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共建“一帶一路”進程中如何規避投資風險?

共建“一帶一路”進程中如何規避投資風險?

路”沿線國家市場風險之中東歐專題論壇10日在廈門舉行,邀請歐洲知名專家,為馳騁中歐貿易的企業有效規避國際貿易風險支招。

在當前世界經濟不確定性因素增多、全球面臨保護主義嚴重挑戰之時,越來越多的企業將目光轉而投向歐洲等市場,以規避中美貿易摩擦影響。

為幫助外經貿企業了解和掌握當前形勢下的歐洲特別是中東歐市場情況,助力企業有效應對國際貿易風險,拓展海外市場,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廈門分公司特意主辦該專題論壇,邀請歐洲知名專家、中國信保的核心海外追償渠道歐洲區主管、執業律師畢克韜,與政府、企業界朋友直接對話,並針對當前企業界最為關註的歐洲市場開發及貿易、法律風險等熱點難點問題提供專家解決方案。

畢克韜在其演講中介紹了“路”沿線歐洲地區的貿易機遇,並結合英國脫歐遲延、歐洲破產企業增多等情況介紹出口歐洲面臨的風險;同時,對如何防範出口歐洲的風險以及如何做好買方信息調查建言獻計。

畢克韜在接受記者訪時說,根據目前的全球經濟發展趨勢,中國和歐洲企業間的合作機遇日益增加;在此過程中,貿易風險也必然會相應增加,這包括海外買家因資金困難而導致付款的延遲支付,也可能出現買家的惡意違約甚至虛假貿易。

對此,他建議中國企業在“走出去”的同時,要保護自身的利益,在進行貿易前做好法律和財務的盡職調查,了解買家國家和企業自身的動向,完善法律文件,盡可能做好事先準備工作,以規避可能出現的風險。

廈門家外貿企業從業者傅女士告訴記者,在與個新買家洽談的時候,需要了解和評估些有關買家的信息,這對貿易是更好的。“今天學到對買家進行事前調查,多種買家案例對我們外貿企業起到了警示意義。”

路”倡議鼓勵進行第三方市場合作,推動形成普惠發展、共享發展的產業鏈、供應鏈、服務鏈、價值鏈,為沿線國家加快發展提供新的動能。

2013年至2018年,中國企業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900億美元,在沿線國家完成對外承包工程營業額超過4000億美元。2018年,中國企業對沿線國家實現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56億美元,同比增長8.9%,占同期總額的13.0%;沿線國家對外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893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53.0%。

劉誌勤表示,我們去投資首先要考慮回報率,這個問題是這幾年比較熱點的個問題。舉幾個例子,肯尼亞到現在為止它的負債率才33%到2017年,完全低於聯合國的標準。而這33%的負債率,中國的負債不到10%。埃塞俄比亞,它的負債率是31%,而歐洲國家的負債率都在60%以上,到達了警戒線。這裏特別提出像斯裏蘭卡,斯裏蘭卡到2017年底它的整個負債是581億,百分之十點幾,也就是50億是來自中國,而來自中國的項目都是基礎建設是有回報的。

劉誌勤稱,我們可以看國外這些國家債務構成很簡單,它的90%債務是世界銀行IMF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債務,來自中國的債務很小,中國在“路”當中,融資的方式是這樣的,我們國際融資當中有軟貸款和硬貸款,所謂軟貸款就是政府貸款,就是低利率長期還債,15年到20年還債,分期分批的還債。所謂的政府貸款什麽概率?它要對方財政部代表政府做擔保,這是最保險的。在“路”以國家最擔保的項目比例很小,除非是國家層面直接達成協議,也就是說我們沒有把“路”項目轉換為當地政府財政的壓力,相反基本上我們搞的是硬貸款。什麽硬貸款?就是商業貸款,通過商業銀行跟當地的企業和當地銀行簽署合作協議。

劉誌勤還表示,在這個貸款當中特別規避個風險,首先第國家風險,第二行業風險,第三市場風險,第四企業的還債能力。因為我們國家的金融機構、金融監管機構、企業有非常嚴密監管措施和執行措施,把我們的風險降到最低,同時絕對不會給對方增加負債壓力,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面,中國在整個貸款融資當中做的非常細非常科學。而且我們的規定比國際標準還要高,所以我們的亞投行做的所有項目到現在為止沒有個國家或者沒有個監管機構或者評級機構挑出毛病來。前幾年我們做的是大寫意,就是整個“路”是從框架很粗放型的開放,最後開始工筆畫做的越來越細致,細致到包括金融管理直到每個項目的管理,都定要做到非常細致非常科學。

