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春節紅包戰:他們到底在爭什麽?

隨著春晚改變行業格局的作用消退,門檻越來越高的春節紅包混戰還是不是壹筆劃算的買賣?

央視春晚今晚開幕,壹年壹度的紅包大戰將在今夜迎來高潮。這場由騰訊和阿裏開啟的春節紅包戰,已經是第八次上演。

1 月 26 日,抖音官宣代替拼多多成為央視春晚獨家紅包合作夥伴,隨後春節紅包大戰拉開帷幕。

百度,快手和抖音作為 2019 年以來的三家央視春晚獨家紅包合作商,分別放出 22 億,21 億和 20 億的紅包金額。臨時下場的拼多多不甘示弱,加碼到 28 億,開出了今年互聯網春節紅包戰場中最高金額。

此外,京東、淘寶、微博、小紅書等公司也不甘示弱,紅包入口紛紛出現在應用首頁,集福、組隊、拼手氣... 各種玩法讓用戶眼花繚亂,疫情好轉後的這個春節,各家都鉚足了勁。正當各家陷入瘋狂撒幣的焦灼戰局,最終高光卻落在了打出「欠 122 億」logo 的樂視身上。

 春節紅包戰:他們到底在爭什麽?

與這些紅包戰中的「新人」相比,今年微信和支付寶顯得有些保守。支付寶延續集五福,瓜分 5 億現金紅包,微信今年不但不發紅包,還做起了紅包封面生意,穩賺不賠。從 2014 年的春節至今,春節檔紅包戰場見證了中國互聯網格局的壹次次更叠。

互聯網紅包的誕生

其實最早的互聯網公司紅包營銷應該追溯到 2011 年春節,新浪微博推出「邀朋友織圍脖,拿紅包」活動,通過邀請好友註冊微博獲得現金紅包,# 讓紅包飛 # 成了那年春節的熱門話題。

但紅包熱潮被真正引爆是在 2014 年春節。

2014 年 1 月 25 日,微信 5.2 版本上線,新增了新年紅包功能。用戶關註新年紅包公眾號後,可以向好友發送「拼手氣紅包」和「普通紅包」和紅包提現,簡單的操作方式,新鮮的「搶」紅包互動,再借助微信的熟人社交鏈,在之後的兩天時間內,搶紅包開始在朋友圈、微信群中病毒式傳播。根據騰訊官方數據,從除夕到初八,超過 800 萬用戶參與了搶紅包活動,超 4000 萬個紅包被領取,在除夕夜零點前後,壹分鐘有 2.5 萬個紅包被領取。

其實在微信紅包推出的前幾天,支付寶錢包悄悄上線了「新年討喜」功能,用戶可以向自己的支付寶好友討要或派發紅包。但事實證明依賴強社交關系的紅包機制在此時的支付寶走走不通,據官方數據,1 月 24 日,「新年討喜」上線壹天時間內,7.9 萬名用戶發起了 31 萬次「討紅包」,7.2 萬名用戶共發出了 22 萬個紅包。

微信紅包走紅的這個春節,距離微信支付上線僅過去半年時間,此前支付寶在互聯網支付市場幾乎處於壟斷地位,騰訊的財付通的生存空間不斷被擠壓,微信紅包無疑是微信支付的壹次「反擊」。無論想要發紅包還是提現,要使用微信支付,也就需要綁定銀行卡,此時月活量已達 6 億的微信,借著紅包與生俱來的社交屬性和龐大的用戶群悄悄叩響了移動支付大門。

1 月 29 日,曾經說過「打著望遠鏡也看不到對手」的馬雲在他的個人來往賬戶上留言「幾乎壹夜之間,各界都認為支付寶體系會被微信紅包全面超越。盡情激發著各種未來的暢想以及阿裏如何地擔心睡不著覺... 確實厲害!此次『珍珠港偷襲』計劃和執行完美。幸好春節很快過去,後面的日子還很長,但確實讓我們教訓深刻。」原支付寶首席用戶體驗規劃師白鴉稱「支付寶修路,微信在上面開火車。」

