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小舍得》雞娃內卷引焦慮?海澱媽媽:現實更殘酷,焦慮到早更

電視劇《小舍得》正在熱播,劇中蔣欣飾演的田雨嵐是典型的“雞娃”(為了孩子能讀好書,不斷地給孩子安排學習和活動,不停給孩子打雞血的行為)媽媽,為了讓兒子子悠順利考慮翰林中學,不僅想方設法把子悠塞進金牌班,還暗地裏運作幫子悠當上副班長,並且剝奪了子悠所有愛好,讓他每天早起晚睡多刷卷子,在田雨嵐的影響下,原本佛系的南儷夏君山夫婦一改往日佛系的養娃態度,也加入了“雞娃”大軍。

對於劇中田雨嵐瘋狂的“雞娃”模式,有人覺得電視劇是在販賣焦慮,現實生活中哪有那麽緊張,但有人則覺得非常真實,甚至現實生活中“雞娃”情況更嚴重。

“現實養娃比劇中還焦慮嗎?”帶著這個問題,搜狐娛樂聯系了幾位有名的“海澱媽媽”(是指生活在北京海澱區,身心精力都在孩子教育上,為孩子付出所有的女性群體),她們是有名的“雞娃”群體,聽聽她們對《小舍得》的看法。

幾位“海澱媽媽”直言,《小舍得》源於生活,雖然已經很真實了,但所呈現的內容遠沒有生活中那麽腥風血雨,“把子悠放在海澱區,也沒覺得他有多累,而如果把田雨嵐放在海澱區,她可能都上不了位。”

 《小舍得》雞娃內卷引焦慮?海澱媽媽:現實更殘酷,焦慮到早更

非典型田雨嵐式“海澱媽媽”:

現實養娃比劇中還焦慮

幼兒園就學完了小學三年級的課

看《小舍得》中田雨嵐為孩子做各種計劃,通過各種方式鋪路,自稱“北京海澱全職虎媽”的蕓蕓直呼:“太感同身受了,跟我生活當中切合度太高了!”

不過說到具體的細節,蕓蕓認為劇雖然真實,但其中展現出的教育焦慮不足生活中的三分之一。

劇中,田雨嵐為了讓子悠考上翰林初中,不僅想盡各種辦法把他塞進金牌班,讓他每天比平時早起半個小時,晚睡半個小時做卷子,還剝奪了他踢足球這個最後的愛好,看得觀眾非常地窒息,覺得田雨嵐有點過度緊張。

然而蕓蕓卻覺得,如果把子悠放在海澱區,真沒覺得他有多累。“生活中的海澱學生,他們可能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放學的時候,媽媽就拎個飯盒在門口等著,打車去補習班的路上在車上吃飯,到了地兒下車就上課,晚上回家做作業要到11點。”

蕓蕓透露,海澱區有兩棟非常有名的大樓,京西珠寶城和長銀大廈,裏面各種培訓班紮堆,每到寒暑假,很多爸媽都會開車把孩子送過來,孩子進去之後,就是一整天的課,三樓的課上完了上二樓的課,二樓的課上完了再上一樓的課,中午自己拿著錢去吃飯就可以了。

“基本上四年級報四個班,等到了五年級,報班數量至少翻一倍,英語就得報三個班,還要兼顧文體方面的發展,比如網球、花滑、冰球、舞蹈等等。”

《小舍得》中,高級輔導班擇數成了家長眼中的香餑餑,為了把孩子送進去,又是送課桌,又是找關系,家長們對輔導班的老師也是畢恭畢敬,孩子被打罵了都不敢抗議,不少觀眾覺得不真實。而蕓蕓卻說:“劇中展現得已經很保守了,現實生活中大家明爭暗鬥的東西根本就沒演,如果把子悠媽媽放在海澱區,她都上不了位。”

生活中頂級的培訓機構就那麽幾家,並不是你有錢就能進,名額都需要搶,“知名機構的老師要再開個新班,他們通知我們說今晚幾點要放出多少個名額,很多家長為了讓孩子進這個班,全家二十多口人一起出動搶名額。”蕓蕓說。

