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科技援助農業,結出中以“一帶一路”合作新碩果

科技援助農業,結出中以“一帶一路”合作新碩果

在今年五月舉行的第二十屆以色列國際農業展上,以色列先進的農業技術設備引起觀眾的濃厚興趣。王炯攝/光明圖片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不斷推進,中國和以色列兩國近年經貿關係發展迅猛,科技創新交流日益升溫。引人關註的是,雙方在現代農業技術方面的深入交流不斷深入,以色列的先進農業技術被中方引進和運用,在農業產業規劃佈局、高效節水灌溉、水肥一體化、農業自動化、土壤改良等方面,為中方實現改進提高和良性發展提供了助力。

以色列國土面積狹小,超過一半的土地為荒原和沙漠,耕地十分緊缺,人均水資源可利用量僅為270立方米,不足世界人均水準的3%。但就是在這種嚴酷的自然條件下,以色列人用自己的智慧和創造力走出了一條高科技農業發展道路。

經過多年的努力,以色列的低壓滴灌系統使農業實現了高達95%的水利用率,成為世界上水利用率最高的國家,其在種子培育、無土栽培、水肥一體化、計算機檢測和控制等農業技術領域也都走在世界前列。目前,以色列不但能夠基本滿足本國國民的農產品需求,還向歐洲等地區出口大量蔬菜、瓜果、鮮花等農產品,成為歐洲的“果園”。

在今年5月上旬於特拉維夫舉行的第20屆以色列國際農業展上,以色列先進的灌溉和水處理技術、農機設備、生物技術應用等,吸引了世界各地超過50個政府代表團和80個商業代表團前來參觀考察。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以色列相關農業生產技術的先進。

精準灌溉 造福旱區

中國雖有超過20億畝的耕地面積,但優質耕地全國分佈並不平衡,許多旱區仍面臨降水量少、降水季節分佈不均、作物嚴重缺水等困難。以色列節水灌溉技術的引進,為中國旱區農業提高水利用率、促進作物增產、推動經濟發展發揮了巨大作用。

在農展會上,以滴灌技術聞名業界的以色列耐特菲姆公司中國區董事總經理曾秋朋告訴記者,近年來,耐特菲姆公司致力於向中國推廣其先進的精準灌溉技術,目前,耐特菲姆公司已經和許多中國種植企業建立密切聯系,開展全方位合作,成功實施了大量“交鑰匙”工程項目。

2016年5月9日,耐特菲姆公司在中國寧夏開設銀川國際工廠。寧夏年降水量只有200毫米左右,是典型的水資源匱乏地區,與以色列缺水自然條件非常相似。耐特菲姆公司不僅為當地帶去了先進的滴灌技術設備,還提供了綜合定制的灌溉解決方案,迅速與寧夏馬鈴薯、蔬菜、葡萄、枸杞、玉米、牧草等種植企業達成了多項精準灌溉合作項目。曾秋朋表示,中國是全球經濟增長的引擎,今後耐特菲姆公司將進一步加強與中國在節水灌溉、防止地下水和土壤汙染等農業科技方面的合作力度,希望能為中國節水灌溉事業發展作出更大貢獻,實現互利雙贏。

水肥一體化 滋潤農村生態

水肥一體化被譽為現代農業“一號技術”,通過灌溉施肥可以大大提高肥料養分的利用率,可以有效避免肥料施在較幹的表土層易引起的溶解難、見效慢等問題,既能節約肥料,又能保護環境。

以色列農業擁有先進的節水灌溉技術、設備和水溶肥研發體系,以色列80%的灌溉地實現水肥一體化,75%的農用汙水被循環利用,100%使用水溶性肥料,使得水的利用率提高40%~60%,肥料利用率提高30%~50%。

為進一步搞好農村生態文明建設,中國政府近年來非常重視推廣水肥一體化技術,中國農業農村部和各地方政府多次舉辦水肥一體化推廣活動,農業農村部還組織專家制定並印發了《水肥一體化技術指導意見》,為各級農業部門推廣應用這一技術提供指導和參考。

