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投資海外園區鄰近效應顯著

中國投資海外園區鄰近效應顯著

日前,在華東師范大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上海市開發區協會聯合主辦的中國海外園區發展研討會上發佈了“‘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海外園區建設與發展報告(2018)”(以下簡稱“報告”)。報告研制組認為,在推進“一帶一路”中國海外園區建設過程中,應建立健全的海外投資生態系統,包括權威數據信息搜集、整理與發佈、“一帶一路”重大問題的研究、國際協作機制建立與完善、實施方案的績效評估與修正等。

據悉,該報告是由華東師范大學城市發展研究院聯合上海市開發區協會共同編著,系統闡述了中國海外園區建設發展中的曆史階段、發展現狀、存在問題和機遇挑戰,通過構建“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海外園區建設發展的評價指標體系,對“一帶一路”六大經濟走廊沿線國家和地區的中國海外園區的發展情況進行了綜合排名,並對影響因素和投資環境、發展績效、增長潛力方面的驅動因子進行深入分析,研究成果對各級政府決策、海外園區建設、海外企業發展具有重要參考價值。

報告研制首席專家、華東師范大學城市發展研究院院長曾剛表示,“一帶一路”倡議成為我國擴大對外開放的重大戰略舉措和經濟外交的頂層設計方案,成為新時期全球最重要的國際合作平台。我國已與世界上近70個國家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政府間合作協議。“‘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海外園區建設與發展報告(2018)”正是在此背景下編制而成。

報告顯示,從海外園區層面看,領先園區多位於產業基礎好、社會穩定的國家,如越南龍江工業園、泰國羅勇工業園、埃及蘇伊士經貿合作區、華夏幸福印尼產業新城、中國·印尼聚龍農業產業合作區等海外園區分別位列“一帶一路”沿線國家45個海外園區的前五名;而落後園區多位於產業基礎較差、多種風險較大的國家,如中塔工業園、中老磨憨-磨丁經濟合作區、格魯吉亞華淩自由工業園、中哈邊境合作中心、中緬邊境經濟合作區等海外園區分別位列45個海外園區的後五名。

從中國海外投資的國家層面看,中國投資的海外園區和企業多指向鄰國,鄰近效應顯著,如“一帶一路”沿線各國接受中國海外投資企業數排名前十名的分別為俄羅斯、越南、印度尼西亞、老撾、泰國、柬埔寨、馬來西亞、印度、哈薩克斯坦、緬甸等國家。

從海外投資省市自治區層面看,國內沿海省市對外投資活躍,沿邊省自治區對外投資也具有一定區位優勢,北京、山東、浙江、廣東、江蘇、新疆、黑龍江、雲南、廣西等省市自治區獨立經營海外園區數位於國內前列,江蘇、浙江、北京、山東、廣東、上海、黑龍江等省市自治區海外投資企業(機構)數量位於國內前列。

發佈會上,來自於學界、政界、商界領域的資深專家、知名人士對“‘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海外園區建設與發展報告(2018)”予以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其中包括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地理學會名譽理事長陸大道研究員、中國開發區協會關嶸秘書長、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魏後凱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原所長裴長洪研究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展戰略和區域經濟研究部第一研究室主任劉勇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世界經濟與政治》編輯部主任袁正清研究員、上海市開發區協會趙海秘書長等。

以產業園區的方式推進國際制造業合作,是“一帶一路”倡議的主要內容之一。制造業合作既需要基礎設施建設完善,更需要政策調整、貿易促進、雙邊貿易和投資協定等。

我國提出“一帶一路”戰略構想三年多來,不僅在經濟全球化遭遇諸多挑戰、經濟全球化進程出現減緩跡象的情況下開創了共商共建、合作共贏的經濟全球化新模式,而且探索或移植了許多具有中國特色的國際合作模式,如共建經濟走廊、創新開發性金融、搭建商業交易平台模式、地方合作等。其中,通過建設產業園區的方式推進國際制造業合作,是“一帶一路”倡議的主要內容之一。產業園區模式不僅為制造業提供必要的基礎設施,還助力創建貿易與商業網絡,能較快地帶動中國的產能、資本、技術乃至標准出口,並給所在國帶來很好的經濟和社會效益,體現出多方面的優勢。隨著“一帶一路”區域產業鏈的形成,“一帶一路”倡議下的貿易關係也在從傳統的基於比較優勢的產業間貿易升級為更加動態的、基於直接投資的現代產業內貿易。

據商務部統計,截至今年3月,我國企業已在“一帶一路”沿線20個國家建有56個經貿合作產業園區,累計投資超過180億美元,為東道國創造超過10億美元的稅收,超過16萬個就業崗位。

