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愛上揚州慢

愛上揚州慢

圖:揚州以瘦西湖聞名於世

尋找,有時過於刻意,反而迷路,無意之間,你想要的突然出現眼前。恍然大悟之後,執著自然消失。有,很好,沒有,也很好。

細雨紛紛的早上,在瘦西湖邊,什麼也不做,連雨傘都不拎,步伐緩緩地閒走閒看。所謂的尋找靈魂,已不再吸引我。回想從前為了「尋找靈魂」這事,踉踉蹌蹌,東奔西跑,無所依歸。時光荏苒,歲月流轉,流淚哭泣之後,從容地穿越過往,終於,知道自己靈魂憩息的地方。從此不必趑趑趄趄,磕磕絆絆,到處東尋西覓。

所以並非為「揚州慢」而來。慢生活不需要找。你什麼時候願意放下浮躁的心,你的生活立馬變慢,你的靈魂自然而然過來尋你。

印第安人有一句諺語:「別走得太快,等一等靈魂。」諺語的智慧光芒在故事裏閃現:一隊西方人到美洲的原始森林探險,請當地土著當嚮導。這個行程不但自然條件惡劣,而且食物匱乏。一路上,負責帶路的土著,背負着西方人的行李,手持砍刀砍伐荊棘,辛辛苦苦向前趕了三天的路,第四天土著停下腳步,不再往前走。急躁的西方人堅持繼續前行,土著也很堅持必需停歇。後來問清楚原由,土著說,「我們的風俗是匆忙走路三天後,靈魂便跟不上腳步,所以必需停下,讓靈魂有時間趕上來。」

這個故事叫時常奔波的人思考:我的靈魂還和我在一起嗎?

家中年輕小友在英國大學畢業後,朋友都去找工作了,她仍找不到未來方向。便約三個一起在倫敦讀書的同學到西藏。選擇最寒冷季節,冬天,走那最艱難路線,到海拔五千二百公尺的珠穆朗瑪峰大本營去呼吸只有五十巴仙的氧氣。這裏是喜馬拉雅山脈的主峰,又叫聖母峰,有說是最靠近天堂的地方,也是眾人靈魂之所在。

四個在英國讀書時,以為已經訓練適應寒冷氣候的熱帶人,一到西藏,皆不爭氣,不約而同集體患上高山症。其中一人是醫生,一路上提供西藥,藥物副作用是不停感覺有尿意,這時他們生起煩惱,因為西藏廁所的衛生與他們的要求大不同。完全不在乎現在的西藏人,追求的是來世,眼前這一切與他們毫不相干,他們不重視也不介意。但年輕人介意,尤其在珠峰大本營過夜那個晚上,只能用「度時如年」來形容。之前在西藏幾天,頭痛欲裂的情況叫導遊也勸告他們別繼續走到珠峰大本營,但他們明白,這是一生一會,意思就是生命中唯一的一次,等回國開始工作之後,機會不可能重臨。年輕人說:下着大雪的夜晚,廁所太遠太骯髒,有尿意的時候,摸黑到帳篷外,就在戶外解決。最大問題不是分分鐘有雪花在身邊飄舞,而是分分鐘想要小便。這是一生難忘的旅程。結束西藏行飛到廣州,住進PULLMAN酒店,再好好洗個熱水澡,過後廣州酒家吃一桌粵菜,又去做個足浴,當晚舒舒服服在大床上好好睡一覺。

回來後年輕人說「我找到我的靈魂了!」「在哪裏?」「在廣州。」年輕人嘲笑自己。

人生路上跨出去的每一步都在生命中留下痕跡。後來她放下舒適工作,作為先行者,從事沒人聽過的「跨界原創音樂表演製作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氣,肯定和西藏行有關。

尋找,有時過於刻意,反而迷路,無意之間,你想要的突然出現眼前。恍然大悟之後,執著自然消失。有,很好,沒有,也很好。「有」的快樂喜悅,「沒有」的失落哀傷,一定也影響心情,平日不斷學習,盡可能把影響拉到最小。

