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追夢中華·僑瞧四川 | 四川彝族行政制度的歷史沿革

追夢中華·僑瞧四川  | 四川彝族行政制度的歷史沿革

(華發網香港繁體版 朱梅仙 成都報道)四川省僑聯擬于11月2日-8日舉辦“追夢中華·僑瞧雙城記”2020海外華文媒體四川采風行活動,充分發揮華文媒體的平臺和渠道作用,廣泛宣傳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發展機遇,動員廣大海外僑胞積極做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宣傳者、參與者和貢獻者。本次采風行活動主要是赴成都、自貢、內江、南充市考察。

新中國成立前,由于彝族居住分散,社會發展極不平衡,各彝族地區存在不同的社會組織與政治制度。

土司制、封建地主制:云南省武定、祿勸兩縣的北部和紅河南岸某些土司地區,在20世紀上半葉還保留著封建領主制經濟殘余,建立在這種經濟基礎之上的社會政治制度是土司制。清代中葉以前,土司勢力尚強,當地的土地、山林等盡歸土司所有,群眾隸屬于各土司。

近百年來,土司勢力逐漸衰落,新中國成立前夕,領主制經濟形態已殘缺破碎。雖然土司使用各種辦法防止土地外流,但許多“官田”還是通過各種方式轉到百姓手中。同時,百姓自開的“私田”也越來越多,無法控制。到解放前夕,武定、祿勸的土司區內,百姓的私田已占整個田地的一半左右;紅河南岸的土司區,也有部分田地轉到百姓手中,有的還取得了土地所有權。

黔西北與滇東北一帶,新中國成立前尚有許多小領主的殘余勢力存在。這些小領主是“改土歸流”殘存的土目,威寧、畢節、赫章等地土目較多,勢力也較大;大方、黔西、水城、織金、納雍等縣土目不多,勢力較弱。雖然土司和土目地區都存在封建領主經濟的殘余,但兩者之間以至各地區之間,在殘存的程度上和表現的形式上都有一定的差異和特點。

總體來講,在上述土司、土目統治地區,封建領主的剝削以實物地租為主,包括地租、官租、雜派、押金等等,剝削量約占佃農農業總收入的30-60%,其中還不包括勞役地租在內。民國以后,國民黨政府在1934年至1935年間,先后在這一地區推行保甲制,其政治組織與漢族地區基本相同。

這一時期,滇、黔、桂廣大彝族地區及四川的部分彝族地區漸漸進入了以封建地主制經濟形態為主導的社會。但是,由于生產資料的占有和階級關系的結構不同,各地還存在著一些差異。云南的大部分、貴州的部分和廣西全部彝族地區,封建地主經濟已成為該社會的主要經濟形態。土地抵押、典當,特別是買賣關系盛行,導致了激烈的土地兼并與階級分化。作為主要生產資料的土地,地主每人平均占有的數量約為貧農每人平均占有數量的7倍以上。地主、富農占有的牛、馬、驢、騾等大牲畜較多,各種農具齊全,而貧苦農民的大牲畜很少,農具也殘缺不全。

這類彝族地區的地主階級約占當地總農戶數的5%左右,貧雇農戶約為60-80%。一些彝族地主不僅壓迫剝削本民族的農民,而且也壓迫剝削其他各族人民。與此同時,許多彝族農民除受到本民族的地主階級剝削外,也遭受到漢族地主的統治和剝削。但在某些貧困山區,土地集中程度較低,自耕農民占絕大多數。如云南彌勒縣第三鄉,土地改革時約有村民530戶左右,其中彝族占80%以上,整個鄉沒有一戶地主、富農,絕大多數為自耕農民。

在四川部分彝族地區,已進入封建地主制經濟階段的地區主要在今涼山州安寧河兩岸、川滇大道附近,以及雷波、馬邊、峨邊、敘永、古藺等縣靠近漢族地區的地方。上述地區有兩種情況:安寧河兩岸、川滇大道附近及雷波、馬邊、峨邊的邊緣區,基本上是從奴隸制經濟解體的條件下直接發展到封建地主制經濟的;屏山、敘永、古藺等縣則是“改土歸流”后在封建領主制經濟解體的基礎上,向封建地主制經濟過渡的。在由奴隸制直接發展為封建地主制的地區,雖然社會的主導生產方式已是封建制經濟,但由于它脫胎于奴隸社會,故奴隸制的殘余與影響還相當頑固地保留著。

