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據說,擁有全套色系的口紅是每個女生的夢想,這句話,放之古今皆準。雖然沒有上百個色號的小黑管,也沒有價值上千的整套彩妝,古代女子擼起妝來卻是點不含糊,如溫庭筠所寫:“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整頭發、敷水粉、抹腮紅、畫峨眉、貼花鈿,步都不能少。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化妝有多復雜?看看現代人的口紅包就知道了。(資料圖/圖)

芳華顏色,取於自然

胭脂是古人妝鏡匣中絕對的主角,分為面脂和口脂。在胭脂被發明之前,最早被用來在臉上化妝的染劑是種自然礦物材料——朱砂。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朱砂,又稱辰砂,赤砂,由於在自然界容易獲取,因此直被古人作為顏料使用。(資料圖/圖)

《詩經》中曾提到:“顏如渥丹,其君也哉”。在東漢《釋名》中,對首飾的解釋也以朱砂作比:“唇脂,以丹做之,象唇赤也。”古代雖然面脂口脂不分,但可以看出,最初化妝品中紅色染劑主要是用朱砂做的。天然朱砂的主要化學成分是硫化汞,在高溫作用下會釋放貢硫化物,要是不小心吃下去,會導致汞在人體內累計,形成積蓄性汞中毒。這樣的化妝品哪怕是《紅樓夢》中“愛吃”胭脂的寶二爺恐怕也下不了嘴。

胭脂的出現正好解決了這生命與美貌的困境。胭脂的準確傳入時間沒有定論,《中華古今註》中就說:“燕脂起自紂,以紅藍花汁凝作之”,認為胭脂是商朝時從燕地傳入的,因此也叫“燕脂”;而《博物誌》中則記載胭脂的原料是由漢代張騫從西域帶回來的。若就目前的考古發現來看,至少在漢代,胭脂已經進入中原地區,並成為種常見的化妝品了。

紅藍花就是這種胭脂的原材料。這種植物生於西北少數民族聚居的焉支山,也就是今天的甘肅帶。唐代《妝樓記》中也記載:“燕支,染粉為婦人色,故匈奴名妻閼氏,言可愛如燕支”。“燕支”、“閼氏”發音相近,“胭脂”詞——有時又叫“燕脂”——就出自這些詞的諧音。古代面脂口脂本沒有專門的名字,自引入紅藍花後,便概稱為胭脂了。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紅藍花,原生於西域,《圖經本草》記其:“其花紅色,葉頗似藍,故有藍名。”(資料圖/圖)

除了外來物種紅藍花外,紫草、蘇木、山花、石榴花等本地植物,也直被古人用來提取胭脂所需的紅色素。如《北戶錄》中記載:“山花叢生,土人含苞者賣之,用為燕支粉,或持染絹帛,其紅不下紅藍花。”到了唐代,用來制作胭脂的植物已有二三十種之多,唐玄宗之女永樂公主就曾專門開辟了香料園圃,用來種植制作化妝品所需的各種植物。雖然原料的種類各不相同,但自漢至清,古代胭脂的制作方法直秉持著以“自然”為美的原則。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20世紀60年代,美國Cutex公司推出的口紅胭脂產品就以原料自然為賣點。(資料圖/圖)

在花朵到胭脂的這轉化過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萃取花瓣中所含的色素,在西漢時期,匈奴人已經發明出了套成熟的萃取方法,被稱為“殺花法”。民國時期的《禦香縹緲錄》中曾記錄了宮廷內司以此法給慈喜太後做玫瑰胭脂的情形: 精心挑選砂紅色的新鮮玫瑰,將其反復搗碎成漿,再用細紗過濾幹凈,以酸水沖洗,只留下純凈的紅色花汁,最後將剪成小塊的絲綿紙浸入花汁中,十余天後取出陰幹。

鮮花的色香本不能久存,但胭脂卻能將這自然孕育的精華留存下來,以人力延長花葉的生命。質量優良的胭脂,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持花朵的色澤與芬芳,在使用時也能夠達到最好的暈染和塗抹效果。在萃取花汁之後,古人或以細紗浸潤,或拌以白米粉調色,或加入油脂熬煮使其凝固,以使胭脂成形並方便保存攜帶。

全能單品,用以百方

有了胭脂,古人會怎麽用呢?

如果說胭脂像支著色的畫筆,那麽,其筆鋒所及之處才是真正的精彩。“故善毛嬙西施之美,無益吾面,而用脂澤粉黛,則倍其初”,沒有現代的煙熏妝、夢幻妝,古代化妝界也絕不缺精彩。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厚重的油彩,醒目的妝容,在京劇的舞臺上,不同的妝容也暗示著人物不同的性格。(資料圖/圖)