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設產業園區,是完全按照市場化模式建立與運作的。這可以根據企業自身發展的需要,並結合所在國家的資源稟賦、市場需求和發展戰略等因素開展經貿合作,實現技術、產業和人才的集聚,整合當地及周邊土地、勞動力和市場等生產要素,在推動我國輸出富裕和優質產能的同時加強與當地的產能合作,促進沿線國家經貿合作、經濟發展、產業升級,推動所在國家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進程。由於減少了政府行為,也更能得到東道國的認同和參與。因為國外政府在對投資來源的規定中,通常對中資民營企業投資開放程度比較高,對國有企業投資審查則比較嚴格,或明確要求國有企業投資佔比不能太大。

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設產業園區,具有建設主體、投資規模、建設模式和園區功能等方面的靈活多樣性。目前“一帶一路”產業園區的類型主要有加工制造類、資源利用類、農業產業類、商貿物流類、科技研發類、綜合開發類等,投資規模從幾億美元到幾百上千億美元不等。投資建設主體可以是東道國及其企業、我國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等。例如,由埃及泰達投資公司負責開發、建設、管理和招商的蘇伊士經貿合作區旨在為中國企業赴埃及投資搭建良好平台,規劃面積10平方公里,起步區面積1.34平方公里。目前已累計投資7.8億美元,生產總值超過6億美元。由民營企業紅豆集團主導,聯合中柬四家企業在柬埔寨唯一的國際港口城市建立的西哈努克港工業園,根據當地農業人口過剩、勞動力密集、教育素質和工作技能相對偏低及勞動力成本低廉的特點,發展中低端的產業集群和出口加工型、勞動密集型企業,現在已成為柬埔寨重要的紡織產品的生產基地,對西哈努克省的經濟貢獻率超過了50%。紅豆集團還在西哈努克省實施了一個百人培訓計劃,為當地培養專業技術人才。由煙台國有控股公司萬華實業直接運用中國經濟技術開發區的發展模式建設的寶思德經貿合作區,已經成為匈牙利借鑒中國發展經驗的一個典型案例。由浙江民營企業華立集團利用當地工業體系比較發達、汽車制造業先進、豐富的橡膠資源和素質較高的勞動力資源,在泰國打造的泰中羅勇工業園,吸引了汽車、機械、家電等上百家中外企業入園,創造了“泰國工業唐人街”的奇跡。等等。

在“一帶一路”沿路國家建設產業園區,更大有利於打造經貿合作平台,引導我國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抱團式”、“集群式”走出去。我國民營企業集中在紡織服裝、箱包皮具、五金機械、建築、商業批發零售等傳統產業,切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工業化進程初期的經濟發展特點和居民消費需求。與經驗豐富的老牌跨國公司和實力雄厚的國有企業相比,民營企業雖然缺乏國際投資和經營的經驗和能力,但對市場環境的敏感和熟知度高,經營方式較為靈活,尤其在過去已積累了不少資金技術和管理經驗,“走出去”的意願及其發展空間更大。“一帶一路”建設進程的加速推進,為我國民營企業“走出去”,投資海外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會。民營企業採取抱團出海的方式入駐“一帶一路”產業園,有利於降低國際化經營面臨的不確定性和風險。許多民營企業正是適應並利用和順應了這種優勢與趨勢,加快佈局海外市場,通過國際產能合作實現了自身的轉型與發展。紅豆集團、華立集團就是典型的例子。

“一帶一路”沿線產業園區建設不是簡單的項目建設,還包括設計、規劃、融資、建設和運營、技術和人才培養等綜合服務要求。三年多來的探索實踐表明,通過產業園區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中國不但給發展中國家帶去了大量自有知識產權、技術創新和獨特標准的產品、先進甚至獨創的技術和標准,還培養了大量人才,並致力推動技術、管理和經驗人才的本地化,對推動我國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經營的國際化、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創立品牌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帶一路”建設不僅是我國探索共建共贏經濟全球化新模式的全新實踐,也是我國移植、創新和拓展國際經濟合作模式的過程。因此,如果能充分發揮我國企業、東道國企業、第三方企業各自的優勢,加強規劃引導,推動產業融合,完善合作機制,“一帶一路”產業園區建設將能進一步推進國際經濟合作。此外,制造業合作既需要基礎設施建設完善,更需要政策調整、貿易促進、雙邊貿易協定和投資協定等。因此,“一帶一路”計劃也應包括一些制度性安排,例如落實雙邊投資保護協定,為境外園區提供法律保障,並推進自由貿易區的談判等等。

根據金融界、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中國投資海外園區鄰近效應顯著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