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聚焦兩會丨12大關鍵詞預判,洞察金融產業風向

聚焦兩會丨12大關鍵詞預判,洞察金融產業風向

通過梳理2018年各省市《政府工作報告》、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以及近年來金融領域頒發的相關政策,預測了2018年兩會期間,金融工作方向關注重點。

1、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

近幾年來,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儼然成為中國金融市場健康發展及金融監管的核心主題。自2016年開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多次提到要抑制資產泡沫和防范金融風險。2017年3月公佈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強調“要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2017年4月,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會議上,防范系統系金融風險提升到了國家安全和國家戰略的高度。

為何從國家政策層面上會如此重視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

系統性金融風險指的是金融機構從事金融活動或交易所在的整個系統(機構系統或市場系統)因外部因素的沖擊或內部因素的牽連而發生劇烈波動、危機或癱瘓,使單個金融機構不能幸免,從而遭受經濟損失的可能性。

我國金融行業在改革開放后的發展中,呈現出形式逐漸多樣、結構愈加健全的特質。但在發展的過程中,部分金融工具并非為實體經濟服務,而是成為了投機工具;且近年來金融科技的不斷發展,如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等給監管帶來難度,同樣會增加系統性風險的可能性。

金融行業環環相扣,某個環節發生問題必然產生多米諾效應,危及其他環節。因此堅守住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成為近些年金融政策的最大基調。

2、金融服務實體經濟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

報告中關于金融工作的表述,與2017年7月份閉幕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一脈相承。該會議提出了“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項任務,并強調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

值得注意的是,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之后,“一行三會”分別召開會議傳達學習和貫徹落實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并就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發佈規劃。可以預見,2018年兩會上的金融議題,依舊會以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為側重點。

3、中小微企業融資

為進一步助力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或將成為2018年金融工作開展的又一重點。遼寧、吉林、黑龍江、湖南等省份在在近日發佈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不約而同地提到了中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

由于受政策不確定性影響,銀行對中小企業貸款趨于“兩極分化“,雖然商業銀行是眾多中小微企業融資的主要渠道,但銀行出于對資產質量和風險收益的考慮,再加上大多數商業銀行本身定位較模糊,因此對于企業的資金支持及其有限。

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小微企業在國民經濟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國家宏觀層面的政策引導下,若能從企業自身、商業銀行、政策引導及信用擔保體系同時發力,中小微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門檻高的問題或能逐步解決。

4、金融監管體制改革

都說2017年是我國監管體制最為嚴格的一年,從銀監會“三三四十”(三違反、三套利、四不當、銀行業存在的十個方面問題)整治到大資管新規落地,針對金融行業的嚴監管取得了初步成效。

中國金融“亂象”叢生的原因之一,在于分業監管與金融混業發展的體制性矛盾,以及由此導致的監管空白、監管規避和監管套利,在當前金融機構業務創新與交叉融合不斷深化,金融控股平臺實質已經形成,混業經營趨勢日漸明朗的形勢下,打造具備“適應性”的金融監管體制勢在必行。

5、金融對外開放

近年來,拋售中資銀行股權、營業網點減少,外資金融機構在國內的發展并不順遂。有分析人士稱,除了企業的自身原因,政策層面上對于外資金融機構的持股比例、設立形式、股東資質、業務范圍、牌照數量等方面的限制,也成為其發展受阻的因素之一。

但隨著經濟全球化的進程不斷深化,以及我國對外開放不斷前進的腳步,金融對外開放逐漸成為共識,也從政策層面上得到體現。

2017年7月,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明確指出,“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是我國對外開放的重要方面”;同年8月,國務院印發《關于促進外資增長若干措施的通知》,提出要持續推進銀行業、證券業、保險業對外開放,明確對外開放時間表。緊接著,財政部和銀監會分別于2017年11月和12月推出放寬外資金融機構在華業務的限制,更是奠定了2018年加強金融行業對外開放的主基調。

進入到2018年,我國金融對外開放的勢頭愈加猛烈。2月24日銀監會發文對《中國銀監會外資銀行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進行了多項修改;前段時間陸續閉幕的各省市兩會中,北京、上海、廣東、廣西、福建等地都將金融開放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并將其納入未來規劃中。由此可以預見,金融開放這一主題很可能成為兩位期間金融工作關注方向之一。