好不容易進了輔導班,家長自然不會像南儷一樣,因為孩子被老師責罵就要老師道歉,相反人人都是田雨嵐,“家長只會覺得罵得好”。

同樣,很多“海澱媽媽”的臉色就跟田雨嵐一樣,都是隨著孩子的成績起伏。

“如果說哪天考完試發卷子,你會發現學校門口家長的臉色就跟天氣預報一樣,有罵的,有誇的。”蕓蕓透露,身邊有個小孩一直都在上最高級的輔導班,每次考試也都是第一名,她媽媽也引以為豪,說我家孩子是學霸。有次期末考試公布成績,她媽媽覺得那天就是她家小孩的加冕時刻,因為覺得自家孩子肯定又是第一,所以給她穿了一個特別好看的小裙子,還帶了一個小皇冠,結果領到卷子發現語文只考了84分,她媽媽就在學校門口指著小女孩的鼻子破口大罵,說我花那麽多錢給你上課,你怎麽給我考這麽點,你對得起我嗎?小女孩一邊哭一邊道歉,說媽媽我再也不會了,我回家好好學。宛若另一個“子悠”。

劇中子悠說,媽媽不愛我,媽媽愛的是考滿分的我,蕓蕓覺得,這大概是很多海澱區小孩的心聲,他們的快樂都是建立在成績上的,“海澱區,尤其是上輔導班的孩子,特別會看爸媽、老師的臉色,喜歡的東西不敢說,除非這個跟學習有關,但凡像子悠一樣說想出去踢會球,媽媽立馬會把臉拉下來。所以說,《小舍得》並沒有把海澱這邊的教育狀態完全展現出來,裏面幾個家長還能坐在一起開茶話會,現實中家長們都忙死了,哪有那麽悠閑。”

有時候媽媽給孩子報了三個課,但這三個課時間沖突了,孩子選擇一個,媽媽戴著耳機幫她聽另外一個課,因為每個課上孩子都要跟老師互動,如果不互動、沒有答題,老師對他的印象就不好,那他在機構的評分也會下降,就像子悠在金牌班一樣,只要他成績下降,就會被刷下去,有的是人搶破頭想進來。

“家長之間確實像劇中田雨嵐那樣也會有小團體,有共同利益的互通有無,有競爭關系的則防著彼此,有的參加比賽就是捂著不告訴你,等到比賽報名時間一過,再問你報名了嗎?”處處都是宮心計。

不同於大多數海澱媽媽,家庭都是雙職工,工作太忙了只能把孩子交給輔導班,蕓蕓一直是全職帶孩子,幾乎不假手於輔導班。本來只要跟著學校教學進程走就沒什麽問題,但蕓蕓發現,“搶跑”已經成為教育中普遍的現象。很多輔導班給幼兒園小朋友教的數學,已經是小學三年級的水平,等到小學一年級,很多人都會讓孩子把三四年級的內容學完,三年級學完六年級的內容,等到六年級的時候,就去攻奧數,攻比賽。

為了不讓沒上輔導班的女兒被落下,蕓蕓像田雨嵐一樣,做了非常多的功課,“孩子上幼兒園的時候,我就借了鄰居家小孩用過的一套教材,連畫畫帶文字,手寫了整整6本書,把整個小學要學的東西,用自己的方式畫了出來,帶她去學。”

如今女兒已經上五年級,蕓蕓透露,孩子的語數英等教科書和練習冊基本上都是兩本,“一本是她的,一本是我的,我會先學一遍,做好筆記,等她學完之後,我再根據我的筆記看看她哪些沒有學到,給她進行一個補充。”

盡管親力親為,蕓蕓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依然無時不刻感受到“內卷”,劇中提到很多小學生就考KET(劍橋入門英語考試)和PET(劍橋初級英語考試),放在生活中一點都不為過。

“我女兒四年級的時候我才知道這個考試,當她去考的時候,發現很多一二年級的孩子跟我們一個考場,如果考過了,等於他們一二年級就把高中的英語學完了。”

為了搶到考試的名額,背後又是一場腥風血雨。“當時我老公辦公室的同事一起幫忙搶名額,最後也只是搶到一個去西安考試的名額,還有人去四川、東北考,最有意思的是,西安那個考場附近的酒店根本就訂不到房,來西安考試的80%都是北京孩子,西安當地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這麽一個考試。”

