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發展機遇正在為全球各界所重視

“一帶一路”發展機遇正在為全球各界所重視

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世界各國紛紛響應,中國也拿出不少紮紮實實的舉措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同世界分享“一帶一路”商機。其中,旨在為“一帶一路”發展進程中尋找投資機會並提供投融資服務的絲路基金有限責任公司(簡稱“絲路基金”)近年來成功參與了多個重要項目,日益受到海外各界關注。近日,記者來到絲路基金,實地了解公司成立3年多以來的運作情況。

最近一段時期,盡管世界經濟複蘇出現曙光,但不確定因素依然很多。在此背景下,中國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成為了帶動全球經濟重拾增長的新希望。

相關預測顯示,未來10年,“一帶一路”地理沿線各國GDP實際年均增速將達到4.7%,顯著高於全球2.8%的年均增速。GDP總量將由目前的23萬億美元增加至近40萬億美元,佔全球比重由目前的31.1%提升至38.2%,其創造的就業崗位將佔全球新增就業的45%。

在推動“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中國倡議發起的兩大金融機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與絲路基金經常同時出現。而從專業角度來看,這兩家機構的側重點和運營方式卻並不一樣。前者,重點特色在於為相關項目提供間接融資,而後者則定位於中長期開發投資基金,通過以股權為主的多種投融資方式來撬動更多資金參與“一帶一路”項目建設。

當記者來到位於北京市西城區金融大街英藍大廈的絲路基金辦公地點時,簡約幹練的辦公環境讓人眼前一亮。

“‘一帶一路’相關各國多是發展中國家,普遍缺乏建設資金,盤活存量、用好增量,將寶貴的資金用在刀刃上十分重要。絲路基金成立的初衷,就是一些發展中國家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對股權性質的、期限較長的資金有較大需求,而傳統金融市場上能夠提供可匹配的資金來源又不多,因此我們就是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資源開發、產業合作和金融合作等與互聯互通有關的項目中尋找機會,並提供投融資支持。”絲路基金董事長金琦對本報記者說。

據金琦介紹,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實踐者,絲路基金堅持重點關注和支持“一帶一路”建設中兼具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產業價值的中長期投資項目,堅持自身項目選擇標准和投資合作原則,開展以股權為主,兼具多種投融資形式的投資實踐,走出了一條穩健的市場化運營之路。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絲路基金目前的運營主要呈現三大特征:

一是中長期投資為主,支持基礎設施建設。截至目前,絲路基金以股權和債權等方式,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油氣開發、能源電力等基礎設施項目投資總額,佔全部承諾投資額的70%左右。這些項目的建設為克服發展瓶頸、支持戰略對接、促進形成網絡效應發揮了積極作用。

二是以股權投資為主,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目前,絲路基金簽約承諾出資總額中,股權投資佔比超過70%,已經在“一帶一路”建設中體現出股權投資為主的資金使用特點。在一些中長期基礎設施項目中,股權投資能夠成倍數地帶動各層級債權投資,可以為一些融資數額比較大的項目解決資本金不足的問題。粗略估算,目前絲路基金所參與項目涉及的總投資額已達到800億美元。

三是創新基金投資,優化金融合作和網絡佈局。除了綜合使用股權、債權等不同形態資金為項目提供支持之外,絲路基金還探索通過投資參與基金、聯合投資平台等,創新投融資支持方式,不斷優化“一帶一路”相關領域的金融合作和網絡佈局。

絲路基金並不神秘,項目成果實實在在。目前,絲路基金已簽約項目達到19個,承諾投資金額超過74億美元,相關項目投資已覆蓋了中蒙俄、中亞、南亞、西亞北非、中東歐等“一帶一路”重點地區,項目投資支持的領域涵蓋了能源電力、工程機械、石油化工、通信網絡、海洋工程、船舶制造、金融合作等多個領域,業務跟蹤和拓展的觸角不斷延伸,有力地發揮了股權投資的積極作用。

在俄羅斯,絲路基金參與的亞馬爾項目第一條生產線已於2017年底正式投產,該項目不僅對俄當地稅收和國際收支做出貢獻,項目配套的港口、航道等基礎設施建設帶動了瀕北冰洋地區的整體開發,項目所產LNG產品運往亞太和歐洲市場將促進清潔能源的廣泛使用。