時常微笑吧。這是消解不悅的最佳姿態。

領我們走進皮市街的小魚兒,佇在「浮生記」門口微笑,喚我們一起進去看看。

皮市街上行人不多,出來前,C老師建議小魚兒到東關街。江澤民六歲到揚州,在東關小學唸書,揚州算是江的故鄉。小魚兒更換主意的原因:「我想你們會更喜歡皮市街」。

是。喜歡皮市街。喜歡和一個給人安靜閱讀的地方相遇。

小小的房子,門口幾張桌子,空間不大的屋裏也僅幾張桌子,窄窄的室內,貼牆書架不大,架上的書隨意擺設,掛着的裝飾有點凌亂,不像有些店把書架「打扮」得猶如「家庭裝潢」雜誌,這份不整齊反而讓人彷彿回到自家書房,看一半的書尚擱在小圓桌上,等你回來繼續讀完。

細細看,種類繁多的書,有胡蘭成的《山河歲月》、許知遠《那些憂傷的年輕人》、《藏族簡史》、《古文觀止精讀》、《培根隨筆集》、《黑門山路》等等,小桌燈亮着,村上春樹的《刺殺騎士團長》在燈下發亮。高處有一本《江澤民與揚州》,紅色封面,精裝本。下面成排旅遊書,其中一本是《馬來西亞》。架上還有手工藝品為小擺設的木袋鼠、紙青蛙,掛着的仙鶴等等。

穿過前廳走進後院,綠葉紅花,有的插在桌上,有的植在牆旁,靠牆一叢綠竹,磚牆上懸圓形牌子寫「浮生記」,英文FORLIVE。真有意思。更有意思的在我走回前廳時看見,瘦牆上一牌子示意,網絡password為bookblessyou,譯為中文竟是成語「開卷有益」。下邊有行小字:「浮生記建議,收起手機,開卷有益。」忍不住會心一笑。要用弔詭或者嘲諷?通常遇見基督教徒,愛說「GOD BLESS YOU」,「願主保佑你」。這裏是「願書保佑你」。你不打開網絡,手機收起來,書就保佑你。

我們來到一個「願書保佑你」的地方。叫人捨不得離開。推門出來見到,剛剛急着進去時沒有注意,擺在街邊一塊小白板,寫着:「春江蒼月,沒有眼裏看不見的花朵,更無心中不願思念的明月。」板上邊角落釘一塊門牌:皮市街85號。

過了85號,經過「茱等花開」,「一點光」,「山有夏至」等等深具特色的個性小店,小魚兒佇在「邊城書店」等我們,門口疊着石板石匾石椅,進去一看,室內幾個年輕人,正在燈下工作。邊上一塊黑板寫「歲月書香」。店內擺的全是歲月浸漬的舊書籍,古木雕,好幾個不同形狀的燈罩,印有心經,金剛經等佛教經文,後來才知是原版古經文,製版後印刷製作成品,屬於文創作品。窗邊小方桌上有幅書法「一觀千年」,已經裝框,等待慧眼人選購。窗邊掛幅對聯「一簾花影雲拖地,半夜書聲日在天。」海外來人不知平仄,更不會對對聯,但總覺得「半夜書聲」卻有「日在天」有點怪。回來搜索發現原聯應是清朝戴彬元的「一簾花影雲拖地,半夜書聲月在天。」鄰屋是個閱讀空間,掛許多來客留言,吸引我的一張寫着「我們知道你會來,所以我們在等。」不在乎你什麼時候來,反正你一定會來,「連城書店」就在這裏靜靜地等,等你慢慢地來。

揚州皮市街住着許多有格調有情懷的人。就連領我們走進這條小街的小魚兒也是一個充滿格調和情懷的小清新。

不為揚州慢而來的人,還是在不經意間,愛上了揚州的慢。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 » 愛上揚州慢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