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雜談六:錯將黎侯釋楷侯

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分子人類學界測出楷侯墓Y基因為N,從而宣稱他們找到了姬周Y基因,依據就是把楷侯當作畢公高後裔。吉林大學多年前就測過山西橫北墓27名男性Y基因,他們沒有公開這些數據與考古墓主的關系,經人分析多種資料才確認八鼎大墓墓主是Q-M120。我對山西絳縣橫北、翼城大河口及淅川春秋楚墓,用八篇文章論證橫北墓屬於晉國小宗,葬八鼎的墓主是晉國小宗莊伯。橫北男性墓主27人中,貴族與國民大部分是Q基因,只有一人N基因,奴隸全是O基因,未見C基因。所以說O、N、C是姬周,都不可能。在曲阜孔氏一千多人的Y基因檢測中,C類型占46.06%,Q1a1(即Q-M120)占27.01%,其中的C基因共祖時間比較晚。因此,姬周王族Y基因是Q-M120。

一、楷侯釋字

已故著名歷史學家、古文字學家、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主任李學勤,曾經撰文說楷侯在陜西誌丹縣,與畢公有關的“獻簋”也出自誌丹縣(原保安縣)。

甲骨文中有犂形字(形似農具犂,有人說是黎字),金文匯編中沒有黎稽二字(稽首之稽都是[旨頁],黎字古文是黍而不是黎),只有一個摹寫的耆。所以,不能排除誤釋黎、稽為楷,或誤釋榰為楷。《說文》曰:榰,從木耆聲。下面不區別耆與榰。

找了一些金文“楷”,附圖如下。它與秦篆“楷”明顯不同,下圖楷字似乎可分為兩類,主流全說是楷,也有文章說是黎。目前沒有任何青銅器銘文,可以證實黎城大墓為畢公高後裔。由師趛盨“師趛作楷姬旅盨”不能肯定楷國為姬姓,師趛鼎銘文“文考聖公、文母聖姬”可證趛母為姬姓。

陜北那兩件青銅器分別屬於楷侯之臣[艹害]、楷伯之臣[獻]。後者銘文有“楷伯命厥臣獻金車”、“獻身在畢公家,受天子休”,所以定名為獻簋。說楷國屬於畢公高或畢公高子孫,可能與後一句銘文有關。若如此,說畢國國君稱楷侯、楷伯更合理。“畢”地名應該有兩處,一處在灃西,另一處最有可能在陜北。然而,西周晚期還有“周臸來生(甥)作楷妘媅賸簋。”(集成3915),所以說楷是畢國國君或畢氏的可能性極小。

  雜談六:錯將黎侯釋楷侯

金文楷及其它

不排除上圖部分“楷”字實為黎或榰或稽,或如山西專家張頷所說“楷侯即黎侯”。黎國或在西周初遷到陜北,之後再(回)遷到山西黎城。《詩經》講了黎侯寓衛,《左傳》記載晉景公“治兵於稷,以略狄土,立黎侯而還。”此黎國後來滅於晉國。網上有人說“周代的黎國是姬姓且為畢公之後是沒有問題的”,與李學勤解讀《獻簋》的文章有關。

黎與耆是地名,不同時期的黎(榰或稽)侯,難保是同一家族。根據《路史》,耆國屬炎帝族。有史籍說西周初的黎國封給了堯的後裔。據考古信息,與商朝關系密切的長子國國君,在西周初即遷河南東部,後來轉至湖北武漢。長子縣考古領隊韓炳華說長子縣黎侯為姬姓,是根據南北墓向及墓道長度作出的推測,明顯不熟悉史書,又受到了晉國倗霸墓錯誤“理論”的影響。李學勤說楷國是畢公別子所封屬於猜想,未見類似分封。他以“師趛作楷姬旅盨”說明楷國為姬姓,要麽過於武斷,要麽是在不可靠前提下的循環論證。前者與畢姬墓的錯誤相似,比如不能根據銘文“楷妊”又說楷伯為妊姓吧?余不枚舉。

早就有人指出,說楷與黎相通很牽強。古文字專家張頷說“楷侯就是黎侯”,不如直接說誤釋。金文匯編釋出了大量“楷”而不見“黎”,說明誤釋的概率比較大。這跟大量釋文“倗”卻不見史籍中常見字“莊”何其相似?都是因為首說者是名家,後人只會附和。