在巴基斯坦,絲路基金參與的卡洛特項目按計劃推進,項目建成後將在巴基斯坦吉拉姆河流域實現3350兆瓦的水電項目開發目標,有助於緩解長期困擾巴基斯坦經濟發展的電力供應瓶頸,促進巴經濟發展、民生改善和社會穩定。

絲路基金還與美國通用電氣公司成立了能源基礎設施聯合投資平台,主要投資於包括“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的電力電網、油氣、新能源行業的綠地或棕地項目,對於促進第三方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在促進“一帶一路”相關各方經濟發展的同時,作為中國全資設立的金融機構,絲路基金更擔負著為中國企業分享“一帶一路”商機,通過國際市場提升產品鏈價值鏈的重要任務。意大利倍耐力公司是世界第五大輪胎制造商,品牌知名度廣,技術能力強,尤其在高端輪胎產品領域市場份額領先。2015年,絲路基金通過股權加貸款方式,聯手中國化工及幾大中資銀行組成中方財團,成功收購了倍耐力100%股權。“我國輪胎行業生產集中度低,研發能力、產品附加值遠低於國際水平。絲路基金支持中國化工收購控股全球一流輪胎生產廠商,有助於引進國際先進技術經驗,整合國內國際兩個市場,提高產品附加值,最終實現互利共贏。”絲路基金總經理王燕之說。截至2017年底,絲路基金通過投資倍耐力項目實現了良好的投資收益。

“中國在自身建設資金並不非常寬裕的情況下,為打破互聯互通瓶頸,帶動國際社會更多資金支持‘一帶一路’建設,決定首先拿出數百億美元資金投入,並在短短兩年多時間後再次宣佈增資千億元人民幣,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了有力的、多幣種和可持續投融資支持。因此,國際社會不少有識之士也充分認識到,中國所倡議的‘一帶一路’建設不是一句空洞口號、不是一張空頭支票,而是實實在在的決心和行動,是為解決全球化進程中的實際問題貢獻的中國智慧與中國方案。”金琦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一帶一路”發展機遇正在為全球各界所重視。

加拿大瑞爾森大學助理教授卡魯呼籲,現在的供應鏈是全球性的,“一帶一路”對每個國家都會有影響,加拿大應該研究這些影響,以便抓住將來的機會。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指出,中國將建立長效機制,以充分落實“一帶一路”倡議框架內的國際合作計劃和協議,從而最終將成就一大批成功的案例。

不久前,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通過運用金融搜索引擎作出的分析顯示,包括霍尼韋爾、彙豐銀行、西門子、力拓、施奈德電氣等多家跨國公司高管都表示,“一帶一路”倡議為其提供了難得商機,在基礎設施等領域帶來了大量新機遇,顯著提升了他們在有關地區的存在。

對絲路基金而言,除了一個個具體項目的收獲之外,加深與海內外同行的合作也為長期發展奠定了更堅實的基礎。據介紹,如今絲路基金已經與歐洲複興開發銀行、世界銀行下屬國際金融公司、歐洲投資銀行、非洲開發銀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上合銀聯體、香港金管局、澳門金管局等機構開展了多種形式的合作。

在這一過程中,成立僅3年多的絲路基金也收獲了很多贊譽。“中巴經濟走廊”框架下的卡洛特水電站項目被評價為“教科書式的融資范例”,榮獲《中國法律商務》頒發的“2017年度中國法律大獎”;意大利倍耐力項目獲得了《亞洲金融》雜志頒發的“2015年最佳並購交易獎”,被認為是“對交易雙方真正實現了增值的交易”;迪拜哈翔清潔燃煤電站項目分別獲得國際項目融資評選的“中東及非洲2016年度電力交易”和IJGlobal評選的“中東及北非2016年度電力交易”……

以“未來能源•開放 創新 合作共贏”為主題的2018(第十四屆)中國能源戰略投資論壇在北京召開。在主題對話環節,能源領域專家及實體企業家共聚一堂,就中企如何更好更快地參與“一帶一路”展開熱烈討論。

>>>>聯合國項目事務署(UNOPS)中國首席代表羅響:

我認為在“一帶一路”沿線未來商業機會比較多的集中在清潔能源上。以斯里蘭卡為例,中國在斯里蘭卡援建了很大的火電廠,但斯里蘭卡對火電廠很不感冒,他們希望中國可以幫助援建太陽能電站,這是中國政府對海外援助時要考慮的方面,同時也是很好的商機。