龍永圖稱還是要冷靜的看待國際上對於“路”的質疑,因為“路”這個倡議很新,在全世界那麽大規模的合作計劃前所未有。所以國際上有很多質疑,我覺得可以理解。不定要大驚小怪,我們要更加寬容更加大度來應對這些質疑。更重要點,日久見人心,時間久了質疑會慢慢小消失,對某些質疑用事實、用項目、用當地的政府官員和實際參與的些企業家來解除疑問最有效。

我們這次提出要高質量建設“路”的這樣個方向,這對於現在很多質疑的個回應。首先是建設的高質量;第二,建設中能不能保證個環保高質量,保證綠色環保;第三,保證融資的高質量,有些質疑是有好處的,提醒我們不要犯那麽大的錯誤。比如說關於些項目的環境方面的質疑,使我們更好做好環境方面的些調查、評估,在環境問題上決定這個項目取舍等等,我覺得有些質疑是建設性的,我們應該從當中吸收到些有益的成分。

科學地實施“路”規劃,我們大體可分為基礎設施部門和產業部門。前者是交通和能源等基礎,後者在前者提供運輸和能源等條件下,投資工廠、設立商店、開辦銀行等,形成制造和服務產業。基礎和產業發展方式上有:先借錢或者由政府投資建設基礎部門,然後再發展制造等產業部門;或者先由社會投資發展制造等產業部門,政府收稅有錢了再投資和完善基礎部門。這兩類均稱之為產業的非平衡發展戰略,只不過確定誰為先導部門不同。

還有就是平衡發展戰略,即基礎部門和產業部門投資和建設同步推進。從二戰後經濟史看,由於歐洲在戰爭時期的道路、能源等基礎部門受毀嚴重,美國馬歇爾計劃對歐洲的幾個國家,提供過較大規模基礎部門的公共產品。以此給其產業部門的發展提供運輸和能源等供應條件。

從“路”基礎設施和產業兩部門投資建設運營方面看,各自有其特點:基礎設施部門產品的公共和準公共屬性強,盈利能力低,投資建設方和建成使用國之間,存在著前述的財政預算和銀行監管間兩個主權國家間的跨國關系;而產業部門提供的國際私人產品,由國際市場上的企業主體投資建設運營,預算硬約束和債務債權清晰。

根據經濟學產業間內在關聯規律,以及合作共贏的原則,中國安排和實施“路”投資建設時,需要避免和防止這樣三種問題發生:

基礎設施投資建設過度超前於產業部門,於是出現這樣的狀況,即有公路、鐵路等交通運輸能力,但運輸線路上長時間中沒有足夠的貨物,沒有理想的客流;有能源供給能力,而長時間中沒有使用能源的企業、聚集人口和城市體系。導致綜合投資和建設方面,投入和運轉不可持續。

由於對些區域的人口增長和未來市場發展的前景估計可能過於樂觀,對基礎設施進行了規模較大的建設,但是,人口規模擴大有限,市場需求不足,使產業部門無法理想擴張,投資建設的基礎設施嚴重閑置浪費,使投入的資金既不可能綜合收回,也產生不了帶動發展的作用。

中國集中在基礎設施部門投資建設,其他國家企業則主要在制造業和服務業部門投資辦廠和經營,形成中國投資風險大、周期長、利益回報低,而其他國家基礎設施搭便車、產業投資風險小、資金周轉時間短和利益回報高的局面。

根據 中國新聞網等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一帶一路:“壹帶壹路”將全面提升雲南開放格局→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俄方積極參加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對接框架下投融資項目→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加快融入“一帶一路” 泰州市制造業“走出去”步伐提速→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聯通七國通道 共建“一帶一路” 中國與匈牙利簽訂“火車頭”訂單→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國際與會者期盼香港重回和平穩定→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一帶一路”迎共建新階段 融通“中國夢”與“世界夢”
下一篇
“一帶一路”沿線物流合作 展開新圖景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