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賭城之內,文化之外──觀澳門夏加爾展的一些思考

賭城之內,文化之外──觀澳門夏加爾展的一些思考

圖:澳門夏加爾展現場(作者供圖

前不久,專程跑了一趟澳門。不為別的,只為我摯愛的夏加爾。賭城一日遊的觀展過程,卻着實一言難盡。

八年前曾去過位於法國黃金海岸尼斯的國立馬克夏加爾博物館,除了令人目不暇給,嘆為觀止的夏加爾原作之外,對那座法國政府專門為夏加爾所創作的十七幅聖經啟示畫巨製而特別建立的博物館尤為印象深刻。夏加爾本人不僅捐贈了大量作品,甚至親自參與了博物館的展覽規劃和展陳設計,將其畢生獨特的藝術理念都融入了這座建築中。時至今日,我仍盼着有機會故地重遊再訪尼斯。因此當我在兩個月前得知澳門藝術博物館即將與國立馬克夏加爾博物館聯合舉辦夏加爾南法時期大展時,早就心癢難耐了。

距離上次去澳門也有五年了,腦海中的澳門除了蛋撻、奢華的酒店和遍地的賭場之外,着實沒什麼其他印象。都說香港是「文化沙漠」,但兩個月前剛在香港歷史博物館看罷的「奢華世代─從亞述到亞歷山大」特展卻推翻了這個論斷,無論是展覽內容和展陳設計均是國際頂尖水準,而絡繹不絕的觀展人群也說明了香港本地人民對藝術文化的渴求。料想澳門同樣是國際化大都市,展出的又是更具觀賞性與裝飾性的馬克.夏加爾作品,自然是滿心期待。

澳門藝術博物館距離渡輪港口不遠,還沒進館,博物館外牆玻璃的展覽海報已然頗為醒目。蔚藍海岸加上「夏加爾藍」,完全是一種無法被忽略的組合。走進博物館正門,直面的就是色彩斑斕的展覽主題牆。呈斜坡狀的展覽入口處地面上印着夏加爾的年表,兩側的白牆上刻着展覽名稱。讀着地面文字滿滿往展廳踱步,腳下的年表就像電影結束後的鳴謝字幕一般,有種正在滾動的錯覺,彷彿我們隨着斜坡在逐步走進夏加爾的藝術人生。

轉過主題牆繼續上行,樓梯上懸掛着一組印着夏加爾名言的彩旗。就還沒進展廳的第一印象而言,設計兼顧了色彩與內容,與夏加爾的藝術理念很契合。但與此同時,往展廳走的過程中我卻開始心生不安:周六下午一點多的黃金時段,除了門口服務台和保安之外,參觀者寥寥,冷清得讓我有些不適應。在香港看「奢華世代」展也是周末,周日的上午剛開門展廳中就已經人滿為患。

要知道我走遍全世界看展,沒有一個地方在主題牆拍照不需要抓緊時機「擠」着拍的,在澳門卻體驗了一回「無障礙」。莫非是展覽做得不夠好無人問津,還是澳門人民對夏加爾的藝術不感冒呢?還沒進展廳,心中這兩個疑慮便迫切地等待解答。

展廳面積並不是很大,共劃分了「一九四八至一九五○年發現地中海沿岸」,「一九五二年至一九五九年取材希臘的《達芙妮與柯羅埃》」,「一九六○至一九七○年代蔚藍海岸及聖保羅德旺斯」及「輝煌巨作」四部分。展出作品以水彩和版畫為主,輔以油畫、掛毯和為拉威爾舞劇《達芙妮與柯羅埃》創作的戲服,並分別用黃色、紫色、淺綠、翠綠、墨綠、湖藍這六種顏色的展牆來襯托,在展陳的視覺效果上與夏加爾的作品色調很搭。

在展廳入口處有一個用夏加爾為巴黎歌劇院所創作穹頂畫中的人物形象製作的動態視頻,展覽中用一部電視放映着二○○四年巴黎演出舞劇《達芙妮與柯羅埃》的視頻片段,其人物角色的戲服便是身着夏加爾所設計的款式。除了這兩處視頻多媒體之外,展覽中僅有的文字說明就是每個區域的主題牆了。綜觀整個展覽,平心而論是我看得速度比較快的一個特展,不到一小時便看完。

從觀展體驗而言,展廳人少清淨固然很好。然而,當恨不得展廳中的保安都比觀眾多的時候,那種被無時無刻「緊盯」的感覺也很奇怪。在盛夏暑期黃金期的周末竟然觀者寥寥,展廳入口處另一側兒童活動區提供給小朋友繪畫和放映幻燈片的互動空間也是空無一人,確實讓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展出作品中規中矩,由於長壽的夏加爾畢生創作了大量各種體式的繪畫作品,因此展出的版畫和水彩雖然與主題相脗合,又是其南法時期屢見不鮮的色彩表達方式,卻鮮有亮點和舉世聞名的代表作。