追夢中華·僑瞧四川  | 四川彝族行政制度的歷史沿革

處于封建地主經濟的彝族地區,近百年來也有資本主義因素的萌芽。19世紀末葉以來,在滇越鐵路及其支線沿線,由于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已出現若干資本主義性質的企業,一些企業由彝族經營。1878年前后,個舊錫礦區有大小彝族資本家20余人。最小的企業擁有工人40多人,大的擁有四五百人,最大的竟達千余人之多。民國以后,在滇東北彝族統治階級中逐漸形成一個軍閥官僚集團,并在1927年起直到新中國建立前取得了云南的統治權。其中一部分人建立或控制了一些工商業機構與企業,逐步走上發展資本主義的道路。如他們控制了云南的金融機構——富滇銀行,還在個舊及滇北先后建立了個舊錫公司、云南煉錫公司、云南礦務公司及滇北礦務局等工礦企業。除了上述“官商”企業外,他們還以集股或個人名義開辦了一些私人的企業。僅在昭通一帶,就有“昭通民眾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和“福鶴公”、“永達”、“慶豐祥”、“同協慶”、“裕通”等十幾家商號,主要從事棉紗、油脂、山貨、藥材的買賣,也進行黃金、白銀、槍支的販賣,并開設了一些銀行、錢莊和店鋪,壟斷了滇東北及黔西北和涼山部分地區的工商業。此外,他們還在昆明、上海及香港等地開辦企業、銀行或設立辦事機構。

奴隸制:涼山彝族地區,還處在等級森嚴的奴隸制社會。奴隸主和奴隸及一般勞動生產者之間的階級關系,是通過森嚴的等級形式表現出來的。全體社會成員按生產資料占有和嚴格的等級和血緣關系劃為“茲莫”、“諾合”、“曲諾”、“阿加”、“呷西”5個等級。

“茲莫”,彝語為“權利”之意,漢語稱為“土司”,歷史上曾是整個涼山彝區的最高統治等級,后來逐漸衰弱,統治區日益縮小。“茲莫”在大部分地區的統治權被“諾合”等級所取代。

“諾合”,意為“群體”,是主人、主體、黑色的意思,漢語稱之為“黑彝”,是涼山彝族社會事實上的最高統治等級,約占當地彝族人口的7%,享有各種政治經濟特權,是生產資料、土地和“阿加”、“呷西”的主要占有者,與其他等級有不可逾越的鴻溝。

“曲諾”,為白色之意,漢稱“白彝”,是被統治者中的最高等級,介于黑彝與“阿加”、“呷西”之間,占人口的50%左右,人身隸屬于黑彝奴隸主,住在主子轄區,不得隨意遷徙,每年要為主子服一定的無償勞役。他們一般占有部分土地和生產、生活資料,少數富裕“曲諾”也占有部分“阿加”、“呷西”。

“阿加”,意為“門里門外的手足”,漢稱“安家娃子”,占總人口的33%左右,無遷徙自由,全年絕大部分時間為主子服無償勞役,主子可以整戶的或單個的出賣“阿加”。“阿加”的子女可以全部或部分地被主子抽作“呷西”,一般有著極少量的土地及其它生產、生活資料。

“呷西”,意為“主子鍋莊旁邊的手足”,漢稱“鍋莊娃子”,是被統治者中的最低等級,約占人口總數的10%左右,他們一無所有,毫無人身自由,可以被主子任意買賣和虐殺。主子為其配婚成家后即可成為“阿加”。所有被統治等級成員,皆被統治者稱為“節伙”。“節伙”有被統治者的含義,過去被漢族稱為“娃子”。

涼山彝族地區,沒有統一的政權組織,除少數茲莫(土司)統治區外,諾合家支的統治起著政權組織的作用。家支具有原始氏族組織的特征,彝語稱為“楚西”或“楚加”,是以父系血緣為基礎、由父子聯名的譜系為紐帶而聯結起來的組織,每一家支有其共同的祖先和姓氏。