6、金融扶貧

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扶貧”上升到了治國理政的核心位置,而隨著整個金融行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越來越重,金融扶貧逐漸成為扶貧工作的重要內容。為確保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全面脫貧,脫貧攻堅戰的重點省市形成了產業為核心、以產品為載體、以環境為保障的金融扶貧政策。

通過梳理,億歐發現新疆、西藏、四川、福建、甘肅、黑龍江、內蒙古等省份將金融脫貧納入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2018年年初,中國人民銀行、證監會、銀監會及保監會聯合印發《關于金融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意見》,要求金融部分堅持新增資金優先滿足深度貧困地區,強調要拓寬深度貧困地區的直接融資渠道。

7、普惠金融

與金融扶貧政策相對應的,是普惠金融的發展。黨的十八屆三中全面明確提出發展惠普金融;2015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同樣提出,要發力發展普惠金融;2016年1月,國務院正式印發了《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內蒙古、江蘇、安徽、福建等省份還將其寫入2017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

億歐通過梳理2018年各地區《政府工作報告》,發現仍然有近10個省份和地區將普惠金融納入未來發展規劃,可見未來普惠金融在政策層面上依舊是關注的方向。但值得注意的是,普惠金融在發展過程中,出現了機構數量缺乏、類型同質化、合規性有待加強等缺陷,而且在大部分農村地區,機構規模小、實力弱,涉貧淺;且存在資金來源單一,存量小等問題。

可以預見,2018年全國兩會上,普惠金融依舊全國金融方向的重點,但在發展過程中,會更加注重整體結構的合理性及合規性。

8、金融信息安全

我國金融行業的高信息化程度,對金融業的改革發展起到了促進的作用,對于金融信息安全的重視程度較低。尤其是近年來互聯網金融的發展,給個人信息安全的保障帶來許多不利因素。尤其是年初的支付寶賬單事件,使得整個社會對于個人信息安全、尤其是金融信息安全的討論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由于我國在對于個人信息保護的法律方面,并沒有完全針對此領域出臺的法律,只有相關行政政策,給監管造成了一定難度。據此推測,2018年兩會期間金融信息安全或將成為又一關注話題。

9、綠色金融

伴隨著我國經濟的轉型發展,生態保護和環境問題正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綠色發展成為與創新、協調、開放、共享相提并論的發展理念。在政策層面,對綠色金融的支持正在逐步深入可操作環節。浙江、江西、廣東、貴州、新疆等5省(區),建立了各自有側重、有特色的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在體制機制上探索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更有重慶、福建、湖北、山東等省份及直轄市將發展綠色金融納入各自2018年的《政府工作報告》。

在更為具體的實操層面,鼓勵小額貸款、金融租賃公司等參與綠色金融業務,支持創投、私募基金等境內外資本參與綠色投資,整個體系建設日趨完善,也將成為2018年重點發展的領域。

10、貨幣政策

2017年12月底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但這并不意味著貨幣政策方面將會毫無動作。

由于宏觀杠桿率上升的勢頭已經得到遏制,金融監管也取得了預期的效果,2018年將更偏重于保持宏觀杠桿率的穩定,在杠桿率總量穩定的基礎上調整杠桿率內部結構,以此來實現化解潛在風險和實現穩增長。

11、發行上市制度改革

360回歸A股和富士康申請IPO被市場廣泛認為是國內資本市場正在積極擁抱新經濟。

2018年以來,監管層在數個公開場合和會議上都透露了對新經濟的關注,如證監會在2018年證券期貨監管工作會議上提出“改革發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適應性,加大對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的支持力度”等。而承載資本市場擁抱新經濟的核心便是新股發行制度的改革,在諸多信號下,監管層在2018年推動改革勢在必行。

12、區塊鏈

作為新的互聯網產業聚集城市,杭州首次將“區塊鏈”寫進《政府工作報告》,排在“人工智能”和“虛擬現實”之后。區塊鏈成為杭州市深化供給側結構改革,聚焦創新驅動和結構優化,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方向之一。

更值得一提的是,2月26日《人民日報》經濟版周刊用整個版面刊登了兩篇關于區塊鏈的文章,一方面肯定了區塊鏈在降低信息價值傳輸成本、建設價值互聯網的作用,另一方面也強調,目前區塊鏈技術的不成熟,社會級別的大規模應用實踐仍然不成熟。

伴隨著區塊鏈討論熱度的日益增加,2018年兩會熱點議題中應該也不會少了其身影。

【文/余欣婷 億歐專欄作者】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聚焦兩會丨12大關鍵詞預判,洞察金融產業風向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