說黎城西關墓屬於黎國似可定論,專家說商晚期至春秋,黎國一直存在。這之間當然存在被滅、復國及遷移,我認為黎城墓不早於春秋時期(只有兩座大墓;精美青銅劍柄內銹蝕無存,應是鐵質劍身。三門峽市虢季墓也有玉柄鐵劍),應是晉景公復立的黎國,跟畢萬無關。西伯勘黎似在長治一帶,周初所封在哪?黎城縣黎侯墓主還是堯的後人嗎?根本無法定論。清華簡研究者認為《耆夜》中的耆就是黎,而古本《竹書紀年》黎耆各表,目前仍然不能排除上圖兩類楷字,有可能分別對應黎與榰(耆)或稽。

《(耆)夜》釋文:“武王八年征伐耆,大戡之。還,乃飲至於文太室。

我現在比較傾向於陜北楷國是稽國,它與夏禹會諸侯的會稽、塗山有關,周穆王也會諸侯於塗山。匈奴中山及涿塗山,跟中山國遷徙路線高度重合,即在陜北、涿郡之間。或許,早期的稽在榆林或陜北,塗山在晉中市(有榆次、塗水)。上圖所示的文字,最有可能的是:中間是黎,左右均為稽!黎字比稽字下邊多一個口,表示犂田的犂尖。兩字上邊都是由戴冠的人形演化而來,這與夏字類似。楷字的演化要晚得多,也與犂田有關,有法式、筆直之意,“楷木枝杈直而不曲”。

二、獻簋釋文

1. 李學勤釋銘文:唯九月既望庚寅,楷伯於遘王,休,亡尤。朕辟天子、楷伯命厥臣獻金車,對朕辟休,作朕文考光父乙,十世不忘獻身在畢公家,受天子休。

李學勤解讀獻簋

2. 王進鋒釋銘文:唯九月既望庚寅。楷伯於遘王,休亡尤。朕辟天子、楷伯令厥臣獻金、車。對朕辟休,作朕文考光父乙。十世不忘獻身在畢公家。受天子休。(《集成》4205)

翻譯成現代漢語後為:在九月既望庚寅這天,楷國國君前往覲見周王,表現很好,沒有過失。我的君長周天子和楷君,給予楷伯的臣屬獻以青銅和車輛。獻感謝君長的賜予;作這件簋在乙日來祭祀我已經過世的父親光。獻十世都不會忘記曾經在畢公家任職。接受天子的賞賜。這裏的畢公就是西周時期的貴族畢公高。可以看出,獻曾經在畢公高家任職服務,後來成為楷國國君的臣屬。在這篇銘文中,因為輔助楷君覲見周王有功,而受到周王和楷君的同時賜予。所以,獻是從貴族畢公高家來到楷國任職的,他之所以“十世不忘身在畢公家”,可能正是因為最初是由畢公將他舉薦給楷君的。

上面摘自華東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王進鋒教授的原文,並沒有認為楷伯是畢公別子。別子之說的源頭在陳夢家,朱鳳瀚的說法介於李學勤與王進鋒之間。

3. 本人試釋:唯九月既望庚寅,楷伯於遘王,休亡尤。朕辟天子、楷伯命,厥臣獻金、車,對朕辟休。作朕文考光父乙,十世不忘:獻身在畢公家,受天子休。

(1)如果第一個獻字後有重文號(拓片邊緣不清晰,似乎存在=),今人才能理解器主是獻。說獻不是動詞,“命厥臣獻金車”與“獻身在畢公家”,能說明獻是人名?研究者歷來肯定“獻”是器主,應該是對比類似銘文得到的結論。(2)於遘即遘於。《說文》曰“遘,遇也。”有銘文寫作遘於,這裏指楷伯於某日覲見周王。“亡尤”即無過失,有同類銘文。早期“朕”同“我”,不屬皇帝專用。“辟”字解讀有爭議,有說辟為進見,《說文》曰“辟,法也”。《三國誌》“辟”為任命之意,這裏應理解為按上級指令行事。(3)君主向臣屬舍或賜金(青銅)、車常見,用“命”(厥臣獻金車)則少見,“命”當接前句。(4)能說明楷伯之臣即畢公家臣?這個不能確定,家臣獻可以是由畢公轉送楷伯的,也可能不是。據同類銘文,不排除獻或其父曾在畢公家服務的可能性。(5)說楷伯是畢公別子與“畢公家”有關,或許他們認為獻是楷伯家臣,又在畢公家受賞賜,那楷伯就是畢公家的人了。對照《朢簋》“王乎史年冊令朢,死[司]畢王家。”這裏“的畢王家”應指王室畢家,因此楷伯為畢公別子的推想不一定可靠。(6)帶“父乙”的銘文很多,有《光父乙方鼎》存世。“文考光父乙”是指何人的父親?肯定不是周王、畢公的,按常例是指器主的父親,父乙似是光的日名,也不排除光與尚通假,是賞賜或榮耀的意思。(7)從金文看,“休”有頌揚、誇贊的意思,在先秦文字中也有福祿、吉慶、美好之意。

