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黨和人民共同書寫的曆史不容否定

黨和人民共同書寫的曆史不容否定 

日前,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草案規定,國家鼓勵開展對英雄烈士事跡和精神的研究,以辯證惟物主義和曆史惟物主義認識和記述曆史。一段時間來,鼓吹曆史虛無主義、詆毀英烈形象的錯誤思潮和醜惡行徑時有出現,引起社會各界的普遍反對和譴責。“汙古人,誤今人”,國內外敵對勢力拿中國革命史來做文章,竭盡攻擊、醜化、汙蔑之能事,其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亂人心,企圖摧毀中華民族的精神堤壩,阻攔我們實現中國夢的步伐。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我們必須雷霆反擊,堅決地向曆史虛無主義宣戰!

曆史虛無主義思潮,特指一種主要借否定和歪曲中國共產黨的曆史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史而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馬克思主義指導、社會主義道路和人民民主專政四項基本原則的政治思潮。這種思潮近年來呈現出新的動向,危害更大,嚴重威脅到黨的執政地位和國家政權安全,需要引起我們高度警惕。

古人雲:“自古有天下國家者,行事見於當時,是非公於後世。”“行事”業已定格為史實或真相,是惟一的;“是非”的評判則屬價值判斷。曆史無法重現,後世綿綿,人們的認知也不免見智見仁。盡管如此,人們對曆史的認知仍具有客觀的真理性,不容陷入相對主義或隨意顛倒曆史。列寧說:“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惟物主義辯證法無疑地包含著相對主義,可是它並不歸結為相對主義,這就是說,它不是在否定客觀真理的意義上,而是在我們的知識向客觀真理接近的界限受曆史條件制約的意義上,承認我們一切知識的相對性。”陳寅恪也指出,在史料大致完備的條件下,人們對於曆史的解釋,不能不受限制,“非可人執一說,無從判決其當否也”。

惟其如此,人們盡可以對近代中國曆史發展的諸多面相見智見仁,但卻不應也不可能否定反帝反封建鬥爭是近代曆史主線這一基本曆史認知。同樣,人們盡可以對汪精衛晚節不保表示惋惜,但提出“英雄乎?漢奸乎?”這種模棱兩可的問題,試圖抹殺其最終墮落成漢奸的曆史事實,卻不足取。現在,有人固執地否定國共鬥爭最終的勝負具有曆史必然性,而將問題歸結為所謂中共“不光彩”的“權詐”。這也是一種不願直面曆史的自欺欺人。

早在1935年,蔣廷黻便撰文提醒國民黨政府:在蘇區幾乎一無所有的紅軍,卻能堅挺不倒,端在於它與農民合作,“共黨為農民作了什么好事呢?只作了一件事:幹脆的,徹底的消滅了地主階級,實行了耕者有其地”,“農民所以樂為其用就是為這一點”;他還提醒說:國民黨要想剿滅紅軍,也必須行同樣的政策,以爭取農民的合作。1949年敗退台灣後,蔣介石曾問葉青:國民黨何以敗?葉青的回答是:因為沒有實施孫中山先生之民生主義,實行耕者有其田。從蔣廷黻到葉青,先後指出了國民黨的致命傷在於得不到廣大農民的支持。最近,台灣一位資深學者在學術討論會上指出:國民黨到台灣後,之所以能成功實行耕者有其田的政策,是因為高官們的土地都在大陸,現在是革別人的命。國民黨幾代學人,也都承認國共成敗有其內在必然性,再次證明了曆史真相與曆史認知所具有的客觀真理性,從來都容不得隨意篡改。

曆史虛無主義的泛起有多種原因

當下,曆史虛無主義的泛起固然有多種原因,但其倡言者,除了極少數人別有政治企圖,欲借歪曲曆史否定我黨執政的合法性之外,多數人就其主觀因素而言,主要有兩個認識上的原因。

