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安順屯堡:在這裡發現明朝

安順屯堡:在這裡發現明朝

安順位於貴州省中西部,距貴州省省會貴陽90公里,素有"黔之腹、滇之喉、粵蜀之唇齒"之稱。全市總面積9267平方公里,人口269萬人,其中少數民族人口佔全市總人口的39%。

安順文化底蘊深厚,是貴州曆史上開發最早的區域,是貴州省曆史文化名城,具有穿洞文化、夜郎文化、牂牁文化、屯堡文化、三國文化、攀岩文化、三線文化等獨特的文化優勢。

普定穿洞古人類文化遺址被譽為"亞洲文明之燈";中國古代八大神秘文字之一的關嶺"紅崖天書"世稱"千古之謎";明代軍事遺存屯堡村落和關嶺古生物化石群堪稱"世界惟一";安順蠟染被譽為"東方第一染";

安順地戲被稱為"中國戲劇活化石"。安順是我黨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全國"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王若飛同志的故鄉;也是中國國民黨中常委"谷氏三兄弟"谷正倫、谷正剛、谷正鼎的故地。

安順素有"中國瀑鄉"、"屯堡文化之鄉"、"蠟染之鄉"、"西部之秀"的美譽。

拐進掛著“雲峰八寨景區售票處”指示牌的巷口,原本售票的博物館看起來正在整修,只有一扇小門虛掩,看得見院子裡的淩亂。另一位訪客緊跟著進來,也來問哪裡是雲峰八寨的入口,於是我們一起走進“遊客訪問中心”。留守的工作人員說現在整個雲峰八寨都在封閉整修,沒辦法進去,附近只有舊州古鎮還可以去看看。問路大哥看看我:“我叫三皮,你就一個人嗎?要不要一起去舊州?”

雨還在下,三皮開車找路很順利,沒過多久,就看到了舊州的模樣。雨中的舊州遊客稀少,甚至很罕見。主街兩旁的古宅如今大多改為客棧、餐廳等消費場所,但只要我們願意走進去,即使不吃飯住宿,店家也都熱情相待,招呼我們隨便看。

安順屯堡:在這裡發現明朝

屯堡(pǔ)源於明初朱元璋的調北征南事件。《安順府志--風俗志》載:"屯軍堡子,皆奉洪武敕調北征南……散處屯堡各鄉,家人隨之至黔"。"屯堡人即明代屯軍之裔嗣也"。在今天的安順,許多大家族的族譜,記載均與史料相同。《葉氏家譜》載:"自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初年被派遣南征……。平服世亂之後……令屯軍為民、墾田為生"。在漫長的歲月中,征南大軍及家口帶來的各自的文化與當地文化融合,經過六百多年的傳承、發展和演變,"屯堡文化"因此而形成。

屯堡文化既有自己獨立發展、不斷豐富的曆程,也有中原文化、江南文化的遺存,既有地域文化特點,又有中國傳統文化的內涵。

一方面,他們執著地保留著其先民們的文化個性,一方面,在長期的耕戰耕讀生活中,他們又創造了自己的地域文化:屯堡人的語言經數百年變遷而未被周圍方言同化,至今仍保存著北方語音的特點,屯堡婦女古舊的裝束沿襲了明清江南漢民族服飾的特征,屯堡人易於長久儲存和收藏的食品有著便於長期征戰給養的特性,屯堡人的信仰與中國漢民族的多神信仰一脈相承,屯堡人的花燈曲調帶有江南小曲的韻味,原始粗獷的屯堡地戲被人譽為"戲劇活化石",屯堡人以石頭營造的防禦式民居構成安順特有的地方民居風格……

六百年的屯堡,六百年的故事,六百年的曆史,六百年的滄桑。歲月悠悠,明清的中原文明早已成為線裝的史書,時光倒流,六百年前的江南風物在這裡被定格。黔中屯堡人,以其遺存的古風和鮮明的特色為世人所驚歎、震撼。安順更保留了奇特的屯堡文化。屯堡是明代耕戰經濟在貴州安順的曆史遺存,它所演繹的文化,可以用八個字來概括:"明代古風,江淮餘韻"。著名的代表有天龍鎮、雲峰八寨(雲山屯、本寨等)。在這裡可以看到六百多年前明代漢族的大明遺風。安順市西秀區七眼橋鎮屯堡文化村落群被列為大世界基尼斯之最,2001年國務院將至今仍保存較為完整的屯堡村落雲山屯、本寨,公佈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舊州曾是明朝屯堡時代的首府所在,也是春秋戰國時期雲貴高原兩個神秘古國之一的“且蘭”國國都,另一個就是我們所知的“夜郎”。從冷兵器時代沿襲至今的生活方式取材自然、親近傳統,也因為關山阻隔、偏安邊陲而獲得了意外的保護。舊州的建築由附近石料及木材壘成,樣貌雖和國內多數古鎮相似,但仍有一種相安無事、互不影響的自在,要知道,在“古鎮遊”被過度開發的今天,想找到這種可以真正觀看、了解、對話又不會彼此打擾幹預的地方已經很難。

