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韓國滄海桑田尤刻骨

韓國滄海桑田尤刻骨

圖:漢江穿城而過,不少民眾喜歡坐在江畔欣賞風景

再次來到韓國,已是十二年之後。身處十年一個代際,五年一個代溝的大時代,十二年的間隔,恐怕是滄海桑田了吧。刻意沒有故地重遊,第一次韓國之行駐足首爾和濟州島,第二次韓國之旅則踏足釜山與巨濟島。從韓國第一大城市與島嶼,到第二大城市與島嶼,跨越十二載春秋。東南與西北兩兩相望,原以為早已混沌了的記憶,卻好似冬蟲驚蟄,一下子甦醒過來。

遙想十二年前,工齡只有一年的我,尚可算是社會新鮮人。第一次出國公幹,竟也是人生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走出國門。因此,韓國之於我,自然是與眾不同的存在。公幹之餘,有關韓國的人與事、景與物,如浮光掠影,經過十二載寒來暑往的洗練,此時此刻,串聯成斑駁時光的斷簡殘篇。

對於生於東北、長於東北的我而言,記憶中不乏朝鮮元素:從朝鮮族一條街到朝鮮族百貨大樓,從冷麵、石鍋飯到泡菜、烤肉,從朝鮮族髮小兒到嫁作鮮族婦的閨密,加之耳濡目染的漢朝異族戀曲、中韓異國鴛譜,可謂層出不窮。於是,當生平第一次置身異國他鄉,竟有些許似曾相識的感覺油然而生。

漢城風韻難忘

十二年前,距離韓國首都中文正式易名「首爾」,只有一年之隔。儘管琅琅上口的「漢城」注定走向歷史的故紙堆,但漢風漢韻卻早已成為揮之不去的城市印記。穿城而過的漢江,聞名遐邇的高速經濟增長「漢江奇跡」,得名於《周禮》「成人才之未就,均風俗之不齊」的成均館,得名於《詩經》「君子萬年,介爾景福」的景福宮,寄託美好寓意的園林宮闕昌德宮、昌慶宮、德壽宮與慶熙宮,承載戰和風雲的避難行宮南漢山城與北漢山城……

在訴說着源遠流長的韓中友誼史話。在韓國政經文教中心首爾,猶記得,朝鮮王朝正宮景福宮幾可輕易翻越的低矮宮牆,不禁杞人憂天,為古代李氏王族的生命安危手心冒汗;猶記得,韓國總統官邸青瓦台在烈日下清輝躍動的連綿青瓦,不禁仰天長嘆,對「藍宮」刑剋總統的風水傳言心生敬畏。

在「韓國夏威夷」濟州島,自難忘,瑰麗無比的深海、一望無際的茶園,令人心胸為之開闊;自難忘,龍頭岩的驚濤拍岸、日出峰的微風拂面,令人心神為之嚮往。藍與綠、海與天、動與靜、疾與徐,定格成一系列風光無限的印象明信片。

更多的記憶,卻是關於人、關於事。那一位恍若韓劇男二號一身星光的帥氣商務專車司機,今安在?那一群講得一口流利漢語的大學教授,可安好?還記得,一位身材瘦削的中女學者以字正腔圓的漢語,一字一頓語帶興奮地說:「今天我們吃烤肉!」還記得,一位外表時尚的遠嫁導遊幾度欲言又止,最終卻又口沒遮攔地徑直發問:「你的鼻子很漂亮,是現在最流行的鼻型,有沒有在哪裏做過?」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十二年後,再一次來到韓國,才驀然發現,原來烤肉是相對高大上的韓食,尋常百姓多是藉慶祝之機才得以享受美味,自是難免略帶儀式感的雀躍之情。十二年間,不時有人對我的鼻子大表關心,或旁敲側擊,或直截了當,我總是雲淡風輕,每以一句「如假包換」作斬釘截鐵回應。哈哈,所謂「霸氣側漏」,亦不外如是乎?