一是思想方法上的片面性。一些人看問題,不是將之置於特定曆史條件下做綜合的、長時段的考察,而是以偏概全、以今況古,便難免得出有失偏頗的結論來。例如,新中國成立後的前30年,黨和國家的工作確實出現了一些失誤,包括反右鬥爭的擴大化和“文化大革命”的劫難等,都造成了不必要的嚴重損失。但是,因之便將這一時期說得一無是處、一片漆黑,加以全盤否定,卻是不客觀的。我們應當看到,這些失誤是我黨在探索前無古人的社會主義發展道路上發生的偏差,事後也由它自身做出了糾正。更重要的是,這一時期,中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巨變,從一窮二白的舊中國變成舉世矚目的社會主義新中國,在各方面取得包括“兩彈一星”在內的偉大成就,為後30年改革開放和新的發展提供了前提條件。看不到失誤,就得不出教訓。但是,僅看到失誤而看不到成就,見木不見林,並不足言客觀的曆史真相,相反卻易誤入曆史虛無主義的迷津。

二是囿於個人情感,難以保持清醒的理性。超越情感因素,保持客觀的態度,是從事曆史研究的基本要求。上述種種失誤,傷害了許多人,時光雖逝,往事並不如煙。一些曾不同程度受到傷害的人,心理陰影往往長期存在。他們中的一些人,對待曆史問題,未能超越個人恩怨,自然會影響其知人論世的客觀性。極少數人千方百計詆毀毛澤東,很大程度上正緣於此。在這一點上,梁漱溟卻顯得難能可貴。他與毛澤東曾經發生人所共知的沖突,事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按道理說,他最易受情感驅使而貶抑毛澤東,但事實卻相反。晚年,他在回答外國記者關於怎樣評價毛澤東的提問時,說:毛澤東晚年雖有錯誤,但他在中國和世界的曆史上,都是僅見的偉大人物,“沒有毛澤東不能有共產黨,沒有共產黨沒有新中國,這個是百分之百的事實,百分之百的事實”。如何超越個人恩怨,客觀對待曆史,梁漱溟為人們提供了絕好的范例。

曆史虛無主義顛覆正確的曆史觀和價值觀

胡適曾指出,曆史研究需要堅持兩個基本點:一是還其“本來面目”,即求曆史的真相;二是評其“是非”,即要有正確的價值判斷,前者是後者的前提。如果不能做到前者,“則多誣古人”;不能做到後者,“則多誤今人”。所謂“誣古人”,就是歪曲曆史,有辱前賢;所謂“誤今人”,就是誤導當下,尤其是天真的青年人。這是十分深刻的見解。曆史虛無主義既“誣古人”,又“誤今人”,但其為害之烈,遠遠超出了學術研究的范圍。龔自珍說“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道盡了國人對國史的珍重與國之興衰間的依存關係。

曆史虛無主義隨意抹殺曆史真相,顛覆正確的曆史觀、價值觀。若任其蔓延,勢必在社會上尤其是在青年中,造成是非不分的思想混亂,瓦解人們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共同信念與目標,從而危及國家安全與社會穩定。這是需要深長思之的。

曆史虛無主義本來就不孤立存在於境內。近些年,面對中國的崛起,西方敵對勢力加緊了西化、分化中國的步伐,與境內敵對勢力勾結在一起,利用曆史虛無主義這個和平演變的工具,推動曆史虛無主義分佈地域國際化。

西方敵對勢力利用香港的個別出版社,出版了大批曆史虛無主義書籍。西方敵對勢力還出面支持我國境內的曆史虛無主義分子,攻擊我國對曆史虛無主義的揭露。2015年,美國之音發佈題為“狼牙山五壯士案終審

北京法院判罵粗話者勝”的文章,將侵害狼牙山五壯士名譽者描寫成一個急公好義、路見不平、勇於挖掘真相的文壇鬥士,而把“北京法院”描寫成一個罔顧法律、惟上是從者。2015年,西方一些反華反共勢力分別將“海耶克獎”和“史迪克·拉森獎”授予中國的曆史虛無主義書籍。

曆史虛無主義國際化還表現在日本否定自己在二戰中的侵略行為,集中表現為否定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事實。

