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專家官員共議“十四五”“壹帶壹路”金融合作

專家官員共議“十四五”“壹帶壹路”金融合作

11月26日,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簡稱“文化中心”)主辦,“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研究院承辦的2020“壹帶壹路”金融合作論壇在京舉行。來自金融領域的政府官員、企業高管及專家學者共同探討“十四五”時期“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相關議題。

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第五屆理事會副理事長、中信改革發展研究基金會理事長孔丹致辭時表示,“十四五”時期,我國將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共建“壹帶壹路”高質量發展。如何服務與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系統性提升我國與沿線國家的經貿與投資合作水平,改善沿線國家民生,將是“十四五”時期“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的關鍵議題。

“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研究院院長、中國金融工會原主席何界生表示,“十四五”時期,我國需要繼續推進共建“壹帶壹路”高質量發展,深化“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為全球推動後疫情時期經濟復蘇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何界生提出以下建議,壹是大力發展健康金融。我國要繼續完善衛生健康體系,充分發揮中醫藥作用,為全球抗擊疫情貢獻力量。同時,加強對“壹帶壹路”沿線國家公共衛生發展的金融支持力度,為沿線國家走出疫情危機,恢復經濟社會發展提供金融支持,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二是金融支持國際產業安全合作,將“壹帶壹路”國際循環與我國的國內大循環充分對接;三是加強參與國際金融治理,通過共建合作發展電子商務、無接觸支付等數字經濟,助力沿線國家抗擊疫情,改善提升本國產業結構;四是積極推動金融人才交流。

“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研究院顧問委員會委員、原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李克穆表示,在推進“壹帶壹路”建設過程中,發揮金融業的作用,要從“壹帶壹路”建設的大思路著眼。壹是合理規劃為保障。要切實做好頂層設計,發展思路要完善清晰、合理,具備可行性;二是經濟效益為核心。始終把經濟效益放在核心位置,量入為出,不搞無底洞工程,否則任何項目都難以維系;三是合作共贏為根基。“壹帶壹路”建設的生命力在於合作,合作出現問題會動搖發展的根基,要經過長期的努力強化合作共贏。

李克穆並指出,金融業應該在建立服務“壹帶壹路”的長期穩定、可持續和風險可控的金融保障體系方面,充分發揮作用。同時,金融業尤其需要註重項目的可行性,註重風險可控,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風險,資金支持才有可能可持續,項目才有生命力,也就是說要使金融業在“壹帶壹路”建設中充分持續的發揮作用,必須以審慎的、日益完善的監管為前提。

國務院參事、“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研究院顧問委員會委員、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原副主席王兆星表示,金融合作與資金融通是“壹帶壹路”建設的重要支撐。自“壹帶壹路”倡議提出以來,中資金融機構積極參與“壹帶壹路”建設項目,海外機構布局和業務不斷優化和拓展,為服務“壹帶壹路”建設提供了很好的金融支持和保障。

“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研究院顧問委員會委員、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劉克崮表示,構建新發展格局將進壹步提升區域經濟、城市圈經濟和市縣域經濟的地位和作用,小微經濟和小微金融的發展變得尤為重要。“壹帶壹路”沿線國家因此要加強合作交流,共度疫情難關,其中壹項重要內容就是交流發展小微金融的經驗,更好地促進沿線國家小微經濟體的發展。

“有壹系列的指數反映‘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的進展情況,能夠增加金融合作的透明度,讓各方都能時刻了解合作的進展;合適的指數也能成為投資的指南針,引導全球的資本來投資,合力共建高質量的跨境投資。”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研究院金融指數研究中心主任蘇天杉告訴記者。

蘇天杉則介紹了正在研究中的“壹帶壹路”金融合作指數相關情況。他說,開發這樣的指數存在很多挑戰。“壹帶壹路”金融合作是壹個嶄新的領域,很多方面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研究中心會堅持專業、客觀、嚴謹的工作態度,努力讓開發的指數既能反映出金融合作的實際情況,又能給業內提供投資指引。

蘇天杉介紹,指數研究中心目前在研的指數包括用來衡量目前“壹帶壹路”相關投融資發展的規模、廣度和深度的金融發展指數;用來衡量“壹帶壹路”相關跨境投資的資金成本、流通情況的資本流動指數等。另外,根據今年的經濟形勢和宏觀熱點,指數研究中心特別開展了對供應鏈方面的研究,擬開發“壹帶壹路”供應鏈指數,衡量相關供應鏈的廣度、深度和安全性。

“通過研發壹系列能反映實際情況的指數,我們可以把“壹帶壹路”的金融合作進程量化,做到易於衡量,便於我們規劃相應的合作戰略,也為有意參與“壹帶壹路”各項事業的投資人提供清晰的指引。”蘇天杉說。

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徐遠表示,金融科技等新技術將幫助“壹帶壹路”國家降低金融服務成本,促進金融發展。

徐遠指出,“壹帶壹路”國家金融賬戶平均覆蓋率低於50%,中等偏下及低收入國家金融賬戶覆蓋率平均為32.6%,ATM普及率也很低。66個“壹帶壹路”國家存貸利差高於我國水平。

不過,徐遠表示,移動金融賬戶正在傳統金融低覆蓋國家上演彎道超車。例如,肯尼亞傳統金融賬戶覆蓋率為56%,但移動金融服務覆蓋超過73%的人群;而在傳統金融賬戶覆蓋率超過98%、人均兩張以上信用卡的新加坡,移動金融賬戶滲透反而緩慢。

王兆星表示,中國金融業在服務“壹帶壹路”建設中已經取得的重要進展,為下壹步深化“壹帶壹路”金融合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礎。為此,他分享了壹組數據。

