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天然的合作基因 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協同發展

“一帶一路”建設需要依托現有合作機制增強與相關國家溝通,從而推動多邊、雙邊和跨區域的合作,其中,上合組織是現有的不可或缺的平台。作為2018年中國重大主場外交活動之一,上合組織青島峰會將於6月舉行。峰會召開前夕,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與蘭州大學中亞研究所聯合發佈“乘風破浪 行穩致遠:上海合作組織十七年進展評估”報告(下稱報告)。

該報告認為,上合組織為建設“一帶一路”提供了一定的機制保障。首先,得益於在上合組織框架內多年互動積累的互信,中國可以與其他成員國就如何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進行協商,並擬定和啟動具體的雙邊合作項目;其次,上合組織作為一個區域性合作機制,可以為成員國協商和啟動涉及多個成員國的“一帶一路”項目提供合作平台;最後,由於上合組織還包括了多個觀察員國和對話夥伴國,而這些國家又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這使上合組織可就聯合推出相關合作項目進行協商,並付諸實踐。在今後“一帶一路”建設中,應依托上合組織做好以下工作:一是發揮現有國際協調機制與平台,促進區域多邊合作;二是加強與中國傳統聯系較少的國家間的經濟合作,推動區域基礎設施建設。

“機制保障的提供很大程度上是因為 ‘一帶一路’涵蓋了上合組織的成員國。此外,上合組織為各成員國提供了合作平台,使得成員國之間有了很多的共同話語和共同規範。”蘭州大學中亞研究所教授曾向紅說。

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劉英認為,上合組織跟“一帶一路”間存在六個方面的一致性:一是均由中國提出;二是秉持的原則一致;三是堅持的精神一致;四是建設的重點區域一致;五是建設的終極目標一致;六是建設的內容一致。

天然的合作基因 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協同發展

報告認為,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的關係涉及兩個方面:其一,上合組織可以為“一帶一路”提供安全保障,並作為成員國之間推進“五通”的重要平台;其二,“一帶一路”建設為上合組織註入了新的發展動力,有助於促進區域經貿合作從雙邊到多邊的轉型,進而強化上合組織的經濟功能。盡管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倡議發展理念相通、追求目標相同、實踐路徑相近、發揮作用相融,但不應該偏重其一,更應該協同發展,協調好兩者之間的關係。

“毫無疑問,如果能深化上合組織的經濟功能,必然會對‘一帶一路’的推進產生積極的作用。但有一點應該明確,上合組織畢竟是區域性組織,所以不應該在上合組織內強行推進‘一帶一路’。”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亞非發展研究所所長周曉晶說。

報告還指出,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協同發展面臨三大挑戰:一是上合組織框架內融資困難,上合組織缺乏自己的融資平台,限制了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對接進程;二是貿易和投資壁壘阻礙了上合組織和“一帶一路”的發展,成員國市場準入設限較多,通關效率低等,阻礙了商品、技術、信息和人員在成員國之間流動;三是發展戰略對接進程緩慢,“一帶一路”建設除了與哈薩克斯坦“光明之路”計劃取得明顯進展外,與其他成員國戰略規劃的對接進程相對滯後。

曾向紅表示,上合組織開發銀行還沒有成立,可能會出現融資困難的問題。此外,因為幾個上合組織中亞成員國是歐亞經濟聯盟的成員國,歐亞經濟聯盟有自己的關稅體系,這對中國商品進入該國市場產生影響。

“要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同上合組織各成員國發展戰略對接,推動上合組織公共產品的供給與成員國的具體需求對接,推動地區經濟發展同世界經濟形勢的變化進行有效對接。只有做好‘三個對接’的工作,成員國才會因為不斷獲益而增加對上合組織的認同,才能使上合組織成員國在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過程中彰顯自身的價值。”曾向紅說。

迄今為止,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的實際合作,主要是在該組織成員國與中國之間雙邊展開,而不是以上合組織為平台的多國之間的多邊合作。上合組織雖然對“一帶一路”倡議表示支持,但是從整個組織來說,從多邊來說,迄今還沒有什麽具體的方案和項目。  

在上合組織內,對待“一帶一路”存在幾種不同的立場和態度。第一種是比較積極支持的立場和態度,包括俄羅斯、中亞五國、巴基斯坦、白俄羅斯、柬埔寨等國;第二種是不積極的立場和態度,甚至一定程度上是消極的立場和態度;第三種是比較曖昧、搖擺的態度,把“一帶一路”倡議看作對自己的競爭,把重點放在利用該倡議為自己服務方面。  