濟州島的經歷尤為難忘。作為韓國最大的島嶼,濟州島素有「神話之島」美譽。傳說中,有三位得道仙人在此邂逅三位美麗公主,於是各自演繹王子與公主的另類版本,郎才女貌,喜結良緣。公主們乃從東海碧浪國乘木舟翩然而至,妝奩豐厚,既有牛馬,亦有五穀種子。「金風玉露一相逢」,仙人與公主從此落地生根,建立村落,繁衍生息,開枝散葉。著名景點「三姓穴」即為有關神話的歷史遺跡。

浪漫的神話之外,濟州島自古以「三多、三無、三麗」而聞名。「三多」指石多、風多、女人多;「三無」指無小偷、無大門、無乞丐;「三麗」則是指壯美的自然風光、純美的民風民俗和精美的傳統工藝。因火山爆發而形成的濟州島,自然環境惡劣,曾經飛沙走石,民生多艱。在極其困乏的生存條件下,濟州先民不畏艱險,胼手胝足,開創新天。甚至重演「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貞觀氣象,令人不由得擊節讚嘆!

濟州的日與夜

十二年前,「韓流」方興未艾。一部《大長今》,在海峽兩岸暨香港、澳門颳起一股長今旋風,大有長驅直入、所向披靡之勢,熱度經年,魅力不減。《大長今》更創下香港自設立收視率調查以來的最高收視率紀錄,轟動全港,風頭一時無兩。話說濟州民俗博物館正是《大長今》的拍攝地,以復古的十九世紀生活場景,再現長今在濟州的醫女生涯。據說一柱一石均擷取自濟州傳統民居,力求體現最原汁原味的民俗風貌。而今,拍攝地已經打造成為大長今小型主題公園,對外開放了。

遙想當年,作為濟州的新興景點,雖然並無如織遊人,卻已成功吸引一眾同胞前往「打卡」。儘管自認並非百分百的長今迷,我亦未能免俗,匆匆到此一遊,美其名曰:只為觀光,不為朝聖。百無聊賴之際,竟有一位男同胞走來攀談。腦海中,此君樣貌早已模糊不清,只記得他中年發福,套用如今的流行語,應可歸入「油膩男」一類。他鄉遇同胞,劇情自然按照既定腳本進行,從來自何方、所為何事,開啟無甚營養的對話。東拉西扯的閒談中,他冷不防突然冒出一句,說我「長得很像李英愛」,且語氣十分肯定,眼神十分真誠。在《大長今》的拍攝地,有對話若此,正所謂入鄉隨俗,也是相當合時應景了吧。為此,無辜的我還即場遭受老闆大人的戲謔恥笑,以致迄今記憶猶新,難以忘懷。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十二年彈指一揮間。在乍暖還寒的巨濟島,風中佇立的女子,任記憶隨髮絲飛揚,剎那間,與當年濟州島上的大齡女孩兒靈肉重合。

濟州的黑夜,華燈初上,車水馬龍。記憶中,一個大齡女孩兒,平生第一次獨自走上異國街頭,穿街過巷,融入迷離夜色,新奇中難掩些許緊張。流連路邊衣帽小舖,用英語討價還價,為家人挑選心頭好,沉浸於滿載而歸的喜悅;逡巡酒店博彩大廳,好奇看賭徒世界,卻僅限動眼不動手,假想着凱旋而歸的快意。

濟州的白晝,風和日麗,鳥語花香。記憶中,一個大齡女孩兒,聽罷濟州島守護神的傳奇故事,對着凸眼嘟嘴、憨態可掬的石頭爺爺,依樣畫葫蘆,時而摸大鼻,時而按小腹,一陣子上下其手。因着幻想一沾靈氣,於是乎,滿心歡喜,笑得見牙不見肉,毫無形象可言……

濟州的日與夜,一度以為遺失在不知名角落的記憶,原來早已深入骨髓,揮灑成為青春的一抹亮色。也許,有朝一日,我會重返濟州島,瀟灑走過四季,看遍春花、夏瀑、秋楓與冬雪。

「沒有什麼比時間更具有說服力了,因為時間毋須通知我們就可以改變一切。」然則,往事並不如煙,青葱歲月又可會去而復返?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 » 韓國滄海桑田尤刻骨

讃 (7)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