在中國推廣水肥一體化技術過程中,來自以色列農業科技創新公司的經驗和技術發揮了重要作用。以色列水肥一體化領域技術領先的耐特菲姆公司、納安丹灌溉有限公司、梅澤普拉斯公司、溉特公司等,先後與中國聯合惠農有限公司、遠大集團、北京富特鑫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煙台張裕國際葡萄酒城葡萄基地等農業公司簽署合作協議。這些合作不僅為中國帶去了以色列先進的滴灌設備和水溶肥料,更提供了配套的生產、研發和培訓體系,幫助中國農業公司吸收、融合國際先進水肥一體化技術,提升自主產品研發能力,在全國範圍內推廣水肥一體化。

農業自動化 彌補勞力流失

近年來,隨著中國城市化的發展,大量農村勞動力從農村轉向城市,許多地區出現了“空心村”現象,導致大量土地資源的浪費。據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評估,到2050年前,中國農村地區15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比例將繼續下降。為了解決這一問題,中國部分農村嘗試對承包土地進行大規模機械化農業生產。然而,由於技術不足,農產品的採摘、分揀、加工過程仍需大量人力投入,農村地區自動化農業發展因而受到了許多限制。

以色列先進的農業科技為中國農業自動化之路提供了許多值得借鑒之處。以色列農業的自動化和資訊化居世界領先水準,目前以色列大部分農場和牧場已經實現集約化、規模化發展。以色列蓋利莫歇有限公司董事長維吉·伯克爾告訴記者,其土豆加工廠下屬的10個農場總計只有10個農民,也就是每個農場都只有一個農民負責完成農場開墾、播種、灌溉、施肥、收割等所有工作,其農業自動化程度之高可見一斑。

伊賽特·艾隆創新農業開發公司中國區總經理遊明成告訴記者,許多來自中國的政府代表團和企業家都很看好以色列先進的果蔬採後處理技術。伊賽特·艾隆公司的農作物分揀技術已經能夠使農業後期加工中最佔人力的分揀環節實現自動化。該公司利用紅外技術和數學模塊分析法,將農作物按直徑、光譜顏色、營養成分、瑕疵情況等進行詳細鑒別,自動完成對水果的品質分類和去損。

科技援助農業,結出中以“一帶一路”合作新碩果

農業科技“走出去”“引進來”

吳孔明表示,構建“一帶一路”框架下農業合作長效發展機制,需要秉承“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路精神,順應地區和全球合作潮流,使相關各國人民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一帶一路”帶來的好處。尤其是農業技術的輸出,需要根據各國的文化特色、產業需求、技術現狀以及政策可行性等實際情況整合優化,提高在當地的實用性和可持續性。

“‘一帶一路’上多數是發展中國家,農業科技發展水準差異很大,提高競爭力、推動經濟發展是這些國家共同的主題。”吳孔明如是說。

水稻是人類最重要的口糧之一。早在2008年,在中國政府和蓋茨基金會資助下,中國農科院牽頭實施了“綠色超級稻”項目。共有300多名來自育種、基因工程、栽培、植保等領域的科學家,歷經10餘年努力,在東南亞和非洲15個國家,通過基因測序、育種研究和栽培管理技術研發,實現了60多個“高產、高效、生態、安全”的“綠色超級稻”品種在亞非國家通過品種審定並推廣。在菲律賓,超級稻品種比非超級稻品種每公頃平均增產約一噸,農民增收200多美元;在孟加拉,新推廣的品種比當地當家品種平均增產30%,農民每公頃增收300多美元。

近年來,在“一帶一路”農業合作框架下,我國農業科技不僅實現了“走出去”,而且實現了“引進來”。貢錫鋒認為,這二者同樣重要,“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生物多樣性豐富,其生物遺傳資源對豐富我國種質資源基因庫,篩選特異、優質的種質有重要意義。

