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蘇碧灣忘憂國度

蘇碧灣忘憂國度

圖:日落時分的蘇碧灣,如詩如畫

大西洋號郵輪在領航員引導下駛離碼頭,在菲律賓迷人的馬尼拉灣日落中漸漸遠去,向着蘇碧灣進發。

郵輪二樓的提香餐廳十分熱鬧,人聲沸騰,服務員托着熱騰騰的食物不斷在客人之間來回穿梭,頭上冒着汗珠,依然笑容滿面,心中不期然對他們的樂業精神肅然起敬。

飯後回到房間,剛巧遇上菲籍房務員阿姬,我問她船到馬尼拉了,可有回家看看?阿姬無奈地搖搖頭,苦笑一下,說沒有時間,上級不會批准,只和家人通了一次電話。阿姬家在帕薩伊市,離碼頭大約十來公里,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她家裏有三個孩子,由老人帶着,丈夫在馬尼拉打散工,收入不多,她是家中的經濟支柱。船方規定,船泊岸後,船員不能隨意離船,必須得到上級批准才可。我看到上岸的,多是級別較高的白人船員。

日照海灣泛金光

蘇碧灣(Subic Bay),又譯為「蘇比克灣」,是菲律賓呂宋島西南部的海灣,位於馬尼拉灣入口西北九十公里。蘇碧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曾遭受嚴重的破壞,一九四二年被日本佔領,一九四四年又被盟軍奪回,由美國管治。蘇碧灣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天然深水港,可以停泊兩至三艘航空母艦,包括世界上吃水最深的核動力航空母艦,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冷戰期間,蘇碧灣海軍基地和越南的金蘭灣海軍基地並稱東西方陣營在南海對峙的橋頭堡。冷戰結束後,菲律賓政府拒絕美國續租蘇碧灣的要求,美軍不得不撤離,此後歷任菲律賓領導人都反對重啟基地。

天際現出魚肚白,太陽還未出來,蘇碧灣一片寧靜,大西洋號已經靜悄悄的泊進碼頭。巨大的白底藍色英文字SUBIC BAY首先進入人們的眼簾,似在歡迎客人,也似在向你示威。

沒多久,火紅的太陽慢慢從東面群山後升起,瞬間將海面染成一片金黃,與此同時,鼓聲音樂聲突然響起,一群穿着菲律賓民族服裝的少男少女在碼頭出現,載歌載舞,旁邊的歡迎隊伍不斷揮舞手上的鮮花。船長和大副等高級船員向歡迎群眾揮手致意,引起一陣歡呼聲。歡迎儀式一直持續。另一邊,十多輛大巴靜靜的在等候接待客人。

清關之後,乘客在船方安排下有序登岸,首先是參團的客人,然後是自由行的。船方主辦的觀光團,費用由88美元(約690港元)到138美元(約1080港元)不等,有多條路線選擇。我看中了「原始生態之旅」,這個項目是深入原始森林,探訪至今仍然生活在原始社會的菲律賓小黑人。可惜晚了報名,額滿了,只能聽聽參觀回來的船友介紹。

這些小黑人稱尼格利陀人,是東南亞和南亞的古老居民。名稱來源於西班牙文,意為小黑人,屬尼格羅─澳洲人種尼格利陀類型,身材矮小,男子平均身高1.5米,女子高1.4米;膚色褐黑,頭髮略帶鬈曲。過去,他們曾廣泛分布於東南亞及南亞地區,後受其他民族排擠,現僅存留於馬來半島、泰馬邊境的密林深處和菲律賓的呂宋、內格羅斯、巴拉望和棉蘭老島的偏僻山區,以及印度的安達曼群島。他們無統一語言,各支系有自己的語言或借用鄰族語言,並受鄰族文化影響。部分人信仰伊斯蘭教,多數保持萬物有靈和巫術信仰,一夫一妻制家庭。社會無階級,也無首領。小黑人住所是用竹竿或樹枝搭成的簡陋窩棚,上面蓋以樹葉或獸皮。他們從事狩獵或農業為主,部分人從事漁業。探訪小黑人,必須有當地嚮導帶領。

設施完善治安好

蘇碧灣從美軍基地時期開始,就設有國際級casino以及高爾夫球、保齡球、網球等各類球場,近年更發展騎馬、探險、露營、單車及浮潛、深潛、水上摩托、遊艇、划水、衝浪、海釣等水上設施,區內有泳池、大型超市、免稅店、各式餐廳和卡拉OK。此處已屬於全方位的休閒旅遊勝地,也是購物天堂,適合年輕族群、團體旅遊,或蜜月度假。蘇碧灣為一自由港經濟特區,對市民的活動管制甚嚴,區外人員進入特區必須驗證,有點像內地居民去港澳,所以治安十分良好,與馬尼拉相差甚遠。

如果你還以為蘇碧灣只是前美國海軍基地或菲律賓最大的經濟特區而已,那麼,你對它的認知落伍了。今日的蘇碧灣在政府與當地人民的努力下,已變成全菲律賓最高級、安全、乾淨的度假勝地。它還有比別的旅遊點優勝的地方,就是仍未被如蝗蟲般的遊客污染。