攻克KET和PET並非就萬事大吉,它們只是名校的敲門磚,想要在眾多學子中脫穎而出,很多家長還會花幾千塊給孩子做簡歷。

“如果一些名校的摸底考試沒有選上你家孩子,那麽投遞簡歷就尤為重要。每個學校都有自己的渠道,會偷偷放出口風,幾月幾號在某個地方收簡歷,可能只有80個名額,但會收到2000多份簡歷,如何讓自己的孩子在2000多份簡歷中脫穎而出,靠得就是成績、有含金量的證書、獎杯,以及能將孩子誇出一朵花來的簡歷。”

寫簡歷看似簡單,背後則是另一番較量。“你覺得你家孩子很平凡,看不到他的閃光點,但在做簡歷的人眼中,他會把平凡說成是一種美德,還會引經據典,把孩子說得非常有文化、有內涵,你自己看完都得感動了。”

做簡歷的渠道在海澱媽媽群中也是一種不能說的秘密,有的人找廣告公司做,有的找平臺商家,有的找作家寫,還有作家親筆簽名,有的則有明星合影等等,這都是媽媽們較量的砝碼。“有的媽媽為了給孩子評個區三好,背後不知道找了多少關系,花了多少錢,使了多少勁,比子悠媽媽給子悠運作一個班幹部頭銜水深多了!”

蕓蕓直言,如果真要說清楚現實生活中養娃的焦慮,可能三天三夜都說不完,“教育內卷的現象是不可能消失的,因為好學校就那麽幾個,升學率在那擺著,大家只能搶跑,什麽時候能放松呢?可能只有等孩子考上211、985的時候。”

夏君山式海澱爸爸:

教育內卷無處不在

女兒一年級就開始報培訓班

談及對電視劇《小舍得》的看法,“海澱爸爸”林偉也覺得很真實,他笑說自己就是夏君山那樣的父母,對孩子的教育一開始很佛系,但隨著教育環境的改變,他不得不變得像田雨嵐,也開始抓孩子的成績。

林偉有兩個孩子,兒子今年上五年級,女兒上二年級,之前他覺得孩子應該有一個快樂的童年,所以在兒子三年級之前,幾乎沒有報任何輔導班,但他發現周圍的家長好多都給孩子報了輔導班,加上考試成績帶來的對比,他也加入了“報班大軍”,給兒子報了英語、美術、足球和單簧管培訓班,“但是感覺已經晚了”,為了彌補這種遺憾,於是從女兒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他就給報了培訓班。

對於自己的這種轉變,林偉歸結於周圍教育環境的影響,“很多家長像我一樣,在孩子一二年級的時候都非常樂天派,但等到了五六年級,大家都開始焦慮,孩子們在學校中午吃完飯之後,基本上一個班有2/3的人都補課去了。”還有不少家長像《小歡喜》中的宋倩一樣,把自己家的客廳改成了小教室,一個黑板兩張桌子,跟鄰居一起一對二請老師來家裏教。有的家長則是從附近的大學千挑萬選學生來當家教,便宜又方便,為此還把家教行業給支撐起來了。

林偉認為劇中對於教育內卷原因的展現也很到位,很多家長並非真的為孩子著想,更多是在乎自己的面子,從孩子的成績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這種例子他身邊比比皆是,比如外地媳婦嫁到北京來,各種被婆家看不上,她們就會像田雨嵐一樣,通過兒子的優秀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有人是小鎮做題家,拼盡全力來到北京,因為自己是教育改變命運的成功例子,所以會把這個經驗復刻到孩子身上;有的自己是名校畢業、博士後、學霸等等,怎麽也不會承認自己會生一個笨小孩,再加上外界環境的影響,內心的焦慮自然與日俱增。

很多家長以為把孩子送進輔導班成績就會提高,當孩子沒進步時,他們從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只會怪孩子不努力、老師教得不好、班上人數太多,於是換老師、改小班、逼孩子更努力,結果錢越花越多,越來越焦慮。

