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娛樂圈也“內卷” 電影咖全面攻入電視劇市場

過去幾年,電影圈很紅火,很多演員、導演都擠破頭想成為高大上的電影咖。現在,電影市場涼了,網劇市場正當時,於是,電影咖全面卷入,已經成了潮流。

說白了,錢在哪兒,人就往哪兒走,這是商業世界的規律。至於影視娛樂行業以前存在過的鄙視鏈,現在似乎已經完全沒有,也不重要了,誰能拒絕順勢而為呢?

電影咖卷入電視圈

娛樂圈曾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段子,章子怡演《我的父親母親》火了後,張紀中在2000年開價200萬邀請她出演《笑傲江湖》中“嶽靈珊”一角,章子怡很動心,征求張藝謀意見,結果遭了一頓“臭罵”,說她如果接電視劇,以後就廢了。

章子怡聽進去了恩師的話,後來專情在電影上,果然大放異彩。

 娛樂圈也“內卷” 電影咖全面攻入電視劇市場

20年後,章子怡演了《上陽賦》。

周冬雨演了《千古玦塵》。

倪妮早就電視劇接得順手,已經拍過《天盛長歌》《三生三世宸汐緣》《流金歲月》,還有《夜旅人》《風雨濃,胭脂亂》《西出玉門》在計劃中。

還沒有卷入電視劇大潮的,就剩“初代謀女郎”鞏俐了。

現在,張藝謀在力捧新人劉浩存。劉浩存在接受采訪時被問張藝謀對她接什麽戲有沒有給建議,劉浩存說,張藝謀告訴她,無論電影也好,電視劇也好,只要劇本ok都可以接。現在時代變了,要跟上時代。

張藝謀自己也在努力跟上時代。早在2018年簽約歡喜傳媒時,他就做好了拍網劇的準備。根據協議,張藝謀將在未來至少六年時間裏為歡喜傳媒執導三部網劇(其中一部可視情況改為電影項目)。

只是,這幾年張藝謀能拍的電影實在太多(《一秒鐘》《懸崖之上》《狙擊手》《堅如磐石》),網劇還沒顧上著手。

不過,可能也快了,畢竟有約在身。去年底,電視劇《裝臺》原著作者陳彥在接受采訪時透露過,自己曾獲茅盾文學獎的小說《主角》已經在進行電視劇劇本創作,導演是張藝謀。

坊間傳言,章子怡有望出演女主角。要真是這樣,那話題可就足了。

章子怡的另一位恩人王家衛走在了前頭。他準備了五年的網劇《繁花》已經拍完,這個根據金宇澄同名小說改編的作品同時還會有電影版。

王家衛、張藝謀是歡喜傳媒的同門簽約導演及股東,他早在2016年就簽了約,答應為歡喜傳媒拍共兩季網劇。

馮小剛、陳凱歌也不例外,他們下場拍劇連“轉型”都談不上。

畢竟,馮小剛早在28年前就拍了《北京人在紐約》,以及之後的《一地雞毛》《情殤》。

陳凱歌早在出道初就拍了主旋律劇《強行起飛》,19年前事業正旺時又拍了由其妻陳紅主演的《呂布與貂蟬》。

過去兩年,馮小剛監製了兩部網劇《劍王朝》、《心宅獵人》,自己拍了一部都市女性情感劇《北轍南轅》,可以看出在電視劇領域加大了馬力。

陳凱歌監製了網劇《民初奇人傳》、《青春創世紀》,下一步可能就是自己動手拍了。

就連75歲的吳宇森導演也在為再就業而觸網。今年五月,人人娛樂CEO廖寶軍與吳宇森會面的照片曝光,據傳兩人在洽談把電影《赤壁》改編拍成網劇,並希望邀請原班人馬梁朝偉、林誌玲再度合體出演。

梁朝偉對網劇一點都不拒絕,他在新片《獵狐行動》宣傳期接受搜狐娛樂采訪時說過,自己經常看網劇,也挺想演網劇的。

一線名導都這麽急於接地氣,那其他導演就更不用端著了。

鄭寶瑞和羅永昌聯合拍了網劇《盜墓筆記》,葉偉民拍了網劇《原生之罪》,陳正道拍了網劇《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摩天大樓》,徐宏宇拍了網劇《穿越火線》,手上還有劇版《一人之下》,張一白拍了網劇《風犬少年的天空》,路陽的古裝諜戰劇《風起隴西》在今年四月底開機了……

可以看到,包括演員、導演、監製在內的主流電影咖下場電視圈已經成了普遍現象。就像前幾年電影市場火爆的時候,很多電視圈、綜藝圈、音樂圈、文學圈的明星、名人都紛紛入場一樣。只是,那時候的整體氛圍是追著熱錢“湊熱鬧”,而現在的本質是行業遇冷後的“內卷”。