古人重儀表看顏值,所以在古代,化妝也是個有文化講規矩的事兒。這點,在傳統京劇臉譜就可以看出。在京劇臉譜中,每個人物的性格、地位、氣質都在臉上展露無遺——紅臉是忠義英勇,白臉是奸詐陰險,金銀兩色多是神仙高人;畫法上也有三塊臉,六分臉,碎花臉等樣式,花樣可不少!不僅是舞臺妝,古人的生活妝也頗費心思。在《妝臺論》中就寫了幾種當時流行的胭脂紅妝:“美人妝,面既施粉,復以燕支暈掌中,施之兩頰,濃者為酒暈妝,淺者為桃花妝;薄薄施朱,以粉罩之,為飛霞妝。”美人妝是先敷白米粉再施胭脂,以胭脂濃淡調節色調;飛霞妝則是先薄塗胭脂,後以粉輕掩——次序不同,得到的效果也不樣。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中國人對紅色極為偏愛。(資料圖/圖)

點唇,是胭脂紅妝中變化最大,時代特征也最鮮明的部分。

我國古代,點唇的習慣由來已久。先秦時候,就有宋玉《神女賦》中的“眉聯娟以蛾揚兮,朱唇的其若丹”寫出神女蛾眉輕揚,朱唇若點過朱砂般的美態。對古人來說,嘴唇的形色是評判美女的重要標準,嬌小濃艷的嘴唇最是令人心動。唐代詩人白居易就曾為自家的小妾寫下這樣名句:“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簡簡單單的兩句詩,以櫻桃比女子之嘴,即是愛其形狀小巧,也是看中了櫻桃顏色上的嬌艷欲滴。

“點唇”詞出自漢代,在這時期,女性獨特之美尚沒有得到確立,仍然是以德為先,因此,漢代妝容上講究“粉白黛黑”,追求清疏自然之美。漢代女子點唇時不會將唇脂塗滿整個嘴唇,而是點成個上小下大的三角圓樣式,顯得既奪目又不失含蓄。到了隋唐時期,化妝風尚就變得開放得多了。且不說唐朝女性以臉寬體胖為美的心胸,光是唐朝女子們前衛濃烈的塗脂抹粉方式,就足以將盛唐氣象展現得覽無余了。

唐朝國力強盛,文化氛圍更是出了名的自由包容,在這樣的氛圍下,唐朝的化妝法改漢魏時期的含蓄玄學畫風。在點唇之前,她們會先以白米粉將雙唇及臉頰全部塗白——這樣來,她們本身的唇形唇線,哪怕歪了缺了,也沒人發現得了——之後,再用各色胭脂畫出自己中意的唇樣,加上華麗的花鈿,發型搭配,如果古代有亞洲四大邪術,唐人的化妝法絕對排得上號。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從今天日本藝妓的臉上,我們還能看到獨特的點唇式樣。(資料圖/圖)

《清異錄》中就曾記載,在晚唐三十余年的時間,竟然出現了十七種婦女唇式,並被冠以石榴嬌,大紅春,小紅春,聖檀心,萬金紅等花式妝名,比起現代的妝名可是毫不遜色。在現存的唐代敦煌壁畫《樂庭環夫人行香圖》中,今天的人們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半圓形,菱角形,月牙形等各種形狀的唇妝。

唐代之後,人們對唇妝的熱情漸漸轉向內斂,由宋到清,“胭脂淡淡櫻桃顆”的櫻桃小嘴始終占據著時尚界的主流地位,甚至出現了《點絳唇》這樣的詞牌名,不得不說中國男性的審美直很穩定,但在這千年之中,女性獨特的身影也漸漸堙滅。

紅顏如水,見於詩賦

文化的潮流也是此消彼長,但畫中人詩中事卻可以長存“烏膏註唇唇似泥,雙眉畫作八字低。研媸黑白失本態,妝成盡似含悲啼”,白居易筆下的黑白妝容恐怕會讓現代人理解無能。在很多時候,人們對古人胭脂紅妝的想象更多地來自於筆墨書畫之中。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在遺存的敦煌壁畫中,我們還能看到唐朝不少獨特的唇妝式樣。(視覺中國/圖)

中國文人在寫作中對胭脂紅妝的喜愛程度,恐怕不亞於書酒月光,詩人們常用胭脂來指代女性,甚至以女性自比。如屈原,在他的楚辭,香草美人的說法比比皆是。如唐代詩人朱慶餘的《近試上張籍水部》中寫道“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看上去是寫女子化妝之事,實際上是想問問考官自己的成績如何。

除了以女子自比之外,文人筆下的胭脂往往承載了更多的文化內涵。如李後主亡國後所作的《相見歡》:“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蘇東坡的《菩薩蠻》:“夜來殘酒醒,惟覺霜袍冷。不見斂眉人,胭脂覓舊痕”——個是家國之痛,個是生死之傷,卻因胭脂觸景生情,用胭脂托物言誌。在詩人眼,在永恒與短暫,生與死的命運交替之中,人的處境與胭脂紅妝也是同構的。

古往今來,當人們展鏡梳妝時,對於美好的追求就隱含在輕拍上臉的精彩顏色之中。胭脂其物,以實用立身,生在艷麗之中,受人喜愛,被筆墨記留,卻像路途的旅客,絢爛易逝,稱為歷史長河中段別樣的記憶。

來源:南方周末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史博览 » 胭脂紅妝:留不住的芳華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