和“禁運”,但當時的海部內閣則反其道而行之,並沒有和美國採取相同的行動,據說這一決定主要是來自於竹下登。雖然中日兩國政府在表面上都講,對目前的中日關係表示滿意,但從整體來看,中日之間存在著比十年前更為深刻的“不信任感”,此時此刻,更讓我們緬懷竹下登。

來源:鳳凰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史博览 » 1988年鄧小平向日本首相竹下登要什麽大“禮物”?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