有人為錢,有人為好玩

2012年,小成本新人導演作《泰囧》大曝,正式開啟了電影行業的大牛市。之後幾年,場外資金不斷湧入,阿貓阿狗粉墨登場,這種熱潮持續到2018年。

2018年前後,接受了一輪電影圈風險教育的熱錢開始大撤離,步子邁得太大的行業內公司也接連爆雷,電影行業進入下墜通道,一年不如一年。

2020年,又遇疫情,影院關停半年,很多項目推進受阻,可謂雪上加霜。

多數電影公司資金鏈緊張,新項目沒錢開工,這直接影響到了從業人員的營生,即使處在食物鏈頂端的演員、導演們也不能例外,拍電視劇,跑綜藝,就成了一個必然的選擇。

對於拍電視劇還是拍電影,跨來跨去在兩個領域都做得很成功的管虎有過一個觀點,可能也代表了很多導演的心聲。他說拍電視劇是“幹活兒”,拍電影是“做事兒”。“當一個人窮的不行的時候,肯定需要掙錢,但當解決了物質追求,要的就是精神追求了。電視劇與電影對我而言,有點像生活中的吃飯和品紅酒。電影,有點兒品味紅酒的那股勁兒,但是飯你還得吃。”

管虎從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一開始拍的是《頭發亂了》《上車,走吧》這樣沒濺起太大水花的現實題材電影。

為了賺錢,他2000年後開始紮到電視劇上,拍出了《黑洞》《冬至》《生存之民工》這樣的經典劇集。

再後來,覺得“不弄電影對不起自己”的管虎又以《鬥牛》《殺生》《廚子戲子痞子》重回電影圈,獲得認可。並在近幾年憑借《老炮兒》《八佰》《金剛川》《革命者》(監製)成為最炙手可熱的名導之一。

在電影圈已經這麽成功,按理來說,管虎已經不需要再靠電視劇掙錢,但他這幾年還拍了網劇《鬼吹燈之黃皮子墳》《外灘鐘聲》,監製了《鬼吹燈之怒晴湘西》。未來,還要作為導演拍騰訊影業的網劇《藏地密碼》。

這就是另一個層面的追求了,有些導演拍網劇,還不僅僅是考慮掙錢多少,而是多了一種選擇,想嘗試另一種表達,純粹變成了個人喜好問題。

對此,管虎自己就表達的很直白。“目前對我來講,我吃的也挺好,穿的也挺好,不需要幹活掙錢了。所以現在,我就只有一個選擇——全是從樂趣出發了。”

不僅是國內,在技術、資本、消費習慣等一系列因素的推動下,電影、電視劇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早就變成了全球趨勢,越來越多精品劇的出現也讓影視行業的鄙視鏈在消失。

好萊塢電影導演、演員拍美劇的潮流比國內還早呢。

凱文·史派西、馬修·麥康納、科林·法瑞爾、安東尼·霍普金斯、皮爾斯·布魯斯南、伊萬·麥克格雷格、羅素·克勞、妮可·基德曼、梅麗爾·斯特裏普、朱麗安·摩爾、蘇珊·薩蘭登、瑞茜·威瑟斯彭、艾瑪·斯通、謝琳·伍德蕾等知名電影咖都出演過美劇。

導演裏,大衛·芬奇拍了《紙牌屋》《心靈獵人》,史蒂文·索德伯格拍了《尼克病院》,林詣彬拍了《真探》《反恐特警組》《夏威夷神探》,伍迪·艾倫拍了《六場危事》,大衛·林奇拍了《雙峰》,馬丁·斯科塞斯拍了《大西洋帝國》,史蒂文·斯皮爾伯格擔任了《空戰群英》的製片人。

“影迷導演”陳正道說自己拍網劇部分原因就是受好萊塢導演拍美劇的啟發。“最近我發現,所有我崇拜的導演都有了美劇作品,跟他們的電影都不太一樣,更長更細致地講一個故事。我也希望跟網絡世界產生溝通。”

金主在哪兒,項目就去哪兒

在全球第一大市場美國,Netflix強勢崛起後,亞馬遜、蘋果、迪士尼、華納等幾乎所有大公司都押註了流媒體。

在國內,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的版權大戰還在進行中,芒果TV、B站、字節跳動旗下的西瓜視頻等又強勢崛起,對內容的需求和爭奪還在繼續。

Netflix每年投入巨量資金在原創電視劇和電影上,吸引了包括阿方索·卡隆、馬丁·斯科塞斯、科恩兄弟、朗·霍華德、奉俊昊、 達米恩·查澤雷、吉爾莫·德爾·托羅等一大批好萊塢名導。

在嚴肅題材中小製作找投資不易的大環境下,加上疫情沖擊,電影人們逐漸明白,對抗網播是徒勞的。就連曾經宣稱“不認為流媒體電影有資格角逐奧斯卡”的斯皮爾伯格也在最近和Netflix達成合作協議,他的公司安倍林娛樂每年將為Netflix製作多部電影長片。