另一個值得高度重視的曆史虛無主義現象是,曆史虛無主義者支持台獨勢力,宣揚台獨史觀,分裂中國。

表現領域文藝化

曆史虛無主義思潮在表現領域方面,除了繼續在史學領域泛濫外,越來越在與大眾密切相關的領域--文藝領域呈現。

曆史題材是文藝創作領域的一個重要內容。曆史給了文學家、藝術家無窮的滋養和無限的想象空間,但文學家、藝術家不能用無端的想象去描寫曆史,更不能使曆史虛無化。文學家、藝術家不可能完全還原曆史的真實,但有責任告訴人們真實的曆史。戲弄曆史的作品,不僅是對曆史的不尊重,而且是對自己創作的不尊重。只有樹立正確的曆史觀,結合史料進行藝術再現時講究史識、史才、史德,尊重曆史、按照藝術規律呈現的藝術化的曆史,才能經得起曆史的檢驗,才能發揮文藝作品的積極作用。

但是,一些描寫曆史題材的文藝作品,不尊重曆史,成為曆史虛無主義的傳播載體;一些“戲說曆史”、鼓吹“獨家秘史”的網絡曆史劇和曆史影視作品,使文藝領域成為曆史虛無主義的泛濫地。

表現手段學術化

在社會的關注壓力下,曆史虛無主義在史學領域的最新表現是思想觀點隱蔽化,越來越通過學術研究的面貌呈現,為一般人所不能察覺,滲透更為隱蔽。

一些曆史研究者由於不能堅持曆史惟物主義指導,以細節否定全局,以個人的微觀曆史代替宏觀的全體曆史,以支流否定主流,以現象否定本質。這種曆史虛無主義表現形式由於以史學研究為外衣,以還原曆史真相為幌子,危害更大。

傳播途徑網絡化

互聯網是一個社會信息大平台,億萬網民在這一平台獲得信息、交流信息,成為億萬民眾的精神家園。互聯網對人們的求知途徑、思維方式、價值觀念產生重要影響,尤其會影響人們對國家、對社會、對工作、對人生的理解、認識、認同。

在自媒體時代,網絡成為人們生活須臾不可離開的工具。網上閱讀成為人們最普遍的閱讀方式。我國目前影響億萬民眾思想的主要互聯網企業幾乎都是民營互聯網企業,這些企業在形成民間輿論場方面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一些民營互聯網網站追求經濟效益至上,忽視社會效益,忽視思想教育,娛樂至死。曆史虛無主義便通過這樣的方式廣泛傳播,潛移默化地影響民眾的價值觀。

受眾對象低齡化

由於青少年群體是網絡的主要使用者,曆史虛無主義傳播手段網絡化使青少年成為曆史虛無主義思潮的主要受眾對象。青少年正處於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形成時期,缺乏辨別是非和真相的能力,曆史虛無主義具有的所謂“新穎性”和“否定性”特點,容易滿足青少年標新立異的叛逆追求,致使曆史虛無主義對青少年影響和毒害更大,造成與我們黨爭奪下一代的嚴重後果。

曆史虛無主義雖然呈現新特征,但實質仍然沒有變,仍然是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由於這些新特征具有更強的隱蔽性和欺騙性,散佈廣泛,流毒很大。

反對曆史虛無主義錯誤思潮,具有重大而緊迫的現實意義,是我國當前意識形態領域的一場持久的、嚴肅的政治鬥爭,更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立國之本的現實需要。曆史虛無主義作為一種反動的政治思潮,是違背曆史發展規律的,也是違背人民意願的,注定要破產。我們對此要充滿信心。

曆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也是最好的清醒劑。對於曆史虛無主義的侵蝕,我們必須奮起反擊。思想宣傳部門、主流媒體以及曆史工作者要對曆史虛無主義主動出擊、有力回擊,並切實提高回應反擊的力度和及時性;要深化對中國革命史熱點難點問題的研究,澄清曆史真相,牢牢掌握革命史輿論的主導權;要堅定政治立場,增強政治定力,正確認識曆史、客觀評價曆史、科學研究曆史;要樹立大宣傳理念,動員各條戰線各個部門,發動社會各方面力量講好中國革命故事,把思想和行動凝聚到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上來。

黨和人民共同書寫的曆史不容否定。對於曆史虛無主義思潮,寬容就意味著縱容,意味著妥協,意味著自毀長城。我們必須牢牢掌握意識形態的管理權、領導權和話語權,強化陣地意識,守土有責,守土盡責,築牢中華民族的精神長城;傳承紅色基因,凝聚磅礴力量,奮力拼搏前行,努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

根據中國社會科學報、中國國防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史博览 » 黨和人民共同書寫的曆史不容否定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