歡迎隊伍一直在碼頭迎接客人,當地旅遊局有專人為遊客解答問題或提供指引,態度友善。有遊客要求與舞蹈員合照,對方欣然配合,也不拒絕遊客給予小費。

旅遊局人員透露,蘇碧灣特區並不很大,步行環繞全區不超三個小時,大部分街道綠樹林蔭,區內有海灘、酒吧和餐廳,免稅商場的物價比其他地方便宜,特別是一些國際品牌。在特區的東北面渡過一條約二十米的水泥橋,就到達另一個城市奧隆阿波(Olongapo),奧市與蘇碧灣有明顯的差別,那邊像真正的菲律賓多一些。

自由行的郵輪乘客,離開碼頭後,大部分都沿着西面的海邊行走,目測那邊風景特別優美,沿途有大樹遮蔭,走倦了又可找家酒吧或餐廳歇歇腳,或脫掉鞋子跑到海邊玩水,或乾脆換上泳衣沐浴在陽光與海水中。必須提示一下,這裏的公眾海灘沒有救生員和安全設施,下水要注意安全。

走倦了,我們進入一家酒店餐廳休息,門口有持槍的警衛把守,他友善地招呼我們入內。餐廳旁邊是靠海的泳池,視覺享受超佳,我點了兩杯果汁。及後發覺已有幾位船友坐在泳池旁的位置,都沒有下單光顧什麼,侍應也不理會。

奧隆阿波:造棺材改人生

午飯時分,內子建議到奧隆阿波市吃飯,於是截了一部計程車,議價100披索(約15港元)到橋邊,特區的車不能過橋。步過一條小河,對岸就是奧隆阿波市。首先吸引眼球的是SM Mall的巨型廣告牌,進去逛了一會,有麥記和肯德基等快餐店和西餐廳,沒有我們想吃的地道菲律賓菜。後來在橫街找到一家小店,兩隻烤雞,一碟咖喱雜菜,兩杯菲律賓地道特飲HaloHalo和一隻椰青(椰青經過加熱,然後注入淡奶,味道特別香甜),埋單600披索(約90港元)。除了名牌貨品,奧市一般消費比蘇碧灣特區便宜。奧隆阿波沒有馬尼拉那樣的高樓大廈,頗有小城的味道,人看來也比較淳樸。近年,這個城市還有一個特別的亮點,我或稱它為「重生之城」。

隨着菲律賓掃毒政策越來越嚴厲,力度越來越大,很多吸毒、販毒者在這壓力之下紛紛向政府自首。菲律賓政府在奧隆阿波市特意給這些人提供了改造人生的工作。這個工作就是讓他們去做棺材,政府認為這不僅能起到警示作用,還能培養他們的木工技能,同時他們每月可領到5000披索(約750港元)的薪水。

自從杜特爾特上任以來,已經有近四千人在政府掃蕩毒品行動中被殺死,其中大部分被指控進行吸毒或者販毒活動。對於這些人來說,改造人生的意義就相當於給了他們第二次生命。政府高強度打擊販毒的情況下,毒品問題已大大改善,民眾對杜特爾特的掃毒政策相當滿意。他們相信,想要菲律賓的經濟發展起來,必須將毒品杜絕。毒品毀掉了一個又一個家庭,更拖累了菲律賓的經濟發展。因此,鐵腕手段是菲律賓目前唯一的掃毒方式。

奧隆阿波和蘇碧灣特區並不像馬尼拉那樣有jeepney(可載客的吉普車)滿街跑,只有疏疏落落的計程車和巴士,奧市的巴士外形有些像jeepney,色彩繽紛,但顏色和設計是統一的。我們胡亂蹓躂了句多鐘,拍照、喝啤酒、嘗地道小吃,然後返回蘇碧灣特區。過關閘時,外國人自由出入,本地居民則要排隊驗證。

路過免稅商場,遇到船友們提着大包小包出來,都說免稅商場的東西特別便宜,讓我這個從來旅遊不購物的人被吸引進去了。我們在商場內搜索了一輪,並非如船友所說的那麼誇張,但最後也買了一對中國製造的國際名牌波鞋,約120港元,因為舊的穿得差不多了,船友說在香港可能賣600多元。我從來不格價,沒有太大的滿足感,於我而言,有需要而已。

從蘇碧灣到深圳,需要一天多的航程。航海日,船上舉行離船說明會,同時介紹船上各級船員給乘客見面。司儀重點介紹大西洋號的酒店總監菊先生,一位器宇軒昂三十餘歲的華裔青年,在意大利長大,能說多國語言,普通話蠻標準,相信是父母悉心培養的。他是歌詩達郵輪第一位華人酒店總監。船方這樣的安排,我個人感覺是討好中國乘客,不管怎樣,是好事。

結束了菲律賓的馬尼拉和蘇碧灣兩地遊。一路風和日麗,藍天白雲,大西洋號以二十海里的時速在南海上疾馳,向着祖國的深圳回航。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 » 蘇碧灣忘憂國度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