繼打車軟件大戰後,紅包成了騰訊和阿裏在移動支付市場的下壹個「比武場」。

在被「偷襲珍珠港」後,為了遏制微信支付,阿裏開始更加急迫地追求社交夢。2014 年 3 月,阿裏巴巴投資了美國聊天應用 Tango,在 15 年春節前夕,支付寶推出了 8.5 版本,在 APP 圖標上打出了億萬紅包的 logo,又與新浪微博合作了「讓紅包飛 2015」,計劃在春節打壹場翻身仗。

但在 2015 年春節,風頭再壹次被微信搶走。

2015 年,微信牽手春晚,成為春晚獨家互動合作夥伴,這是春晚第壹次與互聯網平臺達成獨家合作,也是春晚第壹次開啟紅包互動機制。在春晚直播過程中,隨著主持人口播,觀眾在屏幕前搖動手機,微信共送出了超過 5 億的現金紅包。除了紅包,在春晚直播中,用戶通過搖壹搖還可以搖出正在臺上表演的明星拜年祝福、電子節目單、主題賀卡等等。

 

新鮮的同步跨屏互動,新鮮的「搖」紅包,那壹年的春晚,壹家人都守在電視機前,卻沒有人留意晚會的節目,人人都在「搖壹搖」。據微信官方數據,除夕當晚參與搖紅包的總人數達到 110 億人次,共搖了 155 億次紅包,互動峰值達到了 8.1 億人次/每分鐘,兩天內微信綁定了個人銀行卡 2 億張。

核心戰場:春晚

微信的這次成功,徹底改變了中國移動支付的格局。同時也讓互聯網公司看到了春晚這塊高地的無限潛力,登上春晚給全國人民發紅包,不僅能利用廣闊下沈的流量池,也為品牌帶來官方性質上的肯定。從此,春晚自此成了巨頭們的角鬥場。

在 2016 年春晚獨家互動平臺的競標上,阿裏砸下 2.69 億拔得頭籌,而去年騰訊拿下這個標只花了 5300 萬。馬化騰在 2015 年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演講時提到「央視有個投標,我們沒拿到,對方非常拼」。

16 年春晚,與微信的「搖壹搖」頗為相似的「咻壹咻」上線,在春晚直播過程中根據主持人提示打開支付寶錢包,快速點擊咻壹咻按鈕,就能咻到不同金額的現金紅包。更重要的是,支付寶延續至今的「集五福」在春節期間上線,添加 10 位好友可以隨機獲得 3 張福卡,朋友之間可以互送福卡,「敬業福」壹福難求。根據支付寶官方數據,春節「咻壹咻」和「集五福」的總參與次數達到了 3245 億,驚人的數據量背後,支付寶通過集福卡進行的社交裂變,是針對微信支付的壹次反擊。

到了 2017 年,微信率先退出春節紅包大戰。張小龍表示「微信紅包使命已經完成。2017 年春節將不再有微信紅包的營銷活動」,阿裏方也表示今年不再有紅包大戰。雖然表面上壹片寧靜,但這壹年,QQ 成了騰訊主推的紅包新人,支付寶則繼續登上春晚,延續了集五福活動,並推出 AR 掃福,螞蟻森林澆水贏福卡等多種互動方式。

如果說 2018 年之前的春晚是微信和支付寶之間的移動支付巷戰,2018 年開始,戰局進壹步擴大。阿裏系的淘寶成為春晚獨家紅包商,帶來「淘寶福袋紅包雨」,主推淘寶親情號,對下沈市場的野心可見壹斑。除了電商,這壹年,抖音和快手也第壹次參與進春節紅包大戰。