在新能源中,太陽能、風能、地熱能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需求量非常大,其中需求最集中的首先是亞洲幾個國家,包括阿富汗、印尼、菲律賓、孟加拉、印度、伊朗;中東沙特、巴林、阿曼、卡特爾也對新能源有諸多需求;非洲的需求則集中在埃塞爾比亞、南非和肯尼亞,這些國家普遍電力基礎建設比較差,可以大量使用分佈式能源。

不過,雖然“一帶一路”建設為中國大力發展新能源提供了曆史性契機,但在推進新能源外交過程中仍面臨各種挑戰。主要有:新能源和傳統能源之間的關係協調問題、沿線國家新能源支持政策及標准的差異性問題、新能源產業融資風險,以及沿線國家的環境和社會風險。

關於“走出去”,國內很多公司想當然的認為自己不是大公司,也不是國際頂尖的品牌,好像走出去困難,其實不然,往往中小型企業價格具有競爭優勢、方式比較靈活,服務也更加的精細,更有基礎“走出去”。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校教授査道炯: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等國際能源機構將中國列為其associatemember(特別合作夥伴),其著力點更多是在能源消費政策、推動可再生能源利用。歐美社會習慣用中國的風電、光電裝機量自我鞭策,鮮見對中國棄風、棄光現象的議論,而對中國風電、光電設備的反傾銷,本質是制造業領域的競爭。

“一帶一路”宏觀層面的政府倡議是長期的、開放的,跨境商業行為則是短期的、定性的,因此,邏輯上成立的整體發展藍圖,並不意味著中資企業在具體國別、行業、項目上具有新的優勢。中資參與“一帶一路”能源建設的一個基礎性認知是,不因為中方投資的規模大、推動的熱情高,或者是政府間反複互動、政府高層領導重視,就能成事。政府高層領導間的溝通固然重要,但是領導人相互間的承諾,還是要靠低層和底層去銜接。

對任何一個認可“一帶一路”構想的國度而言,選擇是雙向的,中資可能受到歡迎,但對方沒有優待中資的義務。中資在別國的基礎設施建設涉及到政治,就像外資企業在中國不可避免地進入了項目所在地的社會生態一樣,有一個先來後到,相互適應的舒適度問題。要記住,一些國家或社會,不見得像中國一樣,政府與社會高度一致地追求高速發展,一個必須有的項目論證邏輯是,參與項目所在地的能源自我供應能力建設。

>>>>孟加拉電動汽車有限公司董事長檀赫:

交通能源產業作為社會效益的提升、城市建設的基礎被孟加拉國列為發展的重中之重。2017年,孟加拉政府在交通、能源行業投入的財政支出和其他生產資料共計35億美元,佔政府總投入8%。孟加拉本國企業和國際型企業交通能源領域的投資比重達到200億美元,用於修建電站、城市道路和軌道交通等具體項目,但高質量的交通工具和高效率的交通出行仍然缺乏。

以孟加拉國首都達卡為例,達卡目前擁有兩千多萬人口,在民眾無法承擔私家車的情況下,公共出行卻只能容納340萬人。當地交通出行主要依靠公交車和CNG嘟嘟車,安全系數低,乘坐舒適性差,環境負擔嚴重。根據美國國家環保局提供的數據,達卡市連續兩年上榜全球最汙染的城市。

希望“走出去”的中資企業能夠承擔社會責任,幫助當地實現以清潔能源為基礎的高效出行方式,滿足當地民眾基本出行的需求。

>>>>自然資源保護協會高級顧問楊富強:

環境和氣候變化問題是“一帶一路”中最容易詬病和忽視的問題,容易引起國外對“一帶一路”有看法或居心叵測之人的攻擊。中國領導人把“一帶一路”發展跟聯合國目標掛鉤起來,這一點非常高明。

需要注意的是,作為命運共同體,希望我方企業不要把彎路帶到其他國家。我們講一攬子計劃,是把煤電、可再生能源、節能、電力規劃都捆綁在一起,對每個國家均有不同的解決方案。而不是帶一把鑰匙去開萬把鎖,將落後產能帶出去。

根據新華社、人民日報、海外網、中國政府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一帶一路”發展機遇正在為全球各界所重視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