也有人把獻作動詞解,那楷伯就是器主了,但主流專家均以獻為器主。除了分歧最大的“畢公家”以外,各家解讀的細節也不相同。然而,都沒有重視末句“受天子休”。如果說器主重點表達的是在畢公家受到周王表揚,那全文的意思就順暢了。

銘文意為:九月既望庚寅,楷伯遇到了周王,(述職、致頌辭等)表現完美無任何過失。獻對周王、楷伯布置的工作盡職盡責,受到了君主的表揚和賞賜。獻特地作器紀念,並向亡父匯報:我在畢公家受到了周天子的表揚,這是十世也不能忘記的榮耀啊!

獻簋這類銘文,專家們也不能釋讀準確。比如,王進鋒對“父乙”的解釋肯定是錯的。其實,比較同類、同字銘文,參考各名家解讀,我等也可揣摩大概,甚至發現部分專家的錯誤。如果從文字演變、文化傳承角度來理解,效果會更好。看周朝君主賞賜臣屬青銅(絕對是專營、管製物資),臣屬全是用來作器刻銘文給周王歌功頌德的,擺在家裏也極榮耀。

三、說黎國為畢公後裔是猜想

先說畢萬或其子孫與黎侯無關。畢萬在晉獻公時期就封有魏國,還會再封畢萬孫輩一個黎國?晉景公是復立黎侯而不是換人,此黎侯是景公的姐夫,跟畢萬孫輩無關(算一下年代差就知道為什麽說是孫子輩),更不會有晉卿或大夫稱獻侯的(這個說法欠缺歷史常識)。畢萬所封魏國實質是采邑,史書都記下了,此前或此後畢氏封黎國不記載嗎?

再說李學勤先生解讀《獻簋》,為什麽說楷侯是姬姓畢氏。他的說法有兩個不確定點(說是猜想也可以):一是對獻簋銘文“畢公家”的理解,二是“推想”楷伯是畢公別子。(“推想”是李學勤原文;別子: 古代指天子、諸侯的嫡長子以外的兒子。)

單純依靠師趛盨銘文“楷姬”是不能肯定楷國姬姓的。這類問題,我在以前分析橫北“畢姬”族屬時講得很清楚。如果師趛給來自姬姓楷國的夫人作器,稱楷姬是正常的,僅依那個銘文確認不了這種關系。比如,還有楷姜、楷妊、楷妘,由師趛盨“師趛作楷姬旅盨”不能肯定楷國為姬姓,只有師趛鼎銘文“文考聖公、文母聖姬”可證趛母為姬姓。

即使周初陜北楷國就是黎國,要將它與黎城楷侯建立聯系,少不了李學勤的第二個推想。通過這個猜想,再假設整個西周黎國沒有改封、黎城黎國由陜北遷來,才有黎城楷侯是畢公後裔的結論。然而,從已知的黎國初封及傳承資料看,它與畢公或畢氏沒有一點關系。如果畢公後裔在西周中期甚至春秋早期仍然擁有黎國(李學勤說楷國在西周中期仍存,左傳記載晉景公復立黎侯),《史記·魏世家》還會說畢公後裔失封嗎?司馬遷必定深入了解後才會說“其後絕封,為庶人,或在中國,或在夷狄。其苗裔曰畢萬,事晉獻公。”

由此,我想提醒專業人士、歷史或考古愛好者:判斷先秦大墓不能無視歷史背景,不能不講邏輯!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文史博览:春秋戰國時代的一鼓、二鼓、三鼓分別代表了什麽?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曹操的底線:在曹操面前“耍大牌”的杯具下場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以茶代酒,你知道怎麽來的嗎?→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 唐玄宗逃跑,除了四川盆地,還有哪些選擇?→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說說古代人生病了如何治療?→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說說古代人生病了如何治療?
下一篇
春秋戰國時代,貴族與平民之間的交鋒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