2019 年,阿裏退出了春晚戰場。另壹邊,移動轉型困局中的百度登臺獻唱,至此,BAT 齊聚總臺春晚。

百度在這壹年的春晚中出手闊綽,拿出了 10 億現金紅包,主推自家的移動端產品百度 APP 以及度小滿金融、好看視頻、貼吧、網盤等系列百度全家桶。「全家桶」式營銷雖然給百度帶來了流量上的大幅增長,可這波流量卻難以留存,更是遭到用戶的壹眾吐槽。其中百度旗下的度小滿金融由於缺少社交鏈條的支撐和合適的使用場景,用戶在將現金紅包下載提現之後,又大規模卸載應用,最終沒能擠進微信和支付寶的交易場,混了個臉熟後再無水花。甚至在隨後的 Q1 財報中,百度受春晚影響出現了上市後的首次虧損。

2020 年,快手成了第壹家牽手春晚的短視頻平臺,以獨家合作夥伴的身份與春晚合作,並在春晚當晚發放 10 億元現金。到了今年,拼多多臨時退出,抖音上馬,短視頻平臺二度成為春晚獨家紅包合作商。互聯網流量紅利逐漸見頂,短視頻平臺登上春晚,布局的不只是社交。

交易場與社交戰

在紅包大戰背後,各家都有小算盤,既是對於自家業務的破圈突圍和集中拉新,又是對競爭對手的壹次壓制。從移動支付場上的壹次次攻防博弈,到社交場上的新壹輪短兵相接,春節紅包戰壹定程度上成了互聯網風向變動的指向標。

早年阿裏和騰訊的移動支付戰穩定了移動支付格局,隨著紅利逐漸消退,微信和支付寶的邊際收益逐漸走低,最後主動退出春晚戰場。後起的新壹線們核心訴求發生變化,社交電商和短視頻崛起,焦點逐漸轉移,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力圖避開支付寶和微信,形成自家內部的交易閉環。

在今年的春晚紅包爭奪場上,拼多多黯然退場,這也是春晚史上第壹次更換獨家合作夥伴。大多數網友猜測,拼多多是為了推廣旗下多多買菜和多多錢包等新產品。去年 12 月,拼多多正式上線第三方支付產品「多多錢包」,寄此打造自家的金融生態。近幾年京東推出京東支付,滴滴推出滴滴支付,日前剛剛上市的快手,也在去年 11 月通過收購持牌支付機構易聯支付間接獲得支付牌照。

盡管各家瞄準支付市場,但站在移動交易市場第壹梯隊的微信和支付寶,已經牢牢掌控格局。匆匆上場的抖音,雖在日前上線了抖音支付,但大概率難以在微信和支付寶割據的支付格局中撕開壹道口子。與支付相比,抖音更有可能會通過「視頻&社交」的方式,在社交領域取得壹些突破。

最初的支付巨頭之戰,到抖音快手入場,支付平臺過後,短視頻行業開始發力。不可否認的是,微信紅包的成功難以復制,近年來紅包大戰的熱度在遞減,互聯網紮堆的紅包雨背後是不可避免的用戶疲勞和用戶留存量的考驗。

隨著春晚改變行業格局的作用消退,門檻越來越高的春節紅包混戰還是不是壹筆劃算的買賣?這將是未來幾年互聯網公司們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前沿:本港1月零售銷貨值跌13.6% 連跌24個月→ 猛戳這裏
前沿:專家:接種疫苗仍較安全 市民無須為單一事件擔心→ 猛戳這裏
前沿: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將於明晚舉行新聞發布會→ 猛戳這裏
前沿:"美國芯片技術從領先中國到落後,只相隔110英裏" → 猛戳這裏
前沿:【校園排獨】中大「獨莊」上演辭職鬧劇→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現實版“盜夢空間”!科學家首次與睡夢中的人實時交流
下一篇
滕冉解讀“缺芯潮”:汽車芯片缺貨將持續至Q3後,建晶圓廠勢在必行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