以棉花為例,我國不是棉花原產地,野生或原始資源材料都是舶來品。但是,中亞和非洲是棉花最大的原分佈地,品種資源豐富,種植條件優越。中國農科院通過與烏茲別克斯坦建立聯合實驗室,形成了全套栽培棉種質資源材料引進方案,在東非也開展了野生棉資源調查佈局。

重點培養國際化人才隊伍

在中國農科院院內,經常可以看到來自不同國家的留學生和科研人員,他們都在為我國或國際科研項目作出貢獻。

吳孔明表示,隨著“一帶一路”農業合作不斷深化,對國際化的人才需求越來越大。一方面,要培養一批懂外語、懂技術的高素質國內人才隊伍,同時也要積極吸引國外人才“為我所用”,為今後開展“一帶一路”合作儲備對華友好的高水準人才庫,促進交流往來,實現互聯互通。

據貢錫鋒介紹,近年來農科院依託國家公派高級研究學者、訪問學者、博士後、研究生項目和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加快培養具有國際視野的高層次農業人才。2017年,累計超過100人走出國門開展留學和訪問;吸引“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優質生源來華留學交流。目前,在校留學生規模達到395人,其中來自“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留學生佔到7成以上。

此外,依託農業對外科技合作與人才培訓基地,農科院打造了農業國際化的企業家、科技專家、政策咨詢、行政管理、外交官等5支隊伍;依託商務部、科技部、農業農村部等相關部委及國際組織的涉外培訓項目,每年為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等100多個國家培訓近3000人,涉及技術工程、作物育種、生物防治、果蔬栽培、跨境疫病、農機裝備和沼氣技術等領域。

在科技合作方面,中國農科院已在全球11個區域,38個重點國家和25個涉農國際組織分步推進國際合作佈局工作,積極打造不同區域、不同類型、不同需求的海外農業科技聯合實驗室。僅去年一年就新建了中國—哈薩克斯坦農業科學聯合實驗室、中國—印尼禽病控制聯合實驗室、中國—烏茲別克斯坦棉花聯合實驗室、中國—巴基斯坦雜交水稻研究中心平台等23個國際聯合實驗室(平台)。

除此之外,中非也是科技合作新模式的拓荒者。

1996年,當很多中國人還在通過《乞力馬紮羅的雪》《走出非洲》等歐美電影來瞭解非洲時,時任武漢大學講師王青鋒就作為援非專家前往乍得,第一次踏上了非洲的土地。從此,他跟非洲結下了不解之緣。“在乍得時,出於植物學專業本能,我業餘時間就背上標本夾,騎上摩托車去野外科考。當地人會既好奇又親切地跟我打招呼。孩子們三五成群,跟在我的車後面跑,等我停下來就幫我拎包、扛標本夾、主動問我到哪去,需要什麽標本,然後幫我採集。”

20多年過去了,如今已是中科院武漢植物園副主任、中非聯合研究中心主任的王青鋒,對本報記者談起那段往事時仍很懷念。在乍得的經歷不僅讓他對非洲有了感情,更萌生了推動中非共同開展科研的想法。他認為,一方面,在宏觀生物學領域,出於科學發展需要,中國有必要而且也有條件走出國門,開拓研究視野;另一方面,非洲國家雖有生物多樣性保護方面的研究需求,但大多面臨技術落後、人才缺乏的問題,一時難以獨立開展研究。因此,合作對雙方都有必要。

1999年,肯尼亞學生羅伯特·吉圖魯來到武漢大學師從王青鋒攻讀植物學博士學位。本來有機會去歐美國家學習的他認為,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有更多的發展經驗可以與肯尼亞共用。2002年,吉圖魯畢業後成為喬莫·肯雅塔農業科技大學植物學系的一名教師。從此,在王青鋒和吉圖魯的共同推動下,中肯兩國科研人員在生物多樣性等領域的研究合作不斷加強。2013年5月,中非聯合研究中心正式成立,吉圖魯成為研究中心的非方主任。2016年,在喬莫·肯雅塔農業科技大學原來的一片荒地上,中國援建的中非聯合研究中心主體建築竣工並投入使用。

