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白居易和元稹的友誼小船如何變成巨輪?

白居易和元稹的友誼小船如何變成巨輪?

現代人追求的“靈魂伴侶”,唐代詩人已經有最好的示範:

他,是樂天安命的白衣才子;他,是風度翩翩的倜儻少年。好的時代裏,他們一起遊山玩水,吟詩作對;壞的時代裏,他們共同凝望堅守,互相治愈。他們出身不同、性格不同卻誌氣相投,一生無悔。

他們的經歷常為後人津津樂道,他們的交情也讓後人感喟不已。“半是交情半為私。”從相識相知到成為靈魂伴侶,大詩人白居易和元稹經歷了怎樣的歷程?

音頻選自博雅小學堂APP《我為詩狂》

01

歌詩合為事而作

我,白居易在當終南山邊的小縣令時,在和友人遊玩仙遊寺時,有感於唐明皇和楊貴妃的愛情故事,於是寫下了《長恨歌》這首長詩。

沒想到它很快在長安城傳遍了,連路邊的小孩都能吟唱。

《長恨歌》紅遍長安這件事很快傳到了憲宗皇帝的耳朵裏,憲宗對我的才情大加贊賞,很快就將我召回長安,封我為翰林學士,不久又升我為左拾遺。

我真是既開心又慚愧啊!要知道,陳子昂這樣名動天地的大才子畢生所做的最高的官也不過是左拾遺,杜甫他老人家赴湯蹈火去投奔皇帝也只得到了這麽個職位啊!我白居易大展鴻圖的時候終於到了!

可惜,這時的元微之卻因觸怒權貴而被貶到了河南,後來又因母親去世不得不回家守孝三年。元白CP只能擦肩而過。

即便是這樣,也不能阻斷我們二人如膠似漆的感情,我們還時常保持著聯系。

因為誌同道合,我們並肩作戰,我搖旗,他吶喊,掀起了一場跨越地域的轟轟烈烈的“新樂府運動”,我們主張發揚《詩經》和漢魏樂府諷喻時事的傳統,使詩歌起到“補察時政”“泄導人情”的作用,強調以自創的新的樂府題目詠寫時事,因此起名新樂府。

你們學過《觀刈麥》嗎?那裏有我在周至田間遇到的真實事件,批判的是朝廷的苛捐雜稅給人民帶來的痛苦;

你們學過《賣炭翁》嗎?那裏有我親耳聽說的真實事件,批判的是統治階級對下層人民的強取豪奪;

你們看過《新豐折臂翁》嗎?那裏有我對朝廷不義戰爭的譴責,以及對人民苦難的同情;

你們看過《鹽商婦》嗎?那裏有我對鹽商奢華生活的描寫,以及對官商勾結的嘲諷;

……

這場轟轟烈烈的運動持續時間將近20年,是我們這幫文人試圖用自己的筆來參與現實的反映。

雖然是文壇上的革新,但起到的作用可不是花拳繡腿那麽簡單,你們以為的雕蟲小技,在我們那個時代是真的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的。

為了對得起左拾遺這個職位,我盡心盡力,直言敢諫,因此得罪了很多權貴,甚至也得罪了提拔我的憲宗皇帝。

有一次退朝後,他就跟宰相李絳念叨:“白居易這個小子,真是太可惡了!朕親自提拔了他,他卻敢對朕這般無禮!實在是太放肆了!”

幸虧李絳是個好人,他沒有順著皇帝罵我,而是勸解陛下:“陛下息怒啊!樂天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出於對您的一顆赤膽忠心啊!您既然要廣開言路,就不應該阻止白居易這樣的賢臣直言進諫啊!”

憲宗這才沒有跟我計較,他想著忍忍也就過去了。

但性格如此直率的我,終於沒能讓皇帝忍下去,他明升暗降地升了我的官,暗示我不要插手他的事。

02

元白CP再次被拆散

這件事還要從元微之說起。

有一年,微之在回長安的路上路過華(huà)州(今陜西省渭南市華州區境內及周邊地區),因為天色已晚,打算在華陰縣住宿一晚。

沒想到,正當他呼呼大睡的時候,宦官仇士良也來到了這裏。他仗著自己是皇上面前的大紅人,大聲嚷嚷著要微之把房間讓給他。

“哼!你這個臭小子,也敢跟咱(zá)家搶房子?還不乖乖給咱家讓出來,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我乃堂堂朝廷命官,豈容你一個小小宦官在此撒野?房子我已經睡了,你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吧!”

說完,微之關上房門,倒頭就睡。

仇士良見微之不理他,頓時火冒三丈,竟唆使手下砸了微之的房門,還派人將微之打得滿頭是血,傷痕累累。

就算是這樣,這幫閹人還不肯善罷甘休,他們還要上書唐憲宗,讓他給微之一點顏色看看!

更離譜的是,憲宗竟然同意了!他竟以與宦官廝打有辱身份為由,將微之貶到了江陵!

豈有此理!誰都知道我和微之的關系好得能穿一條褲子!

好不容易把他盼回來,我們兄弟倆還沒聚呢,就要因為一幫閹人而天各一方!