最令我比較奇怪的是,除了墨綠色區域展出的以摩西和雅各布為主題的油畫作品出自國立馬克夏加爾博物館之外,絕大多數作品竟然是私人收藏⁈所以國立馬克夏加爾博物館乃是以配角形式出現,為了凸顯這位佚名私人藏家的獨特收藏嗎?藝術作品、多媒體(投影及視頻)和裝置(掛毯和戲服)等這些在展覽中常用的展陳手段應有盡有,對於喜歡夏加爾藝術卻從未有機會見過夏加爾原作的觀眾,這個展覽肯定是有所收穫且足夠賞心悅目的。但若你對夏加爾有一定基礎了解,想通過這個展覽探尋更多有關其藝術及創作的心路歷程及最新研究成果,其內容和信息量還是遠遠不夠的。

在很多國際特展中,展牆上的文字並不多,內容重頭戲都在展覽圖錄中。在展廳內便翻閱了展覽圖錄,覺得圖錄比展覽做得還要精緻考究,中英葡三語圖錄,圖文並茂內容豐富,還有數篇專題邀約的研究文章,很符合我這個有收藏圖錄癖好的博物館人。既然展覽收穫不多,買本圖錄回家學習也算不虛此行。哪曾想購買圖錄則成為了我此行最失望的部分。

走到博物館紀念品店,門鎖着。上面貼着一個指示牌,13:30-15:00停業休息。遍走全世界博物館美術館,哪怕是在內地,還沒遇到過一個館內紀念品店午休關門的。走到服務台說明來意,我從北京專程飛來看這個展覽就想買本圖錄帶走收藏研究,能否有可能幫我解決。工作人員的回答毫不客氣:「這我沒辦法幫你,人家出去吃飯我又不可能打電話讓人家結束午休,員工也是需要吃飯的……」在交涉數輪未果後,因為還要趕三點半的渡輪迴港,我只能眼睜睜看着櫥窗內的圖錄「可遠觀而不可褻玩」而憤然離去。那一刻,我彷彿明白了為啥大周末的館裏觀者寥寥。作為一個飛了上千公里還倒渡輪前來看展的普通觀眾,連本圖錄都買不走,還能要求什麼呢?

同為博物館人,在遍走全世界看展的過程中,我總是表揚多過批評。任何博物館的展覽或服務做得考究或者貼心,我定會撰文紀錄或發表出來。都是同行嗎,多少留些面子多點兒寬容少些吐槽。但澳門藝術博物館的親身體驗着實是令我破戒了。相比較兩個月前在香港親歷的「奢華世代─從亞述到亞歷山大」特展,儘管夏加爾展是免費參觀,「奢華世代」門票是十元港幣,但無論從展覽內容、展陳設計、觀眾互動還是參觀的人流量來看,澳門均是完敗給香港。並不是說夏加爾的展覽做得有多麼差,而是通過展覽的配套服務和觀展體驗感受到了澳門這座城市對待藝術文化的態度。

作為澳門規模最大的文物藝術類博物館,館內唯一的紀念品店午休停業一個半小時,如此重量級的特展免費參觀竟然周末鮮有觀者,這並不應是一個正常的現象。我有一個大膽的推斷,正是因為平日觀展客流量少,館方才有條件讓博物館內唯一的紀念品店在營業時間內停業午休,這是因果關係絕非毫無關聯。誠然,歐洲很多城市的小商舖都有午休時段,但那是個體戶不是公立博物館。或許我的個人經歷僅代表一個微不足道的個體,但卻是一個公立博物館軟件服務不到位的集中縮影。

從博物館出來往碼頭走,為了買杯星巴克誤打誤撞走進了博物館比鄰的賭場。裏面一派繁榮景象,都在裏面專注地做着自己一夜暴富的春秋大夢。人們來這兒多是消遣娛樂夢想發財致富的,有多少人會像我一樣專程跑來看藝術展呢?看到此情此景,剛才的一肚子怨氣也就釋然了。

在澳門藝術博物館中的一面旗幟上,印着夏加爾的一句名言:「熱愛藝術就是熱愛生命。」遺憾的是,愛得純粹畫得唯美的老爺子,其畫作在此地觀者寥寥,亦不知老爺子在天之靈作何感想。

賭城之內,文化之外。博物館觀眾群的審美培養必須持續不斷,但培養的前提是博物館和美術館在籌備各門類藝術展的同時,要能開展更多讓他們感興趣,吸引他們走進這些藝術殿堂的文化活動。如今在北京、上海等國際化大都市中,展廳內人滿為患的優秀展覽比比皆是,觀眾在物質生活富足之後顯然已經逐步意識到了精神世界豐富的重要性,民眾對藝術文化的主觀需求已呈良性循環發展;香港民眾同樣對藝術文化類活動有發自本能的渴求。僅做一兩個外展最多只能起到隔靴搔癢的效果,要讓澳門真正具有文化氣息和藝術氛圍,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作者:王 加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 » 賭城之內,文化之外──觀澳門夏加爾展的一些思考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