涼山家支林立,諾合家支約100個左右,各諾合家支有較穩定的地域,家支間互不統屬。家支沒有常設的管理機構,但每個家支都有數目不等的頭人,稱為“蘇易”和“德古”,他們閱歷豐富,精通彝族習慣法,善于排解糾紛,受人尊重。家支內部的重大事情由“集爾集鐵”和“蒙格”決定。在彝語中前者意為“商議”;后者意為“大會”。“集爾集鐵” 即頭人會議,主要商量家支內部問題,也可商量家支間的一些問題。“蒙格”即家支成員大會,是家支成員參加的重大會議,主要討論本家支成員被殺或同外家支冤家械斗等重大事件。

涼山彝族的家支雖然互不統屬,但各家支所遵循的習慣法,其內容基本一致,家支頭人在行使職權時,并無成文法律,其唯一依據就是按習慣法辦事。正如彝諺所說“祖上留下的規矩,諾合的兒孫要遵守,曲諾的兒孫也要服從”。

習慣法彝語稱“節威”,含有“規矩”、“制度”的意思。在當時森嚴的等級制度下,習慣法的主要職能是:維護茲莫、諾合貴族奴隸主的神圣地位,保護茲莫、諾合奴隸主的特權。對違者,家支要依照習慣法予以懲處。如為了維護統治等級的血統“純潔性”,統治等級與被統治等級之間嚴禁通婚及婚外性關系,對違犯者不僅要開除家支,甚至還要處以死刑。保護茲莫、諾合的財產所有權不受侵犯,同時允許和保護他們到外地去擄掠奴隸和財物。但是習慣法限制諾合對本家支成員財物的擄掠與盜竊,對違者處罰相當嚴厲,被統治等級如盜竊統治等級的財物,嚴重者會被處以死刑。維護茲莫、諾合對被等級的統治,允許對反抗者進行鎮壓。

習慣法規定,凡反抗主子的,輕者則被毒打,重則被出賣或處死。維護本家支的利益,視不同情況與其它家支聯合或斗爭。習慣法規定,各家支必須維護本家支的利益,并可為本家支的利益進行斗爭,這種家支間的,有時甚至是家支內部的斗爭,就是習慣上稱的冤家械斗,其實質就是奴隸主之間爭奪利益的戰爭。在涼山彝族奴隸社會里,家支林立,冤家眾多,械斗頻繁,造成了重大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阻礙了社會的發展。

民族自治:1951年1月10日建立了全國第一個彝族自治政權——西昌縣紅毛姑彝族自治區(區級)。1951年4月、5月,分別建立了昭覺縣彝族自治區和峨山縣彝族自治區兩個縣級的民族區域自治政權。隨著民族工作的進一步開展和民族政策的落實,在20世紀50年代,相繼建立了涼山彝族自治州、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和楚雄彝族自治州三個更大范圍的民族區域自治單位(地區級)。1956年,黨和政府根據廣大彝族奴隸群眾和貧苦勞動人民的意愿,經過同擁護共產黨的民族上層人士充分醞釀和協商,確定在四川彝族地區和云南寧蒗彝族地區進行民主改革。1958年春,川、滇大、小涼山彝族地區勝利結束了民主改革運動。通過這次運動,徹底摧毀了奴隸制度,廢除了奴隸主的一切特權,沒收、征收了奴隸主的土地、耕牛、農具、房屋和糧食,分給廣大奴隸群眾和貧苦勞動人民。

從20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還相繼在云南的江城、寧蒗、巍山、路南、南澗、尋甸、元江、新平、祿勸、漾濞、普洱、景東、景谷,貴州的威寧,廣西的隆林,以及四川的峨邊、馬邊等縣建立了單一的彝族或彝族與其它少數民族聯合的自治縣。1979年1月,又將彝族居住比較集中的西昌地區合并到涼山彝族自治州中。

資料來源:網絡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地域文化:就這樣,紫菜悄悄地被開除出了植物界→ 猛戳這裏
地域文化:學會感恩 人生更快樂→ 猛戳這裏
地域文化:追夢中華·僑瞧四川 | 四川彝族行政制度的歷史沿革→ 猛戳這裏
地域文化:古羌族到底是一支什么樣的民族?他們建立了夏朝和周朝→ 猛戳這裏
地域文化:追夢中華·僑瞧四川:羌族源于古羌,是中國西部一個古老的民族→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學會感恩 人生更快樂
下一篇
古羌族到底是一支什么樣的民族?他們建立了夏朝和周朝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