一陣撲鼻而來的豆腐香氣來自街邊一家開著門的豆腐作坊,裡面的師傅有條不紊地忙著手中的活計。三皮自然而然地走進去,就像鎮上的大哥來看看自家兄弟今天的買賣。來的時間不巧,我們無緣吃上一口新鮮出爐的手工豆腐,但得以在作坊裡旁觀了一陣子絕對傳統的豆腐制作工藝。點豆腐用的是自制的鹵水,“自山之石”壓豆腐塊,一排排白白淨淨、齊齊整整,沒有電燈的作坊維持著多年不改的風貌,蒸騰的熱氣裹藏著沖天的豆腐濃香,噴進鼻腔肺腑裡,雖吃不到嘴裡,一次聞個夠也算過癮。

小吳是生長在舊州的青族姑娘,只是在豆腐作坊裡遇到,就熱情地邀請我們去她家坐坐。一到家,小吳就從裡屋拿出一套由各種熒光色拼貼而成的概念時裝,激動地抖開向我們展示,“看!這就是我們青族的傳統服裝,嫂子親手給我做的嫁衣,很費工的。”這套以青色為主色的衣服不同於幾天來看到的苗侗服飾,以大膽的配色、繁冗精致的手工細節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如果不是在豆腐坊遇上小吳,我甚至不知道安順還有個青族。手工的刺繡針腳齊整得像出自機器之手,而這些紋樣其實完全沒有打過底稿,由嫂子憑著創意和經驗直接在佈料上用彩線繡出。“全套的嫁衣要裡裡外外穿夠五層,不管啥季節,穿不夠不讓嫁”,嫂子一邊幫我圍上一片式的帽子,一邊略帶羞澀地講解,“這個圍裙一樣的是雙面繡,要做一個禮拜呢!”

一場盡興的變裝秀和豐盛可口的當地午餐之後,三皮准備帶我們啟程回安順。嘴上說著和雲峰八寨擦肩而過也是下次再訪的理由,卻還是心有不甘地想探個究竟再走。幾經詢問之後,終於找到一條開往雲山屯的小路,東搖西擺的小車辛苦地一直開上了半山腰,停在一處斜坡上,下來徒步上山。

安順屯堡:在這裡發現明朝 

明朝朱元璋派駐30萬大軍進駐西南,滅元後將軍隊留在雲貴地區,又下令將軍眷遷移至戍地,形成了雲貴地區曆史上最大規模的移民時代。從此,當地軍隊駐防地稱為“屯”,移民居住地稱為“堡”,他們的後裔就被稱為“屯堡人”。在600多年亦兵亦民的繁衍曆程中,屯堡人一邊不斷吸收當地的生產生活方式,一邊恪守明代江南人傳統的文化習俗,語言、服飾、建築到娛樂方式仍與600

多年前的江南文化如出一轍。可惜來的時候不巧,惟一還能得進的雲山屯古建築群也正在進行大刀闊斧的整改。

偌大的石頭城裡除了工程隊的施工人員,只剩下很少的當地居民。一路攀山進堡,易守難攻的建築群雖然破敗,也足見先民智慧和江南派的審美情趣。

我們坐在一家還在營業的雜貨店門口歇腳,議論著對面正在拆分的六角形古戲台和隔壁被紅漆亮油粉刷一新的“古建”,忍不住一陣唏噓。一位老人家從雜貨店裡走出來,叼著自制的煙鬥,以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十分自然地加入了我們的談話。這真是我們一路上遇到的普通話最好的老人,我和三皮幾乎在同一時間發問:“您老家是哪裡?怎么普通話這么好?”我們似乎問到點子上了,老人嘬了一口自制的煙葉,輕描淡寫又掩不住驕傲地說了句:“南京應天府,祖上明朝就過來了。”老人家以應天府人姓金為榮,說起南京情有戚戚。意外的是,他生長在雲山屯,從小遵循這裡信守明朝風俗的生活方式,自己飼養牲畜,種植果蔬,自耕自收,過了一輩子閑散自足的生活。施工隊的進駐讓金叔叔有些緊張,他擔心那些古樸的戲台、民宅經過大規模的整修後會變得面目全非。屯里的人已經所剩不多,他回屋取來自己用竹根手作的各種造型的煙袋,點上一小撮天然曬幹的土煙葉,我借來抽上一口,雲山屯古往今來的味道就在這吞雲吐霧的瞬間具象了起來。

他生長在雲山屯,從小遵循這裡信守明朝風俗的生活方式,自己飼養牲畜,種植果蔬,自耕自收,過了一輩子閑散自足的生活。

華發網根據國家地理中文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攻略 » 安順屯堡:在這裡發現明朝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