在“壹帶壹路”沿線國家的金融機構布局方面,截止到2019年末,已經有11家中資銀行在29個“壹帶壹路”沿線國家設立了近80家壹級機構,三家中資保險公司,在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設立6家保險營業機構。中資金融機構擴大“壹帶壹路”沿線國家的布局,為走出去的企業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務。

另壹方面,中國也在進壹步加快落實金融對外開放的步伐。支持符合條件的“壹帶壹路”沿線國家和保險機構來華開展業務,截止去年年末,共有來自23個“壹帶壹路”沿線國家的48家銀行在華設立銀行機構,另外還有壹些保險機構。

今年以來,新冠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巨大的沖擊,壹帶壹路沿線國家的金融市場和資金融通也不免受到影響。

這些影響首先表現在境外項目還款壓力增大,部分發展中國家提出緩債、免債訴求。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各國企業項目規劃施工延後,超支壓力加大。隨著疫情的全球蔓延,新型經濟體面臨本國貨幣貶值和經濟下行壓力雙重打擊,債務違約風險明顯上升。

其次是資本市場波動加劇,金融市場振蕩不利於資金的融通。疫情以來全球金融市場振蕩,歐美主要央行實施寬松貨幣政策,對“壹帶壹路”沿線國家金融市場和資金融通造成很大的沖擊。“壹帶壹路”沿線國家貨幣嚴重貶值,國際貿易投資活動明顯收縮,“壹帶壹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外資流入減緩,資金供應受到影響。

第三表現在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加大,流動性風險出現。因為沿線國家很多都是屬於靠大宗商品、原材料、原油出口來維持他們的財政能力,大宗商品、原油價格波動,都會影響這些國家的流動性的穩定以及清償的能力。

在這樣的情形下,作為“壹帶壹路”的倡導國和發起方的中國與這些國家的合作與投資也會面臨著壹些風險。

王兆星認為,首先我國在高風險國家境外債權存在潛在風險,疫情沖擊全球經濟,部分新興市場經濟已發生債務違約,G20已發出低收入國家主權債權緩債倡議,我們面臨的國別風險將上升。

如果沿線國家經濟無法從疫情中較快恢復,不能走上健康發展的軌道,這種債務違約的風險會進壹步加大,債務重組的風險也會加大,這樣都會為下壹步資金融通帶來影響。

其次是風險挑戰,疫情以來有關國家收緊境外投資限制措施,國際貿易投資風險加大。例如歐盟委員會近期對外國投資者收購歐盟債務性資產加以限制,美國、印度等修改外商投資審查制度。

各國對反洗錢、信息安全、公司治理等方面的監管要求更加嚴格,境外監管當局對中資銀行境外機構關註度持續升高。這些都使得中資銀行海外布局、海外合規壓力和成本進壹步加大。

穩妥推進中資銀行、保險機構優化“壹帶壹路”網絡布局

為了應對這些風險,推進後疫情時期“壹帶壹路”金融合作與資金融通,王兆星也提出了以下幾點建議。

壹是要牢牢守住安全發展底線。在金融合作和資金融通過程當中,應嚴控投資風險,做好境外投資風險的管控。

二是要繼續積極穩妥推進中資銀行、保險機構優化“壹帶壹路”的網絡布局,提升金融服務的覆蓋面,提升金融服務的廣度和深度。

三是相關金融機構應該密切跟蹤全球疫情形式,加大政策支持,加強精準金融服務,提升風險管控能力,協助在“壹帶壹路”框架下建立長期、穩定、可持續風險可控的多元化的融資體系。

四是推動人民幣區域化進壹步發展。人民幣的國際化是總的方向和目標,而人民幣的區域化是國際化重要的推手,推動人民幣為中心的區域化的新格局。發展債券市場,特別是主權人民幣債券,也是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重要的過程。

另外,王兆星還建議要註重統籌海外的金融管理、債權管理,來進壹步優化我國債權的海外布局,加強主管部門之間的溝通協作,加強信息共享和政策協調,形成合力。

論壇期間,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研究院、中國金融學年會、中央財經大學國際金融研究中心、中國人民大學數字經濟研究所等機構共同發起成立“壹帶壹路”金融研究聯盟,旨在圍繞“壹帶壹路”金融交流、合作、發展與風險防範開展理論研究、政策分析、學術交流及人才培養等工作,為“壹帶壹路”繁榮發展貢獻智慧和力量。

此外,論壇上預發布了“壹帶壹路”金融合作指數。據“壹帶壹路”金融合作研究院金融指數研究中心主任蘇天杉介紹,該指數將“壹帶壹路”的金融合作進程予以量化,做到易於衡量,便於有關各方規劃相應的合作戰略,並為希望投資“壹帶壹路”的投資機構提供清晰的指引。

最後,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秘書長許紅海致閉幕詞。許紅海表示,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辦好發展安全兩件大事,對新發展格局下推動共建“壹帶壹路”高質量發展提出了新要求和新任務。“十四五”時期的“壹帶壹路”金融合作,也需要圍繞兩個大局和兩件大事,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深化務實合作,加強安全保障,促進共同發展。

根據 新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一帶一路:中緬邊境雲南德宏將打造“壹帶壹路”南北連通重要樞紐→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2020年青海對“壹帶壹路”沿線國家投資同比增長2.8倍→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中吉“壹帶壹路”建設是“標準的雙贏”→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天津在海外建成17個魯班工坊:打造“壹帶壹路”上的技術驛站→ 猛戳這裏
一帶一路:深耕“壹帶壹路”市場 保供哈薩克斯坦“世紀工程”→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壹帶壹路”參與企業發起廉潔合規倡議 讓走出去的步伐更穩健
下一篇
洛陽市老城區“壹帶壹路”文化數貿港項目正式啟動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