這也是為什麽“一帶一路”與上合組織成員國之間多邊項目搞不起來、沒有明顯進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帶一路”與上合組織之間存在的第三個問題是如何處理歐亞經濟聯盟和“一帶一路”關係。歐亞經濟聯盟是俄羅斯為主導的國際組織,其五個成員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白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和亞美尼亞)均是上合組織的成員國、觀察員國或對話夥伴國。毋庸置疑,在歐亞經濟聯盟和上合組織之間既存在利益共同點,也存在矛盾和分歧。歐亞經濟聯盟竭力反對與中國建設自由貿易區,就是一個佐證。近年來,該聯盟通過的不少舉措和規定,就是為了限制中國商品出口到中亞地區和該聯盟成員國市場。  

中國方面有一些人對“一帶一路”與上合組織合作的前景抱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單方面的意願和希望,對該組織的復雜性以及雙方合作的困難估計不足。由於上合組織內部對“一帶一路”的立場和態度不一,該組織秘書處很難作為一個平台來推進“一帶一路”與該組織的全面合作。   

鑒於上述情況,我們在“一帶一路”倡議與上合組織合作的問題上,似應採取以下態度。  進一步加強“一帶一路”倡議與上合組織的合作,繼續發揮上合組織成員國、觀察員國和對話夥伴國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積極作用、骨幹作用和橋梁作用。  

上合組織應努力克服內部對“一帶一路”的分歧,使某些國家對“一帶一路”的立場和態度得到轉變,達成共識。  

“一帶一路”成員國應積極與願意合作的上合組織成員國在“一帶一路”框架內,在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等方面開展合作。以六大經濟走廊建設為主線,推進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通力合作。  

天然的合作基因 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協同發展

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著重進行投資和貿易的經濟合作同時,千萬不要忽略和輕視信息、傳媒、出版、教育、文化等人文領域的合作。針對目前存在的上合組織成員國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民心相通方面存在的各種問題,亟需更加重視人文合作,加大這一領域的工作力度,不斷取得進展。  

要防止急於求成的傾向。“一帶一路”倡議是長期、復雜、困難、不斷變化的過程,既存在機遇,也存在著很多挑戰、風險和問題。在許多利益紛呈的問題上,上合組織和“一帶一路”成員國要達成一致的立場並採取一致的舉措並不容易。但是我們相信,在上合組織和“一帶一路”天然基因的發酵和促進下,經過我們紮實努力、不懈奮鬥,上海合作組織和“一帶一路”的合作將與時俱進,不斷發展,造福於上合組織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全體人民。

今年是習近平主席提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5周年,這一遠見卓識的中國方案得到了沿線各國積極響應,近年來,歷次上合組織峰會上,各國元首對“一帶一路”倡議表示支持和歡迎。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歐亞社會發展研究所上合組織研究室主任 許濤:推動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上海合作組織和“一帶一路”是高度吻合的,可以互相借重。

哈薩克斯坦國際關係委員會主席 卡林: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來以後,為大家提供了一個共同的平台。大家意識到我們可以共同地鋪設一些路,搭建溝通和合作的橋梁。我覺得在“一帶一路”建設背景下,上合組織國家可以更加積極地通過這個平台,來開展經貿方面的合作。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上合組織各成員國之間互聯互通領域重大項目也取得積極進展。道路通、百業興。目前上合組織成員國間已經初步形成了公路、鐵路、油氣網絡,進一步拉緊了彼此間的利益紐帶。上合組織區域內實現人便於行、貨暢其流的目標正在逐步實現。

烏茲別克斯坦發展戰略中心執行主任 佈爾哈諾夫:無論是上合組織區域內的合作,還是“一帶一路”倡議,在各個地區都成為了發展的橋頭堡。我們積極支持中國所提出的倡議,這些倡議具有全球性的意義。習近平總書記一直在強調,所有的改革都是為人民謀幸福。我認為,習近平總書記的倡議與我們國家的倡議產生了共鳴。中國政府所在做的一切,首先考慮的是人民的利益。

中方本著共商、共建、共享原則,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同上合組織各成員國的發展戰略對接合作。

上海合作組織秘書長 拉希德·阿利莫夫:近年來上合組織各成員國都各自提出了一些重要的倡議,推動組織內部的合作。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倡議,就是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最近我們看到這個倡議和上合組織各成員國發展戰略的對接。就像中國領導人形象比喻的,“一帶一路”不是一家的獨唱,而是一個交響樂。各種發展戰略與倡議的對接,也給我們帶來了非常強有力的協同發展效果。

根據 新華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天然的合作基因 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協同發展

讃 (7)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