“很多牛娃不是上輔導班後牛的,而是人家有天賦,從小就牛,海澱的這些娃們,都是被家長在脖子上套個繩子吊起來,吊到她們喜歡的那個高度,所以普遍現象孩子比狗都累,家長也天天喊著我為你付出了多少,但是孩子成績就是不見長。”

林偉直言,教育內卷並非只是孩子之間互相卷,幾乎各個方面都在卷,北京卷西安,海澱卷朝陽,家長之間也互相卷。“海澱媽媽和朝陽媽媽之間有個段子,你如果問海澱媽媽某個地方怎麽走,她會告訴你,經過某個培訓班,路過某個學校就到了,但如果你問朝陽媽媽,她會告訴你,經過某個串串店,路過某個火鍋店就到了。還有,如果你給朝陽媽媽說‘六小強’(海澱區有名的六所學校總稱),她以為你在說蟑螂,這何嘗不是一種內卷呢?”

對於劇中三個家庭的教育方式,林偉認為都有可取和不可取之處,米桃是天生“牛蛙”,作為家長當然要竭盡所能去培養她;夏歡歡的父母過於樂天派,有點脫離現實了;而子悠的媽媽雖然教育意識很好,但她的壓迫會給孩子帶來不好的童年,使得孩子變得自卑、不快樂,並且認為快樂這個東西是可恥的,他的人生觀會扭曲。

“所以學會平衡學習和娛樂,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林偉說。

介於南儷和田雨嵐之間的海澱媽媽:

微信群過百

焦慮到早更

作為“雞娃”中的一員,海澱媽媽王嵐對於電視劇《小舍得》的看法跟蕓蕓一樣——電視劇源於生活,但血雨腥風可能被和諧了。

王嵐認為自己是介於南儷與田雨嵐之間的“雞娃”媽媽,她希望孩子能夠竭盡所能,但也希望孩子能有自己的人生觀和自己的愛好。

劇中不同家長的不同教育方式,來源於自身的經歷,王嵐對這一點特別贊同,“我之所以希望孩子能夠竭盡所能,爭取到和自己更匹配的學習機會,是因為我體會到了學歷對一個人的重要,身邊剛走出校門的博士生、研究生,在沒有工作經驗的前提下,依然能夠有個體面的管理崗位。”

所以在雞娃的路上,王嵐不遺余力,從幼兒園到小學五年級,她的女兒就考完了中國舞10級,舞蹈課從不缺課;希望孩子有競爭意識,所以從二年級就報了擊劍班;在KET和PET考試轟轟烈烈的大環境下,為給孩子報名,組織六臺電腦同時搶報名名額。

“各個知名、次知名的培訓機構,幾乎都有涉獵,證書主要涉及舞蹈、奧數,一周的課外補習班涉及英語、數學等5個班次。”

劇中,田雨嵐像個“人間焦慮販賣機”一樣,到處販賣焦慮,王嵐透露,生活中這些養娃焦慮,大家只會販賣給朋友,畢竟可以互相商量、分享資源,至於其他人,基本上都是三緘其口,因為不想更多人參與雞娃,給自己的孩子增加競爭。

談及劇中培訓機構很搶手的現象,王嵐透露,生活中確實有一些頂級輔導班需要排隊求安排時間,而學生們上輔導班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現象,沒有不上輔導班的娃,只有選擇對不對,走沒走彎路,而那些不上課外班的孩子,在校內會被其他同學認為“笨”,被環境推著也要咬牙前進,學的少了,就會像夏歡歡一樣,自尊心受挫,只能更加變本加厲的學。

回憶整個雞娃過程,王嵐用“微信群過百,焦慮到早更”來形容,好在“我是校級家委,很多信息資源都掌握,但我不卷別人。”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影視:《小舍得》雞娃內卷引焦慮?海澱媽媽:現實更殘酷,焦慮到早更 → 猛戳這裏
影視:觀眾緣大減、反響平平,“大女主劇”何以陷入困境 → 猛戳這裏
影視:如是我見/從《跨過鴨綠江》談起→ 猛戳這裏
影視:《你好,李煥英》片方宣布即將在全球上映 → 猛戳這裏
影視:打動製片人 拍《環保叔叔》紀錄片→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下一篇
觀眾緣大減、反響平平,“大女主劇”何以陷入困境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