中非聯合研究中心開創了我國對非援助和國際科技合作的新模式。中科院國際合作局副局長李寅對本報記者說:“中國在增加對非援助的同時,強化‘授人以魚,更授人以漁’的理念,將‘輸血’和‘造血’相結合,把幫助非洲國家自主發展作為中國對非援助的新形式,幫助非洲開展科技能力建設,增強科技自主創新能力。”

該中心成立5年來,中非雙方合作實施了45個合作科研項目,聯合出版學術著作6部,合作發表研究論文160餘篇。該中心已成為中非在科研領域開展合作和人才培養的重要平台,而這與中非科學家對科技合作新模式的努力開拓、辛勤探索是分不開的。據中心副主任嚴雪介紹,除非方科研人員外,中科院17個研究機構每年派50多名科學家千里迢迢來到非洲進行合作研究,中方派駐肯尼亞的科研管理團隊也為研究中心的運營作出了重要貢獻。

促進非洲科技創新的助力者

在中非聯合研究中心採訪期間,中心聯合實驗室中肯基礎調研對接會正在舉行。來自中國和肯尼亞的數十名科學家就最新研究方向、下一步合作研究重點等議題交換意見,還對聯合實驗室的可持續運行和管理模式進行了探討。

截至目前,中科院已向中非聯合研究中心6個專業實驗室提供了價值200餘萬美元的精密儀器設備。喬莫·肯雅塔農業科技大學微生物專家朱麗葉教授對本報記者說:“研究中心的儀器設備不僅在我們大學是最先進的,在整個肯尼亞也首屈一指。”對於即將和中國科學家展開的合作,朱麗葉充滿期待:“在研究中心工作的中國科學家都是在微生物領域具有非常高水準的學者,這是一次寶貴的學習機會。肯尼亞與中國各具優勢,通過合作研究能夠發揮合力,產生‘1+1>2’的效果,實現對非洲傳染病的監測和控制,打造非洲流行病的預警資訊平台。”

參加對接會的李寅對本報記者說,中非聯合研究中心開啟了“一帶一路”建設的新維度。近年來,中科院不斷探索以科技創新推動“一帶一路”建設新模式,通過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設科教基地,促進了當地國民經濟發展和重大民生問題改善,使科技創新成為實現民心相通、打造創新之路的重要途徑。

目前,中非聯合研究中心根據非洲資源的分佈和地域特點,以肯尼亞、坦桑尼亞、埃塞俄比亞等技術需求強烈並與中國有著長期友好關係的國家為合作基點,有重點、分層次地建設了包括非洲生物多樣性保護與利用分中心、非洲生態與環境研究分中心、非洲資源遙感聯合研究分中心、非洲微生物及流行病控制研究分中心以及現代農業研究與示範分中心在內的5個分中心,60多位中國科學家通過這些平台在非洲開展科學研究,為解決非洲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所面臨的糧食短缺、環境汙染和傳染病流行等重大現實問題作出了重要貢獻,也大大提升了非洲國家在相關領域的科技水準和人才培養能力。

喬莫·肯雅塔農業科技大學農學系主任大衛·姆佈魯教授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肯尼亞的部分地區由於氣候幹燥和環境惡化等原因,土壤沙化較為嚴重,農作物產量一直較低,現在我們正在通過和中非聯合研究中心的合作解決土壤沙化問題,同時也正在將中國成熟、先進的農業技術帶進肯尼亞,培育適合肯尼亞生長的高產作物,幫助解決非洲地區的糧食危機,促進當地社會經濟發展。”

肯尼亞副總統威廉·魯托在評價中非聯合研究中心時說,技術創新有助於肯尼亞解決貧困等問題,對實現經濟繁榮與人民幸福具有重要意義,中國的幫助將讓肯尼亞在非洲科研與創新領域佔據核心地位。

根據 人民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科技援助農業,結出中以“一帶一路”合作新碩果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