03

同是天涯淪落人

音頻選自博雅小學堂APP《我為詩狂》

把君詩卷燈前讀,

詩盡燈殘天未明。

眼痛滅燈猶闇(àn)坐,

逆風吹浪打船聲。

——《舟中讀元九詩》

燈下,妻子女兒都已經睡熟了,我在船中兀自拿著微之的詩讀。

一陣風吹來,燈已經滅了,只聽見風吹著浪花在小船上瘋狂拍打。

而我,卻癡癡地坐在那裏,許久未動。

眼睛好痛,好像被什麽酸到了,又或許是因為看書太久的緣故。

微之信上的字已經看不見了,但卻在我心裏異常清晰起來:

殘燈無焰影幢幢(chuáng),

此夕聞君謫九江。

垂死病中驚坐起,

暗風吹雨入寒窗。

——《聞樂天授江州司馬》

微之,此刻你已經睡著了嗎?夢見我了嗎?

我好想你,好想你。

你我自入仕途,經歷各不相同,卻每每失之交臂。前一陣你剛進京不久,就又跟劉禹錫和柳宗元一起被貶了,我也好擔心你啊!聽聞你在那虎嘯狼啼的通州(今四川達州市)得了瘧疾,不知現在治得如何了?在生命如此垂危的時刻,你還擔心著我的安危,我真的太感動了!好想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告訴你,有我在,不必害怕。

聽說通州太過炎熱,我已托人給你寄去了一些輕薄的衣服,千萬收下。

我很好,勿念。

因為武元衡被刺事件,我越職上書被貶,途徑藍橋驛(自長安通往湖北大道上的一個驛站,在今陜西藍田縣東南藍橋鎮)的時候,我跳下馬,到處在墻壁和柱子上找微之寫的詩。我迫切地想知道他在被貶十年後回到京城是什麽樣的心情,見到後卻又不勝唏噓。我們兄弟倆的命運怎麽這麽多舛呢?為何總是一次次擦肩而過?

母親已經去世了,我萬萬沒想到那幫人竟然拿這個說事。我寫《賞花》和《新井》這兩首詩的時候,母親還活得好好的!可那幫人竟然顛倒黑白,說母親看花落井而我卻寫《賞花》和《新井》就是對她不孝!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皇帝是不是老糊塗了啊!現在的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對這幫奸臣言聽計從,卻把我們這些忠直之士一個個貶得遠遠的!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曾經的我意氣風發,不畏強權,痛陳時弊,試圖力挽狂瀾,重振大唐。而今,對於政治,我再也沒有什麽興趣了!

想通了這些之後,我的日子就好過多了。

雖然是被貶,但做江州(今江西九江)司馬的日子並沒有想象中那麽難熬。當地的長官是我的忠實粉絲,對我很是優待。我也該吃吃該玩玩,沒事就逗小女兒玩,或者找當地的高僧聊聊天,讓他給我解個疑答個惑。

一年之後,一個秋風蕭瑟的夜晚,我送一位前來拜訪我的朋友回京。到了湓浦口,突然在一只小船上聽到了許久未曾聽到的琵琶聲。

瞬間,我忘記了回家,友人也忘記了出發。

我想起了湘靈——那個一心等我卻被我辜負最後只能遁入空門的癡情女子,她也擅長彈琵琶。

我立刻命令從人去小船上請女主人來,麻煩她為我們彈上一曲。

沒想到女主人扭扭捏捏半天不肯出來,千呼萬喚,好不容易出來了,還用琵琶遮住了半邊臉。

“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幺”……她彈得真是好啊!好得讓我想起了自己身在他鄉——只有長安才有這如仙樂一般的音樂。

聽完琵琶,我又聽琵琶女介紹了她的遭遇,感覺跟我何其相似啊!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聽聞我要為她寫一首《琵琶行》,她呆呆地站了好久,琵琶的調子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再也不像先前那麽從容了。她哭了,哭得梨花帶雨,哭得淚眼婆娑。

我也趕忙用袖子遮住了自己那沾滿淚水的臉。

04

友誼萬歲

三年後,在宰相崔群的大力舉薦下,我提前結束了江州司馬生涯,被提拔為忠州(今重慶忠縣)刺史。弟弟白行簡特地與我同行。我和行簡邊趕路邊遊山玩水,心裏的陰霾開始逐漸散去。

與此同時,元微之的工作也由通州遷往了虢州(今河南靈寶市),在各自赴任的途中,我們在西陵峽不期而遇。

“樂天!樂天!是你嗎?”

我正和行簡爬山呢,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闖入了我的視線。

“微之!竟然是你!”

我飛奔而去,終於給了微之一個大大的擁抱。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文史博览:兵馬俑為什麽不戴頭盔?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被項羽拋棄的千古悲劇人物——曹無傷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面對空城計,司馬懿真的沒識破嗎?司馬懿:不撤就什麽都沒了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被群雄逐鹿的“中原”究竟是哪兒?都包括哪些地方? → 猛戳這裏
文史博览:山下村/最多抗日游擊隊員→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秦國為什麽重用張儀,而棄用了剛剛奪回河西之地的公孫衍?
下一篇
歷史上的今天丨蒙哥汗暴死後,忽必烈是怎麽成為汗位之爭的勝利者的?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