原本製作能力就很強的迪士尼除了守住電影老本行,也大力拍劇,專為旗下流媒體平臺Disney+供貨。

此前迪士尼宣布未來幾年預計開發10部漫威劇集、10部《星戰》劇集、15部真人&動畫迪士尼/皮克斯劇集,這是將其擁有大量IP的優勢發揮到極致,《曼達洛人》《旺達幻視》《獵鷹與冬兵》《洛基》《驚奇女士》《鷹眼》等都是該計劃中的項目。

旗下擁有流媒體平臺primevideo的亞馬遜在前不久宣布以84.5億美元巨資收購好萊塢黃金時代的龍頭製片廠米高梅。米高梅和其旗下子公司聯美在百年歷史上製作發行了5000多部電影、幾萬小時的電視節目,《007》系列就是米高梅最經典的IP之一。

回到國內,花重金並且給股份簽約了徐崢、寧浩、張藝謀、王家衛、陳可辛、張一白、顧長衛,推動他們中有些人拍網劇的香港上市公司歡喜傳媒,其野心就不僅是做一家內容公司,它同時運營有一家在線點播平臺歡喜首映,這才是更有想象力的生意。

同為香港上市公司的恒騰網絡去年花72億港元跨界收購了參與出品過《北平無戰事》《瑯琊榜》《致青春》《老男孩猛龍過江》《三生三世十裏桃花》《縫紉機樂隊》《動物世界》《送你一朵小紅花》《你好,李煥英》等影視作品的儒意影業。

受此刺激,恒騰網絡的總市值一度飆漲過了1500億港元,成為中國最貴的影視娛樂公司。當然,這種虛高估值不止靠一家內容公司支撐,儒意影業旗下還有一家視頻網站南瓜電影,對外宣稱的目標是做中國版的Netflix。

幾大互聯網巨頭對人才和內容的爭搶和布局就更用力了。

阿裏有優酷和阿裏影業,百度有愛奇藝和愛奇藝影業,騰訊有騰訊視頻、騰訊影業、企鵝影視、新麗傳媒、閱文影視。字節跳動有西瓜視頻、抖音文化(參投影視作品)。

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在幾大傳統電影公司老總坐在臺上哭窮和互相揭短的時候,有兩家公司被映襯地非常耀眼,一家是籠絡了很多新導演的寧浩的壞猴子影業,代表的是人才和創作力,一家是財大氣粗且IP資源豐富的騰訊,代表的是資源和錢。

壞猴子影業曝光了未來10部長片,還宣布了和B站的合作,壞猴子旗下青年導演每年為B站打造30部獨播短片作品,雙方還將對其中的優秀作品進行包含電影、動畫、遊戲在內的多維度IP化開發。B站是BAT外,當前勢頭最勁對內容最饑渴的平臺之一。

騰訊影業攜手新麗傳媒、閱文影視一口氣發布了包括電視劇/網劇、院線電影、網大、微劇在內的70部作品。

這其中就包括管虎要拍的劇《藏地密碼》,徐宏宇要拍的劇《一人之下》,這兩個IP的電影版將分別由黃建新和烏爾善操盤。

知名導演周星馳也發來了VCR,他表示未來要和騰訊在網絡電影上有深度合作。

看吧,要麽直接為平臺打工拍戲,要麽成為平臺的供應商。因為影視行業,現在還有購買欲,且有錢的大金主,就剩下平臺了。To C生意暫時不好做,那就把To B生意先做起來。電影圈的資本泡沫破滅後,每個創作者,每家公司,都體會到了多一條腿走路的重要性。

包括光線傳媒、華誼兄弟、萬達電影、博納影業、中國電影、上海電影、橫店影視、恒業影業在內的幾乎所有電影公司,這兩三年都加大了在電視劇/網劇領域的投入,在過去,電視劇可都是它們隨意做做的配菜而已,有些甚至都完全沒做過電視劇。

娛樂圈也“內卷” 電影咖全面攻入電視劇市場

生存最緊要。當下,已經聽不到哪家電影公司再敢表達自己想做中國迪士尼的野心。別說成為迪士尼了,不要成為米高梅就謝天謝地吧。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影視:疫情下的2021戛納電影節:片多,人少,酒會不戴口罩嗨喝嗨聊→ 猛戳這裏
影視:娛樂圈也“內卷” 電影咖全面攻入電視劇市場 → 猛戳這裏
影視:《1921》首日票房8400萬 貓眼9.4分大獲好評 → 猛戳這裏
影視:《白蛇傳·情》美麗白蛇,是中國電影的新路嗎? → 猛戳這裏
影視:沒有流量明星和燒錢製作 《覺醒年代》為何讓年輕觀眾如此上頭? →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疫情下的2021戛納電影節:片多,人少,酒會不戴口罩嗨喝嗨聊
下一篇
《1921》首日票房8400萬 貓眼9.4分大獲好評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